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xd61h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第一千五百七十五章 挑釁推薦-9uvgb

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小說推薦女總裁的上門女婿
敬香哭灵?
抬棺入葬?
金童玉女?
袁青衣的话让欧阳和南宫两大子侄愤怒不已。
“欺人太甚!”
“老子跟你们拼了。”
神級學生
无数人纷纷拔出武器要向袁青衣冲锋。
十几人也抬起双管猎枪喷射过去。
袁青衣身子一转,从容避开轰射过来的子弹,随后左手一洒。
一波刀片倾泻过去。
“啊——”寒光一闪而逝,枪手齐齐惨叫一声倒地。
地上瞬间多了一大片鲜血。
接着袁青衣又一扫地面的铁砂。
黑乎乎的铁砂反射回去,十几人膝盖一痛,又是一声惨叫摔倒。
其余人下意识停止脚步,没想到袁青衣如此厉害,随即更加勃然大怒。
他们吆喝着要跟袁青衣死磕。
“住手!”
南宫富和欧阳无忌从院子出来,齐齐出声喝止两家精锐冲锋。
豪門奪愛:冷梟束手就情
袁青衣能一拳打败长孙婆婆,还杀掉五十六人,在场众人只怕也难于拿下她。
帝少獨愛小魔妻
与其冲锋送死,还不如忍一忍,等部署妥当再死磕不迟。
两家子弟只能无奈退了回来,但武器始终对着袁青衣,摆出随时击杀的态势。
从来就没有人敢这样放肆。
“金童玉女,抬棺入葬,跪地悔罪……”欧阳无忌捡起断裂的牌匾,脸上带着一股怒意喝道:“叶凡也算是一个人物了,还是九千岁的干儿子,这样欺辱我们不觉得太过分吗?”
如不是袁青衣刚才展示了变态身手,以及第一元老身份,欧阳无忌早上去一把掐死袁青衣了。
几十年来,欧阳大院可是第一次这样被人践踏。
这牌匾,还是清末时一个知府留下来的。
现在被袁青衣一刀劈成两半,实在是打欧阳家族的脸。
“叶少说了,他不欺负一个好人,但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
袁青衣声音带着一股子冷冽:“而且这算是欺辱你们的话,刘富贵的曝尸荒野算什么?”
“刘家四人车祸坠河、张有有被暴打拍卖算什么?”
“这几十年被你们打残打死丢入矿井中的人又算什么?”
看过欧阳家族他们发家史的情报,袁青衣对欧阳无忌口中的欺压很是鄙夷。
欧阳无忌微微语塞。
自己干过的龌蹉事,他心里多少还是清楚的。
“杀人不过头点地。”
“叶凡已经断了欧阳萱萱他们的腿,折磨了南宫壮他们,还要得寸进尺赶尽杀绝吗?”
南宫富也上前一步盯着袁青衣:“他如此霸道行径,这是给武盟给叶家给叶堂抹黑。”
欧阳无忌出声附和:“没错,他一个医生,如此心狠手辣,算什么赤子神医?”
