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limz2笔下生花的小說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起點-第1188章 起步推薦-rk9d1

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小說推薦重生星際之鳳九娘
凤殊觉得她想得太远了。
“七姐,你们才刚刚开始,没有必要想太多。不过是刚刚起步的阶段,恋人和伴侣还是不同的。相较于和亲人的关系,恋人的关系是最微不足道的一种。等到真的走到想要结婚,想要尝试陪伴终生的时候,那个时候再来考虑种种,会更加实际。”
凤小七撇了撇嘴。
“你还不是速战速决了?
虽然我也不排斥冒险,毕竟我一直都在做着冒险的事情,但相较于冒险,我更乐意未雨绸缪,尽自己能力去做好一切准备,这样的话,将来就算不成功,我也不会留下任何遗憾。
地主家的美嬌娘 鬼鬼
最主要还是离的太远了,说联系吧,联系不上,说不联系吧,始终存在着联系。不管成不成,最终他是一定要回来的。习惯了在那边的生活,就难以像现在一样彻底融入这里的生活,来回两边跑的话,他就有可能在两边都格格不入。”
凤殊哭笑不得。
“七姐,你这是担心和崇舒哥未来的感受了吗?你难道就不担心自己?”
“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够控制,自然不需要担心,出了任何问题都可以想办法解决。”
“所以你就担心崇舒哥了?为了这很有可能不存在的问题,忧心忡忡?还为此对君临找你打架的行为很是不爽,所以找我告状?”
凤小七闻言瞪了她一眼,“我看起来是这么是非不分的人?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君临毫无疑问是没有太大问题的。太爷爷他们特别对这种有感情基础的就算不赞同,也多会采取观望态度。”
“你都将人带回家了,太爷爷他们难道还能够立刻对崇舒哥来一个下马威?就算是这样,相信崇舒哥也不会就真的因此而被吓坏了。他啊,比我们所了解到的要胆子大得多。”
“再多也有限。这又不是依靠胆子就可以解决的事情。他脾气看着比君临好,但对于家族的执念心远比君临要重。”
“未必。君临是自我放逐而已,这并不意味着他对家族就没有执着之心了。只要有执念,那就无法分轻重。”
凤殊觉得君家当真出问题的话,君临肯定也会着急的。毕竟他和祖父兄长们都相处得很好,即便不考虑凤圣哲,他也是不可能放弃君家的。
“我还好说,你的话,回家之后,未来的两三百年甚至是五百年都不可能再返回联邦了。你最好心中有数。君临那里,也得和他说清楚了。”
凤殊点了点头,“我们私底下已经谈论过这个话题了。最坏的情况就是祖父去世,我们俩都无法赶回来送终。正常的情况下,百年内应该可以抽空回来一次。不管是我们夫妇,还是让小昀和阿圣两个回来,终归是能够回来的。”
“你们倒是看得开。一百年可以回来就算是正常了,满足了?”
“七姐,这难道不正常吗?一百年转瞬即逝,你不是比谁都要清楚吗?在战场上不分日夜,斗转星移,战斗的日子里,你又回了几次家?”
