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l53r6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妙手神農笔趣-第兩千三百三十八章 大項目-t42q6

妙手神農
小說推薦妙手神農
林可以拖着疲惫的身体,还是坚持上课了,可是今天孙赖子却没有准时到达,他的位置空着,林可因等了半个小时还不见孙赖子到来,才开始讲课。
其他人都不断的看向孙赖子的位置,然后偷看余飞的脸色,发现余飞面无表情的坐在原地,就仿佛没有发现一般。
可是余飞不闻不问,大家觉得余飞一定不是没发现,因为余飞真的不在乎,反而会随口调侃。
两个小时的课上完,林可因揉着太阳穴离开了,徐光启和安娜贝尔急忙跟着离开了,这一家人已经处出来感情来了,看起来真的像是一家人了。
“余哥。”
瘦猴走了过来,有些欲言又止。
古代地主婆
“说吧,不要吞吞吐吐的!”
余飞知道瘦猴有话说,他今天上课的时候,不断的看手机,还不停的打字,余飞就知道他一定是和孙赖子联系了。
“孙赖子说他今天不舒服,所以请一晚上假!”
瘦猴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
“首先,请假要在上课前请,都下课了这算请假吗?这是旷课!然后,给大家培训,只是我个人的行为,这不算是工作范畴之内的事情,大家可以选择来,也可以选择不来,这只是友情赠送的课程而已,赠送这种事,大家还是有权利选择拒绝的对吧?”
余飞听完瘦猴的话,耸耸肩对瘦猴说道。
“你的话我会转达给他的!”
瘦猴尴尬的点点头,余飞虽然说没事,可是瘦猴觉得有事儿了,这不是余飞正常的说话态度。
“你还要帮他瞒着吗?”
余飞看到瘦猴准备走,又继续问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问他也不说。”
瘦猴无奈的说道。
“从此君王不早朝啊!那个女人有这么大的魅力吗?”
余飞眯了眯眼,总觉得这事不简单。
“唉!”
瘦猴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怎么说这件事。
“行了,你去忙吧,你看人家刀疤都要当爸爸了,你也抓紧一点!”
余飞拍拍瘦猴的肩膀,说完就走了。
瘦猴看着余飞离开的背影,总觉得余飞这话有点无耻,余飞那么多的女朋友,不也没有生个太子的打算吗?凭什么说自己?
晚上余飞来到了梅媛馨这里,余飞要是在后山停留的时间长了,就会形成一个类似于作息习惯的小循环,他内心也想保持大家的平衡,所以会在晚上挨个在其他女人的房子里过夜。
今晚刚好轮到了梅媛馨,她洗完澡走出浴室的时候,余飞已经穿着睡衣在客厅里抽烟了。
“洗完了?”
余飞抬起头看了一眼梅媛馨,明知故问的说道,眼睛使劲的盯着梅媛馨的丝绸睡衣包裹之下的诱人身材,因为丝绸的光滑和柔软,所以会贴在身上,让梅媛馨某些比较突出的资本展现无遗。
“嗯,喝点什么吗?”
梅媛馨点点头,一边把双手伸到身后,将自己的头发用皮筋随意的捥起来,一边对余飞问道。
“不用了。”
余飞随口拒绝,然后收回了目光。
梅媛馨走过来坐在了余飞边上,从沙发上捡起来织了一小半的毛衣,双手继续忙活了起来,两个人的状态,有点像是老夫老妻的感觉了。
“你说孙赖子到底在干什么?我到底要不要干涉一下?”
余飞将烟头捻灭,伸手搂住了梅媛馨的肩膀问道。
“他今天在财务室支走
了二百万现金。”
梅媛馨停下了手里的活,想了想之后对余飞说道。
“他不让你告诉我?”
余飞一下就明白了,梅媛馨之所以要思考一下再告诉余飞,一定是怕余飞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信息,要是孙赖子没有那样说,梅媛馨会毫不犹豫的讲出来。
“嗯。”
梅媛馨点点头。
“最近他这是第一次吗?”
余飞觉得事情不简单了。
“不是,两天前支走了五十万,我觉得不多,也没告诉你。”
梅媛馨有些不好意思了,仿佛在合着别人骗余飞的钱。
“不是钱的事情,你有没有想过,孙赖子无父无母,几乎也没有了亲戚,那些亲戚当年躲着他,所以和他都算是断绝了关系了,他自己又吃住在公司,抽烟现在公司都有自己的超市,都不用花钱了,他要钱干什么?”
余飞给梅媛馨提醒道。
“我也不知道,他说他有点急用,没有主动说的打算,都是自己人,我也没好意思问。”
梅媛馨经过余飞的提醒,也觉得不对劲了。
“他来财务室的时候,是自己一个人?”
余飞想了想问道。
“是,那个女孩子不知道是她躲着我们,还是孙赖子不让她见我们,孙赖子基本上不带出门。”
梅媛馨给余飞详细的讲了讲。
“下次他如果再来找你要钱,你就说公司财务这几天有点紧张,只有我这边还有余钱,你让他找我要!”
余飞思考了一会,给梅媛馨定下了推脱的方法。
“嗯!”
