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z61g2好看的都市小说 張進的上進之路 線上看-第一百五十四章 夢魘讀書-nn2ei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这世上,谁都有烦恼,皇帝有皇帝的烦恼,官员有官员的烦恼,老百姓有老百姓的烦恼,谁让都生而为人呢?
出道就是巔峰怎麽辦 杯中紅茶
就像这个夜晚,张家一家三口也各自有各自的烦恼,张娘子为张进和家里的财政烦恼,张秀才为即将到来的乡试和以后可能学馆里收不到多少学生而烦恼,张进则是烦恼于姻缘前程还有张娘子刚才给予的告诫了。
相遇比惜
尤其是那句郑重其事的告诫:“这都是你认定的,求来的,那你就不能三心二意,一定要待人家姑娘好才是,不然不仅人家爹娘不答应,娘我也不答应!”
这话张娘子离开了许久,都犹如在耳,让张进蹙眉深思,他不禁扪心自问,要是他和王嫣真成了亲,他真的能做到一心一意吗?真能做到不管发生什么,都待人家好吗?这么一问,他自己心里都给不出坚定不移的答案了,犹豫迟疑了。
毕竟,这种犹如承诺誓言,说什么会始终如一,一辈子对人家好的情话,一般都是少年少女们幼稚又纯粹的爱情宣言,以此宣言来证明彼此感情的坚贞不渝,但可惜张进是少年又不是少年,他对王嫣有好感可并不是什么海枯石烂的爱情,如此怎么可能让他发出这样的承诺和誓言呢?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终究是美好的愿望,这世事无常,很多事情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感情更是说变就变,没人能够保证一辈子不变了,谁能给谁一辈子的保证呢?
可是,张娘子的告诫却还是言犹在耳,他又觉得自己刚刚的所思所想都是在推脱,在为自己将来可能犯的错找理由找借口了,这让张进心中不安,躺在床上更是辗转反侧,无端的生出了些许烦躁来。
也可能是他想太多了,这样无端的烦躁不安实在是多余,毕竟他还没考中举人呢,就算考中了举人,人家爹娘也未必答应他和王嫣的事情呢,就算答应了,这订亲成亲也要两三年呢,如此他想什么一辈子,岂不是自寻烦恼?那是何等遥远的事情!
躺在床上的张进又是翻了一个身,摇了摇头,把这些烦躁思绪暂时放下清空,长吐了一口气,闭上双眼,自言自语道:“不想了!睡觉!睡觉!”
萌仙駕到:傾顏復華裳 拾壹
他像是催眠自己一般,调整了呼吸,吐气吸气,好不容易才睡了过去,可这一觉却睡的并不安稳。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因为他带着这样烦躁不安的思绪睡下,所以他做了一个不知是预示还是心理暗示的梦,这个梦让他更加烦躁不安。
他梦见他今年去府城赶考,非常顺利地考中了举人,和王嫣的事情也很是顺利地得到了双方父母的同意,订下了亲事,只等三年后再成亲。
而三年后,他正好参加了会试,又是金榜题名成了金科状元,穿着状元服,跨马游街,意气风发。
这时,他和王嫣的婚期也到了,于是双喜临门,二人正好拜堂成亲,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这一年却是最人生得意的时刻。
然后,夫妻恩爱,又顺利地踏入了仕途,仕途中多得岳父大人的指点和庇佑提携,他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做出了些成绩,官位品级上一年比一年高,三五年之内就官升三级了,也是人生得意之时。
可不知发生了什么,就在这人生得意之时,电闪雷鸣,风云突变,他那岳父大人,王嫣的父亲好像牵扯进了不该牵扯的事情里,遭到贬斥流放,太子也遭到训斥,差点被废,他这个靠着岳父提携的女婿自也是脱不了干系,被贬谪到蛮荒荒芜之地,再无什么前途可言,正应了那句“爬得越高,摔得越惨”的话。
然后,已是中年的他开始喜欢酗酒,用酒精麻痹自己,再然后他开始后悔娶了王嫣,不然不会被连累,再之后他和王嫣的十几年夫妻之情就在这种后悔埋怨之中消耗殆尽,再无当年成亲时的恩爱,夫妻二人只剩下冷漠相对,互不搭理。
官道
于是,他又开始逛青楼,纳小妾,寻欢作乐,甚至于在王嫣提醒自己别太过了之时,挥手打了她一巴掌,王嫣捂着脸,双眼满是怨恨的看着自己,口中说着“今日我们夫妻恩断义绝”的话,再无当年的恩爱可言了。
这是一个梦,梦做到了这里,张进就被吓醒了,黑暗中瞬间坐起了身来,急促地呼吸着,额头满是冷汗,目光呆呆地看着这黑夜,好似还沉浸在这可怕的梦魇里,回不过神来。
这个梦很可怕,尤其对于张进来说是很可怕的,它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正中张进此时攀炎附势的心思了,对于张进现在为了前程费尽心思要娶王嫣,它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哪一天王嫣家里犯了事情,他遭到了连累,前途黯淡,那么他还会待王嫣一如既往吗?
毕竟,官场上风高浪急,谁也不敢说自己在其中能够永远不倒了,王嫣家也有可能就在某件事情某次争斗中跌落尘埃,他做为王家女婿,岂能不被连累?到时候他会如何呢?
他会像梦中一样被贬谪,然后酗酒逛青楼,纳小妾,寻欢作乐,以此来麻痹自己吗?他会后悔今日的选择娶了王嫣吗?他和王嫣会因为世事变迁,从恩爱夫妻变成互相仇恨埋怨的怨偶吗?
这一切的一切,扪心自问,越问半坐在床上的张进越是额头冒冷汗,他怔怔然,却是思绪繁杂,想不出答案来,就那样睁着眼睛看着外面,直到外面天色渐亮,隐约听见了张秀才开房门起来去书房的声音,他知道此时他也该起身去书房读书了。
可是,那个梦纠缠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不由苦笑自语道:“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要是哪一天这样的大难到了我和将来的妻子头上,又会如何呢?”
“呼!幸好是个梦,只是个梦,如果有一天真的大难来临时,希望到时候我不会露出梦中那样的丑态来吧!应该不会的!”
冷酷帝少的玩物妻
自语罢,他就自己起身,点燃了灯火,穿上衣服,就去了书房读书了,可这个梦到底是给他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记,让他重新审视自己的想法以及和王嫣的姻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