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s60v1優秀都市小说 重回二零零五 ptt-第八百四十八章 二代沒有傻子閲讀-3el8s

重回二零零五
小說推薦重回二零零五
“……”
試愛成婚:甜心再結難逃
原本还以为对方喝了酒会糊涂一点的周安安,不得不佩服对方的轴脾气,开口说起了赌注。
位面都市
“好,一言为定。”
两分钟后,感觉胜券在握的元思慎得意地离开了包厢,继续和他那两位嫩模吃饭。
甚至于,他都没有签下所谓的协议。
对方跑了,对于他而言,或许比赢得所谓的赌注更加让人开心。
当然,这种好事自然要在俱乐部的TT群里发一下,再找三五好友去私人会所嗨一嗨,静等美股开市。
“周总,为什么你还要答应和元思慎对赌?”
等那个富二代离开,柳慈问出了她和好友两人的疑惑。
南天封仙
虽说赌注已经不涉及好友的人身自由,但是对方打的电话大家都听见了,新老板的胜算很低。
对方联系的那位晋少,她也是有所耳闻,是近年来极为有名的股市高手,曾经一日赚了上亿…美金,被诸多富家公子崇拜。
隱婚市長 明月兒
明明听到对方找了外援,一定程度上破坏了某种游戏规则,这位行事稳重的年轻新老板却依旧答应了对方500万港元的赌注。
这钱,不是白白打水漂了。
那500万给她,不好嘛。
“我喜欢挑战。”
内心的计算自然不能明说,周安安拿起温水喝了一口,说出了一句很有哲理性的理由。
在美女面前,必须保持自己的逼格。
即便是最后输了,大不了赔钱就是。
神州無敵 溫瑞安
500万,对于即将赚取巨额收益的他来说,还是有点心疼。
希望,那位天才金融少女的估计不会错。
你把愛情給了誰
“哦,不知道周总晚上有没有别的安排?”
见对方胸有成竹的模样,莫名多了几分信心的柳慈眼中闪着别样的光芒。
“暂时没有。”
超級煉神 逍凡
“那我请周总唱歌吧,感谢一下您的晚餐。”
“行。”
……
港城一座大厦的顶层,风云俱乐部所属的私人会所豪华包间之中,元思慎笑着和某人干了干杯:“阿晋,你是没看到那家伙听到你说起北美银行高层会议的事,脸都青了。要是咱们扳回这一局,谁还敢小看咱们港城的精英。”
“他没看出来你是故意的?”
和对方干了一杯,喝了一口酒的长脸斯文青年问了一句。
“哈,我特意喝了几杯酒才过去和对方立赌约。那家伙还真以为我没有北美那边的消息,提出了这个赌约,我当时差点笑出来。还有,他觉得我会揪着那老女人不放,特地换了200万的赌注,我特地犹豫了一下,把赌注提到了500万。这内地佬,也没传说中那么神。”
说起这个,元思慎脸上难掩得意之色,不自觉地把对方的位置拉低了许多。
在遇到对方之后,元思慎特地找人调查了一下最近入境名单,很轻易地找到了一个让人熟悉的名字。
或者说,是让他们整个港城精英圈都很深刻的名字。
那位一怒为红颜,差点倾覆了云家的内地神秘富豪,周某人。
因此,在做了一些准备之后,元思慎想到了找回场子的方法。
甚至于,对方会以引以为傲的股市来对赌,都在他的计算之内。
之后,他特地抢在对方面前做了选择,让对方不得不吃下这个哑巴亏。
一旦他赢了对方,那么他元家三少将会踩着云玉庭和内地神秘富豪这两块踏脚石,成为整个港城精英圈子的英雄人物。
男人,当如是。
“别那么自信,云玉庭的前车之鉴可没过多久。”
这个时候,豪华包间门被推开,一个成熟稳重的男声传来,引得包间里的众人都下意识地站起来齐声招呼:“二哥。”
“来,给大家介绍一位刚加入咱们俱乐部的新朋友,荆无忧。他创办的无忧科技,将在咱们港城上市,大家到时候别错过了机会。”
随意地点点头,一身得体藏青色西服的黎佑沧笑着介绍了身边的荆无忧,云淡风轻间掌握了全场的节奏。
如此风度,让一旁的荆无忧眼底闪过些许羡慕,还有一种超越对方的渴望。
有一种人,天生就是领袖,如同那位俞家二表哥。
不过,他也不差,只不过是输在年龄上,未来的成就绝对不会比这些人差多少。
“哦,到时候荆兄可要带带小弟。我是元思慎,开了几年科技公司根本就没赚到钱,还请多多指教。”
听到对方的公司准备上市,元思慎第一个和对方打了招呼,风趣谦虚,丝毫没有在外人面前的嚣张。
能帮自己赚钱的人,不管是不是内地人,都值得他结交。
“元兄弟谦虚了,你们先前讨论的是那个姓周的?”
和对方握了握手,刚刚听了一点聊天内容的荆无忧问起了那个话题的中心。
被大表哥要求去教训那位不识趣的某人,荆无忧可是详细研究过对方,自然也清楚对方去年‘一怒为红颜’的股市传奇。
虽说对方一直隐藏在幕后,身份背景也很少流传出来,但是对与关系网不小的俞家来说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据说,单单是那一笔操作,本是港城名门望族的云家损失了数十亿,一下子跌落豪门之列。
而那人赚的钱更是以十亿计,让人不得不羡慕嫉妒恨。
最主要的,不是那让人眼红的收益,还有那享誉整个港城的名声。
现在港城二代圈子里提起内地年轻富豪,首先想到的就是把百亿云家打趴下的神秘富豪,可谓是一战成名天下知。
若是换做他,如此名头肯定要宣传出去,对方却是遮遮掩掩,像个小丑一般。
“对,怎么,荆兄认识?”
主动给二哥和这位新会员倒了杯酒,元思慎笑着问道。
与这位未来上市公司老总交好,到时候在股市里赚笔小钱,那不是轻轻松松。
“还算认识,是一个不容小觑的对手。”
想到阮承海之前让他去活动的事情,荆无忧给出了一个比较中肯的评价。
在这种场合,自然不好说周安安是俞家培养出来、却背叛俞家的经理人,那样凭白污了俞家的名,还会让这些人投鼠忌器。
随着港城经济越来越依靠内地,内地豪门对这座国际大都市的影响力与日俱增,逼得港城一些所谓的百年豪门都主动低头求合作。
经济方面,俞家的威慑力可是不小的。
若是让人知道周安安背后有俞家的背景在,一些有机会、有能力和对方明面较量的港城二代都会考虑迟疑。
青海投资那边最近无暇他顾,找找港城这边的富二代圈子,给对方找点明面的对手,也算是一个借力打力的高手段。
“我也没小瞧了对方,就是与对方小赌了一把……”
看了一下二哥还是和睦的脸色,元思慎再次说了一遍自己设下的对赌方式,神情间掩饰不住地得意。
或许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这个战绩都会在港城精英层里传颂。
“刚刚传来消息,美利坚财政部主持的第五次银行高层会议已经开始。”
接了一个电话,很少说话的长脸青年晋夙城轻声说了一句,引得在场众人都忍不住凝神片刻。
可以说,这个消息决定了今日美股的涨跌,也决定了他们港城精英圈子的面子问题。
身份地位如黎佑沧,也思考起那位内地年轻人对港城年轻一代的压迫感。
新婚不寂寞 愛在公元前
这,并非是一件不好的事。
晚上九点半,晋夙城的一句话,让包间内欢乐的气氛稍微降了几个百分点。
“纽交所开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