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cqgpf熱門都市小說 仙宮 打眼-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 玄極劍訣-kucxb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看来,鸣蛙的那一爪并不像叶天想得那样没有丝毫建树。
这个修为惊人的一代宗师虽然外表看起来安若无事,但是其实内里他已经受伤了,不然那鸣蛙嚣张霸道惯了,岂会吃个闷亏离开。
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回来的金不众有点担心地说道:“这老妖委实凶焰滔天,掌门师兄没事吧?要不请葛师叔给看一下?”
旁边的童长老不以为然地说道:“要是他肯让师叔看他就不是好面子的金不念了。没看他刚刚把内门的那帮小兔崽子全打入麒麟洞了,还不是不想追查这事。他可是说过要是知道是谁,就要他小命的。这帮小兔崽子也真是的,惹谁不好,偏偏惹最难缠的阴曹地府。”
几位长老都心有戚戚然地点头附和,他们清楚金不念极为护短不会轻易对内门弟子出手,但是狠话撂下了,极好面子的他又有点下不来台,干脆不问青红皂白地全给打入麒麟洞了,这事就这样料了,任谁也说不出不对来。
只是苦了那些内门弟子,麒麟洞半年就算是他们这些长老都有点心寒,不过掌门金不念在气头上,又有伤在身,他们也不好去劝。
他们之所以不怀疑叶天这些记名弟子是因为他们实力太弱。
在这些长老看来,就算这些记名弟子把小命折腾进去也不可做出能够惊动地府大妖鸣蛙的事情。
而这边长老们确定了一众可怜内门弟子的下场后,那边叶天终于放下心来,确定他福大命大逃过了一劫。
不光有人把追兵给他退去,还有人替他挡灾,这可是他先前绝没有预料到的,还以为这次就要撕破脸,死在这神阙峰呢。
眼看着太阳出现,天空万里无云,大地恢复平静,而护山大阵也消失,一众弟子算是真正放下心来,开始眉飞色舞地议论起那场惊世大战来,至于那些被打入麒麟洞的内门弟子则是没人放在心上,完全被遗忘了。
只有寥寥几人纹丝不动,神情若有所思,其中就有侥幸脱难的叶天。
而那一边李清尘正面带微笑地看着叶天,但是目光中还是有无法掩饰的震惊,以及一片浓浓的战意。
叶天回忆当时的情景,也感到非常吃惊,原来那李清尘在天空发生激斗时,衣服内里突然放出一片毫光,竟然也是看完了整场战斗。
现在,叶天也多少明白了这个自视甚高又有点神秘难测的李清尘的想法,他是真正把他叶天当对手来看了。
在叶天看来,李清尘虽然表面上对谁都很和气,但是骨子里是一个非常高傲的人,甚至好像连那个大名鼎鼎的剑中猛虎黄飞虎都不放在眼中。
五行星辰訣
因此,以前的时候他虽然极力邀请叶天结盟,但更像是一种拉拢示好的举动,并不代表他真的把叶天当做平等的对手看待。
所以,叶天拒绝了他后,他显得云淡风轻的样子,因为他根本没把叶天放在眼里。
但是现在,一系列的事情都表明看似平常的叶天其实很不平常,短短两月,他败李剑华,战黄飞虎,出色完成门派任务,现在又出乎意料地在巨擘间的战斗中挺立不动。
这一切都让李清尘重新审视起叶天来。
说实话,这可不是叶天想要的,他打算不受人注意的成为内门弟子。
现在他才知道这个想法是多么的愚蠢,他固然是心思通明,但是别人也不是傻瓜,怎么会一直让他蒙蔽呢。
叶天明白了他的错误后,很快改正了他的想法,打算必要时应该高调出手,这样其实更能掩饰他的实力,对于他加入内门也很有利。
但是这些,都是以后才考虑的,无论是李清尘还是黄飞虎,都不足以动摇他不断前进的意志,在叶天看来,这些只是他成功路上的一些过客而已。
现在,他最想做的就是趁着对这场战斗的感悟还在马上凝练剑气。
要知道,太多的人一辈子都没有这种可以观摩实战的机会,他们的剑道修为就始终被局限了,叶天可不想浪费这个千载不遇的机会。
来到房间后,叶天平心静气地开始探查起他身体的情况。
首先他用心神开始接触脑海中的血书,马上他心中一颤,有点难以置信地发现血书的第二页已经可以打开了。
他急忙翻看起第二页,顿时一个大大的“斗”字在他脑海中盘旋,他几乎要情不自禁地发出喜悦的叫喊。
这个“斗”字和第一页的“念”字都是同学的诡异血红,只是这个“斗”字颜色暗淡,看来已经不堪大用。
叶天却是不担心,只是心中畅美难言,因为随着第二页的开启,他对血书的了解也多了起来,已经多少明白了这两字的含义或者说其中蕴藏的神通。
他一直相信血书除了可以帮他感知外界外还有主动攻击的手段,现在他终于得到了,杀死鬼差时用的血炎就是这个“斗”字提供的。
只是想起使用血炎所要付出的代价,叶天又有点不寒而栗,白天他可是差点疯魔至死。
