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4tk8人氣言情小說 生活系大佬討論-第二十二章 歐皇(求訂閱)展示-ks0xi

生活系大佬
小說推薦生活系大佬生活系大佬
走路带风,嘴角带笑。
看着身侧气宇轩昂,雌雄莫辨的林宁,叶凌菲眨了眨漂亮的哞,这世上,有大事儿吗?
“可以开始了。”
下颌微点,林宁淡淡的笑了笑,身为一家之主,身为霸道女总的男人,必须成熟,必须稳重。
“是,夫人,先生。”
杰森很有眼力劲儿,刚刚说出口的夫人,临时加了句先生。
“再来一瓶。”
龙颜大悦的林宁,念头微动,随手就是一瓶觉醒药剂,扔的那叫一个大气,扔的那叫一个潇洒。
“。。。”
小心翼翼的接过药剂,一脸懵逼的杰森,憨憨的挠了挠头,愣是搞不懂夫人这是什么操作。
“不显摆能死吗?”
说话的是叶凌菲,这个林宁认作的贤妻,说话的同时还不忘狠狠的扭了把林宁的纤纤细腰。
“为了这药剂,我先前才给你姐转了5亿美金。”
不等林宁开口,叶凌菲特意选了个不高不低,在场人却恰好都听得到的声量。
“嘶。。”
感受自腰间的酸爽,林宁倒吸了口气,正欲训妻的时候,面前的杰森到是先抢了戏。
“谢谢先生,杰森必不负先生馈赠。”
“咣咣咣。。。”
两瓶药剂,一瓶异血,一饮而尽。
从杰森迫不及待的样不难看出,这家伙应该是怕林宁反悔,这壮如铁塔一般的家伙,应该挺怕死的。
“呵,你给我过来。”
一把揪过林宁的耳朵,叶凌菲轻哼了声,一边说,一边向断崖边走去。
“放手,你个疯婆娘。”
大丈夫形象岂能说丢就丢,自觉丢了面子的林宁,低喝道。
“两瓶药剂10个亿,你是人傻,还是钱多?”
无视林宁的怒脸,找了个稍远的位置后,松了手的叶凌菲,低声质问道。
“妇人之见,杰森是自己人,他的忠诚。。。”
一手揉着火辣辣的耳朵,林宁闷哼了声,绝不会承认自己刚刚是一时冲动,光顾着显摆了。
“闭嘴,你知道杰森的年薪是多少吗?你敢不给他发薪水,试试他有多忠诚吗?”
冷着脸的叶凌菲,看起来凶凶哒,林宁抽了抽嘴角,跟女人,完全没道理可讲。
“你这是什么表情,不服气?”
一言不发的林宁,小表情还挺丰富,叶凌菲眯了眯眼,索性直接问道。
“我还是不是你老婆?小事是不是我说了算?家里是不是我持家?”
“。。。”
咄咄逼人的叶凌菲,跟吃了枪药似的,一问接一问。
林宁张了张嘴,莫名有种给自己找了个小妈的感觉。
“刚想给你发10个亿的零花钱,你这转手就送人10个亿的东西,你让我怎么敢放心把钱给你?”
一记巴掌,一颗甜枣,深知适可而止的叶凌菲,话题一转,只是一句话,就拍死了林宁刚刚冒出头的逆反心。
“零,零花钱?”
记忆里,自己可没少问母亲要钱。
林宁皱了皱眉,仔细想想,一个零花钱单位按十亿算的小妈,也不是不能接受。
“不然呢,你是我叶凌菲的男人,你是咱家之主,我能让你抠抠索索得出去丢人现眼,能让你到处招摇撞骗,整天想着法的骗人钱吗?”
叶凌菲很直接,又是丢人现眼,又是招摇撞骗,一点也不带客气。
林宁尴尬的笑了笑,也不知是为什么,明明被人骂了一通,心里头还挺爽。
“老婆。。。”
“别叫我老婆,没你这么蠢的老公。”
似是还觉得不够,特意装出一幅怒其不争样子的叶凌菲,继续说道:“收买人心没错,但也要有个度。家里是有不少钱,10个亿是不多,但那都是变卖产业所得,坐吃山空的道理,你不应该不懂。。。”
“我。。。”
“听我说完,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以后?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孩子?”
叶凌菲应该是生气了,眼眶都红了。
林宁叹了口气,心里别提有多后悔,好端端的,显摆个毛啊。
“等我没钱了,你是准备带着我和孩子招摇撞骗,还是带着我和孩子啃姐?”
