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qx31l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第二百二十三章 馬拉松決賽讀書-mlmr1

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小說推薦古希臘之地中海霸主
有人提议:应该从图里伊军营附近出发,跑到温泉沼泽,这样既有非常重要的纪念意义(大沼泽歼灭战是戴奥尼亚的奠基之战),又能充分发挥图里伊选手的能力(参加马拉松长跑的图里伊选手都是第一、第二军团的年轻士兵,他们常年在图里伊军营附近进行军事拉练,完全适应那里的地形)。
也有人建议:应该从图里伊港口附近,一直跑到图里伊内城,同样具有很好的纪念意义(当年戴弗斯率领雇佣军在图里伊港口登陆,最后在图里伊城建立了戴奥尼亚王国),而且也有利于最后的颁奖。
还有人建议:长跑路线的起点应该从在图里伊港口附近,终点定在阿门多拉腊山下,同样具有很大的纪念意义,毕竟当年戴弗斯国王率军从图里伊港口登陆大希腊,首先是在阿门多拉腊站稳了脚跟,而且这条路线有利于所有参赛选手的发挥。
克洛托卡塔克斯带领筹备组经过反复考虑,最终采纳了第3个建议,其主要原因就是:这条路线平坦开阔,能够尽量帮助所有参赛选手顺利完成比赛,毕竟马拉松长跑是第一次举行,如果比赛太难,很多选手都无法完成,不利于以后的推广。
同緣與無我 看開頭知結尾
自运动会开赛以来,马拉松长跑就一直很受戴奥尼亚民众和异邦游客的关注,而且它和船只比赛一样,由于比赛范围太广,不可能收门票,所以在比赛的当天,图里伊及其附近的民众、包括游客都纷纷的赶到赛道的两旁,将图里伊港口到阿门多拉腊山下的沿途围得层层叠叠。为了防止比赛被干扰,克洛托卡塔克斯甚至调来了军队,来维持比赛的秩序。
观众的声势浩大,而参赛选手的阵容同样庞大。在两年前戴奥尼亚运动会筹备组对外宣布创立马拉松长跑之后,有一个说法就逐渐在希腊世界里慢慢流传,“能够跑完马拉松全程的运动员才算是真正的运动员”。在这样的舆论的影响下,报名参加这个项目的选手超过了200名。
狼性總裁別亂來 將暮
没有预选赛,没有半决赛,就是一场比赛决胜负。
高亢的开赛口哨吹响之后,选手们一窝蜂的都冲上了跑道,在观众们的助威声中慢慢朝着终点跑去。
在长跑的终点同样是人山人海,考虑周到的运动会筹备组在附近的一个小山丘上设立了贵宾席,可以居高临下的俯瞰最后一段赛程的情况,现在王国各地区和各城邦的代表使者正在陆续的坐到贵宾席上。
佩洛皮达斯找到了自己的座位,结果发现紧挨着他的就是雅典的使者,立刻笑着说道:“卡利斯特拉图斯将军,恭喜恭喜,祝贺你们雅典取得在戴奥尼亚运动会的领先!”
“只是暂时的。”卡利斯特拉图斯谦虚的摆摆手:“运动会还没结束,一切都不好说。再说,我们都明白,所谓的第一、第二没有多大意义,戴奥尼亚各个地区所获得的分数加起来,远超过了我们所有城邦加起来的总和,戴奥尼亚不过是在用它的一个个地区和我们整个城邦相比而已。”
“那又如何,既然戴奥尼亚选择用这种方式来比较各个城邦运动竞技能力的强弱,那么输了就必须要服气。”佩诺皮达斯理直气壮的说道:“更何况戴奥尼亚的图里伊地区,无论是人口、还是土地面积、还是繁荣程度都超过我们的城邦,所以能够赢就是实力的体现。”
漫威裏的lol系統 胖銅俠
“你说的也有道理。”卡利斯特拉图斯看起来回应得有些敷衍,事实上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如今雅典无论是军事实力、人口数量、土地面积、贸易水平都大大的落后于图里伊,但至少在运动竞技上雅典还占据优势。
“听你俩说话,好像第1名已经稳拿了。但我告诉你们,我们阿卡狄亚和雅典也就相差两分而已,说不定等马拉松长跑结束,阿卡狄亚就能反超,因为我们有好几个长跑能手。”在一旁突然插话的是吕科美德斯。
筹备组安排奖牌榜前几名的城邦使者坐在一起,实在是用心良苦。
重生之軍寵
“要说长跑好手,我们皮奥夏联盟也有好几个,其中潘塔克里斯还在之前3千米的长距离赛跑比赛中夺得桂冠,这一次也都报名参加了马拉松,最后的冠军一定属于他!”佩罗皮达斯颇为自得的说道,刚才还向卡利斯特拉图斯表示祝贺,现在却露出了要将奖牌榜第1名抓在手中的得意神情。
重生之最強聯姻 一襲白衣
“三千米的比赛能跟马拉松比吗,那可是将近十里的超长距离!”刚才一副谦虚神态的卡利斯特拉图斯此刻也不甘示弱的说道:“戴奥尼亚运动会之所以有这个比赛项目,那是因为雅典辉煌的会战——马拉松!我们报名参赛的选手就超过了15人,这一年多来他们天天坚持不懈的训练,就是要将这本应属于雅典的荣耀带回雅典!”