凤小七摸了摸鼻梁,“比较少。”
“所以你看,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凤殊忍笑不已,“七姐,与其担心将来会变得怎么样,不如现在好好相处。未来即便不成功,过程里头全心全意的投入的话,那也不会留有遗憾了。”
“你这是希望我和萧崇舒会分开吗?他可是我好不容易看上的人,我才不要这么简单就和他分手。一定要谈到厌倦为止,只要一天不厌倦,不管结不结婚我都不和他分手。”
凤小九握拳表示她的意志。
凤殊扶额。
“七姐,崇舒哥难道是什么天仙吗?你就这么喜欢他啊?我记得太爷爷说过你是绝对不会紧张的人。二姐也说起过,你是姐妹里头最淡定从容的人,即便是大姐姐,也有过生气激动的时刻,可是你呢,好像从出生以来,就没有怎么大哭大笑过,也没有和姐妹们打闹过。”
凤小七撇了撇嘴,“那是因为她们实在太过无聊了,说的话题都是我不想谈的。
我和太爷爷他们还是很有聊天的欲-望的,但是太爷爷总是霸-占着太奶奶,上战场后我又少有时间能够见到他们,更不用提长时间相处了。我基本都在战场上,每天不是学习就是训练,长大之后就是战斗和休息循环交替,正常的人际交往活动都直接省略了。”
“所有人都觉得你沉默内敛,可现在依我看,你比我话还多。”
“我在想要交流的人面前的确会话多一些,尤其是在我感到好奇的人面前,譬如你。”
凤小七一副都要怪她的模样。
“好吧,都是我的错,是我让七姐变成了这么爱说话的性格啊。”
凤殊有模有样地一鞠躬。
“你别和我来这一套。”凤小七没好气地拍了她肩膀一把,“对了,之前我有听到他们的人交谈,说什么你已经第二次跟着那个皇帝陛下去那个房间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为了和你谈话,还特意带你到一个房间里去?不能在指挥室?
重生之嫡女風華 炫舞飛揚
私底下一对一见面可不是好事,我看他心思特重,不是个好相处的,一不留神就会被他给绕进去。”
也难怪凤小七会想歪,私下交谈的几个人面色古怪,语气也有那么一丝暧-昧好奇在里头,看起来就像是完全不认为事情会发生然而事情发生了他们也不得不跟着装没看见。
凤殊没有想到居然有人在私底下嚼舌根,脸都黑了。
“我还以为大哥治下够严厉呢,现在看来果然是太放松了。正经事都被传歪了。”
“他要是有心放任,什么话传不出来?要是有意隐瞒,自然这样的谈话一丝一毫都不会发生。”
简而言之,凤小七认为这就是他们帝国人故意的,是故意说给她听,然后看一看她会不会和凤殊说,然后凤殊呢,又会不会因此又别的反应。
“和他不能说的秘密有关。”
凤殊一摊手,这种事情她还真的没有办法将最根本的话说出来,“总之,不是他们所想的那样。”
“我当然知道没有那种事情发生。你当我蠢?他们也不蠢,只不过是目的不纯,所以才会表现的这么蠢。”
“七姐相信我就好。”
凤殊松了一口气。只要凤小七也毫无缘由就相信她,那么就算帝国人在和君临见面时,故意说些奇怪的话,君临也能克制得多。
“你就不怕他们故意说给君临听?”
“会有些麻烦,但不会造成太大麻烦。君四心中有数。”
“就是因为一来就听到了这样的对话,所以我才加深了不满。好就好在他们也算是划了一道线在那里,告诉我原则上不会伤害你们,所以我才决定不和他们计较。”
凤殊笑了起来,“是。七姐你大笑的时候,我看他们都吓到了,就怕你会不会使坏。”
凤小七哼了哼,“要是当真使坏,他们还真的拦不住。”
“然而我们都在这里,又不是个个都有你的实力,你可是要投鼠忌器了,怎么可能当真使坏?”
“我还不至于这么情绪化。心情再不好,对他们再不爽,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自然不会随便动手。”
关九并不在意这些,她放假了也没空,洪大柱夫妇俩一如洪怡静记忆中的那般前后病倒了,幸运的是这一次因为关九特别注意的缘故,两人病得都不如上一回严重,加上及时送院了,所以在药费到位的情况下,前后住院了将近一个月,两人便都痊愈了。
只不过,哪怕用的大多数都是她的奖学金以及打猎赚来的钱,丁春花依旧是拉长了脸,十分的不高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总是对关九呼来喝去不说,对洪爱国也是没个好脸色。
因为也用了家里的钱,而且在此前陪床时丁春花也还算尽心,所以洪爱国自觉在她面前没有底气,便也由着她骂,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话语,他便都忍了。
只是让洪爱国没有想到的是,丁春花会再一次提出来让小女儿辍学,原因是洪小星已经考虑好了要专升本,家里实在没有多余的钱再供应另外的一个孩子读书了。
为了让洪爱国答应,丁春花还列举了同村里许多早早辍学去打工的女孩子,赚钱几年后家里就轻松不少,有些姑娘因为年轻,出去没几年就找到了有钱的好人家嫁了,有些甚至还帮着家里建了新楼房。
“我也不求大富大贵,她出去之后能够多少帮补一下家用就好,就算一开始没钱寄回来也无所谓,只要她能够自己养活自己了,那我们家里也能轻松一些了。眼看着小星再读个专升本就能出来工作了,我们做父母的也不能在这个关键点上掉链子吧?