想到这他不由得轻抚了一下书桌上的古琴,要不是彩云儿舍身救他,他要么死在那蛮横无道的鬼差手里,要么已经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不过,想到那道蜿蜒游走如同活物的龙形剑气,叶天继续使用血书的决心一下子坚定起来。
因为白天战斗的刺激,叶天深感力量的不足,决心尽快洗练出剑气,因为目前他的心法境界已经到了凡人小成的门槛,这种关键时候是不能急也不能错的。
因此,这段时间用来感悟灵力,凝练剑气是再好不过。
而想要洗练剑气,名师指点和完整剑诀缺一不可。
叶天有了剑经,名师可以省却,这完整剑诀亦可以用两次选择功法的机会兑换到。这个叶天也有了,不过他得去交付了夏彦才的这个任务然后才能选择一本剑诀。
燃火观的洗练剑气的剑诀最好的就是烈阳真解,若是将这烈阳真解学到大成就可以继续修习烈龙真解,不过这个就和叶天没有关系了。
古城晚秋 常想
来到问道殿叶天向唐足贤说明了任务已经完成,只是对方却没有像以往那样给他奖励,而是盯着叶天看起来。
叶天一脸不解地看着唐足贤,眼中没有分毫的心虚和躲闪。
这不是他善于作伪,而是因为他自以为样所作所为无愧天地无愧良心,因此心中一无所惧。
捻须沉吟了一会,唐足贤才慢慢道:“你这个任务是童长老分派下来的,他对你这么快完成任务很满意,让你去见他。”
说完,又加了一句道:“童战童长老最喜欢和人打赌斗胜,让你过去我真不知是福是祸。看你面相不像是短命的样子,老夫也就放心了。眼看烈儿就要入观修行,到时候还需要你多多照看他一下。”
叶天点点头,心中恍然大悟道:“原来是给我看相,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审囚犯呢。”
若是以前,叶天还会对这看似高风亮节的老人毫不怀疑,只是经历的事情多了,他也知道了这些修行人的心思是最难以捉摸。
那金不念看上去何尝不是一个有道高人,一派神仙气象,可要是真的如此,他现在应该还和陈虎一起游学进业呢。
因此,叶天对所有修士的话只敢信三分。
告别了唐足贤后,叶天有点好奇地向着那童长老的居所走了过去。
在小童的带领下,他来到了那童战的房间,并没有他乡的奢华和富丽堂皇,很普通的一间房间,四面的墙壁上都挂满了寒光闪闪的奇行兵器。
童战面带喜色地看着叶天道:“新晋的小辈弟子能够如此快捷地完成委托也算难得。这样,老夫手里有一本玄极剑诀你看合用不?”
叶天面色大喜道:“多谢长老厚赐。弟子正缺一本合用的剑诀,就却之不恭了。”
永鎮仙魔 知白
童长老一边将一本古朴的经书交给叶天,一边和颜悦色地说道:“这是你该得的。老夫可不会亏待你们。上面还有一些老夫对这剑诀的注解,想必对你洗练出剑气会有帮助。”
叶天再次感谢了童长老的好意后就告辞离开了。
而在叶天走出房门之后,童长老的脸色立即变得难看起来,用力地锤着胸口悲怆地说道:“没天理啊!是那位上人戏弄小辈啊,一夜间仙铁变凡铁。可怜我童战只能打落牙齿咽下肚,为了不让那帮杀胚看笑话,还得便宜那可恶的小子,真是气煞我也!”
不久后,燃火观传出一个消息,喜欢炼宝的童长老偶得一九天玄铁,来及仙颜大悦,厚赐了某位有功的弟子,并且将此铁秘不示人,引以为重宝。
叶天听了这个消息后,恍然大悟,自以为解开了事情的真相,那知道其中还另有曲折。
而现在,叶天正在房中对着那玄极经的干瞪眼。
他之所以对这本玄极剑诀如此看重,是因为燃火观的那烈阳真解除了能够有助于修习烈龙剑法,其他真的一无是处,而且委实和他的性子不符。
倒是这个童长老给的玄极经正和他意。
叶天知道人家毕竟是修为高深之士一眼就看出他灵力充溢已经到了一定瓶颈,所以猜测他可能会洗练剑气,在看他灵力平和中正,就给了他这本玄极剑诀。
如此目光如炬,也难怪叶天不欣喜如狂。
在这个御剑为尊的世界,有一门好的剑术真的能够解决大部分问题,叶天已经深深地明白了这点。
如果,他能够有一门烈龙那样无惧任何人的剑法,那彩云儿也不用为救他而做出那么大的牺牲了,以致于到现在神智还处于混沌状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清醒过来。
不过,叶天已经下定决心,一定会救好她,并且让她投个好人家。
而这一切都需要过人的力量,这也是叶天一刻不停地修行的原因。
只是他虽然一分一秒都不想浪费,恨不能马上凝练这玄极剑气,但是唐足贤以及玄极经上的注解都告诉他,这剑诀需要清心静气才能修炼。
这也是比较好的剑诀一个通病,修成后自然威力更大,但修炼起来也是更有难度。
要是以前的时候,叶天能够毫不费劲地收摄心境,达到一片澄清,不染杂物的状态,但是这两天经历坎坷,他实在难以马上静下心来。
只见在书桌上满满地铺开一大张宣纸,然后开始写起大字来,只是几个时辰翻来覆去他都是写得一句话:“知进退存亡而不失其正者,其唯圣人乎?”
