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ohhp4优美言情小說 漫遊在影視世界 txt-第六百七十九章 熹宗有點綠相伴-sdcix

漫遊在影視世界
小說推薦漫遊在影視世界
他以为把林三贬去库房巡检清盘物资就可以眼不见心不烦,没想到这才几天时间,那家伙就搞出这么多小动作。
司礼监掌印太监是王体乾,却唯他马首是瞻,所以那个林三一直在他掌控之下,可是就在今天上午,皇后娘娘着人告知司礼监,说觉得太监林三不错,能说会道手脚麻利,她的身边正缺一个这样的人,随即决定留其在坤宁宫听差。
张嫣跟他关系再不好那也是皇后娘娘,像这种命令是不可能违抗的,也就是说,从今天起林三只是名义上归司礼监管,日常工作都听张嫣安排。
行啊,不声不响地找了个新主子。
是,熹宗快死了,张嫣以后就是寡妇,在宫里的日子一天不如一天,林三的前途也到此为止,不过说出去没面子呀,想他堂堂东厂提督,人称九千岁的魏忠贤给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太监摆了一道,啧啧……
“不错,真不错,这才几天呀,就给咱家一个大惊喜。”
任谁都听得出这是反话。
……
紅警之大國崛起 龍騎士
当天下午,林跃前往尚膳监索要食材,准备给张嫣再做些西式甜点。他不是面点师,也不是大厨,但是在影视世界活了那么久,做些简单的西方食品,比如面包、蛋糕、三明治还是不成问题的。
皇宫里吃的用的比外面好,但是对一个现代人来讲,还是有很多可以改进的地方的。
他拿着东西从尚膳监出来时碰到了七八个故意找茬的太监,看体格挺壮的,想来有人要帮魏忠贤出气。
没啥好说的,不等那些人找说辞动手,林跃就把人揍了,四个骨折三个脑震荡,完了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提着食材回了坤宁宫。
几个时辰后司礼监一位随堂太监抬着伤员到坤宁宫告状,在张嫣那里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最后灰溜溜地走了。
这让很多人意识到他们还是小觑了林公公,也就两三天时间,皇后娘娘就把他当成心腹了,人们奇怪他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做到的?
以现代社会男性追求漂亮小姑娘的手段对付古代女子,那还不是小菜一碟,何况林公公也不一般呀,且不说那些BUG技能,本身也是个多才多艺,能力超群的人啊,琴棋书画诗酒茶,有他不懂的吗,论谈吐和见识,别说宫里的大小太监,殿阁大学士来了都得跪。
张嫣睡醒了能跟他聊五六个小时,从女红绣工到家国天下,佐政方略,就没有接不上话的时候,用她的话讲,林跃就不应该进宫当太监,这一肚子学问,干点什么吃不上饭啊,非要作践自己的身体。
林跃心说你以为我想啊,还不是给系统逼的。
……
农历八月十一,熹宗驾崩,这天林跃休息,正在家里教妙彤做饼干,宫里来人喊他速到坤宁宫。
当他进了紫禁城,发现宫里已是一片白色海洋。
按照宫女的说法,张嫣在乾清宫哭晕过去,然后便被当值太监抬了回来,晚饭就喝了半碗粥,好容易熬到戌时三刻睡下,但是没过多久便在梦中惊醒,之后再也无法入睡,不断地念叨着他的名字,当值太监不得已,只能冒着小雨连夜出宫,到东城喊他。
见到张嫣的时候,她正侧卧在床上,神色憔悴,眼睛有轻微水肿,应该是哭得。
一开始他就是坐在床边问了问关于葬礼的事,子夜过后外面值守的宫女因为【催眠术】影响睡了过去,他索性上了床,把不知道梦到什么,时而皱眉时而抽搐的年轻娘娘搂进怀里,小声哼着轻柔的歌曲。
张嫣迷迷糊糊地叫了几声他的名字,最终沉沉地睡过去。15岁入宫,7年来多数时间都在重楼大院度过,身边的宫女、太监对她恭敬多过亲近,现在皇帝死了,想到以后守寡度日,怎么可能撑得住?现在正是表达关心和爱护的好机会,何况她还没有一点戒心,至于这算不算乘人之危……难不成要发扬风格?坐视一个漂亮又娴贤惠的女人为个昏君守一辈子寡?