“你想多了吧,卡利斯特拉图斯。”吕科美德斯冷笑道:“虽然马拉松长跑确实是因雅典而起,但是如今的雅典选手能够在这项比赛中获得好名次吗?我并不看好,马拉松长跑需要的不仅仅是充沛的体能,更需要的是坚强的意志,才能将这么长的距离跑下来,习惯于享受的雅典人能够吃得了这种苦吗?我觉得很够呛!倒是我们阿卡狄亚人,天天跋涉在山岭之间,更能够吃苦耐劳。”
“最能吃苦耐劳的是农夫,你的意思是只要派上一位农夫就能够获得这个项目比赛的冠军?!”
……
伊帕密隆达在一旁看着这三位可说是希腊本土城邦中最有权势的人物在为自己的城邦最后能否获得运动会积分榜的优胜而争执时,心中不禁暗暗一叹:想想在运动会开幕式上,他们个个神情轻松,既充满好奇、又带着一丝看笑话的心态,到现在已经完全陷入其中。不光是他们,看看周围的其他城邦使者,同样如此。戴奥尼亚人虽然是初次举办运动会,但就像他们做其他事情一样,应该同样是大获成功了。
伊帕密隆达心里想着,嘴上说道:“你们不用争了,我觉得这马拉松长跑的冠军很可能会被戴奥尼亚选手获得。”
“为什么?”佩洛皮达斯知道自己的这位挚友平时不爱说话,但每一次发言都必有所持。
焚天弒神 夏三豐
伊帕密隆达认真的说道:“以我对戴奥尼亚军队的了解,戴奥利亚神圣王国年复一年对公民进行着长期的军事训练,而且训练项目中重要的一项就是武装长跑,几乎每7天就要进行一次长达5里以上的长跑训练,所以戴奥尼亚军队在战争中的行军速度很快,而且能够持续作战,在多个戴奥尼亚军队参与的会战中都体现出这个特点。”
卡利斯特拉图斯、佩洛皮达斯、吕科美德斯三人,你看我、我看你,突然不说话了。
尽管伊帕密隆达说得在理,卡利斯特拉图斯他们仍然抱着侥幸,在一个多小时的等待之后,参加比赛的选手终于出现在他们的视野之中,但是任他们如何瞪大眼睛、凝神关注,跑在最前面的选手中并没有发现熟悉的身影,反倒是赛道两旁的观众欢声雷动,甚至齐声喊起选手的名字。
卡利斯特拉图斯他们顿感沮丧,因为占据绝大多数的戴奥尼亚观众能够做出这样的举动,跑在前面的几位选手只可能是戴奥尼亚人,甚至极可能是图里伊人。
他们的推断没有错,跑在最前面的几位选手都来自于图里伊地区,而处在领先位置上的选手名叫阿尔西尼斯,此刻的他在经过长时间的奔跑之后,不但没感到疲劳,反而越来越兴奋。
和5年前的稚嫩相比,如今的阿尔西尼斯已经在第一军团中担任主力,并且在年初还晋升为分队长,还娶了一名军中元老的女儿为妻,今年对他来说是大喜之年,而两天之后就是他生父的忌日,他决定要获得马拉松长跑的冠军,然后将这份荣耀献祭到生父的墓前,以告祭这位他未出生时就战死的父亲:孩儿已经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在爱丽舍乐园的他完全可以放心了!
今天的天气难得凉爽,海风夹杂着湿气吹拂在脸上,听着观众们高声呼喊着他那和生父相同的名字,他的双脚越迈越大,越来越快……
………………………………………………………………
马拉松长跑的前三名最终被戴奥尼亚选手夺得,而且这三名选手均来自戴奥尼亚第一、第二军团,从而使戴奥尼亚图里伊地区的运动会积分一举超过雅典,夺得积分榜第一。
这让卡利斯特拉图斯等人的期盼落空,也让其他城邦使者心中松了口气,毕竟这几年来受戴奥尼亚强大国力的影响,让他们产生这样的想法很正常:戴奥尼亚夺得运动会第一是理所当然,雅典凭什么压在我们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