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fvi4z都市言情 興風之花雨 ptt-第七百零六章 千里之外的命案閲讀-hjean

興風之花雨
小說推薦興風之花雨
阔别许久,再度见到楚涉和白绫,风沙还是挺高兴的,请两人吃午饭。
勾栏客栈有厨子,客栈也有几张餐桌,仅是不为主营。
厨子做得川食。至于味道,只能说能吃。
流火闻了一下,想带妹妹重新做一份,被风沙阻止。
農女小娘親
虽然勾栏客栈是他的地盘,勾栏客栈本身是初云的地盘。
在什么地方,他就吃什么地方的饭,除非硌得他牙疼。
当然也有酒,酒倒是好酒,状元楼的窖藏。
对北方来人,这酒绵了点,对南方来人,这酒烈了点。
楚涉就是从南边来的,他说话很少,寒暄几句之后,一个劲的喝酒,哪怕呛口也不停,很快脸就喝红了。
白绫的变化很大,根本不拦着楚涉,反倒一个劲的向风沙敬酒。
她本就不是一个八名玲珑的女人,所以强挤的笑颜和刻意的奉承,显得分外尴尬,尤其故作撒娇,叫着“风叔”,好像多亲近似的。
要说楚涉叫风沙一声“风叔“,还算说得过去,虽然两人年岁远没有差辈,毕竟可以从宫天霜那里论辈分。虽然楚涉从来不这么叫。
风沙不同意楚涉和宫天霜恋爱,那是单纯从楚涉的身世考虑,何况楚涉有未婚妻了。
其实他对楚涉的感官很不错,这是个侠义热心肠又不乏聪慧的小子,当个朋友还是不错的。
白绫忽然一口一个“风叔”,令风沙直起鸡皮疙瘩。
專治各種不服末世
楚涉像是没听见、没看见一样,只是闷酒喝得更急。
风沙终于忍不住,伸手按下楚涉的举杯,问道:“你们不呆在江宁帮玄音打理生意,跑来汴州干什么?”
白绫低下头,眼眶立时红了,手也攥紧了酒杯。
楚涉看了她一眼,轻声道:“师傅被人杀害,我们要给师傅报仇。”
白枫死了?风沙愣了愣,继续问道:“仇人是谁?”
白绫咬着牙道:“是北周的高官,名叫张德。”
旁边侍奉的绘声和纯狐姐妹顿时相视一眼。
风沙不动声色地道:“张德没有官身。”
白绫和楚涉一齐望来,楚涉道:“风少知道他?”
风沙点头道:“之前柔公主在江宁城郊办了一场清明踏青会,我跟他有过一面之缘,聊了几句。”
白绫急切的道:“他到底是什么人?如果没有官身,为什么会有北周密谍全程护送?”
风沙不答反问道:“我想知道白堂主被害的始末。”
白绫瞪着红眸,急不可耐的按桌而起,叫道:“你先告诉他到底什么人!”
流火和授衣已经不动声色的闪到她的身后,左右包夹。
楚涉吓了一跳,忙抓紧她按桌的手腕,低喝道:“不要对风少无礼。”
风沙摆手道:“是我问话唐突,不该揭疤。白女侠你先坐下,听我慢慢说。”
白绫心口急促起伏几下,垂首落坐。
风沙看着楚涉道:“张德的身份很不简单,单凭你们俩想找他报仇,那是飞蛾扑火。所以我必须知道经过,总不能让我不清不楚与人结仇吧?”
白绫道:“不是他是谁?难道他手下杀的就和他无关吗?”
仙俠奇緣之墨妍
楚涉赶紧握紧她的手,用力捏道:“风少所言在理,不要顶嘴。”
“他这是借口,摆明不想帮忙……”
白绫重重甩开楚涉的手,怒道:“是了,他是宫天霜的叔叔,你当然跟他站一边。我爹死了,你就不在乎我了……”
楚涉酒红的脸庞浮现怒红,又强行压下,满脸无奈。
风沙淡淡道:“白女侠,你应该知道我不在乎杀人的。如果你不能好好听我说话,那就只能下辈子再帮你这辈子的爹报仇了。”
流火和授衣随之按上白绫的双肩,绘声无声无息的拦到楚涉身侧。
楚涉慌张道:“她听话她听话,一定听话。绫儿,你快冷静下来。”
白绫使劲扭动几下,当然挣脱不开纯狐姐妹的关节技,发热的脑袋总算降温。
她当然知道风沙的厉害,否则刚才也不会故意讨好,无非想求人帮忙报仇。
若非突然失去理智,她哪敢跟风沙这么说话。
现在稍一清醒,香汗就浸透了背裳。
风沙使了个眼色,纯狐姐妹松开手,人并没有退开。
楚涉松了口气,忙道:“师傅之所以遇害,与迎銮镇的郊外发生的一起命案有关……”
风沙眸光幽闪起来。
“师傅的一位老友在迎銮镇外被人杀害,师傅带我过去调查,绫儿知道后也跟来了。调查发现,张德有重大嫌疑,于是我们一路追踪他……”
听楚涉说到这里,风沙心知白枫南唐密谍的身份已经实锤。
二次元之真理之門
“张德落足樊良镇,在江宁和江都之间转了很久,也不进城,专游小河湖泊,我们多次试图接近都不成功,反遭围攻。师傅怀疑是北周密谍出手。”
风沙心道北周侍卫司绝对不敢南唐境内袭击南唐侍卫司,顶破天搞点暗杀。
只有四灵才这么嚣张,敢在城镇里肆无忌惮的进行围攻,八成是何光领头。
“那些袭击的人都是高手,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樊良镇,到樊良湖附近的树林里躲了几天。师傅单独出去了一晚,早上浑身是血的倒在树林外围,奄奄一息。”
白绫嘤嘤地哭了起来。
楚涉揽着她的肩膀,抽出手帕给她抹泪。
风沙静静地等了一会儿,问道:“白堂主亲口说是张德下手?”
楚涉略一犹豫,轻声道:“师傅撑不住了,没说什么,只是带回来一件张德的东西。”
风沙盯着他追问道:“他让你们来汴州?”
楚涉看了白绫一眼,摇头。
风沙转目瞧向白绫。
白绫垂眸道:“爹没跟我说什么,我追来汴州只是想报仇。”
风沙听出她言不由衷,也不揭破,问道:“张德的东西给我看看。”
楚涉忙道:“说来惭愧,不是我们一路追杀张德,是张德的人一路追杀我们。到汴州的时候,我们担心东西被人夺走,交给了一位朋友代为保管。”
风沙嘴上问“是谁”,心道应该是初云。
楚涉张嘴欲言。
農門醜女
白绫狠狠地瞪他一眼。
楚涉紧了紧她的手:“实话实说,风少才有可能帮我们,至少会保密。另外,她们的处境很艰难,需要帮助,现在也只有风少能够帮上忙。”
白绫低下头。
楚涉向风沙道:“交给了柳仙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