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jdcga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鬥羅開始打卡討論-第1541章 南煌魔域-9nql5

從鬥羅開始打卡
小說推薦從鬥羅開始打卡
“何事?”天魔尊正要启程前往前方渊海魔域远处天际,见此不由顿足问道。
“事情不太妙。”无花魔主转身望向其余两个方向,声音变得更为低沉:“我们错估荒海魔神的,不止是他,柒霄,混元这两个魔神,早在联合攻打魂妖圣城之前,就已经暗中安排破坏黑暗边界,让黑潮降临。”
“这怎么可能?镇守在那边的夜魔君呢?就算那是两位魔神,破坏黑暗边界…难道夜魔君不会发现?”天魔尊心中着实惊了一跳。
“魔神想要引发空间裂缝太简单了。”无花魔主声音嘶哑道,“只要用强大的能量持续不断的轰击空间,就能造成大范围的空间裂缝群,时间一长,就会形成不稳定的黑暗边界,再引动黑潮,就不难了…那三个家伙估计知道了阎主消失后,就暗中一直在谋划此事。”
天魔尊眼眸闪烁光芒。
这些魔神可真的是狠啊。
“无花,你的意思是,我们现在…被黑潮包围了?”后面的一位魔主站出来,声音带着几分茫然,“我记得不错的话,混诃魔域和柒霄魔域,是临近渊海魔域的?”
“差不多…可能还不止。”无花魔主望向同属净天宫的魔主,“从那位帝耶归来之后,已经有四个魔域的魔神,要么陨落,要么消失,其余几位魔域的魔神,就算再迟钝也肯定知道了阎主消失的消息。我们暗魔界九域的魔神,可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他们此时,说不定就在背后推波助澜也说不定。”
说到这,无花魔主最终还是望向了天魔尊。
声音透着几分苍凉。
“你来决定吧,阎主之后,净天宫终究是要经历这一劫。”
天魔尊能够感受到这位活了无数年的魔主,此刻心中的那份悲暮。
沉吟许久,她缓缓道:
“那就…杀出去吧。”
——
“黑潮,魔神…看来我们这位天魔尊,还未崛起,怕是就要陨落在这苍茫大地只上了。可惜,黑潮过后,只有荒芜,荒海那三个魔畜…真是…太出乎本尊意料了。”
数万米的高空之上。
一座巍峨如山般的魔舰,悠悠飘荡。
魔舰上方,一座秀刻着云纹图案的伞盖之下。
一位体型壮硕的魂魔,坐在摇椅上,依靠在一侧,眺望着远处的魔域大地。
魔舰的侧翼秀刻了几个大字。
南煌。
这是一首来自南煌魔域的魔舰。
同属九域之一的南煌魔域,位于暗魔界的最南边。
在九域之中,南煌魔域势力排在前三。
十分强大。
非誠勿婚:老公不合法
作为南煌魔域的执掌者,南煌魔神是一位很独特的魔神。
一般来说,魔域的命名,大部分的魔神都不会用自己的尊号,以免混淆。
同时也认为用尊号给魔域命名,是一件很羞耻的事件。
顶多只会用一个字,来让尊号与魔域的名号相互联系。
渊海魔域,荒海魔神。混诃魔域,混元魔神,柒夜魔域,柒霄魔神。
青阳魔域,青萝魔神。
等等,皆是如此。
警備區
毕竟,魔神都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
警官有令:蜜寵嬌妻
连凡间的帝皇都要注意自身的脸面与形象,作为魔神虽说一般不会顾及那些,但也不会太过张扬高调。
鬼差代理
意思意思就行了。
而南煌魔神不一样。
網遊之劍神無風 望風落淚
回到未來
“小八,咱儿这是到什么地界了?”
摇椅上的魂魔想旁边的守卫问道。
“咳咳,嗯…阴阳并存,咱们这应该是到混元魔域了,您看,左边是至阳的阳星,有变是至阴的月星。这是混元魔域独有的气象。”
守卫指着天边。
南边是散发着炙热光芒的太阳,北边是散发着阴冷气息的月星。
代表着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象,同时出现在这片魔域大地上,反而形成了一种稳定的能量。
冷魅殿下欺上野蠻公
混元魔域,是九域中暗魔气最为稳定,空间也最为稳定的魔域。
無良萌妃要改嫁
“哦,混元魔域啊,原来是这个地方…本尊就说,这地方怎么这么熟悉。那颗阳星,当年不还是本尊寻来的嘛?混元那魂崽子也真是愚蠢,竟然就这么被荒海那蠢货给片刻,一身修为,付诸流水…”
摇椅上的魂魔唉声叹气,“连这么稳定的魔域,都被搞出黑潮来,混元怕是也下了一番功夫…只可惜,白白为荒海做了嫁衣。区区一缕魔气,有那么重要嘛?作为老牌魔神,好不容易上位得到专属弑神,执掌一域…真是太可惜了。”
“小八,混元上位多久了?”
“历经两千三百二十年。”
“啧啧,阎主给他这张魔神体验卡,怎么得也是万年起步,他两千年就给干废了…真是白瞎了当年阎主一片好心。”
摇椅上的魂魔站起身,望着远处,“要突破魔神,何须什么魔气。时候到了,不久成了?”
被称为小八的守卫沉默不语,他心道,之前得知荒海魔神得到那一缕魔气的时候,尊上您可不知道不知道有多酸呢?
哪里像是现在这样豁达。
“小八,你小子沉默不说话,是不是心中在腹诽本尊?嗯?”南煌魔神转过身双眸锐利的看了守卫一眼。
“不敢,以尊上您的风采和天资,便是当年的那位先魔,也不及您一二。突破魔神,对您来说,只是眨眼的事情,只要您想,随时都能突破,哪里需要什么魔气?荒海混元之流,对您来说,虽同是魔神,但格局之小,完全没有可比性。”守卫立刻肃然道。
“嗯。”南煌魔神微微点头,拍了拍守卫的肩膀,赞赏道,“小八,你知道当初为什么我在一众魂魔中,挑中你当我的贴身魔卫么?要知道,你的实力和天资在当初的魂魔中都是垫底的。”
“不知,属下也是惶恐困惑。”守卫躬身道。
“因为你身上有一个难能可贵的品质。”南煌魔神笑道,“那就是诚实!总喜欢说实话!”
“……”守卫。
“对了,那几个家伙,应该也快到了吧?”南煌魔神望向远处,脸色笑容中带着几分期待,“不知道这个局,她这位天魔尊该怎么破。”
“只有来求您,才有一二机会。”守卫立刻说道。
“哈哈哈…没错,只有来求我,才有一二机会。只有我南煌魔神,才能从黑潮中将她安全救出来。”
南煌魔神顿时大悦。
他从天空俯瞰。
目光所及之处,前方已经皆是无边的黑暗,朝着中央包围着。
不多时。
他忽的感应到一道漆黑的光影,似要越过那漆黑的黑暗,进入到里面之中。
“诶,这时候居然还有不怕死的,想要强闯黑潮,进入包围圈里面。这是那个魔神?”
南煌魔神盯着那道光影,微微皱眉,感觉不太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