代妾
“存菩萨心肠,行雷霆手段,救该救之人,杀该杀之人,这才是赤子神医。”
袁青衣淡淡一笑:“纵恶放恶,等于伤善害善,杀恶除恶,才是真正的医者仁心。”
“纵容你们,放过你们,那等于让无数刘富贵这样的无辜受死。”
“而废了你们,杀了你们,不亚于救了成千上万的人。”
“在叶少这里,没有放下屠刀,就能立地成佛的好事。”
“他只信奉,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你们害死了刘富贵,就该付出你们要付出的代价。”
她轻声一句:“而且如不是叶少有点道行,只怕已经被你们砍死恶狼岭。”
“叶凡欺人太甚,结果只会鱼死网破。”
欧阳无忌怒笑一声:“我们两家背景虽不如叶凡深厚,但也不是他可以肆意欺压。”
“我们人多势众,枪多钱多,叶凡要想压死我们,恐怕也要没半条命。”
他重重地晃动白色扇子:“你最好劝告叶凡见好就收,否则华西就是他的滑铁卢。”
虽然知道叶凡来头不小,但欧阳无忌也不想弱了威风,不然会丧失欧阳子侄的血性。
“叶凡还欠我儿子和妻子他们好几条人命。”
南宫富也背负双手盯着袁青衣:“撕破脸皮,他要连本带利还给我。”
“叶少说了,虽然人不是他杀的,但如果南宫家族认定是他,他也就背了。”
袁青衣傲然一笑:“今时今日的他不介意背几个黑锅。”
“凡是被黑锅蒙蔽找他麻烦的人,他顺手耗费点时间处理了就是。”
她刺激着南宫富他们:“对于他来说,灭掉你们两大家,不过跟捏死蚂蚁一样容易。”
“那他放马过来。”
欧阳无忌怒不可斥:“老子跟他死磕,看看鹿死谁手。”
一众子侄也义愤填膺,恨不得现在就杀死叶凡。
分手妻約
“要送死,不急。”
袁青衣浅笑一声:“叶少说,在刘富贵一家七号出殡之前,他不会主动砍掉你们的脑袋。”
“这几天,你们有什么招数,有什么靠山,有什么底蕴,一并使出来。”
“能弄死他,就不要手软。”
反派崛起 kitty喵
“如此一来,七号出殡时,他才能毫无压力多杀点人。”
“还有一个星期,各位,好好珍惜人生最后时光。”
说完之后,袁青衣就轻轻摆手,钻入吉普车从容离去。
“王八蛋,欺人太甚!”
欧阳和南宫子侄闻言愤怒不已,手里武器抬起想要放冷枪。
只是他们所为被南宫富压下。
他知道,袁青衣等着他们开枪,这样她就能找借口再杀一些人……“砰砰砰!”
看到袁青衣的车子离开,欧阳无忌端过一枪。
他砰砰砰地向天射出,发泄着心头怒意。
“弄死他,弄死他!”
“王八蛋太嚣张,太霸道了,捞取这么多彩头还不够,还要赶尽杀绝?”
“今晚就聚集各家供奉,再带八百名死士,直接把叶凡和刘家杀个片甲不留。”
“杀光烧光,马上撤去熊国,也就不用担心九千岁他们报复。”
欧阳无忌哐当一声把猎枪丢在地上。
两家子侄也都跟着群情汹涌,喊着要杀入刘家宅子。
“欧阳,别冲动。”
南宫富收敛情绪:“叶凡敢派这女人来挑衅,就说明他已经作好了部署。”
“这个时候对叶凡攻击,百分百会掉入他的陷阱,咱们千万不能上当。”
“而且咱们还一堆事没部署好,现在打打杀杀只会乱了我们阵脚。”
“我们忍一忍,把手头的事情安排好,再血洗今天的耻辱不迟。”
“你女儿只是断了腿,我儿子和妻子可都是叶凡车祸弄死的。”
“我的血海深仇是你们十倍。”
南宫富劝告欧阳无忌一句:“我都能忍,你也不要太着急……”其实他明白,欧阳无忌的怒火不是给自己看的,而是给一众子侄看的。
否则两家骨干会觉得他们太窝囊。
“现在怎么办?”
欧阳无忌扯开一个领子:“真去下跪敬香抬棺?”
两家子侄也很是不甘。
“继续执行刚才议事厅的决议,把要做的事情该做的事情做好。”
“另外,八百名枪手和九风等供奉还是不保险。”
清夢逃之夭妖
南宫富低声一句:“你再聘请一批三百人的雇佣军作为杀手锏。”
地球穿越 森外
“十亿二十亿,砸下去,不要可惜。”
“而我,给慕容先生打个电话。”
“这雨,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