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m54rj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我乃路易十四 愛下-第三百六十九章 塵埃落定相伴-q931k

我乃路易十四
小說推薦我乃路易十四
在历史书上,除了如阿基坦的埃莉诺这样值得大书特书的事件,大部分婚姻都只有寥寥几行字——尤其是对公主与王后而言,很多时候,她们只会被记录为谁的女儿,谁的妻子,谁的母亲,她们自己如何,没人关心——但从路易十四时期开始,波旁家族的贵女们就有了另开一页的资格,虽然那时候人们对于异国王后总是十分警惕。但经过学者的分析,路易十四与奥尔良公爵显然不是那种对自己的儿女毫不在意的人,可以说,无论是王太子,大公主还是大郡主,以及之后的公爵之子,他们的婚事都被安排的极其稳妥和有利,这里的有利不仅仅只针对法兰西或是她们的父亲。
都市近身王者
如果要从中挑选一位来说,人们大概都会众口一词地提起幸运的玛丽,也就是奥尔良公爵的长女,凡尔赛的大郡主。
之所以是“幸运的”,是因为她曾经两次差点与西班牙国王卡洛斯二世商定婚约,但都没有成功。
——————
一旦神圣罗马帝国的利奥波德一世愿意插手,那么事情就变的简单起来了。
火影之禍害 紫藍色的豬
因为西班牙与神圣罗马帝国的婚约在前,如果利奥波德一世不愿意让步,那么罗马教会依然会支持先前的婚约,除非西班牙人能够证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大公主安东尼娅没有生育能力,这点西班牙人当然拿不出来,而且利奥波德一世没有再给西班牙的哈布斯堡机会,他让他的巫师调制了一些魔药,将大公主安东尼娅的发育时间往前调整——简单点来说,就是强迫大公主安东尼娅提前成为了一个成熟的女人而不是孩子。
在凡尔赛的大郡主听说此事之后,一股寒气从脚下冲上心头,她有慈爱的父亲与宽仁的伯父,对这种事情根本无法想象——在这个时代,贵族家庭的女孩们,只要没进修道院,在食物充足,活动足够的情况下,一般是在十二岁到十三岁才会成熟,神圣罗马帝国的大公主安东尼娅几岁?八岁而已!
但这对于利奥波德一世与马德里的亲奥地利派来说是一件寻常事,他们甚至已经开始斡旋,希望能够将卡洛斯二世的婚事提前,当然,是与大公主安东尼娅的。
利奥波德一世已经做出了这样的态度,西班牙人虽然垂涎于大郡主的嫁妆,却也不得不偃旗息鼓——奥尔良公爵也隐约从国王那里知道,卡洛斯二世的头生子一出生就夭折了,而且情况可能比他们想象得更糟糕,西班牙人隐而不宣几乎就能佐证这一点——看看哈勒布尔公爵与蒙特利尔公爵就知道,哪怕是私生子,国王的儿子诞生后也是要举行欢庆宴会的,夭折的孩子也应该举办几场盛大的弥撒,但马德里或是托莱多宫廷中的人就像是全死光了,没有一点反应。
这时候路易十四和王弟暂时还不知道因为国王的侍女生下了一个魔鬼,原先站在国王这里,认为应该迎娶法兰西的奥尔良公爵之女的胡安.帕蒂尼奥,与托莱多大主教,还有王太后,都改变了之前的想法——法国提出的要求是将弗里斯兰割让给法国,然后法国以嫁妆的形式返还西班牙,但如果大郡主嫁过来没几天就因为难产而死,或是生下畸形的怪物,路易十四肯定会直接要求罗马教会宣布婚约无效,这样弗里斯兰岂不是白白给了法国?
