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893yb熱門小說 超級生物兵工廠笔趣-第656章 祕密身份2看書-ghra0

超級生物兵工廠
小說推薦超級生物兵工廠
老郑一愣,看了眼远处的几人,却面色大变,急忙小跑几步,冲了过去。
“王爷,您怎么来了?苏灿不是在面见圣上吗?”
老郑满脸谄笑的开口。
而另—边的僧格林庆则是黑着一张脸,低声开口吼道:/“苏贵是不是买通你了?”
“啊?”
老郑一愣,忍不住的一个哆嗦,急忙跪下开口道:“王爷明鉴,小人根本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
“好!很好!那我倒是想要问问,苏灿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他是怎么通过文试的?”
僧格林庆满脸冷笑的看着面前的老郑。
而老郑,则是在瑟瑟发抖之中,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僧格林庆见此直接冷哼了一声,他可不是来找老郑算账的,现在还有着更要紧的事情,那就是马上找到林寒,并且确保林寒是没有问题的。
抬起头,僧格林庆就看到不远处满脸淡然的林寒正在缓缓走来。
“林寒,见到本王,为何不跪?”
僧格林庆面色一冷,开口低喝。
林寒闻言却淡然笑道:“王爷说笑了,在下只是来提醒王爷一句,我也是在郑大人那边买通的,要是这件事让皇上知道……”
话没有说完,可是里面的威胁之意,却是谁都能够听出来。
只不过僧格林庆听见此话却忽然笑了,停顿了片刻,他才忽然开口道:“好!有胆色,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御林军的统领了!”
简单的一句话,让周围的众人都是一愣。
只不过林寒心里却清楚的很,现在的僧格林庆,已经是别无选择了。
一旦他选择把老郑干掉,甚至把所有这次涉案的人都干掉,也根本就无济于事,已经发生过的事情,谁也无法改变。
而旁边的老郑,也在瞬间想起了刚才林寒所说的话,此刻一句话也不说,就哆哆嗦嗦的从怀里掏出近千万两的银票,这可是都是他今天补收的那些钱财,此刻却尽数取出来,双手奉上,不言不语的放在僧格林庆的身前。
看了眼这巨额的银票,僧格林庆脸上的笑意就更加的浓郁。
“很好!”
僧格林庆不动声色,不过她身后的部下却上前收起了银票,随后,他又是看向林寒大声的开口道:“苏灿苏贵父子贪污受贿,现在已经伏法了,今科状元为林寒!”
一句话,就让周围的众人再次一愣,而老郑等人则都是面色一喜。
林寒成为状元,他们这些刚才和林寒熟络起来的人,自然也会因此而受益了。
况且看僧格林庆的样子,显然是不准备追究这一次的事情了。
果不其然,就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之中,僧格林庆重新看向老郑开口说道:“郑大人,本王现在命令你去查苏灿苏贵父子行贿的事情,务必要抓到真凶!”
老郑面色一喜,这事情本来就是他干的,僧格林庆交给他来查,自然是让他看着办了。
一想到这些,老郑就急忙领命,连带着对林寒也多了几分的感激。
毕竟刚才要不是林寒开口提醒他,恐怕他就要被僧格林庆给弄死了。
重生之春秋戰國 巨人肩膀上的木木
而另一边,在处理好老郑的事情之后,僧格林庆重新看向林寒,开口笑道:“你很好!跟我来吧!”
中世紀崛起 閑閑小知
口中说完,僧格林庆便转身离开了。
靈異第五科 塵世牧人
紧接着,林寒也低笑了一声,拍了拍老郑的肩膀,随后便紧跟上了僧格林庆。
而当林寒刚刚走到僧格林庆的身后时,就听到僧格林庆似乎是若有所指的开口说道:“有的人总是想着自己往上爬,却忘了别人给他的恩情,不知道你是不是这样的人?”
林寒听见僧格林庆已有所指的话,则是微微一笑,开口说道:“在下和王爷并没有什么冲突的地方!不是吗?”
