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jxjgn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問丹朱討論-第三百六十四章 家人鑒賞-np9vh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虽然无声无息而来,但城门一幕后,六皇子入京的消息风一般传遍了。
不过相比其他皇子,六皇子显然没有引起民众太大的兴趣。
久病从未出现在人前的小皇子被接来,都是猜测要不行了,生前不能在皇帝身边,死后肯定要葬在京城附近的,城外已经选好了新的皇陵,到时候六皇子可以直接安葬。
宫里的后妃们也好奇,试图来探望都被拒绝了,直到四天后皇帝把大家都叫来,后妃公主皇子们,太子妃带着小郡主小郡王,挤满了一屋子。
“太医们费了好大力气才让六殿下醒来。”进忠太监抬袖拭泪,“真是太凶险了。”
但是好像也没用几个太医吧,室内的后妃公主皇子们神情略有些悲戚,但更多的是不解,院判张太医都没有过去,张太医自荐,还被皇帝拒绝了“用不着,他这又不是病,是先天不足,用些补药就行了。”
皇帝咳了一声:“好了,这些都不要说了,人醒了就抓进时间见见吧。”
從海軍到萬界 風蕭落
听到这句话诸人神情更复杂,你看我我看你,所以,果然是,六皇子没多少时间了吗?
两个小太监拉起侧殿的帘帐,一张床出现在诸人面前,床上斜躺着一个年轻人,穿着白色的衣衫,很显然知道外边来了很多探望的人,当帘子拉开的时候,他坐起来。
不知道是他的起身慢,还是诸人视线凝滞,眼前年轻人的动作被拉长,腰身柔韧,简单的起身的动作如同在舞蹈。
他坐直了身子,双手放在膝头,端端正正的看着诸人,展颜一笑。
“娘娘,哥哥,姐姐妹妹们。”他说道,“好久不见。”
宫里的美人不多,但也不是没有,但乍一见此人,所有人还是凝滞,直到一个喊声响起。
“六哥!”金瑶公主喊道,挤过去扑向楚鱼容,站到他面前,哭起来。
楚鱼容打量她,感叹:“是金瑶啊,都长这么大了,我都认不出来了。”
金瑶公主似乎被眼泪呛到了,停下哭,咳嗽说:“那你好好看看,好好记住。”
簪纓世族 緩歸矣
其他人也都回过神,确信这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年轻人,就是六皇子楚鱼容。
年轻人不觉得怎么样,贤妃徐妃等后妃们也都想起来了,依稀从楚鱼容脸上看到那个靠着美貌被皇帝临幸的宫女——
“阿鱼。”太子上前轻唤,打量他,“我也要认不出你了,你比前几年精神好多了。”
楚鱼容抬着袖子咳嗽两声,喊声太子哥哥:“你比以前瘦多了,是很辛苦吧。”
太子宽厚一笑:“不辛苦。”
“阿鱼啊。”二皇子紧跟其后,又欣慰又激动,“好,好,来了就好。”
三皇子看着楚鱼容笑了笑:“我是你三哥修容,我的身体好了。”他上前伸出手。
仙誅 悟宅
楚鱼容看着他笑道:“恭喜三哥,我听说了。”他伸手握住了三皇子的手。
三皇子看着握在一起的手,对年轻人一笑:“把我的好运气送给你。”
楚鱼容笑着道谢。
“哎,要是这么说,三哥你不该把那个齐女送走。”四皇子喊道,“让她再割一次肉,就能治好六弟呢。”
“胡说八道什么!”皇帝在外喝道,“阿修和阿鱼身体状况是一样吗?”
一个是毒,一个是天生体弱,的确不一样,而且皇帝很不喜欢别人提三皇子的病,四皇子讪讪的缩头不说话了。
徐妃忙岔开话题:“小鱼,真是越长越好看了,跟他母妃当年一样。”
那个靠着美貌被皇帝临幸宫婢就是个病怏怏的,皇帝恨不得把整个太医院的补药都给她吃,也没用。
这呀,都是命。
楚鱼容笑了笑,金瑶公主在一旁不高兴,似笑非笑说:“徐娘娘,三哥像你还是像父皇啊?”
