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hgsep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第二百六十四章 小鬼,你說的一個字我都不會信的!讀書-eh8ch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雨隐村。
地下管道区域。
自来也渐渐平复了自己的心情。
作为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忍者,无论在自来也面前发生什么事,自来也都觉得自己能够掩饰好情绪。
唯一麻烦的就是…
上原奈落在外面说出来的谎言太多了,自来也一时之间竟然感觉自己数都数不过来。
甜妻別亂來

自来也发现了山椒鱼半藏的死亡是其中一个漏洞之后,很快就发现上原奈落说的其他话都是谎言。
忍界怎么会有上原奈落这种人啊!
一般忍者们撒谎骗人都是偶尔骗一个人,或者是偶尔泄露一个假的情报,为什么会冒出来上原奈落这种家伙啊!
上原奈落一直以来假装山椒鱼半藏还活着,并且以山椒鱼半藏还健在为原点编造了一堆谎言,自来也刚刚想到上原说的其中一件事可能是假的,就会想到另一件事可能也是假的。
一切都是假的。
一切都是谎言。
豪門崛起:重生千金是學霸
问题是真相是什么呢?
自来也哪怕是努力去猜测分析,现在都猜不出来了,因为上原奈落的话全部彻底崩解,让他根本摸不着任何头绪。
只是一个山椒鱼半藏的名头,就被上原奈落拿出来顶了很长时间,谁知道这其中哪些可能是真实发生的,但是却只是打着半藏的名头;哪些根本没有发生,却被推到了半藏的头上呢?
妈的,忍界怎么会出现上原奈落这种人啊!
自来也感觉自己在忍界游历那么长时间,五十多岁的阅历什么事没经历过,什么人没见过?
但是上原奈落这种人,实实在在是画风清奇!
自来也唉声叹气了一会儿之后,发现自己似乎进入了某种误区,他来雨隐村的目的是为了得到晓的情报,并不是来思考上原奈落到底假借山椒鱼半藏的名头做了多少事!
说不定,上原奈落和他的老师只是觉得山椒鱼半藏的忍者半神名头响亮,只是拿出来吓唬别人不敢进入雨之国呢?
自来也揉了揉自己的手腕,看向了地下管道区域巡逻的两个雨隐忍者,咬了咬牙道:“接下来就是好好查查上原奈落这个小鬼到底和晓有没有关系,再去找找关于晓的情报…”
在这一刻,自来也非常期望上原奈落和他的老师只是单纯地想要占据这个雨隐村,甚至哪怕上原奈落和他的老师之前跟晓组织有过合作也没关系。
比如上原奈落可能是和晓组织合作杀掉半藏什么的,这些其实也都无所谓了,只要他现在没有和晓组织勾结就好。
哪怕上原奈落曾经和志村团藏、大蛇丸勾结掀起木叶之乱,并且刺杀了三代火影,这也不算什么大事。
第一,对于木叶来说,最好的情况是,雨隐村推动创建了晓组织,他们最终依旧如上原说的那样分道扬镳,并且成为了生死大仇。
这样一来,木叶和雨隐村还能继续做盟友。
第二,对于木叶来说,最糟糕的情况,就是上原奈落现在还是晓的核心成员,并且一直在为晓组织提供木叶的情报。
这样一看,木叶似乎一直是被人玩弄于股掌之中。
“情况应该没那么糟糕吧?”
自来也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飞身落在了地下管道的某个区域,跟踪着那两个雨隐忍者,低声道:“上原奈落那个小鬼还会救人,性格不会那么恶劣吧?”
可惜的是。
当自来也用蛤蟆口束缚之术抓住了两名巡逻的雨忍,从他们口中拷问情报的时候,自来也才发现上原奈落比想象得恶劣多了。
蛤蟆胃壁之中。
自来也摸了摸自己的下巴,望着两名在他面前十分倔强的雨忍,轻笑着开口道:“上原奈落到底是什么人呢?是雨隐村的首领吗?看得出来这个村子的人都很尊敬他啊!”
“上原大人可是有史以来最完美的忍者!”
一个年级稍大的巡逻雨忍咬了咬牙,沉声道:“如果你是想来刺杀上原大人的话,那你可就死定了!”
“哈,最完美的忍者?”
自来也忍不住笑了笑,眼神中渐渐多了一些邪恶:“唔,你和你的妻子手纲小姐说的话都一样呢!”
“混蛋,你怎么知道我的妻子是手纲!”
中年巡逻雨忍的脸色渐渐暴怒,旋即又有些无奈地望着自来也:“没想到你们敌人竟然还会调查我这种小角色么?”
“哈哈哈哈哈哈…”
自来也笑过几声之后,满脸正色地望着眼前的中年巡逻雨忍,沉声道:“想要安然无恙回去见到你的妻子,那就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吧!山椒鱼半藏是怎么回事?现在雨隐村的首领更换怎么回事?上原奈落是什么人?”
