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fklwn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庶族無名笔趣-第四百八十一章 議降鑒賞-fq3a2

庶族無名
小說推薦庶族無名
江东水军,舰船之上,周瑜默默地将陈默送来的招降信杀掉,眼下局势虽然危机,但还不到放弃的时候。
目光越过长江,远远看着夏口的方向,周瑜眼中闪过一抹炙热:到了这一步,就让我看看你有多少本事!
建业的战事周瑜已经无力去管了,希望曹昂和韩当、程普水陆夹击之下,能够解了建业之威,守住建业,吴郡还有希望争取一下,若不能……周瑜也没有太好的方法能破此危局。
便在周瑜收拾心情,准备再跟陈默斗一斗之际,一艘走舸快速朝着这边划来,船上的江东将士尚未靠近,已经在大喊:“都督何在?都督何在!?”
“何人喧哗?没规矩!”周瑜皱了皱眉,往那边看去,正看到一名将士气喘吁吁的被船上的将士拉上来。
“都督,柴桑告急!”那将士远远地看到周瑜,也顾不得接周围将士们递来的水,连滚带爬的跑过来,大声道。
“什么!?”周瑜面色一变,柴桑怎会告急?随即反应过来:“会稽!?”
紅棗
“正是!”那将士吞了口唾沫,嘶哑道:“昨日柴桑以南,突然燃起了烽火,紧跟着便有大批明军杀至,敌军尚未围城之际,主公命我前来向都督求援!”
周瑜一把接过书信看去,的确是孙权发来的求援信,身子一晃,只觉脑袋一阵阵眩晕,会稽到底有多少人马?
“都督!”吕蒙等人见状连忙上前扶住周瑜。
“撤军,回柴桑!快!”周瑜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道。
萌寶發飈:總裁必須負責 雲染天空
“都督,如此一来ꓹ 荆州明军恐怕立刻便会渡江!”吕蒙犹豫道。
“那也得走,柴桑必须救!”周瑜努力让自己情绪稳定一些ꓹ 若是孙权都没了,他们挡住陈默又有什么意义?
“喏!”
众将答应一声,立刻指挥船队调转船头ꓹ 驶向柴桑方向。
另一边,夏口大营ꓹ 周瑜撤军的消息自然瞒不住陈默。
“可确定周瑜已走?”陈默得到消息后,起身询问道。
“王上放心ꓹ 确实无疑!”蔡和一脸激动地道。
“好!”陈默一拍扶手起身笑道:“江东之战ꓹ 在此一役,立刻命令牵召率兵懈怠三日口粮,来此渡江,水师先将牵召所部送到对岸,而后挥师入柴桑。”
“喏!”蔡和答应一声,转身快步离去。
牵召赶到之后,陈默令他立刻渡江ꓹ 渡江之后,迅速赶往柴桑与臧霸合围柴桑ꓹ 陈默将亲率水师向柴桑而去ꓹ 到时候ꓹ 周瑜便是有通天之能ꓹ 恐怕也难阻江东灭亡之局。
陈默命令下达,一时间ꓹ 夏口两岸ꓹ 行船川流不息ꓹ 牵召所部兵马足有三万被运送过江,按照陈默吩咐ꓹ 渡江之后便迅速赶向柴桑方向,陈默也在次日率领水军朝着柴桑方向而去。
不过三日,陈默的水师和牵召大军几乎是同时赶到柴桑与臧霸大军汇合,三支人马,从水陆三方将柴桑围住,柴桑水师一半回城保卫江夏,一半则迎战陈默水师。
萌寶來襲,陸先生的心尖寵 米茶蘇
双方在潘阳湖上一场混战,江东水师虽然厉害,但去了一半之后,没了数量优势,却也难挡陈默亲率的荆州水师,几次交手未能击退荆州水师,加上臧霸和牵召两向攻城,周瑜渐渐有些抵挡不住,只得命水军退回柴桑防守待援。
柴桑,孙权府中,大堂之上,依旧是江东文武满座,只是气氛比上一次更加沉重。
重生之如水人生
“主公,此时局势,我军已再难翻盘,莫非主公真想看到孙氏一族亡于此!?”虞翻再度起身劝道。
虽然求援使者已经派出去,曹昂和韩当那边应该很快就会回援,但如此一来,等于自己放弃了吴郡、会稽、丹阳三郡之地,而且就算大军回援,保住柴桑又如何?荆南四郡恐怕也已经易主,豫章能否保全都是个问题,连一郡都没有,如何能与陈默抗衡?都不用数年,陈默只要围困几个月,他们连供应三军的粮草都拿不出来,到时候,拿什么去挡陈默的几十万明军?
