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onyhb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無限重生成神笔趣-第7章 十元三斤的葡萄看書-n6nm0

無限重生成神
小說推薦無限重生成神
《神仙日用引导大法》,虽然看起来不正经,倒是却是正经的道家打坐功法。
现在张玄吸收了几个鬼魂的力量,已经可以初步修行了。
“趁现在还有点夕阳,我倒是可以先试试!”
张玄心中一动,便盘膝打坐。
虽然书上说,早上去吸收日出时的紫气最好,但是张玄不想等待。
日光霸道,只有早晚时候比较温和,若是修行者功力不够,会被吸收进体内的阳光,活活烧死。
这一缕太阳精气入体,张玄便感到身体暖洋洋的一片,和泡在温泉里一样舒服。
大战女鬼朱静云的消耗,也被一一补充起来。
及至太阳下山,张玄才停止修炼,
还没开心,就听到一阵呜咽之声,原来是徐子荣在默默的抽泣。
“哭什么哭啊?大仇得报,你高兴才是!”张玄摇头道,
徐子荣瘪着脸,眼泪和鼻涕一把道:
“我~我哪里高兴的起来啊~~”
黑色毒藥:獵愛神偷 山徑幽暗
“别哭了,地板都给你弄脏了!洗把脸,我们出去吃饭,然后好好睡一觉!
明天买点贡品去祭拜父母,别忘了账给结了!”张玄摇头道。
张玄出手的最主要目的,其实是两千万,不然他可不会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击杀女鬼朱静云,可谓天时地利人和都占据了。
穿越之武俠群芳譜 金宇峯
天时:大白天,女鬼实力大减,地利:别墅小路,巴士开不了,人和:自己是童子,童子尿泡的石子发挥了极大作用。
“这张卡给你,密码在后面!这次多谢你了!”
徐子荣道:“我心比较乱,想在你这住一个月,缓过来在走~”
阡陌十年情奈何 夜盡雨闌珊
“行啊,随便你!”
张玄拿着银行卡脸上笑嘻嘻,有了这么多的钱,他可以探索更多的道家奇术了,顺便可以把自己的研究继续下去。
时代的发展,其最终目的就是人,方便人的生活,提高人的寿命,这是两个不变的主题,
所以在前沿科技之中,计算机和人体生物,是两个极其受关注的领域。
不过,计算机太广泛,不如人体生物来的专精,所以张玄选择了生物研究,不过任何研究领域都需要钱。
二人一起出去吃了个饭,那徐子荣虽然说要住一个月,但是接了个电话就匆匆离开了,
他家可是大企业,他爸妈也没有生二胎,担子自然是放在他身上了。
“富二代啊,我要是投胎做个富二代,现在的成就,一定也不小了!”
张玄吃着烤羊肉喝着可乐,吨吨吨的,舒服。
有了自保的实力,但是张玄还是去采购了一批道具,
两千万的钱,首先是给家里五百万,让父母改善生活。
七百万买了一套精装别墅,又花了一百万,买了一些工具和材料,小机床,金粉,桃木芯,黄铜,白银,还有一些古董钱币。
用机床自己做了桃木剑,上边雕刻各大教派的驱邪图案,金粉和鸡血朱砂制作符箓,黄铜和白银打造一些法器。
等了半个多月,研究所终于再次开放,系里给张玄他们配了一个新导师,名叫唐兴学,继续指导这群研究生。
这一天,张玄几个测试神经反应,直到半夜才回去,张玄现在已经买了别墅,倒是不同路了。
葡萄,10元三斤。
作为社畜之一的顾格菲,在精致的生活之下,是十分拮据的,看到这样水果尾货,自然是来了兴趣。
摊主是一对母女,母亲三十来岁,很瘦,女儿六七岁。
世界第一為你 儋耳蠻花
顾格菲买了十块钱的葡萄,掏出手机道:
“可以扫码吗?二维码在哪?”
“不好意思啊,我们这只收现金!”那摊主摇头道。
“那你等一下啊!”
顾格菲翻起钱包,拿出一张20元钞票,许久不见钞票,棕色的20元钱币,让她感觉有点陌生。
“谢谢惠顾!”
那摊主找了10块钱。顾格菲看也不看的就收下来,旋即开开心心的,拎着葡萄回去了。
忽然,顾格菲只感觉手里一阵滑滑腻腻的,就像是洗面奶那种润滑一样,
抬起手一看,却发现她的手里,竟然是已经快要凝固的鲜血!
“啊~!好恶心啊!”
顾格菲吓得大叫起来,又发现自己的买的葡萄,既然已经发霉长霉了,其中还有一股酒精味道。
上过生物的人都知道,这是水果发酵时产生的乙醇。
“那个水果店摊主有问题!”
顾格菲,旋即反应过来,把钱包拿出来一看,只见刚刚找的10块钱,却是变成了一团灰烬。
“呀!!糟糕了~!我自己也遇到鬼啦!”
顾格菲脸色剧变,一把扔掉烂葡萄和钱包,旋即就踩着高跟鞋,蹬蹬蹬的狂奔起来。
但不过30秒,她又转身而回,把钱包捡了起来,倒出里面的灰烬,然后继续一脸惊恐的逃跑。
就在此时,明亮的路灯忽然就昏暗起来,周围渐渐升起了一团气雾,
顾格菲跑了许久,却发现自己在原地打转。
“救命啊~!我遇到鬼啦~!”
顾格菲叫个不停,继续狂奔起来,
虽然上一次,她遇到张玄和一个骑摩托的鬼战斗,并且大着胆子拍了下来,
但是现在,她独自一个人面对这种情况,根本扛不住这种恐惧。
这种鬼打墙下,若是再这样狂奔下去,只怕会横纹肌溶解,力竭虚托而死!
张玄只见在十字路口,一个穿小西装的女人在斑马线,上来回奔跑,浑身上下大汗淋漓,气血奔腾,肌肤发红。
嘴巴不时闭合,但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而她的表情却是惶恐夸张,就像是一个疯子一样。
‘不关我事,还是快走吧,要是被这神经病的家人讹了,只怕我的别墅都得搭进去!’
张玄眉头一皱,便要离她远点。
至于待会有没有什么倒霉的汽车,把这个疯子撞死,那就不关张玄的事了。
顾格菲只见周围一片蓝色的迷雾,根本看不清方向,
她的呼喊声,也没有吸引任何一个人来,甚至于那两个鬼母女摊主,也没有出来索命什么的。
就在她绝望之时,忽然发现左边一个黄色的光团,比漆黑中的萤火虫,还要耀眼,
那种暖暖的色调,让她不由自主的就跑了过去。
张玄正要离开,却见这个神经病,直接朝自己冲了过来,
無形劍 臥龍生
她的脸上充满了喜悦和兴奋,胸口也duang~duang的起伏,似乎自己,就是她幻想世界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