j8l8x笔下生花的小說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起點-第六百二十九章 這真的可以用來交易?推薦-x224z

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小說推薦從看見壽命值開始
而现在……荒和帝国的人再度寻找过来了!
他们连复合灵器都带上了,而且在勤山的八个方向,都有着各自三千名第三境的铁甲军……
他们这是铁了心的,要将他这个象山部落为数不多的祖灵也给吞噬了吗?
可是,荒和大帝不是已经抵达极限的强度了吗?为什么?为什么?
这一刻,祖灵的心底是彻头彻尾的恐慌了起来。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了,他只知道,他即将被荒和帝国的铁甲军缉拿,而后被送到王城,被那位荒和大帝给吞噬掉……
可恶……该怎么办?
等等!
尊主!
虽然眼前的这位新的尊主,并不像无数岁月之前的玄鸦尊主那样强大,但他就是尊主!
重生之男神追妻忙
就是玄鸦尊主在象山部落崩溃之后,传音给祖灵们,要让祖灵们去等待的新的尊主!
想到这里,刹那之间,这位祖灵的身影就彻底的消失在了这仙境一般美好境域界的圣境之中……
巫战天下
他真的是等不了了。
再等下去,他是要发疯了。
真的!
这怎么能继续等待呢?
再等哪怕一秒,他都是有可能直接被限制了行动,而后被荒和帝国的铁甲军给抓走的。
一旦被铁甲军给抓到了,对方以冥石封锁了他的话,那等待他的命运,就只剩下了被荒和大帝给吞噬掉,成为荒和大帝的养分,去帮助荒和大帝走向更遥远的高度的境界,而他本身的成分,则会被消化掉,而后成为荒和大帝排泄出来的废物……
黑色神幻
光是这么想一想,他就已经是绝对无法接受这种事情了,更别说,这还不只是单纯的想象,而是真的极有可能在未来的短时间内,也就是在不久的将来成为真实的事情。
而且,这个不久的将来,是真的很快很快就要降临了,他的内心是真的真正的恐慌到了一种极致的。
于是乎,不过两个呼吸的时间,他就出现在了秦歌的面前。
“象山部落第七十三号祖灵,拜见尊主!”
秦歌淡淡的看着跪在自己脚下的这个半透明的生物存在——不错,这祖灵虽然属于灵魂体的形式,但其本质上依然是生物,而并非是什么超越了生物的死物或者亡者之类的存在。
其实,早在两个呼吸之前,秦歌就已经感受到了这祖灵这家伙的不安和某种来自灵魂之上的波动。
当即,秦歌轻笑起来:“我还以为……您当真要等着我在这五百多万公里的黑暗道路上走上数百年呢……”
“额……尊主赎罪!”
“赎罪?”
“尊主恕罪!是小的一不小心睡着了,然后便没能及时赶来迎接尊主……请尊主赎罪!”
秦歌微微点头,自然,他的心理很是清楚,这什么不小心睡着了,只是一个拙劣到了极点的借口和理由而已。
但,他实际上也并不是真的想要追究什么责任的,他只是单纯的,也想去敲打敲打这个所谓的象山部落的第七十三号祖灵。
而此刻,这个拙劣至极的借口,实际上,便是一个台阶罢了,给彼此的一个台阶。
秦歌淡淡的笑着:“那是什么东西……惊扰了你的沉睡,让你突然间意识到,原来还有我这么一个尊主的存在呢?”
这半透明的灵魂体,当下越发的恐惧和敬畏起来:“回禀尊主,是荒和帝国的人,他们派来了铁甲军,铁甲军会覆灭我们象山部落的勤山部落,然后,要抓住我,将我当做食物一样,献给他们的荒和大帝……”
闻言,秦歌微微一顿:“是吞噬变强吗?”