这一次,周瑜没有反驳,鲁肃也没有反驳,虽然投降这种事,对他们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但眼下,哪怕是周瑜都已经看不到翻盘的希望。
你可以说陈默是在以势压人,算不得真本事,但那又如何?从一开始本就不公平。
孙权面沉似水,半晌也没有说话,众人也没有多言,一时间,整个大堂里的气氛压抑的叫人难受。
“公瑾……”不知过了多久,孙权将目光看向周瑜,那一瞬间,给周瑜的感觉,眼前的主公似乎一下子老了十岁,无奈、沧桑的感觉让周瑜心中绞痛。
“末将无能,不能为主公保全基业,但若主公不愿,末将愿为主公战死沙场!”周瑜起身,对着孙权拜倒,沉声道。
“末将愿为主公死战!”吕蒙、周泰等人也各自拜倒。
“死战?”孙权失望了,他本以为周瑜还能力挽狂澜,但……终究是奢望吗?有些失笑着摇了摇头:“诸位为孙某做的已经够多了,公瑾可否代孤去见见那陈默?”
张昭张开眼睛,看向孙权,迟疑片刻后道:“主公,老臣与明王有过相会,若大都督不愿,老臣愿意代劳。”
显然,孙权是不准备继续跟陈默死扛下去了,但投降总得谈谈条件,张昭觉得这个任务,自己比任何人都适合。
“不必。”周瑜起身,对着孙权一礼道:“瑜也想见一见这位明王。”
虽然有过交手,但两人却从未见过面,既然孙权已经做出了决定,周瑜自然要为孙权谋得最后的好处,至少要保孙家无忧。
“便由公瑾去吧。”孙权没理张昭难看的脸色,淡淡的点头道。
至于条件,孙权没提,虽然还未完全落败,但他手里能够谈的筹码并不多。
“末将告退!”周瑜对着孙权再度一礼,转身离开。
一刻钟后,陈默大营,看着眼前的周瑜,陈默赞赏道:“不错,久闻公瑾之名,可惜一直未能得见,今日一见,吾之幸也,公瑾入座!”
“多谢明王。”周瑜插手一礼,坐在陈默下手。
没什么故意折辱,周瑜想为孙权谋福,陈默也希望尽快结束这场战争,不过这谈判吗,自然不能一开始就亮出底牌,有时候这谈判跟打仗一样,需要不断试探,试探出对方的底线,最终达成协议。
“我主愿意归降明王,却不知明王当如何安置我主?”周瑜看着陈默,开门见山道。
“公瑾,若是你我交战之前,仲谋愿意投降的话,不但有吴侯之位,孤还可保孙氏三代富贵,孙权亦可入朝为官,而且位列三公,但如今吗……”陈默笑着摇了摇头:“吴侯之位可保,不过孙氏族人却需自谋生路,江东众将需尽快投降。”
“明王,如今明军虽然渡江,然我江东仍有十万善战之士,或许不及明王麾下精锐,但若都潜入山林,做了山越宗贼,这江东之地,恐怕难以安泰。”周瑜微笑道。
“公瑾是在威胁孤?”陈默眯了眯眼睛,目光落向周瑜。
鬼臉劫
“不敢,但就算瑜不说,我主三代经营江东,若我主受了慢待,明王可曾想过那些忠诚于我主的将士会不会答应?”周瑜朗声道。
“哦?孤何曾慢待于吴侯?”陈默好笑道。
“不说孙氏一门治理江东之功,先主文台公也曾为国征战羌胡,于社稷有功,自伯符起,孙家数十年平定山越,为大汉开荒辟土,这些难道不算功绩?只给吴侯一人封赏,若此事为天下人所知,难免叫人心寒!”周瑜沉声道。
“公瑾啊,有些事情,你得清楚,不管对错如何,但孙家三代割据江东说大点儿,那叫反叛,如今兵败投降,朝廷不追究其过错,还有爵位封赏已是宽宏,难道孙家真想以此之功,便要朝廷世代养活?就算孤同意,这一带且不管,二代会有多少,三代、四代?四代之后,孙家子孙繁衍下去,怕不是有成千上万人,这都足以供养一支军队了,朝廷为何要养他们?”
“孙家子孙也可入仕为朝廷效命!”周瑜沉声道。
“若是有本事还好,但若是无本事呢?”陈默笑问道。
“王上,大都督,莫要伤了和气。”荀攸眼见双方气氛越来越僵,出声笑道:“此事事关重大,大都督恐怕也难代表吴侯,不如大都督且先回去,与吴侯商议一番,我等再谈如何?”
天生我菜必有用
“也罢。”陈默点点头,看向周瑜笑道:“公瑾,孤并非蛮横无理之人,也请公瑾去与仲谋好生商议一番,此事于仲谋乃至孙氏而言,关乎重大,孤也并无欺辱之意,但你们也不能胡乱说话。”
周瑜默默地点点头,起身道:“如此,瑜先行告退。”
“送客!”陈默点头笑道。
自有侍者将周瑜送出大营。
荀攸看向陈默道:“王上,如今那孙权既然已经有心投降,那建业之战……”
“尚未投降之前,该打还得打。”陈默摇了摇头道:“传讯余昇,尽快攻占建业!”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