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mvl0n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御鬼者傳奇 起點-第7981章 贏了也要被吊打(第一更)展示-4ooa4

御鬼者傳奇
小說推薦御鬼者傳奇
“哈哈哈,火鳉族长,你这个愚蠢的家伙,注定和只配做我的奴才,竟敢反抗本座,死不足惜!”
取胜的绿鳞邪兽昂首狂笑不止,但是转瞬间,关横的声音就如同迎头泼下的冷水,让这家伙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月滿霜河 簫樓
“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赢了一个废物,还是要死在我们面前,唯一占点便宜的地方,就是比火鳉族长晚死片刻而已。”
國民哥哥,抱回家! 千小尋
“呃……”关横的话好似晴天霹雳,骤忽让绿鳞邪兽的心沉入谷底,这家伙哆哆嗦嗦的开口低吼道:“你们、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不做什么,首先呢,打算教训教训你。”关横说着,看了看同伴们,笑着问:“你们谁过去做这件事?”
“嘁,打一条落水狗,我才没兴趣呢。”
“就是啊,这个家伙身上黏糊糊的,好恶心,我才不愿意接近。”
重生之激情燃燒歲月
“哼,垃圾,离我越远越好。”姑娘们纷纷摇头,表示对绿鳞邪兽没什么兴趣,关横叹了口气,说:“唉,看起来这杂碎邪兽的人缘很差劲,居然没人愿意搭理它。”
“呜叽叽、呜叽叽!”就在此时,白眉老猴凑到了关横近前,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那意思是在说:“俺去,让俺去教训那家伙!”
“你去也可以,但是不要下手过重,万一打死这个废物,很多事情就问不清楚了。”关横嘴角微翘,而后道:“记住啊,别下死手,去吧!”
“叽叽叽!”闻听此言,老猴已经乐疯了,这家伙骤忽在岩浆内向前急掠,随着“唰啦啦”响声朝着邪兽疾冲而去。
“可恶,和你拼了!”明知道对方来者不善,却又没办法逃走,绿鳞邪兽只得硬着头皮嚎叫一声,迎着猴子过来。
“呼!”白眉老猴也不客气骤然挥拳轰出,“砰!”这家伙横臂招架,陡然被震出去数丈远,全身剧震、五内如焚般难受之极。
邪兽一昂首,“哇”的一口血箭疾飙出来,猴子的拳劲竟好似在体内全面爆发,让这个家伙根本压制不住。
“太可怕了,这、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怪物?”
庶女生存寶典【修】 荊釵布裙
吓得浑身栗抖体似筛糠的绿鳞邪兽一抬头,看到老猴并没有乘胜追击,而是满脸不屑和轻蔑的意思,还朝着自己勾了勾手指,那意思仿佛是在说:“废物,爷爷给你反击的机会,直接杀了你,那就太没意思了!”
“天杀的死猴子,你欺我太甚,拼了!”疯狂嚎叫的绿鳞邪兽气得几乎喷出一口逆血,此刻晃动手臂朝着猴子猛扑,要用一连串猛攻压制对方。
但是白眉老猴就是不怕敌人凶狠,因为它只会比对方豪横十倍、百倍,霎时间对碰双拳蓄力,猴子也一鼓作气轰出百十拳。
隨身帶著星際爭霸 暴兵對A
“咚咚咚!”
“乒乒乓乓!”
“咣咣咣!”
连串疯狂暴响此起彼伏,绿鳞邪兽只觉得对方那股越战越勇,拳劲犹如汹涌巨浪般一重接一重,根本就遏制不住。
“砰啪砰啪!”
转瞬间你,绿鳞邪兽头脸身躯上就挨了数十拳,打得这个家伙晕头转向,鼻青脸肿,但却都不是致命伤害,那是因为白眉老猴只用了半成劲力,没认真,否则的话,这家伙早就被打成肉糜了。
“噗——”饶是如此,绿鳞邪兽也已经喷出大口血雾,此刻摇摇欲坠,老猴只是飞扑上去踹了一脚,“扑通!”这家伙便已经跌扑在地,再也爬不起来了。
“真是个废物,我以为它能扛过五十拳,谁知道三十拳都坚持不了。”
观战的魔魈摇了摇头,甲貅王说道:“哈,恐怕就连咱们也扛不住猴子几十拳猛捶,更何况是那个废物,从一开始,你就是判断失误了。”
“呃,说的也是。”闻听此言,魔魈耸了耸肩:“不过也无所谓了,幸亏没和你们打赌那家伙能坚持多久,否则我可就输惨了。”
沈醉何歡
“老猴,别玩了。”关横此刻扬声说道:“把那个邪兽拎过来。”
都市獵魔傳奇 蘭陵王小生
“呜叽。”听到主人的命令,白眉老猴答应一声,抓住对方一条后腿,将半死不活的绿鳞邪兽拖到了大家近前。
“就这么一个家伙,到底为什么图谋鼋族的挪空仪呢?”
卿凰出于好奇,提出这么个问题,其他姐妹们异口同声道:“我们也很好奇。”老族长父子也说:“是啊,不把这件事搞清楚,我们都是寝食不安。”
假婚真愛:總裁,不可以
“说得好,那就让这个家伙自己开口,给咱们解惑吧。”
关横说着走上前,对着匍匐在地、不断喘息的绿鳞邪兽说道:“识相的话,就赶紧说出你想要灭亡鼋族、抢夺挪空仪的目的,否则,可就不是简单死掉的事了。”
“不错,你这杀千刀的混账东西,竟敢打我族至宝的主意,实在是罪该万死!”少族长此时怒吼道。
“哈哈哈——”听到对方此话,绿鳞邪兽昂首狂笑,而后不断咳嗽起来:“咳咳咳……”
紧接着,这家伙目眦欲裂的瞪着少族长狂吼道:“要是没有眼前这些强者护着你们,尔等鼋族的贱种早就被老子斩尽杀绝了,老子服的是打败自己的强者,不是你们这些废物!”
豪門盛寵:惡魔總裁纏不休
“你、你说什么?!”对方这话一出口,霎时间让少族长面红耳赤,无言以对,因为绿鳞邪兽说得一点都不假,从始至终,动手的都是关横一行,它和自己老爹始终是轻松旁观,完全是闲人!
事关自己本族存亡,少族长却没能亲自出手一搏,原本就有些遗憾,如今被仇人如此奚落,顿时气得它目眦欲裂,身躯抖颤不止。
“啪!”
可就在这么个工夫,关横却拍了拍少族长的肩头,说道:“何必因为这种疯狗的话生气呢?它死期将近,而你和你的族人都是毫发无伤,难道这不比败犬邪兽强百倍?它只是在嫉妒你而已。”
“呃……”听到关横的话,少族长紧皱的眉头终于缓缓松开了,它点了点头:“不错,还是关爷您说得对,和一个将死的畜生斗气,是我太傻了。”
“哈哈哈,吾儿,经过关爷指点,想必你的心性也会大大扩展,不再执着于愤怒与仇恨了。”老族长捻须笑道:“为父也可以放心把全族交给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