“回禀尊主!是的,无数岁月之前,荒和帝国的王,也就是自称荒和大帝的那个混蛋,他便是靠着将祖灵吞噬来变强的,然后,他在暗中变强之后,便背叛了象山部落,最终更是将我们象山部落给彻彻底底的覆灭掉了……这个混蛋,本来已经抵达了宇宙世界的修为境界的极限……我们都以为我们作为祖灵是安全了的,而那个混蛋,也确实是认可了王国和部落共存的一国两制……只是,现在他却排出铁甲军,甚至还动用了传说中的复合灵器……”
闻言,秦歌微微点头:“所以,你被吓到了,找我寻求帮助来了?”
“这……尊主大人……这不是应该的吗?”
祖灵的眼光微微闪烁起来。
应该的?
秦歌淡淡的笑着,脸上闪过了一抹高深莫测的笑容:“这世间,永远没有什么东西、什么事情是应该的,你知道吗?我是看在阿亚罗可特沁的面子的上,这才来走这黑暗通道的……若非是阿亚罗可特沁这个女乇展现出了足够的勇气和仁慈……我又不是玄鸦,我凭什么管你们这个什么所谓的象山部落?”
闻言,祖灵微微沉默,其脸色也是在陡然之间变得极端的难看起来:“既然如此……请尊主看在我们象山部落未来首领阿亚罗可特沁的份上,看在阿亚罗可特沁那难得的勇气和仁慈之中……请尊主救救我,救救象山部落……”
秦歌微笑:“不着急……你先告诉我,玄鸦……emmm,就是你们以前的尊主,他想让你告诉我什么吗?还有,也就是说你要见我……是为什么?”
“先把这些给我说清楚,然后,我再考虑是不是真的要救你,要救象山部落……”
祖灵眼中越发的沉默起来:“可是……您不是很喜欢阿亚罗可特沁吗?”
秦歌摇了摇头:“不不不!你的理解能力可能呢有着那么一点小小的问题存在……我是欣赏阿亚罗可特沁,不是喜欢,另外……你也别告诉我说什么祖灵死了就会导致祖灵下属的整个部落全部死去……”
“就算真是这样,我也有能力单独抱住阿亚罗可特沁的!”
僵直。
僵持。
秦歌却忽然开口道:“别想着动手,一旦动手了……后果,你承担不起的!”
祖灵神色再度一变,在这位新的尊主面前,他虽然觉得这位新的尊主没有丝毫的真实力量存在,可不知道为何,在这位新的尊主的勉强面前的时候,他就是觉得,自己整个的都好像被这位尊主给完完全全的看到了。
包括那匪夷所思的心灵之中的念头和想法,都被这位新的尊主给完完全全的洞察了出来。
这是一种超乎想象的恐怖!
为什么?
明明只是一个个还没有觉醒自身的灵术的人而已。怎么就会这么厉害呢?
难道……尊主真的是来自上界?
想着这些,祖灵缓缓的开口道:“玄鸦尊主让我们这些祖灵,全都记住,唯有新的尊主抵达了荒和大陆,象山部落才会迎来真心的机会。但……玄鸦尊主也要求我们这些祖灵,去尽最大努力的帮助新的尊主完成觉醒……”
“小的之前想见尊主您,就是想跟尊主说说一些关于觉醒灵术的事情的……”
这样吗?
秦歌定定的看着这眼前的半透明的灵魂体存在状态的祖灵。
漫时代
校園之戀詩溢 樂嘉悅
他是有那么一丝丝的不信任的存在的。
但,要是直接以法眼逆转时光回溯光影去看到玄鸦在这个世界之时的样子的话,秦歌又感觉是完全的不现实。
毕竟,很多东西都不是想一想就可以完成的。
就比如此时,浑身上下生物能量总量才不过三百万年的秦歌,想要以法眼的能力,去回溯这位祖灵曾经发生的一切,也就是近乎百分之一百真实度的记忆读取,对这位祖灵展开这样的百分之一百的记忆读取的话,这是很超乎想象的消耗的。
至少,就以秦歌目前这三百万年的时间额度,是最多只能看到这祖灵身上过去一年发生的一切,以及这祖灵对应的情绪言语记忆等等……
但,那有什么意义呢?