僧格林庆一怔,看到林寒这样的不卑不亢,却是更加的欣赏林寒了几分,微微停顿片刻,他才忽然开口道:“御林军统领虽然只能在皇宫里,但是只要你好好干,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
“王爷请放心,在下知道该怎么做!”林寒再次开口笑道。
而僧格林庆也不在多说,只是看了眼远处,那个方向,正是咸丰帝离开的方向,只不过原本跟在他身后的赵无极,现在却跟在咸丰皇帝的身后。
顺着僧格林庆的目光,林寒也同样是看到了这一幕,微微一笑,林寒才低声开口道:“王爷不用担心,在下恰好知道赵无极的一点秘密身份,如果王爷想听,在下倒是可以告知一二……”
僧格林庆一怔,随后却默不作声的开口道:“林统领,你今天取得今科状元,本王准备给你设宴,你以为如何?”
林寒点头一笑。
这短短时间里,林寒就已经取得了僧格林庆的信任和看重,毕竟现在赵无极已经成为了咸丰皇帝面前的红人,不需要在依附僧格林庆这棵大树。
反而是林寒,那一份对赵无极若有若无的敌意,让僧格林庆感到了几分的安心。
这边的林寒风光无限,今科状元,在加上新上任的御林军统领,可谓是一.夜之间成为了京城中炙手可热的大人物,而另一边,苏灿和苏贵则是流落街头,两人身上更是连一文钱都没有带。
看着街头上讨饭的乞丐,苏灿的心里就生出了几分的无奈。
这一次的事情发展,可以说是完全出乎了他的医疗。
俗话说人生的四大喜之中,就有金榜题名,只不过他苏灿却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被赵无极揭发举报,直接从天堂坠入地狱。
到了现在,更是流落街头。
“阿灿啊,你看看那边那个人,像不像我啊?”
旁边的苏贵蹲在地上,指着不远处的乞丐问道。
苏灿则是一愣,随后才开口道:“老爹,你可是堂堂的广州将军,怎么会像一个乞丐?”
苏贵闻言则是摇头说道:“不是,我说的是那个给乞丐钱的人……”
说到这里,他又是开口自责道:“唉,都怪我啊,要不是当初我一直叫你小乞丐小乞丐,现在咱们也不会真的就变成乞丐了!”
苏灿则是无奈一笑,开口苦笑道:“老爹,你看你儿子像是做乞丐的人吗?”
苏贵急忙摇头,口中更是开口大笑道:“我儿子可是武状元,哪里像乞丐了?”
“就是嘛!千万不要把自己当成乞丐,否则的话,就变成和他们一样的乞丐了!”
苏灿指着不远处的正在乞讨的乞丐开口说道。
無限腹黑
苏贵连忙点头,只不过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旁边的一个妇女路过,看到苏贵和苏灿两人蹲在路口,就随手取出两枚铜钱,扔在两人的身前,开口道:“老乞丐,小乞丐,拿好了……”
“……”
苏灿和苏贵一阵无语。
不过片刻之后,两人就选择性的忘记了刚才说过的话。
苏灿更是捏着铜板在身上擦了擦,开口说道:“刚好我们去吃个饭!”
苏贵重重的点了点头:“好,你不说我都忘了饿了!”
两枚铜钱,虽然没办法买太多东西,但是也足以让苏灿和苏贵两人买两个馒头填饱肚子了。
只不过这条街的一处豪华酒楼之中,却有两个人在二楼的窗口处看着苏灿和苏贵父子两个。
这两人,对于苏灿和苏贵来说,都是熟人。
为首者,自然是就是林寒了。
而另一人,则是苏擦哈尔家的师爷……
“大人……您为什么会这么关注苏灿父子两人?”
师爷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林寒看了师爷一眼,笑着开口说道:“难道师爷忘了,当初苏灿公子曾经送给我二十万两吗?”