翌日,晨钟奏响。
张嫣睁开眼睛,看见在床边守候一夜的林三,感觉脸有些烫。
昨夜她做了很多梦,开始的时候都是噩梦,要么梦见熹宗死时的脸,要么梦见冲天的火光把她包围,要么是客氏端着毒酒走来,林三过来后情况好了很多,不过依然做了很多奇怪的梦,比如她居然梦见没穿衣服的自己被一条大蛇缠绕,关键是一点都不害怕,感觉很美妙,再比如她觉得自己很冷,寒意驱赶着她投入一个温暖的怀抱,然后便迎来了鸟鸣清脆,晨光熹微。
张嫣不知道的是,撇开大蛇缠身的梦不提,后面被人抱着睡了一夜的事情不是错觉,是真实发生的。因为今年的农历八月比较往年的农历八月要冷的多,昨天的雨更是有种一夜入秋的味道,她身上就盖了一条毯子,像个小猫缩成一团的样子看起来特别可怜,于是林公公本着助人为乐的精神借了怀抱给她。
“娘娘,你醒了?”林跃伸出手去,把她从床上扶起来。
“你又一晚上没睡?”
她很清楚,昨晚不该林三听差的,即便贵为皇后,所有太监和宫女理当任劳任怨尽心付出,但人心都是肉长的,她又是个贤惠女人,面对此情此景自然不可能无动于衷。
“能服侍皇后娘娘是臣的荣幸。”
这是奉承话,也不是奉承话,因为昨天晚上抱了她半夜,虽然“正经事”没有做,豆腐还是吃了不少的。
便在这时,只听外面扑棱棱响,大反派飞进坤宁宫,一落地就在那儿叫:“饿死我了,啊,饿死我了。”
熹宗驾崩,宫里大大小小的太监宫女都忙着应付葬礼,哪儿还有人管它,一夜没吃饭能不饿嘛。
张嫣从床上起来,一边任由宫女服侍更衣,一边说道:“这几日宫里事情多,乾清宫那边尤其忙碌,不如你把它带回家去,暂时由你的夫人照顾一段时间,等皇上下葬后再接回宫里。”
烈烈幽雲
林跃并不意外她做出这样的决定,毕竟飞天将军最喜欢的蛋糕是“他夫人做的”。
“臣一定尽心照顾。”
“对了,西宫纯妃一直有头痛失眠的毛病,前天皇上精神好时,诸宫妃嫔前去乾清宫探视,纯妃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知道你有妙法助眠,问我借你一用。现在皇上驾崩,我等姐妹当守望相扶,共度难关。今天晚上你就去西宫吧,记得带些你夫人做的点心。”
“臣领命。”林跃心说你这算是送闺蜜入虎口么?
賊老天你該死
入宫后他可是听说了,皇后张嫣,良妃王氏,纯妃段氏都是连过八关,最后由朱由校选出的美人。
要知道朱由校卒年23岁,他的这些妃嫔年纪不可能太大,以现代人的眼光,那都是青春正当时,像这样的差事,自然是甘之若贻的。
张嫣见他答应下来:“时候不早了,你回家休息吧。”
“皇后娘娘保重凤体。”林跃小声嘀咕一句“因为那是我的”,带着大反派离开坤宁宫,往东城走去。
琉娘
……
回到家时妙彤早已起床,在张妈帮助下做好早饭等他。
没有荤腥,两盘青菜配一碗小米粥。
国丧期间京城百姓禁止屠宰、吃肉,接下来半个多月都要青菜馒头干饭这么吃,对于吃货来讲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在台上时没有惠及百姓改善民生,死了后还要滋事疲民,林跃也是无语了。
他摇摇头,挥去脑海里杂乱的想法,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青菜,发现是热的,也不知道已经是第几次从锅里端出来。关键是妙彤也没吃,一直坐在餐桌旁边等他。
因为大反派已经来过很多次,跟妙彤说要放在家里养一段时间,她并未表现得太过惊讶,还拿了林跃昨天做好的饼干掰成碎块喂给它。
魅後攝政:皇上,龍床我包了
吃过早饭,林跃去了书房,妙彤把碗筷收拾下拿去给张妈洗,从厨房出来时正瞅见林跃拎着鹦鹉两条腿儿从客厅出来。
然后,他干了一件让她无法理解的事。
他要干什么?那可是皇上养的宠物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