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緣定你 ptt-第二百五十二章 再遇老牛

緣定你
小說推薦緣定你缘定你
一路下来,或许是有了来自于天空的护航,武松开的车畅通无阻地抵达疾控中心。
“你不用进去,在门口等着我就成。”司华悦指了下外面的停车棚,对武松说。
嗯?她转头看向车棚。
停车棚里停着两辆车。
那辆如同被人弃之不用的黑车依然安静地停在角落里养古,而另外一辆是甄本中毒那晚司华悦见到的红色现代。
那晚离开疾控中心,司华悦乘坐的是警车。当时乱哄哄的,她压根就没留意那辆红车还在不在。
再次见到这扎眼的红色,她不禁感到有些奇怪,这车怎么总是在晚上出现?
作为疾控中心保安队长的她,非常确定这车白天从未出现过。
发觉到司华悦的神情有异,武松循着她的视线看向停车棚,问:“怎么了?那车有什么问题吗?”
“我也说不上来,你留意下。”说完,她准备开门下车。
“我还是随你进去吧。”武松打开安全带,他担心司华悦在里面会出状况。
“别,里面到处都是监控,人多反而不妙,况且我去的还是地下,连我都拿不准能不能进得去。”
褚美琴的强势干预,导致司华悦在疾控中心的身份和处境非常尴尬。
除非直面闫主任,不然里面的人一旦传扬开她已经辞职,那她想进入重症区,恐怕会很麻烦。
褚美琴擅自替司华悦辞职的事,武松知道,疾控中心里的规矩他多少了解一些。
司华悦的身手他也清楚,除非遇到持有热武器,且下手不会留情的人,司华悦才会落败。
他担心,主要是因为到现在为止,他们俩的手机依然开不了机。
他将腰带解下来递给司华悦,“这个你系上,搭扣位置有一个凸起的按钮,发现有危险,往左拧一下,就会发射出一排肉眼难辨的钢针,可令被射中的人出现短暂昏迷。”
不用问也知道,司华诚的杰作。
“不用,你戴着吧,你比我更需要。”司华悦婉拒道。
武松在门口的目标比她大。
进入疾控中心以后,虽说有监控,但她不会像武松这样始终停留在一个地方。
拒收的另外一个原因是,他们俩腰围不一样,别一个不小心把自己给扎晕乎过去了。
司华悦说完即开门下车。
今晚值班的是两张新面孔,一个圆白脸的年轻人和一个满脸痘坑痕迹的瘦子。
司华悦不认得他们,但他们在看清司华悦的长相后,明显一愣,认出来了,值班室墙上的照片还没替换。
“司……司队长?”其中一个圆脸的年轻人有些不确定地喊了声。
“是我,开门。”司华悦站在电闸门外,用队长的口气吩咐道。
“这……”圆脸跟瘦子对视了眼,俩人都一脸为难的神情。
看来她辞职的事已经在单位里传扬开了,司华悦在心里暗恼。
“我手机没电了,借你手机用一下,我给闫主任打电话。”司华悦冷冷地说,她就不信闫老头也会将她拒之门外。
圆脸依言从兜里摸出手机,瘦子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圆脸瘪了下嘴,轻轻摇了下头。
准备将手机解锁后再给司华悦,可圆脸轻咦了声,“诶,刚充的电,怎么开不开机了?”
他将手机在掌心里拍了拍,继续尝试开机,依然打不开。
司华悦抬头看了眼天空,遥远深邃的天幕繁星点点,没有月亮,没有飞鸟,更没有飞机。
可这明显不正常,她和武松的手机被灭了,圆脸的也开不了机。
“卧槽,啥情况?我的也关机了,挂上被人举报了……”
瘦子小声咕哝了句,想起司华悦的身份,他赶忙将余下的抱怨咽进肚子里。
“闫主任在里面,你等下,我去打个电话试试看能不能打通。”
圆脸隐约察觉到事态不正常,对司华悦说完,他便脚步匆忙地进入门卫室。
闫主任在?
司华悦并没有因为听到这个消息而放松心情,闫主任很少会在夜里出现在单位。
超棒的言情小說 緣定你 花嘎-第二百五十二章 再遇老牛熱推
工作时间外在,就表示有很严重的情况发生。
就像甄本中毒那晚。
思及此,司华悦愈发着急,紧盯着门卫室里的圆脸。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緣定你 ptt-第二百五十二章 再遇老牛展示
“没信号啊!”圆脸跌跌撞撞地下台阶,险些摔倒。
“怎么可能?内线电话需要什么信号啊?!”瘦子说。
“司队长,你等下,我去办公楼里找找闫主任。”圆脸说完准备往院内跑。
身后传来一阵电闸门的金属摩擦声。
他回过头,恰好见到司华悦落地一幕。
“我和你一起去。”司华悦用不容置喙的语气对圆脸说。
不及圆脸和瘦子表态,她步速极快地奔向办公大楼,将圆脸远远地抛在身后。
进去后,司华悦并没有乘坐电梯上楼,而是下楼。
如果有情况,闫主任一定是在地下,而非地上。
下去后,她直奔进仲安妮曾经的病房。
门是锁着的,从门上的小窗口望进去,发现床上的被子胡乱地翻卷着,一如他们离开的那晚。
门是向里开的,她将力气凝聚到臂膀,随着咔嚓一声响,门被她蛮力撞开。
进去后,她打开挂衣柜,将装有保外就医手续的档案袋翻找出来。
看了眼,还好,都在。
拿着档案袋,她刚准备往外走,耳廓一动,她感应到洗手间里似乎有人。
将档案袋塞进裤腰,她蹑足走到洗手间门前。
里面没开灯,从花玻璃根本看不清里面是否有人。
拧了把门把手,是从里面反锁的。
这表示里面的确是有人在。
不开灯,不说话,这是在藏那三百两银子呢?