沉默良久,叶凌菲揉了揉眼,哀声道。
“放心吧,汲取舱虽说只是过渡产品,但至少能垄断两年的市场。”
叶凌菲的状态,少有的低落,少有的柔弱。
看在眼里的林宁,默默的抓过叶凌菲的手,说道。
“我的骄傲不允许我做寄生虫,更不允许我啃姐。”
猛地抽回林宁牵着的手,站的笔直的叶凌菲,仰着下巴,迎着风。
从林宁的视线看去,好吧,应该是太近的缘故,只看到个戴着钻饰,白皙秀颀的,饿,脖子。
“我和我姐不分你我的,她的一切,都是我给的。”
不可否认,骄傲的叶凌菲,最是迷人。林宁轻出了口气,实话实说道。
“包括她的爵位,她的继承权?”
眼底的狡黠一闪而过,在林宁看不到的方向,叶凌菲轻笑了笑,弱弱道。
“嗯,是我搞得。”
林宁得意的挑了挑眉,遗嘱本就是任务的奖励,说是自己搞的,一点毛病没有。
“那两年后呢?”叶凌菲问。
“两年后,呵呵,要不了两娘,欧洲,我说了算。”
一记轻笑,神色张扬的林宁,第一次在外人面前,袒露了心声。
“啊。。。”
一记嘶吼,远处的杰森,似乎又长高了。
“难怪你对赚钱不感兴趣,你这是准备在新世界当土匪头子了。”
去找杰森的路上,得知林宁谋划的叶凌菲,笑着说道。
“新世界玩的就是势力,欧洲都是我的,我还会缺钱吗?哈哈。”
应该是想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儿,林宁说着说着,突然笑出了声。
“欧皇吗?”叶凌菲问。
“没错,但不是我。”
林宁点了点头,不假思索。
重生:将门毒女 风瑾月
“你姐?”
“嗯。”
“为什么?”
18岁的年纪,天马行空的想法,随心所欲的性子。
在叶凌菲看来,这样的林宁,并不像是个心甘情愿躲在幕后的人。
“不想就是不想,需要原因吗?”
撇嘴,摊手,林宁轻笑了笑,系统对林凝有多偏爱,有目共睹,这种抛头露面的事儿,林凝最合适不过。
“你该不会是恋姐吧?你最好别动这个心思。”
身侧的林宁,笑的很诡异,很奸。
想到自己的年纪,想到林凝那绝世的容颜,叶凌菲蹙了蹙眉,警告道。
“什么恋姐?”
颇有些莫名其妙的林宁,不确定道。
“馋你姐身子。”
“咳,咳。。。”
叶凌菲很直白,内容很不和谐。
林宁接连咳了好几声,我睡我自己,可还行?
“我警告你,别的女人我无所谓,你要真敢跟你姐不清不楚,老娘这辈子和你老死不相往来。。。唔,唔。”
一把揪过林宁的衣襟,一脸凝重的叶凌菲话还没说完,就被垫着脚,翘着腿的林宁,啃了一嘴。
“嗯。。。”
海浪,海风,霞光万道,娇喘,娇羞,耳鬓厮磨。
随着林宁忘我的将手伸进衣摆,应该是画面有些少儿不宜的缘故,仰着脖子,还是个宝宝的酸奶,嗷嗷嗷的叫出了声。,
“嗷嗷嗷。。。”
“草,我俩扯过证的。”
险些被吓软的林宁,说话的同时,没好气儿的踹了脚腿边的酸奶。
回过神的叶凌菲,矜持的咬着唇,颊间一片绯红。
“先生,我成功了,我觉醒了,感谢您的栽培,感谢您的馈赠,感谢您的信任。。。”
五米开外,总算逮到机会的杰森,一记长躬不起,说话时的声音,跟打雷一般,震的人嗡嗡的。
“把腰直起来,小点声说,感觉有什么不同?”
狠狠瞪了眼一旁憋着笑的林红,似是还不解气,林宁说罢,又给了酸奶一脚。
“先生,我似乎更硬了。”
锤了锤胸口,杰森一边说,一边用力炸开了上衣,在霞光的映射下,一身的疙瘩肉,贼块儿。
“硬就硬,你炸什么?当自己是超级赛亚人吗?”