麒麟王妃追夫跑 七陌初
但神圣罗马帝国的大公主安东尼娅又是另一回事,她并不受利奥波德一世宠爱,而且也是一个哈布斯堡,就算是为了哈布斯堡,她也会保持沉默,或者他们能够要求她保持沉默。
“换了法兰西的大郡主,哈!”唐璜公爵笑嘻嘻地说:“看看瑞典王后伊丽莎白吧。”他的幸灾乐祸让王太后玛利亚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却也无可奈何,毕竟唐璜公爵也没说错——路易十四的大公主伊丽莎白虽然在仪式上,可以说是除了自己什么都没能从法国带过来,但在仪式结束之后,她的法国侍女与随从就立刻赶到了斯德哥尔摩,除了随嫁的那支军队之外,这一年还陆陆续续有胡格诺派教徒迁移到瑞典——这都是在婚姻谈判中约定了,就算是卡尔十一世也无法提出反对意见,这些行为当然引起了瑞典人的反感,但就如路易十四看到的,一个外国王后无论怎样讨好婆家的达官贵胄都是没用的,一句“你是法国人!”就可以毁掉你所有的努力,所以……不若阿基坦的埃莉诺,她和路易七世十五年的婚姻里只有两个女儿,但也许出乎人们的意料,这位王后不但悍然干预国事,插手政务,还曾经在被发现与雷蒙德公爵有着暧昧关系的时候,率先提出离婚。
阿基坦的埃莉诺一直就是阿基坦的埃莉诺,但无论是之前的路易七世,还是之后小了她十岁的亨利二世,他们的宫廷里也没人敢喊叫“她是个外国人”,相反的,这位女性一直保有自己在军事、领地与政治上的独立,无人敢轻易小觑于她。
比起之后的公主,王后,阿基坦的埃莉诺可活得愉快多了,哪怕她在生下第八个孩子后与查理二世也翻了脸,她还是可以在自己的宫廷与领地上逍遥自在地度过之后的几十年,被多情漂亮的年轻人簇拥,直到八十三岁寿终正寝。
邪王寵妻之金牌醫妃
路易十四想要为波旁家的女儿们打造的也是这条道路,无需多言,事实也是如此。
虽然瑞典人对他们的新王后抱怨不休,但他们却无法拒绝她的嫁妆——丰厚的资产,一处位于格罗宁根以南的港口,还有新式武器和军队,以及数以万计的胡格诺派教徒。
整个斯堪的纳维亚现在也不过两百万人口——这里太冷,太荒寂,如果不是有路易十四与大公主的承诺和命令,就算是胡格诺派教徒也宁愿迁移到英国或是神圣罗马帝国中信奉新教的诸侯国——按照原先的计划,每年会有一万个胡格诺教徒迁移到瑞典,主要是斯德哥尔摩周边城市,这样的迁移会视情况持续三年到五年不等。
在农业、渔业或是工业,甚至打仗都需要人口的年代,人原本就是一种珍贵的资产,愿意离开温暖的法国的胡格诺派教徒几乎都是最为顽固与具有强攻击性的一群人,他们离开法国让路易十四也省了不少心,至于大公主,现在的瑞典王后,她抵达斯德哥尔摩的第二天就宣布皈依新教了。
去掉了宗教的藩篱,胡格诺派教徒与大公主就只剩下了一种相同的身份,那就是法国人,胡格诺派教徒要在那块冰冷的土地上立足,繁衍,强大自身,除了伊丽莎白王后之外没人可以投靠,他们只能有一个主人。
大公主,不,接下来我们应该称她为瑞典王后,她给路易十四的信件上也说明了这点,那些胡格诺派教徒的首领几天前才来觐见过她,还有国王卡尔十一世,卡尔十一世对着这些教徒充满了信心与关爱——因为他们几乎都曾经是造船工匠,这些人正是从马赛和南特迁移过来的,雄心勃勃的年轻国王当然喜不自胜,不过他可能没注意到,王后身边的侍女多了几个胡格诺派家庭的女孩,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太在意,但这些就是王后与胡格诺派教徒的联系人——现在胡格诺派的人数还不多,等到人数逐渐对当地的斯堪的纳维亚人产生威胁,产生冲突,那么就是伊丽莎白王后展示力量的时候了。
路易十四在看到伊丽莎白明确地写道,在这五年里,她要设法先生下卡尔十一世的继承人的时候叹了口气,但也无可奈何,毕竟这段时间还真是生产的好时机,几年后也许他们又要开始打仗,一桩没有继承人的婚姻是不稳定的,就算她与卡尔十一世之间有感情,但若是有了一个儿子,说个最坏的打算,就算是卡尔十一世在战场上死了,瑞典与法国的联盟还是稳固不可动摇。
