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8m0hd精华玄幻小說 魔法塔的星空-第五百九十九章 比肩同行展示-ihr2w

魔法塔的星空
小說推薦魔法塔的星空
哈露米歌声的打岔,让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顺坡放下了敌意,好奇地讨论起对方所表现出来的一切。同时让大魔法师比詹带路,往这回宴会真正的核心区域走去。他这回来,可不是不速之客,也是受邀请的。
而那群不长眼,有着贵族头衔的熊孩子,早就被同行的其他部属架开,不知拖到哪里去教训一顿了。即使是帝国表面再和谐,私底下不长眼的法爷跟不长眼的贵族可不懂得什么叫作和平相处。
本该是很普通的攀谈,但在其他人眼中,能够与一位法圣比肩而行的某人,绝对是一个异类存在。不管是谁,站在那些真正的大人物身边,就算不慑于对方的名声或实力,也没有多少人可以安稳地站得住脚。
原因很简单,普通人以上的职业者,不管是魔法师或战士,这些真正有本事的人即便收敛他们的力量,仍旧会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一些足以震慑人心的气息。谁都无法避免,就好像人的呼吸一样,有吸气,就会有吐气。
所谓的累积储存权能,也不是将魔法权能像是水桶装水一样,囤积在人体里。而是一种肺活量之于体力的概念,肺活量大的人,自然可以在剧烈运动时比一般人更为持久。
魔法师们日积月累的活儿,就是要想办法增加自己属于权能的‘肺活量’。然后在每一次使用的时候,更为合理及有效率的分配魔法权能。
越强大的魔法师,其日常所自然‘呼出’的权能,对靠近他的人就越有压迫感;战士也是类似的情况,而这份压迫是不分对象的。好比上位魔兽光是气味,就会让下位魔兽或一般野兽抱头鼠窜那样。战士与魔法师在第一时间评断敌我强弱,就是靠这种感觉。
而这也是林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看轻的最主要理由。以一个迷地魔法师而言,他所累积的权能,以量来说只能算是普通。甚至一些比较高段、天赋比较好的魔法学徒,在权能的累积上都会胜过他。这点可说是硬伤了。
因为某人实力是来自于世界树晋级的过程中,其他维度的能量潮汐风暴。梦境魔法塔、闪现术,以及各种基于星空夜幕的魔法,都不是使用迷地的权能。可以说他真正的‘呼吸形态’和迷地的一般魔法师都不同,所以才没人能够真正在对抗之前就察觉他的实力。
在一般的情形下,强者与弱者之间是难以相处的,就好像狮子与兔子不会生活在一起。这并不全然是身分、地位与实力差距使弱者自惭形秽,更多是因为生理上的不适应。
诚然这自然散发的压威可以刻意去压制,就好像一些杀手与刺客用来削除自身气息与存在感的方法,但有必要时时刻刻这么做吗?因为那就像游泳时,潜水的憋气一样,憋得再长再久,还是需要换气的。
傳家 雕欄玉砌
就算可以长时间用控制呼吸放缓的概念来控制自身的权能发散,减少给别人带来压迫感。但这份感觉还是存在着,并不会因此消失。
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当然不会因为这里的任何人,去抑制他自然散发出的权能压威。即便如此,还是有自己的好友阿提拉以外的人,能与自己比肩同行。可以说在场最惊讶的人,就是这位法圣了。
对所有人心中的惊讶,当事人当然是一无所知。而他能够承受一位法圣压威的原因,也不是因为梦境魔法塔的强大。
之所以相同等级的强者,可以适应其他强者所散发出来的压威气息,只是因为他已经习惯了自己的而已。林所累积的权能太弱,照理说还不到可以适应这种等级压威的程度。但,他身旁有谁?
