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jxhwj超棒的都市言情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起點-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三葉草看書-g9lxu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风笛和千彩在浴室里若隐若现的声音持续传出,但这种引人遐想的声音传进客厅的夏风耳中,却仿佛没有引起内心的任何波澜。
他整个人面无表情,好似贤者。
因为他此刻的内心,思考的东西要远比这种嬉笑沉重的多。
….
“滴滴滴!”
正在这时,桌上的通讯器响了,这是内部通讯器,只有自己人可以用。
七葉重華 古風卷
“喂,我是夏风。”
重生一黑老大的寵妻 愛睡覺的懶喵
通讯器的另一边,传来了黑钢部队,罗塔队长严肃干练的声音。
“夏风,樱武家在边境集结的军队有新的动向了,看样子,是打算发起总攻。”
听到这个情报,夏风的眼角挑动了一下,但声音却没什么波澜,就像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故意表现的无所谓一样。
“是么,我知道了。”
“夏风,还需要我们做什么,继续收集樱武家最新的动向,然后向你汇报吗?”
無敵天下 神見
“不用了,让侦查的兄弟们都撤回来吧。”
“啊?”
為夫們等娘子好久啦
“已经可以了,我想通了,这件事与我们无关,我们只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就好。”
“好,我知道了。”
……
关掉通讯器,夏风整个人脸色苍白,很显然,这个理所当然的决定,对他来说并没有说起来那么轻松。
樱武家终究还是准备动手了,而他,也终究还是选择了自保。
他甚至可以想像出,此刻西宫家府邸的西宫凌以及西宫彦士等人,在得知这个敌军动向的情报时,会有多么绝望。
身为西川的统治者,他们的土地即将被侵略,短时间内集结的士兵都是西川的子民,奔赴战场,然后惨死刀下。
一边是拥有号称东国刀神相助的侵略者,一边是嘴脸丑恶的龙门财团,对西宫家来说,两边都是悬崖。
没错,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也可以称之为天意,弱者是没有借口的。
但是,身为这一切的见证者,以夏风的性格,却在承受着别人无法体会的煎熬。
明明没有立场,明明没有理由,他却感到无比压抑。
或许,是自命为不是什么好人的他,内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可笑的善良吧。
…..
恍惚的将手伸向桌面上的水杯,木讷的将杯子端起送到嘴边。
然而,杯子里却没有水。
“啪!”
破碎的声音传来,这只杯子已经在夏风无意识的情况下,被捏出了裂痕。
破裂的杯子将夏风的思绪引回了现实,他呆呆的低下头看向手里的杯子,然而率先看到的,却是桌子上那个仍旧没有被他丢掉的纸风车。
从明天开始,或许整个西川就会像这支风车一样,被外力摧残的破烂不堪,支离破碎。
包括将风车送给他的人。
鬼瞳重生:權色女王
….
客厅十分安静,只有夏风一个人握着杯子,呆呆的凝望着那支粗糙的纸风车。
这时,浴室内风笛和千彩的声音又隐约传进夏风的耳中。
盛寵難拒
“千彩妹妹,你皮肤好好啊,又白又嫩。”
“嘿嘿,还好啦。”
“我好羡慕。”
“风笛姐姐你的身材也很好,我更希望自己以后能变成你这样的人。”
“哈哈,千彩妹妹真会说话,呀,这是什么,这个吊坠好精致啊,是在维多利亚买的吗?”
我家的老男人
“不是,这个是我从小就戴在身上的。”
“是传家宝吗?”
“恩…..我也不知道,应该算是吧,我哥哥也有个一样的,不过后来被他打架时弄丢了。”
“哇,真的好精致,好漂亮,这个形状在维多利亚很少见,绿色的…….是三叶草吧。”
…..
夏风的表情十分呆滞,但是当他隐约听到浴室里传出的对话后,失神的瞳孔却渐渐生了一股异样。
吊坠?三叶草?
“啪!”
夏风将手中的杯子猛的放到桌面上,因为已经被捏出裂痕,杯子当即碎成了几瓣。
然而他没有理会杯子,而是直接“腾”的一下站了起来。
迈开脚步,直奔浴室。
“咚咚咚!”
站在浴室门外,夏风面色凝重的开始敲门,同时严肃的喊道。
“千彩,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吊坠!”
听到夏风的声音,里面的风笛立刻不满的回应道。
“你干嘛,我们要准备洗澡了,快走开。”
夏风的音量继续提高。
“先别洗了,把衣服穿上,把门打开!”
“你到底干嘛呀,发什么神经,别烦我们。”
“穿衣服,开门!立刻,马上,否则我就要进去了!”
里面的风笛明显被吓到了,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夏风用这种态度和她说话。
当然,并不是发脾气,而是透着一股无法言喻的焦急。
“好,我知道了,我们马上穿衣服。”
….
2分钟后。
随着浴室的门锁发出打开的脆响,夏风焦急的一把将门拉开。
盯着头发还湿漉漉的千彩,他立刻伸出手掌。
“你们刚才说的吊坠呢,拿给我看看。”
千彩有些被吓到了,无措的将吊坠从脖子上取下,交到了夏风手里。
“夏风哥,给。”
情定kitty,高冷總裁拽拽拽
夏风现在的大脑一片混乱,根本没办法顾及别人的感受,他接过吊坠,呆呆的凝望着它的形状。
这个吊坠确实如风笛所说十分精致。
吊坠约拇指大小,通体为翠绿色的玉石雕琢,这种颇具东国特色的工艺,与樱武家的樱花吊坠十分相似。
但不同的是,翠绿的不是樱花,而是三叶草。
三叶草的草叶呈规则的三角型,向三个不同的方向伸展着,盯着这枚吊坠,眼中的景物渐渐与记忆中的图案重合。
“千彩。”
“恩?”
“这枚吊坠你从小就戴在身上吗,你确定不是从别人手中得到的?”
千彩很认真的点点头。
“是只属于我的,从我记事开始就一直存在。”
“你刚才说阿光身上也有过同样的吊坠?”
“是的,哥哥也有,不过后来弄丢了。”
夏风瞳孔闪烁,整张脸露出难以置信的恍惚,连声音都变的有些嘶哑。
“千彩,你知道这枚吊坠代表的意义吗?”
“我….我不知道,我从记事起就已经在维多利亚,没人和我说起过。”
….
一片安静中,夏风的大脑在混乱的思绪里拼命的想找出逻辑关系。
西宫家内乱。
冷少,請克制 笙歌
20年前。
西宫龙平。
2岁的女儿,6岁的儿子。
….
瞬间回过神,夏风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千彩的胳膊,将她带到了客厅。
“来,和我说一些关于在遇到我之前,你和阿光生活在维多利亚的事。”
“夏风哥…….”
夏风十分认真的看着千彩。
“千彩,我知道回忆这些可能对你来说很痛苦,但是现在我必须要知道这些,这对我很重要,拜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