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hu70m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我和雙胞胎老婆討論-第1458章 衆敵環視-k41tj

我和雙胞胎老婆
小說推薦我和雙胞胎老婆
“奶奶,你就真的不管我的死活吗?你知不知道我被他们带走会有什么样的下场?”于晨晨悲凉的说道,心中充满了泪水。
“奶奶,你就忍心看着我去凄惨的死去吗?你把我当什么?”于晨晨歇斯底里的大吼着,发泄着她胸中的怨气,虽然于家对她有养育之恩,可这养育之恩已经变了味道,变成了圈养,她不过是被圈养的猪狗而已,她的感情,感受都没有人去关心的。
“晨晨,你不要怪我们,这是你的命,能用你一个人换于家一家的生,这是你的荣耀,你会被于家记到家史中的……”于晨晨的老太太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道。
“我不要什么家史,我要像个人一样活着,而不是像个物品,从现在开始,于家与我不再有一点关系,我和于家恩断义绝。”于晨晨哭泣着一字一顿的说道。
听到于晨晨的话,于家的人都没有什么反应,有的还在指责于晨晨的忘恩负义,忘记了于家的养育之恩,不过这些于晨晨都不在乎了,在刚刚那一刻,她的心已经死了,这种地方,这种家人,不要也罢,从现在开始她就是一个人,一条野狗,不管是到了哪里,都不在于别人有关。
苏伟峰拍了拍于晨晨的肩膀,算作是安慰了,对于哄女孩他也不在行,同时他也知道,这种时候说再多也没有用的,这种事情不是别人能够开导的,必须要自己想明白,自己想明白了也就好了。
拍了拍于晨晨之后,苏伟峰就拉着于晨晨往空地的中间走去,这里有一章石桌,上面放着考究的茶壶,和几个茶具,苏伟峰直接坐到了一张石凳之上,于晨晨和吴用,陈家亮几人都站在苏伟峰的身后,他们可没有这么大的勇气,在这种众敌环绕的情况下还有胆量坐下喝茶。
于晨晨看着苏伟峰自己估计的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就品了起来,于晨晨越来越看不懂苏伟峰这个老同学了,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能够出现这种男人,周围这些可都是五毒教的人,不管是五毒教的少主,还是那个怪物办的光头男人,哪一个都是恐怖的存在,可是苏伟峰在这就好像是逛公园一般,直接就无视了他们。
于晨晨心中一动,这种男人放到古代简直就是那种在千军万马中三进三出的将军,也只有他们才有这种气势,但同时于晨晨忽然惊叫了出来。
“苏伟峰这茶不能喝,这茶具不是我们于家的,一定是五毒教的,他们的茶一定有毒。”于晨晨忽然惊叫了起来道。
“没有关系,五毒教总不会给自己下毒吧,况且一般的毒对我也没有什么作用。”苏伟峰笑着说道,他知道这是五毒教的东西,看着色彩斑斓,质地名贵的茶具也不像是这于家的东西,但就算是真的五毒教下了毒他也让不怕,自己可是神体,又有黑炎在,一般的毒对他还真是没有什么效果。
吴用心中对苏伟峰已经佩服的要命了,这种人是绝对的狠人,不管疯子的战斗力如何,就凭这气势和狠劲,就是绝对的狠人,这要是跟着自己混,自己在凉水镇一定能风声水起,就是到了阳城,自己和疯子兄弟同心,也能闯出一番天地,吴用心中升起了一股豪情,不过这豪情只一瞬间就熄灭了。
綜漫:天然呆的黑化之路
吴用忽然的想到了现在的处境,现在周围可都是传说中的炼气士,不是人的存在,就算疯子再狠也不可能是他们的对手,虽然听之前疯子说他也是炼气士,不过就看疯子这身子,不说和那阴影处的光头巨汉了,和那些五毒教的手下都没有办法比,吴用心一下就凉了。
超級兵王
疯子现在恐怕也是知道我们不久就要被处死了,是准备站着死,死前也不能怂吧,吴用心中想着。
吸血迷情 歌姬幻夜
陈家亮看着苏伟峰,他真的不明白疯子到底是有什么依仗,难道疯子只是虚张声势吗?如果只是虚张声势的话,那疯子绝对是最好的演员了,现在自己怕的要死,能不跪下求饶都已经是超水平的发挥了,他真的难以想象疯子是怎么做到这么云淡风轻的。
五毒教的少主见到苏伟峰居然自顾自的喝起了自己的茶水,冷笑着看着苏伟峰,眼中满是嘲讽之色,小子让你装,不过我都得承认,你是挺能装的,不过你装也装错了地方,你要是遇上别人,兴许还真的被你吓住了,可是我是谁,我是尊贵的五毒教少主,岂是能被吓住的。
歌手中的泥石流
綠回憶
五毒教少主想着抬腿就往苏伟峰那里走去。
“少主,于晨晨已经回来了,你随时都可以把她带走,我们于家真的没有包庇她啊,少主我们于家……”于晨晨的奶奶急忙叫道,她不在乎于晨晨是否与自己断绝关系,如果是个男孩她或许会在意,但是于晨晨只是一个孙女,她根本就不在乎。
现在于晨晨的奶奶在乎的只是五毒教的少主会不会放过于家,她怕五毒教的少主反悔灭了于家,那她们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看那个光头巨汉就已经让于家人吓破了胆了,这个男人简直是如同一个怪物般,根本就不可能是人力所能战胜的。
五毒教的少主看着于晨晨的奶奶眉头一皱,这个老太婆真是啰嗦,他已经起了杀心,不过现在还不是灭了他们的时候,现在他们还有点用处,就当是废物利用了。
看着五毒教少主不悦的眼神,于晨晨的奶奶连忙闭上了嘴巴,她可不敢惹怒这个杀星,五毒教的人可不是善类,不然也不能叫五毒教了,她只能祈祷今天于家能够逃过此劫了,现在他们的生死已经不在自己的掌控中了。
五毒教少主笑着向着苏伟峰走去,径自来到了那石桌的前面,坐到了苏伟峰的对面,饶有兴致的看着苏伟峰。
陪你從校服到婚紗
隱婚之患:歡喜冤家
絕對調教之軍門溺愛 依然簡單
“小子,你挺有胆子啊,敢喝我的茶,你是活够了还是活的不耐烦了?”五毒教少主看着苏伟峰阴狠的笑道,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真的激起了他的怒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