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6arky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網遊之魔法行星 ptt-5397 長城邊關閲讀-2rgys

網遊之魔法行星
小說推薦網遊之魔法行星
秘境中两天以后,现实时间一刻钟以后,张一、张四、张五、张六,四位玩家来到了巍峨雄壮的长城边关之下。
本来的四匹马,也死了一匹。半路上,一脚踏空,从高中滚落,摔断了马腿。
几人不敢浪费,把那马杀了,大卸八块。连马血都收集了起来。收拾这些东西,几个人都吐了。
万万没想到,四人轮流骑着三匹马,竟然这么快就到了边关。早知如此,就不杀马了。
事实上,他们的行为非常正确。正是因为如此,系统才让他们更早地看到边关。否则很可能还有其他的考验。
頂級寵婚:總裁老公狠狠愛
仰望着长城,四位玩家并没有被这享誉世界的奇观所震撼。
因为在盘古星上,后秦帝国,以及新汉国把长城保护得一直都很好。
虽然这座伟大的墙已经失去了防御的作用。但炎黄子孙们没有因此放弃它,任由它逐渐被大自然侵蚀。
这座长城的每一段,无论当地的自然环境多么恶劣,政府都坚持对其妥善的维护保养。
每年为之所耗费的人力物力绝对是个天文数字。可伤到帝王将相,下到黎民百姓,大家都表示支持。
不止是因为这座城墙是华夏的骄傲;也不只是因为国家财力雄厚负担得起;
租鬼公司 侃空
更重要的是,其他华夏诸国的人,只要经济条件允许,总会在有生之年来新汉国看一眼长城。带来了大把大把的旅游消费。
因此,新汉国的长城依然和建造的时候一样,雄伟神峻。眼前这座也没啥区别,自然就不会引起多大的震撼了。
四个玩家都是汉人的样貌,另外出边关之时也跟守军报备过。稍微核对一下就得到了入关的允许。
走在青石路上,耳边遥遥传来了一阵古老苍凉的秦腔,仿佛是在唱歌,又似乎在呐喊。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
狼烟千里乱葬岗,乱世孤魂无人访。无言苍天笔墨寒,笔刀春秋以血偿……
这四人听力一般,只是觉得有点聒噪,又有点意思,倒也没太在意。反而是把一部分注意力放在这里的小明觉得很喜欢。
網遊之暴力屠夫
前四句出自唐代诗人王昌龄的一组边塞诗《出塞二首》。诗的意境雄浑深远,既激动人心,又耐人寻味。搭配秦腔可谓相得益彰。
衛道校園 白衣少卿
后四句,小明从没听过。给他的感觉也是相当不错的。看来当初的穿越者们还是有分寸的。
小明的精神力扫过了此处边关的无影禁军。感觉确实是一支强军,纪律严明,装备精良。最关键的是士气高昂。
他们几乎都抱着必死的决心,在此地镇守。精神面貌这么好的部队。盘古星历史上只有一支。那就是后秦的强军。
再后来华夏诸国的军队,基本都脱胎于这支队伍,却很难达到先辈们的高度。
这也不奇怪,毕竟华夏诸国建立以后,也不怎么打仗了。军队得不到足够的锤炼。
现如今,也许新汉国的宇宙军有了赶超前辈的机会。希望他们在与虫族的“交战”中,能够锻炼得更强。
这支无影禁军如此之强,千八百只的饕餮根本不是其对手。这说明饕餮的数量很可能极为庞大。
就在小明瞎琢磨的时候,边关城墙外,又来了两伙人,一追一逃。每人身上都有兵器。
后面追得那伙人,看样子像是契丹人或者突厥人,出现在此处很正常。
前面逃的那两个居然是欧洲人的面孔。欧洲距离此地相当遥远,他们能活着来到这里,也算了不起了。
《远古奇人》书中曾经描写过,平行世界的历史中有一个叫做马可波罗的欧洲意大利人。自称来过华夏。
網遊之美女工作室 時光沙
据说他17岁时跟随父亲和叔叔,沿陆上丝绸之路前来东方,经两河流域、伊朗高原、帕米尔高原,历时四年,到达元朝大都。
他在华夏游历了17年,并称担任过元朝的官员,访问当时中国的许多地方,包括云南和东南沿海地区。
后来他作为元朝的使者返回家乡。回意大利后,马可·波罗在一次海战中被俘,在狱中他口述了大量有关华夏的故事,其狱友鲁斯蒂谦写下著名的《马可·波罗游记》。
据传说,他把华夏的两种美食带回了意大利。一个是炸酱面,一个是馅饼。
经过时间的流转,本土的食材替换了原本的食材,炸酱面就变成了意大利面,馅饼也变成了披萨。
这么说也就是图一个乐儿,真实的起源已经不可考了。
到底马可波罗有没有真的来过中原。在平行世界的地球,是一个颇具争议性的话题。正反两方都有不少论据。
这不怪别人怀疑。他的书里有不少的错误,有些和元朝历史记载得颇有出入。更像是道听途说、和自我吹捧。
然而,这本书不是马可波罗本人写的,而是狱友写下来的。很可能当时他说的话里有大量吹牛的成分。
賞金之陰陽師
人嘛,在监狱里没啥事儿干,跟狱友吹牛打屁,一点儿都不奇怪。
再说一个人的记忆是靠不住的。如果马可波罗是在游历中原的时候,每天写下日记,那准确度会高很多。
但不是这样。他是在回国以后,在监狱里回忆这些十几二十年前事情。有很大的出入也是正常的。
当然话又说来,既然马可波罗不是那种比较靠谱的学者。他也完全可以是因为想蹭热度,博出名。
把一些从其他商人那里听来的东西,七拼八凑地混在一起,假装是自己的经历。这种人世界上还真有不少。
小明大学时期以前就有一个同学就爱干这种事情。
有一天两人聊天说到一句绝对。那人便把古人对出的对联稍加改头换面,假装成自己对的,说了出来,收获小明好一波儿崇拜值。
后来小明查阅资料才知道真相,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更没有专程去打朋友的脸。
攻沙
因为到了那个时候,小明见识了社会中更多的丑恶与美好。重点是丑恶。
朋友这点小小的虚荣心,都不能引起小明的反感了。又不是什么大奸大恶,大是大非的问题。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2
相反,小明还觉得他有点可爱的说。万一被当初拆穿,那得多丢脸啊?!为了一点点虚荣,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值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