不着痕迹的行至叶凌菲身前,林宁撇了撇嘴,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这么丑的男人。
胳膊顶自己两条腿粗就算了,肚子上还长了八块砖头。
“呵呵。”
好听的笑声,来自身后。
看着叶凌菲睁得老大的双眼,闻声扭过头的林宁,直接吼道。
“看什么看,给老子把眼睛闭上。”
“羡慕了?吃醋了?”
气呼呼的林宁,怎么看怎么萌。
抬手捏了捏林宁白净嫩滑的脸蛋,叶凌菲笑了笑,说话时的表情,有够玩味儿的。
“无知,我有什么好羡慕的,也就看起来厉害,真动起手,他连林红都打不过。”
随手抓过叶凌菲的手,林宁轻蔑的笑了笑,接着说道。
“林红,给杰森一拳,让他知道什么才叫真的硬。”
“红姐,请指教。”
不等林红有所表示,自信心暴涨的杰森,猛捶胸口,一幅跃跃欲试的模样。
“砰。。Biu。。。”
不招不架就是一下,一秒钟后,杰森的天,黑的比所有人都早。
“诺,连个女人都打不过,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要羡慕,为什么要吃醋?”
挑眉,轻笑,抬手点了点十米开外的人影,林宁说话的同时,觉醒技能开启,踩着自己的声音,当着叶凌菲的面,挥着因为太快,自带重影的手,摁上了林红的肩。
“20米,走你。”
“Biu。。。”
随着林宁的声音落下,满脸痛苦的林红,瞬间倒飞出去不说,距离,恰好,20米,
“啪啪。”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双手轻拍,瞬步站回原地的林宁,摊了摊手,声音低沉,沙哑。
“女人,你对实力,一无所知。”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叶凌菲应该是受到了惊吓,嘴巴张得老大。
林宁默默的叹了口气,小袖一摆,细腰一挺,高手寂寞的气势没看出来,傲娇的感觉,倒是足了。
“你怎么会那么快?”
良久,想到林宁先前那鬼魅般的速度,回过神的叶凌菲,不可置信道。
“觉醒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抚了抚身侧的酸奶,一脸云淡风轻的林宁,淡淡道。
“依你的意思,除了普通觉醒之外,还有特殊觉醒?”
叶凌菲不愧是狐狸精,一点就透。
林宁深沉点了点头,在没有听到那句老公,你好厉害前,高手形象,不能丢。
“所以你是特殊觉醒,你的能力是快?”
眉头微皱,若有所思的叶凌菲,问道。
“没错,这还只是开始,随着修炼,这世上将没有比我还快的人。”
林宁得意的笑了笑,众所周知,只要溜得快,就不会受伤害。
“好吧,有得必有失,我认了。”
不出意外的话,小老公的难言之隐,这辈子怕是治不好了。
想到林宁的年纪,自觉找到原因的叶凌菲,苦笑的摇了摇头,看向林宁的眼神,多了丝复杂,多了丝怜惜。
“你这是在同情我吗?你老公这么厉害,你难道就没别的想说的吗?”
又是一阵沉默,看着面前神色古怪的媳妇儿,林宁皱了皱眉,疑惑道。
“你想多了,我是在同情我自己。”一记主动的拥抱,微弯着腰的叶凌菲,贴着林宁的耳,柔声道,“你好棒,好厉害,真的。”
“同情你自己?怎么感觉你不对劲儿?”
叶凌菲的情绪明显低落了不少,思绪飞转,很快便意识到问题的林宁,接着说道。
“别难过,我会帮你觉醒的。”
“好。我们回去吧,我饿了。”
一声轻叹送给最美的自己,叶凌菲轻咬了咬唇,很多以往想不通的地方,似乎一时间,都有了答案。
“老公,以后别那样了。”
回古堡的路上,原本默不作声的叶凌菲,柔声道。
“那样?”
“孤僻,贪婪,不认公理,不认常识,不认是非,无法无天。。。”
“等下,确定你说的是我吗?”
“有得必有失,逃避从来不解决问题,快不怕,只要。。。”
“闭嘴,压根就不是你想的那样。”
“。。。”
“老婆。”
“嗯?”
“你什么时候给我零花钱?”
“你很急用钱吗?”
“我是特殊觉醒,修炼很费钱。”
“哦,我也想修炼。”
“。。。”
夕阳西下,人儿回家。
在这个普通的傍晚,一高一矮的两人,身影拉的老长。
两人身侧,一只雪白的单身狗,名叫酸奶。
“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