就好像某人老爱说,艾吉欧那个胖小子──这段时间被喂胖的,──未来肯定前途无量一样,因为他适应了黑龙的生物压威。那么在未来,能够在气势上吓住他的人就不会多;只要不是一见面就软脚,能够发挥出自己的正常实力,就未尝没有一拼的机会。
很多时候,弱者之所以会输给强者,是因为他们输了气势,既而从心态上就已经承认自己的失败了。但是!棺材只会装死人,不一定是装弱者或装老人。
对林来说,他可以轻易地无视很多魔法师前辈与强者们的气势压威,只不过是因为他适应了那位前魔王大人,巫妖芬妮提卡尔的而已。这点优势,对那两个少女来说也是一样。
要知道,巫妖在刚复活的那会儿,根本没有什么控制力可言。整个人除了那副骨架,其他部分都是用魔法权能凝聚出来的。那简直就像是自带了恐惧光环,时时刻刻压迫任何接近她的人。要不是那时大贤者之塔就是自己的家,是最后的庇护所、避风港,某人都想跑了。
步步皆殤 碧霄2466
但最终,他们适应了在巫妖旁的生活。在芬重新塑造一副活生生的肉体后,控制力进一步提升,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权能压威也越加轻微,但对已经适应的师徒三人当然没有差别。
这也是林等师徒三人在旅途中,遇到有龙族血统的魔兽,甚至是在遇难的雪山上遇到黑龙奥古斯都时,都不会惊慌失措的原因之一。
特别是某只巫妖在打情骂俏的时候,可不会用温柔的小拳拳,软绵绵地搥着男人的胸膛。那可是加持了魔王等级巨力术的拳头,一拳搥实了,当场就得用复活术来抢救的程度。
冥媒正禮 桃偵軒
玉梨魂 徐枕亞
我把愛情賣給誰 醉染琉璃
能够在那样的环境熬过来,老实说某人也是不容易。这也是林一直到现在,难以培养出强者自觉的最主要理由。
不仅仅是芬的程度,难以让林有一个可供参考的‘合理’强弱标准。身边有一个可以全方面压制自己的人,随时随地都把自己教训成弟弟,还说什么要把自己视为战无不胜的强者,莽出一片天空?没有把自卑升级成自闭,已经是某人心态够强大了。
总而言之,区区一个法圣抖一抖王霸之气,就想要自己跪,还早呢!
当然,这一切都是某人所不自知的事情。对一个穿越众来说,老人又不是死人,某人穿越前只有在亲人长辈往生的葬礼上,会跪拜行礼。所以真想要某人跪,捻香的时候就会跪了。
官再大,权再重,只要是个人,还不是两只眼睛一张嘴巴。新世纪的老家,可不兴什么大官出巡,百姓箪食壶浆,跪拜相迎的戏码。
全球自走棋
所以这位刚认识的法圣想聊魔法方面的问题,林当然就陪他聊啰。讲错就讲错了,给老人家有机会可以教训一下后辈,让他们从中得到一些满足,算是某人对于长者所特有的体贴方式。
要不然把老人家的自尊都给碾碎成渣渣,要是心脏病发作,有了什么好歹,自己还不得被怨恨上不知几辈子。所以有时,输是一种温柔;就好像有人把某些谎言当成善意一样。
进入到主宅内,一堆老头子开小灶的地方,没有像某人所认为那样,由一群女孩招待,看到的尽是中世纪老不修的荒淫场面。这里的宴会风格很正常,也很迷地,比较像林在其他地方所见到的那般。
除了小台阶上的一排主桌以外,两旁的长席有前后三层,彼此相对而坐。满桌尽是食物、酒壶。所有人都扒着眼前的鸡翅或鸭腿,或用刀叉切割着烤到金黄色的小羊羔。
但是当法圣巴巴克阿布那罕一进到宴会厅中,所有人都放下了手边的事情,起身相迎。这是魔法师们对一个法圣的尊重。
法圣的席次当然是在主桌上。
而这种宴会席次的安排,主桌和前排不能随便坐。基本上是越靠近主桌的位置,就是身份越高的人。而底下就没有太过详细的区分,只要有空位都能坐。但大家还是习惯同一伙的,或是互相认识的会坐在一起。
萌女公主不愁嫁 未若柳
七世之花
从没出席过圣城埃斯塔力魔法师宴会的某人,当然是下意识地寻找偏僻处的空位。头一转,就看到一群有上数学课的魔法师们,正招手相邀。
林回应问候之后,就想往那群熟人处走去。但跟他一起进来的法圣,怎么可能那么简单就放过人,大手一勾,就准备……什么也没勾到!
上司大人,如狼似虎
巴巴克阿布那罕对自己扑了个空相当意外,同样诧异的还有跟在他另一边的好友,大魔法师阿提拉。到了他们的层次,抓这个小鸡般的男人应该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但却抓空了!这让他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起有关这个男人的情报。
而林的闪现,也许震撼了其他没有亲眼见过的魔法师,但对有上数学课的那群人却是不陌生的。没有任何施法征兆,察觉不到应有的施法过程,某人的闪现术对知道得这群魔法师来说,已经到了‘无解’的程度。
所以他们从没想过要和这个男人敌对,因为破解不了他这个号称最强,实际上也有可能真的是最强的逃跑魔法。而得罪了这样的魔法师,又无法彻底将对方杀死,会留下什么后患?大伙儿浸**法都有数十年的时光,假如他们会这样的魔法,能够发展出什么样配合的战术?
光是这么一思考,什么非分的想法都化为乌有了。
这也让他们想起格瓦那帝国阿巴丹城,疑似有关这个男人的情报。那可是搞得一整座城的贵族们,整整三天睡不好觉。当初看到这样的消息,只觉得太夸张,但要他们做出一样的效果,倒也不是完全做不到。但现在,没人笑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