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我不可能是劍神 起點-第七十三章 “耶”和“噢”分享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我不可能是剑神
朝天阙对待李楚的规格极高。
三位斩衰境大能亲自登门,一路“护送”到城外铁牢。这里关押着的都是神通广大的要犯,每一位都有赫赫威名。像是东流帮主陈虎头那种级别,都没资格被关押在这里。
平日里魏老坐镇城中,而最强的晋老则一直镇压此地。
在河洛王朝,这个等级的监狱也只有三座,一座是朝歌城中的天牢,一座是至今不知在何处的鬼牢。再一座,就是神洛城这座铁牢。
之所以以此命名,是因为这座监狱整个就是以一块巨大的上古陨星铁石打造,无上防御,坚不可摧。
建成之日试验,陆地神仙全力一击尚且不能击破此间牢笼。
而囚犯被关押其中,还要受到内外诸多封印限制,十成道行要损去九成,绝不可能再掀起风浪。
李楚随着几人一路来到铁牢之中。
段庚带着一件贴满金铁符箓的奇怪衣裳走过来,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们这里的规矩,是有内外三重封印。不过小李道长你尚未定罪,我就让他们免去了入体的镇魂钉与困龙锁,只留了这一件法罗衣。不知道你介不介意把它穿上,要是你介意的话,我可以去商量……给你换一个款式。”
语气突出一个卑微。
镇魂钉、困龙锁、法罗衣,其中封印威力最强的正是此衣。
上面的符箓法阵都是大能所书,每一道都有压制修为的效用。名为“法罗”,既有封印名“万法天罗”之意,也有谐音“发落”之意。
“嗯……看起来浮夸了点,略显土气。”李楚看了看,道:“勉强也可以穿,就这件吧。”
好家伙……
段庚内心默默吐槽了一句。
你这从来没换过衣服的人还嫌弃起我的品位了。
不过不得不承认,这看上去奇形怪状的衣服,穿到李楚身上,忽然就显得光彩夺目了起来。
连段庚都没想到自己的眼光这么好。
穿上法罗衣,段庚又亲自陪着铁牢中的人员将李楚送进去,这才又回来见了几位大佬。
段卢龙见他过来,问道:“只穿一件法罗衣,能封印住他的修为吗?”
“旁的法罗衣都是十八道封印、或者二十四道。”段庚道:“他那个……加了七十二道,应该可以吧……”
“七十二道?”晋老对此最了解,惊了一下:“这可是法罗衣的上限了,寻常斩衰境穿上,都会被压制的走不动路,像是你如果穿上,可能直接吐血!”
“哦?”段卢龙眉毛一挑。
方才李楚可是像个没事儿人似的就走了。
“小李道长是这样的。”
段庚看着自己老爹的惊讶脸,用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说道:
“他虽然年纪小,但是修为深不可测,我也每次都被他震惊。不过有一点,他的正义感毋庸置疑。之前打过几次交道,都是在惩恶扬善。所以我可以相信,东海王不是他杀的。”
段卢龙的面色不变,道:“我也相信你的话,但是我们身为执法之人,切不可感情用事。”
“也不完全是感情用事。”段庚笑了笑,“如果你看过他出剑就会知道了……轻易很难留下尸体,何况东海王的尸体上毫无伤痕。”
“不是他最好。”段卢龙点点头:“东海王之死,陛下震怒,严令我等早日将真凶缉拿归案。此案,绝对不能怠慢。”
九州王的存在,虽然大多数时候是类似于吉祥物,甚至从来不干好事、偶尔还会闹事。
但是皇室宗亲这样被人当猪杀,放在哪个朝代都是绝不可能接受的。
“你们父子俩就去安心办案吧。”魏老道:“最近这段时间,就由我和老晋一起守在这里吧。”
“很有必要。”晋老点头笑道:“去年黄金州的一位叛王被关进铁牢,最近听说黄金州的老妖王陨落,很多妖族希望能迎回这位叛王,我正担心它们会有所动作。”
“谁担心那些妖怪。”魏老望了一眼铁牢深处:“我还是担心小道士啊……”
……
很快,在神洛城的朝天阙驻所,曾与李楚一起前往东海王府的崔子用就被提审了出去。
将近半个时辰之后,崔子用才一脸神情复杂的回到监牢。
监牢之中,陈虎头带着一众东流帮的兄弟立刻凑上来,“怎么回事?怎么把你单独提出去?”
“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
崔子用面无表情地抬起脸,道:“他们是问我关于小道士的事情,那个将我们送进来的李楚,也被押进铁牢了。”
东流帮的人对视一眼,齐齐发出一声欢呼:“耶——”
陈虎头笑道:“这是大大的好事,能下进铁牢的,想必都是重罪吧?”
崔子用道:“他还没被定罪,而且据我所知,事情很可能不是他做的。”
东流帮的人对视一眼,齐齐发出一声懊恼:“噢——”
陈虎头道:“那他究竟犯了什么事儿?”
精品都市小說 我不可能是劍神 txt-第七十三章 “耶”和“噢”相伴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是东海王,我们去找东海王的那个晚上,东海王被人所杀。而他恰好与东海王有矛盾,所以很难办摆脱嫌疑。”崔子用说道。
说罢他又阴仄仄地补充道:“只是当天的重要目击证人是我,有我在,自然不会说出对他有利的话。我一番推波助澜,如今朝天阙对他的怀疑应该大大加深了。”
东流帮的人对视一眼,又齐齐发出一声欢呼:“耶——”
陈虎头振奋道:“这小道士屡次三番地嘲讽我,正该将他杀了!这下就算他修为再高,与朝天阙敌对,也绝对没他好果子吃!”
崔子用又摇头道:“只可惜没那么简单,朝天阙的人还是相信那小道士居多。而且他亲手将我们送进来,我的证词会被采信多少,也还不一定。”
东流帮的人闻听此言,又齐齐发出一声懊恼:“噢——”
“不过……”崔子用又话锋一转道:“这件事可不是等闲命案,据我猜测,朝堂之上对于朝天阙肯定也给了许多压力。若是长时间查不出真凶,他们也只能将那小道士作为真凶定罪!届时不论是不是他动的手,他都要去死!”
“嗯?”
东流帮的人闻听此言,又齐齐发出一声欢呼:“耶——”
陈虎头哈哈笑道:“无论如何,那小道士倒霉,对我们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啊,老崔你怎么还一脸闷闷不乐的?”
崔子用奇怪地看着他:“帮主,刚才我说了这么多,你还没意识到问题的关键吗?”
“什么问题?”陈虎头纳闷道:“不就是小道士被怀疑杀了东海王,现在很难脱罪吗?好与不好,和我们有什么相干,我巴不得……等等……”
陈虎头那空洞的双眼里渐渐迸发出一丝罕见的智慧光芒。
“东海王……死了?”
“是啊。”崔子用语气绝望地道:“我们在外面最大的靠山死了,那么谁来捞我们呢?”
他如丧考妣的面容,恰如不久之前的王家七少。
东流帮的人闻听此言,对视一眼,齐齐抱头发出一声痛苦的……
“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