家里实在是不够钱,小静就别去读了,她读书厉害,出去打工也不会吃亏的。”
“不行,小静成绩那么好,不去读书可惜了。她的学费不用你管,至于小星,她想继续读也可以,以后学费不够你自己去借钱。”
攝政王的黑心小寵 睡笑呆
自从被打了一次之后,丁春花这几年虽然还是往死里扒钱,但到底要收敛不少,最起码在明面上,都还算给洪爱国面子,所以关九不管是学费问题还是回到家中,母女俩也都没有太大的冲突。
惹上專情總裁
只是这样和平的局面,却因为家中两老的住院而在一次打破了平静,又因为孩子学费问题而再一次变得支离破碎。
洪小星回来了也没有跟他商量着要继续专升本,反而是怂恿着丁春花再一次釜底抽薪,把家里这几年好不容易存起来的钱都先拿走了,连个最起码的招呼都没有跟洪爱国打。
蓋世戰神 半步滄桑
关九没有想到会再一次遭遇没有钱交学费的情况,这一次她没有去打猎,也没有按照丁春花所盼望的那样立刻出去打工,而是知道情况后出去了几趟,回来后便依然不吵不闹地呆在家里,该农忙的时候农忙,该做家务活的时候做家务活,只不过空闲时间却更多的跑到洪大柱夫妇那边的屋子里去,就连晚上都在那头睡了。
假期即将结束时,她才接连数日到山上去猎,卖了钱后交给了洪大柱,然后便像初中开学时那般去了镇上中学。
因为家里的变化,她之前特意到学校找了校长,表示自己不去县一中读书,希望可以在镇中学高中部免费就读。
校长自然希望她能够留下来,后来一番运作,她便顺利留在了本校。
之所以不担心钱的问题,也是因为高中三年学费都全免的话,那生活费肯定是够的,关九暂时也就不用担心了。
丁春花想要一哭二闹赶小女儿去打工,可是刚开始折腾,洪爱国立刻黑着脸拿了自己的衣服到另外的房间住,饭也跟父母吃,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冷战模式。
一家之主都强烈表态支持关九继续就读,又不用家里缴付学费,丁春花虽然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是为了挽回丈夫的心,在洪小星走了之后,没人撺掇着闹腾,她很快便再一次的向洪爱国服了软。
期间洪月亮也回了几趟家,最后一次还破天荒的买了两条裙子给关九,表示这是开学礼。
丁春花见没有二女儿的份,很是不高兴,但是她又舍不得骂大女儿,絮絮叨叨地说了一通,便说反正旧衣服还多,两条新裙子还是寄给洪小星穿为好。
关九因为锻炼的多,又总是上山打猎不缺肉食,家里粮食管饱,这几年胃口奇好,个头也猛往上蹿,如今虽然只有十五岁,却已经快一米六五高了,洪小星虽然年长她几岁,却还比她矮了一点,目前姐妹俩身量差不多,衣服也可以穿同一个码数的。
洪月亮却直接把新裙子塞到了关九背包里,勾肩搭背地送了她出门搭车去镇上,回头就跟自己母亲吵了一架,当天下午就气呼呼地坐车回了县城。
于是乎,等关九军训完回家来,才知道因为她的缘故,丁春花与洪月亮吵架了,起因就是她收下了那两条堪称为导火索的新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