原来,别看叶天平常嘴中没有之乎者也,圣人的教诲一直在他心中,因此虽然心中对杀了那个鬼差并不后悔,对他的惊人之语也不感到后悔。
但是他毕竟不是圣人,一下子从一个穷酸书生成为一个冷漠修士,他的心态有点转变不过来,只好借着书法来平定这种扭曲的心理。
為師有點慌
好在圣人之言果然很有效果,很快叶天的心情就平和起来,就如这句话所说的,忧虑存亡得失不是错,关键是“不失其正”。
到现在,叶天以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应当,义不容辞。
千金一诺,不可轻侮,他为救陈蝶而以命做赌注,理所应当;救命之恩,不可不报,他为彩云儿报仇杀鬼差,义不容辞;仁慈之心,圣人之道,他为此而战杀尽冷血无情之辈,无怨无悔。
尽管内心澎湃,力透纸背,但是叶天的心情却是出奇地平和起来,在幻阵中锤炼出的百折不挠的心境终于占了主动,渐渐地将他带入忘我的天地。
不知道何时,叶天停下了书写,就这样举着毛笔纹丝不动就像是一座木雕石塑。
他身体表面一动不动,身体内部却是犹如火山爆发,其中的灵力在他心神的推动下空前的活跃起来。
这就是洗练剑气的第一步,让灵力动起来,越是高明的剑诀要求灵力流动地越快,对身体的负担也就越重。
很快,叶天脸色就变得赤红起来,一股股汗水也开始顺着额头流了下来。
最终,他的右手轻轻地点了下去,顿时手中的毛笔如穿腐土般地点透了桌面。
他也清醒过来,看着深深嵌入桌面的笔毫,满意地点点头。
相传,内力高明的武人能够做到飞花摘叶皆可伤人,和叶天用柔软的狼毫戳穿桌面都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是不同的是,这只是叶天无意识引导灵力的效果,如果有意伤人,威力还要增加好几倍。
仅仅一次入定就能有如此成果,叶天还是非常心满意足的,正所谓“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他在心法修行方面资质平平,在道法和剑道上的悟性还是可以的。
当然,也只能算可以,他离那些天才的差距,就如同那鬼差和鸣蛙的实力差距是一样的。
不过,叶天从来不觉得聪明绝顶就可以高人一等,就能永远走到别人的前面,要不然他早就放弃考取功名了。
很小的时候拜学堂老先生的竹板所赐,他就知道只有勤奋和努力才是出人头地的唯一正道。
一个月后,房间中叶天脑海中不断回忆着这一段时间的苦修成果。
两个侍女已经告辞离开。
这段时间以来,这两个小丫头吃得好,睡得好,心情也好,越发得光彩照人起来。
叶天虽然面相凶恶,但是除了修行就是修行,待她们也很和气,比起其他同来的姐妹她们幸福太多了。
因此,两个小妮子渐渐起了别样的心思,有时候故意在他面前显露那越发动人的纤腰丰臀,可惜的是叶天现在一心扑在玄极剑气上,对这些是视若不见。
一個吊絲的成長史 超級大坦克科比
现在,他对玄极剑气的领悟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时刻。
这剑气的难度比他想得大多了,第一天的修行大有收获还让他欢欣鼓舞,结果后来证明他高兴地太早了。
好在唐足贤毫不保留地指导,他才隐隐摸到了其中的窍门,渐渐明白了剑经上一些看上去简单但是其实至深的剑理。
“剑气,灵之极也。”这一句话再一次地浮现在他的脑海中,对照着玄极剑诀中的“意到剑到,剑到气到,则剑气纵横,无可与之敌也。”,他渐渐明白了洗练剑气的最关键的地方。
那就是压缩灵力使之达到一个极限状态,这需要非常强大的心态,最好是一种剑走偏锋,非我不能的极端心态。
这正是叶天不太擅长的,骨子里他还是守着所学的圣人之道,讲究的是忠,是恕,是仁,是义,可没有让人像野兽一样不择手段的部分。
这也是他为什么花了这么长时间才入门剑气的原因。
如果不是有着剑经的支持,他一定会很沮丧很失望,那样他可能终生无望修成剑气。
剑经前边的内容看上去很是普通,后边的从“剑气,灵之极也。”这一句开始有点“离经叛道”起来,看上去非常地疯狂和颠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