秦歌其实已经很是清楚,所谓象山部落的崩塌,应当是在至少八十个无量劫的长久岁月之前开始出现崩塌的。
那么,想要看到玄鸦在这个世界的光影回溯的话,那么,秦歌他就必须回溯到八十个无量劫之前的岁月光影去……
但,别说是此刻大的秦歌只有着区区三百万年的生物能量总量了,就算是此刻的秦歌还能联系上图坦卡蒙之心,从而去获取无数无尽的时间额度,他的那占比仅仅达到了百分之七十的时间率,实际上也不足以让他真的将回溯时间长河光影的能力,真正的去回溯到数十个无量劫之前的。
他能回溯的过去光影的极限,应该就是在五亿年的时间左右而已……
因此,他是无法通过回溯过去,从而来验证这祖灵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
他只能暂时性的选择相信。
觉醒吗?
觉醒灵术吗?
如果这是真的的话,如果这真的是玄鸦对这些祖灵的交代的话……那或许,玄鸦所谓的明悟真相,就要由这个流沙傻里世界层面的灵术走到了极限之后,才能去进一步的了解到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想到这里,秦歌点了点头:“要我救你,救整个象山部落,也并不是不可以,但是,你需要打赢我几件事情……”
祖灵微微沉默,而后点头:“请尊主吩咐,但凡尊主吩咐,属下必定万死不辞、赴汤蹈火、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秦歌笑着听着,而后淡然的开口道:“一,我需要你告诉象山部落的所有人,让他们用时间跟我交换东西……!”
“什么?”
秦歌淡淡的开口道:“用他们自己的时间,来跟我交换他们想要的东西!就比如这一次……想要我出手,那就需要象山部落所有乇,每一个乇,都将他们的寿命之中的三十年给我!”
“这……这真的能用来交易?”
祖灵满脸的不可思议。
时间是最公平的产物,时间流逝掉之后,所有存在都会腐朽,但也有着修炼觉醒之人,可以靠着自己的努力,一种极致的努力,去将自身的时间,给更近一步的延长……
将之延长到了极致之后……便是永生。
可也从来没听说,人们可以相互之甲的用自身的时间来进行交易啊!
这怎么可能做得到啊!
价值就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可是,从这位新的尊主的表情来看,却又好像不是说的笑话,而是真正的真实的事情。
猛虎傳 何楚
诱妻入怀:霸道老公吻上瘾
因为,尊主的表情很是认真,认真到了让这位祖灵没法不跟着一起认真起来的程度和地步。
“喏!属下必定将尊主的要求转告象山部落的所有人的!”
秦歌轻笑着点头:“那现在就通知他们吧,另外,等击退了所谓荒和帝国的军队之后,你得告诉我,我到底该如何去完成灵术的觉醒!”
“是!属下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秦歌点了点头,当即便直接开口道:“送我回到象山部落所在的勤山之上去吧!”
“喏!”
话音落下的刹那,微微有着奇特的波动在秦歌的身边闪烁起来。
这波动并非是空间能力的波动,而是一种光影转化的能力的波动。
在一片栾冕的光影专转化之后,秦歌便是直接出现在了之前的他的所在的那个象山部落的大祭司居住的石屋之中。
只不过,此时此刻,这石屋之中,却是显然的一个人影也没有了。
石屋的房门,也是在此时此刻紧紧的关闭着的。
也是同一时刻,
宥軒小說文集 浪子宥軒
在象山部落的勤山山腰之上,塔科特尔和阿亚罗可特沁正在带领着象山部落的战士们在山腰开始布防,设置一道又一道的防御阵线。
而在他们的后方,则是连绵一片的,朝着山顶爬去的象山部落的老弱妇孺们。
整个象山部落的人口,在此刻才是完完整整的展现了出来,大约有着总共三千人的样子。
但在象山部落勤山的八个方向,每一个方向都有着三千铁甲军朝着这边汇聚过来。
退路,被彻底封死了。
“父亲……我们该怎么办?”
阿亚罗可特沁看向了首领塔科特尔。
塔科特尔淡淡的笑着:“我们……可能就要一起去见祖先了……荒和帝国必将江河日下!”
没法反抗,也无力去反抗。
别说是此时,已经退后衰落到只剩下了区区三千老弱妇孺的象山部落勤山分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