“……”
中年雨忍陷入了沉默。
片刻之后,中年雨忍缓缓摇了摇头,沉声回应道:“八年前,据说是上原大人在佩恩大人的命令下,杀掉了山椒鱼半藏,把半藏的尸体挂在了高塔上,从此雨隐村就受到了他们的庇护。”
“佩恩?”
“没错,雨隐村的首领是佩恩大人,他是这个村子里真正的神,上原大人和他的老师天使大人都是神派来的使者!”
“神?佩恩?天使?”
自来也揉了揉自己的额头,感觉自己的心头跳了跳,怎么雨隐村的秘密似乎感觉越来越多了?
佩恩和天使这两个人听起来就不太好应付,一个自称为神,一个自称为天使;而且这个所谓的天使还是上原奈落的老师,那么这个天使的实力可想而知。
这么一看的话,上原奈落的地位还在最底层?
自来也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听起来上原奈落这家伙的地位似乎并没有想象得那么高…”
“不。”
中年雨忍摇了摇头,沉声道:“上原大人是下一代雨隐村的首领,他就是真正能够为雨隐村带来幸福的首领!”
“哦~”
自来也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之后,忽然猛地开口问道:“那么上原奈落、天使和佩恩这几个人是不是晓的成员?”
“……”
中年雨忍慢慢垂下了头。
異界混混
过了一会儿,这个中年雨忍摇了摇头,咬了咬牙开口道:“这种事,我们并不知道。”
“你的脉搏加速了。”
自来也的脸色渐渐变得有些难看了起来,叹了一口气道:“看起来他们或许都是晓的成员,情况真是比我想象得糟糕多了…”
自来也活了五十多岁。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
一边站在他们忍村的阵营里,对晓组织的成员们喊打很杀,甚至亲手引导双方进行大战;
一边站在晓组织的阵营里,直接悍然攻打大国忍村,夺走忍村的尾兽和人柱力。
自来也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为什么晓组织的成员里经常会出现几个戴着兜帽的忍者,那是因为他们要隐藏身份,上原奈落这家伙,就极有可能参与过围攻大国忍村!
“无法理解…”
自来也揉着自己的额头,回忆着上原奈落的一步步动作:“为什么他要这么做呢?一边泄露着晓的情报,甚至还帮忙救回砂隐村的五代风影,一边却袭击摧毁着大国忍村…”
不管怎么想,自来也都想不明白。
至今为止,忍界从来没发生过这种事,谁见过上原奈落这么跳的家伙,来回在两大敌对阵营里跳来跳去!
自来也的脸色变了变,假设了一个方向:“难道是为了窃取情报,方便他们捕捉人柱力?不管怎么样,必须要先想办法继续查清上原奈落、天使和佩恩这几个人的情报…”
地下管道区域。
瓢泼大雨渐渐停了下来。
一个中年雨忍现出了身形,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一步步走向了雨隐村管道区域的深处。
当这名中年雨忍走进管道深处之后,两个人影出现在了他刚才的位置,正是一直跟踪的小南和上原奈落。
邪君霸寵:逆天小毒妃 西茜的貓
上原奈落慢慢地收起了自己的雨伞,轻声问道:“老师,自来也大人就在那个村子里的下忍身体里面么?”
“嗯,那是蛤蟆平影操纵术。”
小南点了点了头,伸手拍去了上原奈落肩膀上的水珠,低声解释道:“自来也老师的蛤蟆平影操纵术,能够将他的身体藏在下忍的影子之内,从而操纵那个下忍的行动。”
“很了不起的潜入术式。”
上原奈落好奇地看向了地下管道深处,轻笑道:“看起来他已经得到了我们的情报,现在应该去跟自来也大人打声招呼了。”
“……”
小南迟疑着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长门的声音也响在了他们的耳边:“我已经派出了畜生道佩恩过去帮忙,对付自来也老师的话,最重要的是能够应付他的通灵兽,其他的佩恩随时可以赶到。”
“无所谓吧!”
上原奈落揉了揉自己的手掌,轻声道:“我曾经接触过一只叫蛤蟆文太的通灵兽,实力也不怎么样,我去解决掉他吧!”
“上原,不要小看自来也老师的力量。”
长门的声音隐隐有些怀念,幽幽地继续道:“哪怕是我,也不敢保证能够轻易解决掉自来也老师。”
天子外傳
“总之,先去打个招呼吧!”
來自陰間的你 若非夏
蜜寵甜妻:楚少的迷糊嬌妻
上原奈落走向了地下管道的深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不管怎么说,自来也大人也是照顾教育过小南老师和长门大人的。
现在自来也大人来到我们村子里做客,如果贸然出手袭击的话,也显得太失礼了吧!”