师爷一愣,不过随后却也明白了过来,脸上也露出了几分的笑意,开口低声道:“苏贵老爷和苏灿少爷虽然都是败家子,但是他们两人并没有什么作恶的地方,这些年来,也没有像其他贪官那样草菅人命祸害百姓……”
说到这里,他又是低声开口问道:“大人,您要是想帮他们两人,属下可以去替您跑一趟,也不用几十万两,有个几百两银子,就可以让他们回到广州了,到时候苏察哈尔家在广州还有一些地产,只要变卖一下,他们两人这辈子还是可以无忧无虑的!”
说到这里,师爷小心的看了眼林寒的神色,却发现林寒始终都是无动于衷。
平心而论,在和苏灿的接触过程中,林寒对这个放荡不羁的家伙虽然并没有太多的好感,不过却也没有任何的恶意。
但是现在林寒的任务是要击败学会睡梦罗汉拳的苏灿,这也就说明,苏灿必须要进入丐帮,必须经历这些磨难,才能够有未来4.0的苏乞儿。
也正是因此,就算是林寒想要帮对方,却也绝对不是现在。
武道幹坤
看了眼旁边的师爷,林寒想了想开口吩咐道:“我知道你对他们还有旧情,不过我也劝你一句,现在赵无极已经是皇上面前的红人了,在这京城里虽然算不上是一手遮天,可是却也有着极深的能力!”
“赵无极?”
旁边的师爷一怔,瞬间想起来当初在怡红楼之中苏灿顶撞对方的事情。
微微停顿片刻,林寒便继续开口道:“没错,赵无极这人气量狭窄,如果我们现在帮了苏灿苏贵,恐怕对方马上会以此为把柄来攻击我们……”
师爷听见林寒的话后,神情闪过几分暗淡,他倒是想要帮一帮苏灿苏贵,可是此刻林寒说的,他也清楚的知道。
叹了一口气,师爷才再次开口道:“大人,那我们现在什么都不能做了吗?”
林寒点了点头,随后再次开口说道:“你派人盯着他们,一旦发现赵无极那边下狠手,就要立马通知我!”
师爷重重的点了点头,当即也不在多说什么。
所谓福祸无门,惟人自召。
苏察哈尔家,世代富贵,可是到了现在,却也因为苏灿苏贵父子两个的胡乱作为,而最终导致了覆灭,这件事情,不管是谁,都是没有办法的。
现在咸丰皇帝已经下了命令,林寒和师爷这边就算是想要帮忙,也是无能为力。
而另外一边,苏灿和苏贵两人在吃了点东西之后,就开始为以后得事情发愁了起来。
“唉,阿灿啊,不如我先到那边坐一会,看看能不能要点12钱,这样的话,说不定今天晚上和明天的饭钱就有着落了!”
苏灿则是拉着苏贵,有些无奈的开口道:“唉,老爹,你还说你不愿意当乞丐,你要是过去要钱了,那就真的变成乞丐了!”
说到这里,他有是看向苏贵,神神秘秘的开口道:“其实我早就料到那赵无极会陷害我们,所以我也早就选好了退路,说实话,其实我认识一个老阿姨,在很久以前就非常的仰慕你的大名,如果老爹你能够奉献一下你的肉.体,恐怕到时候咱们回广州的钱就有着落了……”
“啊?”
苏贵一愣,随后便是惊喜道:“竟然还有这种好事,在哪里?快点吧,你老爹我啊,早已经是饥.渴难耐了啊……”
苏灿则是嘿嘿一笑,指了指远处,开口说道;“你看,就在那边,那个穿红衣服的……”
苏贵一个回头,整个人却忽然哇哇大叫了起来。
远处那红衣服的女子,虽然穿着女装,可是胡子鼻毛比他的还要夸张,更为夸张的时,那旗袍下若隐若现的腿,竟然还有着厚厚一层的腿毛……
叫嚷了许久之后,苏贵才总算是平息了下来。
“怎么样啊老爹?快去吧,咱们这一次回广州的钱可劝指望你了……”
苏灿一脸期待的开口问道。
而此时的苏贵则是一脸的生无可恋,麻木的回头假笑道:“好啊,不过你先上,我殿后……”
“喂……”
苏灿一愣,而苏贵则是猛的一个回头,就扭头逃窜了起来,任凭苏灿如何叫喊,都不肯停下。
这边的苏灿一看,也是没辙,只能快步追了上去,好不容易才安抚住苏贵。
看了眼周围的环境,苏灿忽然开口笑道:“有了,老爹你稍等一会,咱们的赚钱大计马上就可以实现了!”
