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出手相助展示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哈哈……”
白雪纷飞之中,何盛天仰天大笑。
他的笑容显得有些悲壮莫名。
眼睁睁看着师弟们死在眼前,这对他的打击不可谓不大。
何盛天的笑声激荡,不绝于耳。
就在此时,那声音戛然而止。
何盛天等着血红色的眸子,一动不动的看着陈瑞。
“陈瑞,我今日与你不死不休!”
说罢,他猛地提起狼牙棒,周身携带滔天怒火,朝着目标激射而去。
陈瑞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当即调转长枪尖刃,对准了敌人。
可就在此时,何盛天却是突然改变了进攻目标,舍弃严阵以待的陈瑞,反而是扑向了站在他身旁的师弟。
不好!
陈瑞心中警兆顿生,但他展开救援的时候,却为时已晚。
却见何盛天手中狼牙棒势如破竹,重重的砸在师弟的脑门上。
那师弟就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整个脑袋便被打的稀巴烂。
看着那具到底的无头尸体,何盛天嘴角泛起一抹狰狞笑容:“老子拿你没办法,你的师弟可就没有那么走运了!”
话音刚落,何盛天有故技重施,抬起武器又对着陈瑞另外一个还没有回过神的师弟,当头一棒。
陈瑞见状,爆喝一声:“给我住手!”
说话的同时,他手中长枪已经往前一松,试图要在千钧一发之际救下师弟的性命。
何盛天早就料到对方会阻拦自己,手中狼牙棒去势不减,重重的砸在了长枪上,随后他又鬼使神差的猛地向前拍了一掌。
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討論-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出手相助看書
这一掌罡风涤荡,其中流转着锻灵七重修者的无尽厉元,陈瑞那师弟不过是个七重初阶修者而已,又如何能够抵挡。
“砰!”
何盛天的手掌按在了那师弟的胸膛,发出一阵闷响。
下一刻,那师弟整个爆成了一团血雾,最终连个尸身都没有留下,唯有地上沾染的点点血迹,证明他曾经存在过这个世界上。
两招杀了陈瑞两名师弟,何盛天心中的怒火终于是得到了一些缓解,他知道自己今天是个必死的局面,但是能够在死之前拉上几个垫背,倒也是笔划算的买卖。
陈瑞现在也顾不上什么鱼龙骨了,毕竟一连死了两个师弟,回去师门后,师父势必不会轻饶自己,要是不将何盛天弄死,根本就无法回去复命。
一念至此,他立刻吩咐还存活着的师弟们。
“一块上,弄死这混蛋!”
说着,他率先朝目标从了过去。
其余两位师弟见状,也是纷纷拿起了自己的武器,打算合三人之力,料理了何盛天。
剩下的这些人,其中陈瑞实力最强,他那另外两个师弟也是不弱,都是七重中阶修者,此时以三对一,自然是占据上风。
没几招的功夫,何盛天便被他们打的节节败退,眼瞅着便要维系不住。
就在此时,陈瑞猛地将长枪往何盛天腹部一刺,那锋利的枪尖当即边将目标的肚子捅了个对穿。
饶是何盛天这等硬汉,此刻也疼的一阵抽搐。
见状,陈瑞勾了勾嘴角:“要是你能够配合,我倒是可以令你死得痛快一些,要是不配合,便让你知道什么是生不如死!”
“呵呵,男子汉大丈夫,身来便无惧一切,陈瑞啊陈瑞,我丹田已经受损,今天注定是无法活着离开,不过你想从我嘴里得到一些鱼龙骨的情报,见状就是做梦!”
说罢,何盛天快速的冲怀中掏了一枚东西出来,旋即狠狠的掷在雪地上。
陈瑞眉头一挑:“不好,那是元气弹!”
其余人听罢,也是立刻撑开了护体罡气,脚步连连向后退去。
元气弹,乃是通过秘法炼制的暗器,其中充斥着精粹的元气,要是一经释放,便能够制造恐怖的爆炸。
在如此近距离之下,饶是陈瑞这等七重巅峰修者,也不敢去正面抗衡元气弹的爆炸。
“轰隆!”
一声巨大的响声,在战场内抵挡,元气弹爆炸后形成的冲击波将地上的白雪几乎都给掀了起来,让时候一片迷茫。
何盛天当即发足狂奔,试图在混乱过程中逃跑。
见状,有师弟立刻对陈瑞汇报:“师兄,那混蛋在逃跑!”
陈瑞不以为意的笑了笑:“呵呵,随便他跑,他丹田已经被我捣毁,如今不过是强弩之末,咱们等会只要顺着血迹,便能够找到他的下落!”
丹田对一个修者的重要程度,已经无需在赘述。
何盛天方才被陈瑞刺中腹部,原本完好无存的丹田已经被捣毁的七七八八,即便是逃也逃不到多远。
捂着血流不止的腹部,何盛天跌跌撞撞的在想前面奔跑着。
他之所以逃走,并不是害怕死亡,只不过是想留下一些东西,来让其余师门的师兄弟们,知道自己是因何而死罢了。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诡异的出现在了何盛天身旁。
看着眼前的陌生人,何盛天满脸讶异:“你是谁?”
那人摆了摆手:“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跟我来!”
说罢,他不由分说的将何盛天拽了过来,旋即运转功法,在雪地上发足狂奔。
何盛天此时就如同风中残烛,生命之火随时都有可能熄灭,他看了看身旁那个留着奇怪发型的年轻人,嘴角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
“呵呵,不管你是谁,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作为回报,我会将告诉你鱼龙骨相关的事情!”
说着,他猛地咳了一口血,脸上的神色显得异常萎靡。
见状,肖舜心中一动,想着要询问对方一些事情,可想起虎视眈眈的陈瑞等人,他是立刻大笑了这个念头,带着何盛天一路向前猛冲。
不多时,两人来到了一处陡峭的山壁前,肖舜眼尖,发现悬崖下放有一个动物废墟的洞穴,毫不迟疑的带着何盛天钻了进去。
将虚弱不堪的何盛天放下,肖舜长出了一口气。
“呼,这儿应该算是安全了!”
刚才之所以出手救此人,他其实不过就是想要知道鱼龙骨所在而已,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冒那么大的风险出手。
何盛天靠在山洞的石壁上,经过刚才的一阵奔波,他如今已是气若游丝,艰难的说着:“小兄弟,帮我一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