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ujtlg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三國之西涼鄙夫》-第二三九章、見死不救熱推-nibxf

三國之西涼鄙夫
小說推薦三國之西涼鄙夫
冬十二月,下旬。
西凉叛军锐气已失,解围陈仓撤兵归西凉。
殿后人马的调度,是王国与各大种羌部落兵马正列与道为中军,韩遂与马腾各自率五千人拱卫左右,打算且战且退。
而得到消息的汉军,不出意外的衔尾而来。
其中,没有董卓部。
他觉得此番朝廷让他们率军来战,是为了救援陈仓城,遏制住叛军进攻京兆及长安的势头。既然如今任务已经完成了,就没必要再节外生枝。以免像第一次讨伐叛军的时候,深入凉州境内而导致后路被断,再次变成先胜而后败的局势。
媽咪被潛,寶寶不認爹 趙飛兒
他的提议,皇甫嵩没有采纳。
令他扼守大营以及安抚陈仓后,就独自率领本部两万人马追击。
莫道仙途
步卒不携辎重,人负十日粮,轻装追击。
别遣骑卒为前驱,以骚扰鼓噪让叛军不敢加快行军。
追至汧县吴岳山(别名吴山,《周礼》所谓岳山者)一带,双方仅距十里,西凉叛军无可再退,便于水畔摆开阵势,与汉军大战。
皇甫嵩乃令军中张镞利刃,长矛三重,挟以强弩,列轻骑为左右翼。
尊神亂入
就這樣寵著你 惜夢緣
君仙 風起閑雲
激励众将士曰:“贼子王国、韩遂等滔乱天常,屡屡入寇关中三辅,劫掠杀戮无数,人神共愤,得而诛之!今日追至于此,贼列营逆战,我等进则可为国为民除孽,退则被反追尽死,诸位当努力共扬我大汉之威!”
语毕,皇甫嵩被甲当先,大呼诛贼,率中军徐徐而进。
是故汉军士卒无敢后者。
叛军那边也不示弱。
率领中军的王国,同样大呼“事急矣!奋战可得生还,退则死”,并令亲卫部曲督率领嫡系迎战,以鼓舞士气。
双方皆鼓起血勇,奋力厮杀。
汉军优势在于甲胄齐全,刀兵精锐,并且号令严谨,兵卒皆能结阵而战互为依托。
而叛军则是胜骑卒更多,且人不畏死,其中以羌胡为最。
他们抱着战死为荣的信念,自杀式以骑冲阵,让汉军兵卒如同被狂风吹过的麦浪一样,不断俯倒在地。
两军刚一接触,汉军就死伤了四百余人。
对此,皇甫嵩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出身于西凉的他,对羌胡的作战方式,早就了然于胸。
彼羌胡者,人人悍不畏死,摧锋可当前部,但不可久持!
因为他们不习军阵之法,一直以狩猎之法在厮杀。而在战场上,只凭着一股血勇之气各自为战,是很难取胜的。
军阵存在的用处,是有袍泽帮忙抵御,有袍泽合力杀敌。
彼此依托,将数十人拧成一个人,就如同将五根手指收拢握成拳头狠狠出击。
因此皇甫嵩也知道,只要抵御过叛军开头几波的猛烈攻击,将战局变成你中有我的胶着,叛军就会暴露出不能协同作战的弱点来。
进而,任汉军宰割!
战局也正如他所预见。
一刻钟后,汉军付出了近千人的死伤,终于遏制住了叛军的以骑冲阵,稳住了阵脚。
两刻钟后,他麾下兵卒,已经依仗着军阵的相互守护,稳步向前推进。以挡者披靡的锐不可当,将挡路的叛军都变成倒在地上的尸体。
督战在后的王国,慢慢的蹙起了眉毛。
他看到了己方渐渐落入下风。
也知道任凭战局这样继续下去,己方兵卒的锐气耗尽,就会有临阵逃脱的事情发生。最终会引发让汉军驱赶溃兵冲击本阵,将战场分割肆意杀戮。
因而他也让人吹响了牛角号。
那是约定好的,让韩遂与马腾出击的信号。
是的,无论王国还是韩遂等首领,都知道一点:兵力相当之下,与汉军摆开阵势厮杀,己方不会取得战场的优势。
毕竟大汉传承四百年,打出“一汉当五胡”的名声,并非是浪得虚名!
不过,他还是有办法扭转战局的。
只要此时让韩遂与马腾本部冲入战场,以一换一的方式,拼人命消耗,用双方都死伤惨重的局面,来逼迫皇甫嵩慢慢退出战场。
对!
以人命,来赌皇甫嵩消耗不起!
准确的来说,是在赌大汉朝消耗不起。
如今大汉朝风雨飘摇,各地叛乱云起,在财政捉襟见肘之下,已经组建不了多少征伐之兵了。
这种情况下,皇甫嵩会不会让麾下精锐这样消耗掉,让元气大伤的大汉朝迎来雪上加霜呢?
他觉得,皇甫嵩不会的。
毕竟,汉军就算全歼了这里的叛军,也不会让凉州的叛乱平定。
而皇甫嵩一旦让麾下的两万汉军打残了,就会迎来不可接受的后果。
西凉叛军有十数万!
又或者说,地处边陲的西凉,每一个青壮拿起刀子,都可以变为叛军!
堪称全民皆兵!
在这里失去了两万兵马,并不会伤筋动骨。只要回去休整数个月,以钱粮诱惑、以武力胁迫,就能迅速补充兵力,依然可以再度席卷关中三辅!
但大汉朝廷还能组建几次精锐之师?
就算组建起来了,还能全部派来平定西凉?
大汉朝又不是只有一个州有叛乱!
風沙亂
另一个原因,则是皇甫嵩现在罢战,也不亏了。
重生之我要回農村 遍地滄桑
追击,又不是决战。
叛军如今的死伤都有数千人了,何必还要再让双方徒生伤亡呢?
不得不说,王国的这个赌法,很深谙时局。
连庙堂之上的因素,都考虑到了。
但是皇甫嵩,终究是转战南北,扶大汉之将倾的名将。
他既然来追击,心中早就有应对之策。
巾幗英雄故事
虛空領主的位面征服之路
港綜世界大梟雄
见到己方占了战场优势后,就下令让左右翼兵马,再度结成长矛阵,拱卫冲杀向前的中军。原先列于左右的骑卒,则是缓缓脱离战场,绕侧蓄势待发。
意图很明显,若是叛军胆敢将所有兵力都投入战场,汉军骑卒将会直取兵力薄弱的中军!
斩将夺旗!
不过呢,他的安排,算是白费心思了。
韩遂与马腾率领的本部兵马,一直按兵不动。
对王国催战的牛角号听而不闻,对战场上节节溃败的联军视而不见。
更令人不解的是,在皇甫嵩的中军攻杀到王国本阵牙旗约莫一两里的时候,竟然率兵脱离战场,往陇关而去了!
将王国以及各大种羌部落的兵马,当成了弃子!
也让战局再无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