司华悦退后一步,抬脚一踹,门开。
没人!
奇了怪了,她探手打开洗手间的灯,提高警觉走了进去。
小小的洗手间根本就没有可藏人的地方。
难道是错觉?
她摇了摇头,走出洗手间,环视了圈房间,没有任何异样,这才走出病房。
往重症区走的路上,司华悦总觉得走廊两侧的病房里都住着人。
可趴到门玻璃往里看,整洁的床铺似乎是在嘲笑她的感知出错了。
重症区门口的值班室里站着一名医生和两个护士,让司华悦意外的是,管花圃的老牛居然也在里面。
他们似乎是在说什么,表情非常严肃。
老牛的位置面朝门,在司华悦往这边走的时候他就已经见到了。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緣定你-第二百五十二章 再遇老牛看書
但他应该没有告诉那些医护,仿似司华悦带有隐身能力似的。
通往重症区的门是指纹锁,司华悦担心把她的记录抹除了,直到门开,她才放心地走了进去。
后知后觉的三名医护慌忙追了出来,可司华悦已经进去了。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緣定你》-第二百五十二章 再遇老牛分享
这三个人都认得司华悦,恰好其中一个还是甄本中毒那晚,被司华悦扣留在病房门口的护士之一。
“她怎么来了?不是被警察抓走,辞职不干了吗?”那个护士惊异地盯着司华悦的背影说。
那晚司华悦被警方带走的消息像病毒般在疾控中心散播开来。
“快,得赶紧进去通知闫主任!”那个医生说完,开始穿防护服,然后对一旁的护士吩咐:“去联系外面的保安……”
话说了一半,想到司华悦的身手,他无奈地摇了摇头。
老牛见他们三个人手忙脚乱的样,插言道:“等你们进去,她早就找到闫主任了。”
司华悦不用穿防护服,仅这一点,他们就追不上,更何况司华悦的行走步速,哪里是他们能追赶到的?
拿出手机看了眼,依然处于关机状态。
这是不是说明,整个疾控中心都因为她的到来而通讯瘫痪?
来到护士台,里面坐着两个值班护士,扫了眼她们胸前的工作卡,原有员工。
“甄本在哪个病房?”司华悦问。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緣定你 花嘎-第二百五十二章 再遇老牛相伴
两名护士瞪大眼睛,慢慢起身作出逃跑准备。
见她们这样,司华悦也失了耐心,一个旋身,跃进工作台内。
扯住一个护士防护服后面的拉锁,司华悦命令道:“带路,不然我将你的防护服扯下来!”
另外一个护士退后了步,拉开与司华悦的距离,“你不要乱来!”她色厉内荏地警告。
被司华悦制伏的护士颤抖着声音说:“别别,你别扯,甄本他不在这儿。”
“在哪儿?”司华悦心一紧,难不成逃跑出去后被别的人给抓去了?
“在、在高传染区。”护士说。
“你在撒谎!”司华悦手下一个用力,吓得那护士惊声尖叫。
高传染区和低传染区之间的门需要刷指纹,里面的每一间病房都是虹膜锁。
司华悦自认如果她被关进去的话,想出来只有挟持一名护士做人质。
甄本如果真的被送进高传染区,凭他的身手,根本就出不来。
因为在司华悦来前,这里的通讯正常,不然甄本也不可能打通她的电话。
别说走出疾控中心的大门,不等他摸到通往地上的电梯门,就被闻讯赶来的保安和医护给捉回去了。
那个被司华悦攥着防护服的护士浑身剧烈地颤抖着,声音里带着哭腔坚持说甄本就在高传染区。
与她一同当值的护士看不过去了,对司华悦解释说:“我们没有撒谎,甄本的确就在高传染区,今晚才被送去的。”
“今晚?”司华悦突然有些明白了。
“是的,今晚,他今天上午才被转到外面的特护病房区,谁知他晚上竟然趁值班护士不注意偷偷溜了出去。被抓回来后,就送进了高传染区。”护士继续道。
这说不通啊!
疾控中心又不是看守所,病人逃跑的后果固然很严重,毕竟大多身带传染性病毒。
可像甄本这样,基本属于无病毒的人,怎么会关进了重症区的高传染区?
“走!你们俩前面带路,一起去高传染区!”司华悦命令道。
俩护士对视了眼,眼中满是无奈,她们错过了最佳报警时间。
刚准备往外走,警铃大作,三个人同时停下脚步。
刚才司华悦还在感觉奇怪,她硬闯进第一道门时,值班室里的人就该按下警铃。
可怎么拖到现在才响?
警铃和通讯设备是两码事,只要有电就能用。
这说明警铃要么是出故障了,要么并非是针对司华悦而响。
一个不好的预感在司华悦心底划过,她隐约找到了问题的答案。
松开抓着护士的手,她速度极快地奔向高传染区。
远远的,她就见到一行人从高传染区里出来。
为首的是老牛,被挟持的是甄本和闫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