苏贵一愣,想起刚才的那个女人,就是被吓得一缩脖子。
而另一边的苏灿,则是带着笑容,找到不远处干活的铁匠,说了几句话,就借到了一柄大锤。
“老爹,快过来吧,咱们现在可以卖艺了!”
苏灿朝着苏贵招手。
苏贵则是明显的一愣,忍不住的看着那锤子问道:“卖艺?”
“xiong口碎大石啊!”
苏灿随口说道。
“这……我也举不起这么重的锤子啊!”
無限裝殖
苏贵闻言连忙摇头道。
“你不举也没关系,我来就可以了……”苏灿开口笑道。
“啊?”苏贵顿时傻眼。
苏贵就算在怎么惊讶,也还是拗不过苏灿。
没多久,两人就找到了一大块石板,吆喝着,周围也渐渐的聚集了不少的人。
“列位乡亲父老,在下苏灿,这一位呢,是我的父亲……我们今天也没什么表演的,就给大家演一个xiong口碎大石,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
随着人群的聚集,越来越多的人聚过来看热闹。
一看这么多人,苏贵就有点心慌,忍不住的开口问道:“喂,阿灿啊,你到底行不行啊?老爹的性命可都交到你手里了……”
苏灿毫不在意的咧嘴一笑,随后才开口道:“老爹啊,你就放心吧!你儿子的功夫,你还不知道?”
“啊?”
苏贵一愣,又诺诺的不在多说,可是心里终究还是没底。
至于另一边的苏灿,此时则把手中的大铁锤舞的虎虎生风,看的苏贵也是心惊肉跳。
而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几个人缓缓的走了过来。
沿途的百姓一看到这些人,都是慌忙避开,而为首的人,更是面带冷笑,看着场中的苏灿和苏贵两父子。
这人,正是当今咸丰皇帝面前的红人,赵无极。
赵无极的出现,也让人群中的一个人面色微微一变,往后退了几步,这人就急忙朝着新上任的御林军统领处跑去。
此刻的场中,苏灿正冷冷的看着赵无极,而赵无极,则是开口冷笑道:“皇上有旨,苏察哈尔家必须乞讨,来人,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搬走!”
简单的一句话,就让苏灿的脸色一变,忍不住的开口道:“喂,你用不着这样赶尽杀绝吧?我们只是想要赚个路费回广州而已!”
“哦?是吗?”
赵无极冷冷一笑,又是看着苏灿开口嘲笑道:“那就一路乞讨,也可以回去!”
“你……”
苏灿微微握拳,显然是忍不了这样的刁难。
而另一边,大石板下面的苏贵则是急忙喊道:“阿灿,不要惹事了!”
苏灿一愣,不过终究是没有动,任由旁边赵无极的手下把他们卖艺的东西全部拿走。
看到苏灿隐忍,赵无极再次开口冷笑道:“你还真以为你是武状元吗?不知好歹!”
也是在这个时候,赵无极手下的一个士兵看到压.在苏贵身上的石板,就一下子扑了上去,然后满脸怪笑的开口喊道:“赵大人,这石板太重,我搬不动啊!”
另一边的赵无极闻言则是开口冷笑道:“一个人搬不动,难道就不会多上几个人吗?”
“遵命!”
旁边的几个士兵听到赵无极的话,都是怪笑着,纷纷压了上去。
一时间,石板下的苏贵被压的喘不过气来,只能是连连惨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