伊丽莎白还在信中庆贺了大郡主,因为如果没有什么差错,大郡主的未来夫婿就应该是勃兰登堡-普鲁士的腓特烈了。
能够狠得下心来的不单是利奥波德一世,还有言辞谦卑但姿态强硬的大选侯,为了给自己的儿子谋得这门好婚事,这位在必要的时候会变得异常大胆的选帝侯竟然也仿效着路易十四向商人大笔借贷,筹了五十万里弗尔给利奥波德一世,另外三十万里弗尔收买诸侯与教会,让普鲁士公国一举成为了普鲁士王国,腓特烈再来凡尔赛的时候,他就是普鲁士的王太子而非诸侯之子了。这种行为实在是鲁莽又危险,毕竟路易十四没有给过他任何承诺,如果路易十四认为应该早上十来年让波旁的血脉融入西班牙王室,那么他和他的后代都要背负上一百年也未必偿付得了的沉重债务,如果有其他国家有意乘火打劫……那么普鲁士王国可能是迄今为止寿命最短的一个王国。不仅如此,一旦被绝嗣——当然,这很有可能,那么霍亨索伦的先祖们争斗了数百年的成果也就毁于一旦了。
腓特烈在离开巴黎的时候还是一个有点天真的小子,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个成熟的男人了,他甚至按捺住自己对大郡主的挂念与爱意,先去觐见了国王,他满怀忐忑,直到国王挽留他一起用晚餐——他的心就猛地落地了……在没有举办宴会的时候,国王只会和最亲近的人用晚餐,他的亲眷和最看重的大臣,腓特烈甚至还未从军校毕业,当然不可能为国王效力,那么剩下的选择就只有一种了——他与大郡主面对面而坐,间隔着芬芳的暖房花卉与金银器皿,一对年轻人笑意盈盈。
愛上枕邊的你
路易十四与奥尔良公爵对望了一眼,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
名媛第一嫁
————————
嚎叫声哪怕间隔着几个房间,听起来还是清晰无比。
一寸婚姻一寸心 紅雨過窗
现在唐璜公爵倒要庆幸他们没有直接将卡洛斯二世带回马德里,而是远离马德里的阿兰胡埃斯宫,这座宫殿位于塔霍河边,是一座夏季行宫,因为之前不幸遭到过一次火灾,所以周围的民居都被拆除,西班牙人不必知道他们的国王会如同疯狗一般的叫唤。
他唇边浮现的笑容无疑刺痛了王太后玛利亚的心,她恶毒地盯了他一眼,然后转向正在调制药水的黑巫师:“你们不是说他之后会一如常人吗?”
“难道不是吗?”一个瘦高个的黑巫师从容不迫地说道:“听听这叫声,多么嘹亮,中气十足啊。之前陛下能够这样叫喊吗?”
托莱多大主教忍不住诅咒了一声,不过这完全影响不到这些黑巫师,诅咒他们才是行家,他们在烟雾缭绕中交换眼色,事实上如果真有什么万妙万应的灵药,他们早就用在自己身上了,也不会给卡洛斯二世用,不然呢?等到这些凡人过河拆桥吗?
抗日之中國軍魂 破鋒八刀
“那么那婴儿是怎么回事?”帕蒂尼奥沉声问道,他的侄女本应当有门称心如意的好婚事,他是出于……自私,才让她成为了卡洛斯二世的侍女和榻上人,他没想到后果竟然是这样的惨烈,他倒要庆幸她去了天堂,不然看到自己生下这样的怪物她一定会发疯。
“陛下的出生可没经过我们任何人的手。”黑巫师之一说:“要追根溯源,还是要从哈布斯堡的血缘上说。”
王太后玛利亚气恼地叫骂起来,但没人听她说话,“有什么办法可以让王后生出健康的孩子吗?”帕蒂尼奥问。
现在有利奥波德一世作梗,他们没法接触之前的婚约,王后只能是哈布斯堡的安东尼娅,黑巫师们不由得摇了摇头,啧啧出声:“一个八岁的孩子……”
逃婚小跟班
“这是你们的过错!”王太后叫嚷道:“原本我的孩子还能活上很多年!”
“这可不好说,瞎子,聋子,癫痫和痴呆,”瘦高个的黑巫师轻蔑地说:“你想要什么总要付出代价,诸位,你们想要一个健康的国王,就注定了他无法再耗费如同废物般的半生……”
“那么怎样才能让西班牙有个健康且寿命长久的继承人?”帕蒂尼奥打断了黑巫师的话,问道。
黑巫师微微地卷起了嘴角:“您知道上一个提出这种愿望的人是谁吗?”
“谁?”
閨秀
“亨利八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