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6e72v优美都市小说 天行緣記 愛下-第一千九百九十一章 求見-om81o

天行緣記
小說推薦天行緣記
灵界魔灾大战虽然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中,但是在三派腹地却是呈现出一片祥和的景象。作为灵界曾经的第一大宗太清阁所在的驻地自然是最为稳定的地域。
在清风双城所坐落的十万里方圆内还是维持着正常的状况,宗门派遣了不少化神期弟子组成了联防小队不时穿梭在此地空中负责巡逻。只是这些小队之中极少能够见到嫡脉弟子领队,想来大部分的嫡脉弟子已经随着宗主郑婷云前往灵魔战场的第一线抗击魔族入侵了。
但是在大战期间太清阁的防守也变得较平时严厉的多,至少散修之流只能在清风双城内活动。要想飞至太清阁宗方圆千里地没有特殊的许可是无法进入。
是日一艘不起眼的冲锋舟以化神后期修士的遁速徐徐朝着太清阁的山门飞去。不多时远处迎面飞来一对太清阁的值守修士,打头之人是个分神初期修士。身后带着八九人的队伍飞上前来远远地将那艘冲锋舟拦下。
只见那巡逻队的头领飞上前来喝道:“本座乃是宗门巡逻队芈骏统领,来者何人亮出身份,太清阁重地岂是尔等可以随意长驱直入的。”
“原来是芈骏道友,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吧,”从冲锋舟内传出声话来,声音不响但远处空中在场的太清阁巡逻队员都可以清清楚楚的听到这番话。
这些人自然是不知冲锋舟内是何许人也,但他们人言轻微一切还都看统领的意思办事。而飞在打头的芈骏则是面色一凝脸上露出异常凝重的神色,想了下才问道:“听道友的话语声似乎是老相识了,请恕在下眼拙未能认出阁下的真身来,还请给点提示才好。”
“千年之前你与人斗将台之约,我和花玉林不都来捧过场的,”那声音再次响起道。
孝陵衛 陸老師
此言一出芈骏的面色大变,脸上却是露出异常兴奋的神色,随后恭敬的回道:“不知尊上来太清阁何事,可否需要我同传一下么?”
“无妨,我来此地不过是拜访下当年的那些老朋友还有看看我驻守过得西山灵植园等情形,”说话之人自然是易天本尊,言语之间倒也是颇为亲切道:“毕竟这里是我半个家,我还有些事要去卿天阁,芈骏道友就无须多送了。魔灾期间即便是在宗门腹地还是一切谨慎点的好。”
“那如此我就不送了,还请尊上见谅,”芈骏也是识趣的回道。
少倾那艘冲锋舟便再次启动徐徐朝着太清阁山门飞去,那些巡逻队的队员则是脸上纷纷露出不解之色,有些不知趣的人还凑上前来追问那冲锋舟上人的身份。
听二人对话似乎是和自己队长有旧而且还是老相识了,但芈骏却是一脸苦笑摇了摇头朝四周的部下道:“那人叫易天,当年曾经拜入太清阁与我有旧,不过人家现如今已经是合体后期修士了,他另外的身份却是那位新任离火宗宗主。”
此言一出四周队员都是一片哗然,不少人眼中都流露出惊讶的神情。更有人都用异样的眼光打量起队长芈骏,毕竟他可是曾经与那位神秘的新任离火宫宗主有旧之人,随即便七嘴八舌的问起这位大人物当年的琐事来。
小小的插曲也只是让易天稍稍驻足了下,进入太清阁山门后便转向朝着太清阁后山禁地径直飞去。毕竟来到此处还是要和自己那位素未谋面的师伯无渊打声招呼。
飞至禁地门口远远遥见有两位分神期修士把守着,只见他们此刻身形急闪之下飞上前来喝道:“太清阁重地闲人莫入,来者何人速速通报姓名身份,否则莫怪我等不客气。”
冲锋舟则是放慢了速度,缓缓靠了上去。稍迟一道遁光飞出后在冲锋舟上现出身影,伸手一招将座驾收起。
末代天策
待光晕褪去现出真容来正是易天本尊,打量了下面前二人都是分神中期修士,想来也是和青恋云一辈人只是潜力不济未能在道途上再进一步。
武俠之隱者神尊 啟明之始
只听易天淡淡的开口道:“太清阁易天初返宗门特来拜见无渊师伯。”说罢朝着宗门禁地门口拱手一礼。
那守门的两个分神期弟子面色微变,脑海里飞快的查询了起来,却无法找到太清阁内有这么一号人物。而且对方身上的灵压波动丝毫没有外泄的状况,根本就看不清其深浅来。再加上他的对太清阁大乘期修士的称呼已经表明其真实身份了。
为等二人有所动作,只听一道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道:“是易师侄来了,速速进来吧,”说罢在禁地门口的光晕之上裂开了道口子。
易天见罢也不啰嗦身形闪过后越过二人直接纵身飞入那禁制裂缝之中。
待人走后那守卫弟子突然才恍然道:“这个名字好像听起来很耳熟。”另一人却是劈头喝道:“和离火宫新任宗主的名讳相同,应该是同一人。没想到今日能再次见到其真身。”
在二人一阵唏嘘之际易天已经来到了太清阁禁地深处,这里面是一条崎岖的山路行至半山腰后眼前远远望见有座茅屋坐落在一处空地之上。门口放着数个蒲团,其中一个上面盘坐着一位四旬年纪的修士。此时他正面带微笑的打量着自己。
超級異能低手 深沈的麻羅
想来这便是太清阁内大乘期修士无渊师伯了,易天不敢让其久候急忙加快了步伐。十息后便走到近处上前行了参拜大礼嘴里说道:“弟子易天见过无渊师伯。”
“好了起来吧,我也是久闻你的大名,今日才得一见果然无烨师弟收了位好徒弟,”无渊缓缓开口道。
“能让师伯记得弟子的名字真是愧不敢当,”易天起身说道:“当年也是多谢师伯着秦师兄多番照顾才能让我在宗门内休养生息。”
冷妻價到,總裁請認輸 陽陽
无渊却是伸手一指旁边的空位道:“过来说话,你这次前来太清阁必定有重要的事情吧。”
易天则是缓缓走上前去在紧挨着无渊的蒲团边找了个空位坐下,而后说道:“弟子此番专为查询宗门渊源和前派罗天仙宫而来。”
无渊闻言眼中闪过一丝讶色点头道了声:“该来的终究还是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