梅媛馨也觉得不能再随便给孙赖子钱了,余飞这样一说,她就舒服多了,不然那她都不知道怎么拒绝孙赖子,毕竟余飞一直都在说,大家谁都可以去财务上随便支取钱财,多少都可以,梅媛馨不能私自设卡。
“还有其他人发现什么问题吗?”
余飞想了想觉得是不是大家都在帮孙赖子隐瞒着什么。
“额,孙赖子好像和莹莹聊过,说什么咱们公司有没有投资什么大项目的想法。”
梅媛馨想了想说道,这件事李莹莹不在意,就是和她聊天的时候随便说过,但是梅媛馨记下来了。
“大项目?”
余飞惊讶的看着梅媛馨,说实话余飞觉得如今公司的发展情况,几乎不存在亏本的可能,几乎没有什么正当的行业可以和他们比,比他们赢利点要高的又基本都被写在了刑法里,孙赖子说的大项目,可以比他们如今还要挣钱吗?
“不过孙赖子没说什么项目,因为莹莹直接告诉他,投资这种事需要你来定,你没有说过这方面的打算。”
梅媛馨将李莹莹那很符合余飞心意的答案讲了出来。
“嗯,行了,睡吧!”
余飞点点头,觉得这件事还可以等等,毕竟那么点钱,自己还损失的起,哪怕是孙赖子拿去烧给了自己的祖宗,余飞都不在意。
“等会,我再织一会,阿姨的都织好了,可以叔叔的没有织好,我要一起送给他们,今年冬天,他们就可以一起穿到我织的毛衣过冬了。”
梅媛馨扭了扭肩膀,将余飞的手抖了下去,继续忙活手里的事情。
“额,要不我买两件,你送给他们?”
余飞看到这进度就头疼,因为拿一下一下的动作,看起来效率不是一般的低,余飞真的怕等到大半夜去。
“那能一样吗?阿姨和叔叔现在缺钱吗?他们买不起吗?
他们缺的是心意!”
梅媛馨白了余飞一眼,这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了,男人只要达到目的,过程都觉得不重要,而女人往往更在意过程。
“那我也有一个很长的心意要给你!”
余飞还是决定不等了,一把抢过梅媛馨手里织了一半的毛衣,一把将梅媛馨抱起来说道,这样丝绸的睡衣就因为重力的缘故贴合的更紧了,梅媛馨的完美身材就在余飞怀中,他更加不想等了。
“唉哟,你这个流氓!”
梅媛馨无语的伸出藕臂搂住了余飞的脖子,因为她知道余飞这个样子,就没法拒绝了。
“那我换个说法,我有一个很硬的心意的要给你!”
余飞坏笑一声,大步走向了卧室。
很快梅媛馨就发现了,余飞的心意他描述的还不够完整,因为这个心意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那就是这个心意非常的粗。
梅媛馨快乐的接受了余飞的心意,这个心意她很满足。
孙赖子谈恋爱的第七天,晨练余飞没有见到他,吃饭在饭桌上还是没有见到他,一直到了晚上上课的时间,孙赖子或许是因为瘦猴昨天带去的余飞的话,所他来了,就是看起来一直有些心不在焉,偶尔嘴角露出一点微笑,偶尔露出沉思的样子。
因为孙赖子最近的表现很特殊,所以大家都在悄悄的观察他,而孙赖子自己毫无察觉,因为他彻底走神了,没有注意大家的眼神,更加没有听课。
下课之后,余飞给了王娟一个眼神,王娟故意走在最后面,让其他人都先离开了,她和余飞最后走到会议室的门口。
“给我查查那个女人的底细,还有她最近在干什么,和什么人联系,有什么资金往来!”
余飞直接给王娟说道,余飞相信王娟有这个能力,只是一般不使用,更不可能对自己人使用。
“这个恐怕不太好吧!”
王娟有些为难的说道,生怕查到了什么尴尬的东西,前几天余飞搞那个连锁酒店的老总,已经让王娟尴尬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仙邪無雙
“没事,你只需要告诉我结果就好了,过程我都不清楚!”
余飞想了想留下一句话走了。
黑帝專寵:早安,第8號新娘 妃子一笑
王娟站在原地愣了愣,最后明白了余飞的意思,余飞这是在说,反正他不在场,王娟看到什么都不用觉得尴尬,毕竟别人不知道,她尴尬什么?
王娟按理说要和瘦猴一起离开,但是她落在后面,瘦猴就知道余飞给王娟安排上事情了,所以在楼道点了一根烟等待王娟,直到王军出来,瘦猴才走了上去。
閉眼見鬼 君子三戒
“余哥让你查孙赖子身边那个女人了对吗?”
瘦猴果然有点小机智,直接就猜到了,开口就是求证。
祈家福女 依月夜歌
“嗯。”
王娟点点头。
“那快走,回去咱们一起看看他们在干啥!”
瘦猴激动的搓搓手,这种奉旨窥探的机会可不多。
“不行,我这是工作,你那是私人的私心,不许你看!”
王娟白了瘦猴一眼,拒绝了瘦猴这蠢蠢欲动的想法。
“哎,我看到什么,又不会告诉别人,你就让我看看嘛!”
瘦猴急忙追在王娟的身后央求道。
“不行!你那是违法的行为!”
王娟依旧拒绝。
“我靠,你好双标,那你就合法了?”
瘦猴很无语。
“我这是工作,违法的是下命令的余飞!”
王娟自我安慰的很高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