小南:“……”
长门:“……”
上原奈落好像说的确实有道理。
面对昔日的老师,最起码也要打声招呼,那现在是不是也要告诉自来也,为什么他们会走到今天这种地步?
地下管道的深处。
自来也利用蛤蟆平影操纵术控制的中年雨忍刚刚通过一个入口,他小心地观察着周围有没有敌人,恰好就在这个时候,耳边就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影子里其实会很闷吧?”
上原奈落的身影忽然出现,抓住了这个中年雨忍的肩膀,眯着眼睛紧盯着这名中年雨忍。
上原奈落微笑着开口道:“从地下的影子里面出来透透气吧,自来也大人,我们一直看着你呢!”
“……”
躲藏在雨忍影子里的自来也心神一紧。
既然被发现了,那就没有躲藏的必要了吧?
下一刻,自来也慢慢从雨忍的影子里钻了出来,一点点地恢复了自己的身体,抬头看向了上原奈落,眼神渐渐变得复杂。
眼前的上原奈落身上穿着祥云黑袍的晓组织制服,这也表明了上原奈落的身份,也表明了上原奈落的态度。
上原奈落,不再隐藏自己是晓的成员。
自来也神色间渐渐难看,眼神微微拧紧注视着上原奈落道:“上原小鬼,我从来没有想过,你竟然会是晓的成员?”
“这样啊…”
上原奈落摊开了自己的手掌,似乎是在向自来也展示自己的衣服,轻笑着道:“自来也大人,那你觉得这身衣服好看吗?这可比二十年前那个晓组织的制服漂亮多了。”
“……”
我的籃球舞伴
自来也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现在是讨论晓组织的衣服好看不好看的时候吗!
只不过上原奈落的话却透露出了一个消息,那就是二十年前晓组织就已经成立了么?
这个时间可足够久的!
这也就意味着一件事,晓组织的幕后肯定还有隐藏更深的人,因为所谓创立晓组织的宇智波带土,在这个时间带土还只是一个木叶忍者,远远不够资格!
“哎?”
上原奈落好奇地看了一眼自来也,轻笑着继续道:“自来也大人,你怎么不好奇呢?你不应该按套路问我吗?你应该问我,二十年前那个晓组织什么情况啊这些…”
“……”
自来也的嘴角抽了抽,无语地看了一眼上原奈落,没好气地开口道:“难道我问的话,你就会告诉我真相吗?难道你这个满口谎言的家伙,会对我说出真相吗?小鬼,在你的嘴里,山椒鱼半藏都加班了七八年的时间了!”
“哈哈哈哈…”
上原奈落忍不住笑出声来,显然他已经可以想象到自来也得知半藏早就死了七八年的时候,露出什么懵逼表情了。
雲鳳歸
只是笑过之后,上原奈落的表情渐渐变得认真起来,他看着自来也轻声开口道:“其他的事我或许会隐瞒,但是关于二十年前的晓组织,我可不是丝毫不会隐瞒的。”
上原奈落挥了挥手,示意旁边被吓住的雨忍离开之后,他才轻声开口继续道:“毕竟,二十年前晓组织之所以会诞生,也是因为自来也大人呢!”
“什么?”
“可惜的是。”
上原奈落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苦笑,摇了摇头道:“因为一名木叶忍者培养出了三个弟子,一个名为晓的组织诞生了出来;因为另一个木叶忍者,这个名为晓的组织走向了毁灭和极端。”
自来也看着上原奈落,他的脸色渐渐变得越来越复杂,似乎是想到了弥彦、小南和长门那三个弟子。
正当上原奈落以为自来也会按照套路继续询问他的时候,自来也却慢慢地摇了摇头道:“小鬼,虽然我不知道你会说什么,但是我知道你说的一个字都不值得相信啊!”
“……”
上原奈落陷入了沉默。
为什么自来也就是不肯按套路出牌?
不就是隐瞒了一下半藏早死的事吗?
他的信誉真的就直接降到了这么低吗?
上原奈落无语地看了一眼自来也,幽幽地叹了一口气:“如果我的话不值得相信,那么小南老师的话你会相信吗?”
乍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
自来也的脸色变了变,他也注意到了上原奈落口中对小南的称呼,忍不住低声道:“小南…是你的老师?”
下一刻,自来也低声道:“小南,就是雨隐村所谓的天使么?”
“没错。”
上原奈落点了点头,轻笑道:“看来自来也大人知道的事似乎并不多呢!”
自来也看着上原奈落的笑容,忍不住开口道:“谁知道你这小鬼说的到底是真是假!小南可是我的弟子里面最温柔的那个人,她怎么可能教出来你这样的…”
“奈落说的没错。”
一个冰冷的女声出现在了这片空旷的区域。
一只只白纸从空中飘落,悬浮在了空中渐渐组成了一个人的模样,正是小南。
小南的眼神复杂地看着自来也,长出了一口气,沉声道:“好久不见了,自来也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