三皇子也身体不好,像徐妃呢,就是徐妃不好,像皇帝,岂不是怪皇帝没照看好三皇子?徐妃被说的一僵,有些惊讶,金瑶公主虽然因为皇帝皇后的宠爱骄纵,但还从未这样咄咄逼人。
她不过调侃一句这个都要被大家忘记长什么样的皇子,金瑶公主这是在维护他?
仙心求道 少遠
她一直以为,金瑶公主跟三皇子更要好呢,为什么啊?
徐妃浅浅含笑,视线在金瑶公主和六皇子身上转动。
“不管像谁,我们都是父皇的孩子。”楚鱼容说道,看着面前的皇子公主们,眼神清澈神情欢喜,“见到哥哥弟弟姐姐妹妹们,我真开心。”
金瑶公主在他一旁坐下,笑道:“以后大家都在一起了,阿鱼哥你以后天天都开心了,大家都开心,父皇更开心——是不是啊,父皇。”
皇帝站在帘帐那里,似乎哼了声又似乎没有。
“父皇。”金瑶公主笑道,“六哥来了,咱们举办个宴席吧,好好热闹热闹。”
见有人提议了,负责打理后宫事务的贤妃便浅浅一笑:“也让大家都见见六殿下,许久没见了,都不认得呢。”
太子妃正要示意被乳娘抱着的两个孩子凑趣,那边皇帝脸一沉:“办什么宴席,他的病还没好呢。”
太子妃忙示意乳娘按住两个孩子。
贤妃也跟着点头:“是,六殿下从小就不能热闹,当初那个太医说了,殿下必须清静。”
愛倫·坡暗黑故事全集(上冊) 愛倫·坡
皇帝看着满屋子的人,只觉得不清净:“好了,你们见过他了,都散了吧。”又问进忠太监,“宅邸挑好了吗?”
进忠太监应声是:“按照陛下您的吩咐选好了。”拿出一张图纸,“陛下过目。”
皇帝摆手:“朕不看了,按照西京那边的样子选就好了。”
室内的人大概猜到了,金瑶直接问:“父皇,难道还要六哥出去住吗?”
皇帝道:“大夫是这样吩咐的,为了他好。”又看其他人,“还有,也不只是他,你们其他人,也该分府了。”
兩趟足跡 連亞
一句话说的室内嘈杂,要给皇子们分府了?这可是大事,忘了是来看望六皇子的,几个妃子围住皇帝询问。
皇帝被吵的头疼:“宅邸的图纸都在那边,自己看去,自己选地方。”
徐妃贤妃便不再客气,纷纷来到桌案前,铺展乱乱的图纸,又唤各自的皇子过去,四皇子没有母妃,一直寄养在贤妃名下,便也忙跟过去,免得贤妃只顾二皇子忘记了自己。
太子妃带着孩子,公主们也去凑热闹,太子站在皇帝面前低声询问皇子分府的事,需要安排准备的事很多,整个朝廷都要忙碌起来。
侧殿这边只剩下金瑶公主和楚鱼容。
有娘的孩子真好,金瑶公主想,看着那边热闹的后妃皇子们,垂下的手攥起,脸色越来越难看。
楚鱼容伸手拉了拉她的衣袖。
金瑶公主转头看他。
“你也帮我去看看啊。”楚鱼容对她使个眼色,“我还是老习惯。”
金瑶公主心里的哀伤莫名的愤怒顿消,深吸一口气,是啊,六哥也不是什么都没有,他还有她呢!
“放心吧。”金瑶公主对他点点头,抬着头冲向进忠太监,“让我看看你给六哥选的。”再挤到那边的桌案前,“我看看这些都是哪里。”
侧殿这边彻底的安静了,楚鱼容看看挤在那边的后妃皇子们,再看了眼跟太子说话的皇帝,他慢慢的斜躺回床上,闭上眼,手指在身侧轻快悠闲的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