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q9hu都市小说 《正德崛起》-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沒有找到鑒賞-hmwvu

正德崛起
小說推薦正德崛起正德崛起
谷大用看到张仑这般利落。
满面笑意不说,目光也开始在这园区之中扫视起来。
可是转头扫视了一圈的他,才忽的发现,这么长的时间过去。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还未看到刘瑾到来,对此感觉有些诧异的谷大用,待到张仑安排妥当之后,对他拱手施了一礼,开口问询道:
“敢问张公子,这刘公公在忙什么啊?怎么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咱家未见到他的身影呢?”
张仑这边刚刚安排完营房一事,听闻到谷大用的话语,顿时就露出了一个诧异的神情,抬头朝着谷大用望去的同时,更是惊愕的说道:
“刘公公奉旨前去高丽了,谷公公不知道吗?”
“他去高丽了?”
谷大用听闻此言,顿时露出了一个诧异的神情,瞪大眼睛的同时,继续追问道: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张仑眉头一皱,不明白这在天津卫城之中发生的事情,谷大用为何不知。
不过看谷大用那不似作假的神情,张仑还是开口回答道:
“有三天了吧,和东宫讲师连带着教坊司众女一同离开的!”
总裁的小小点心
谷大用听到张仑的答复,在脑海之中开始默默回想起来,若是这般算来的话,那这刘瑾应该是在天津卫城戒严之前,就得到了旨意。
而那时的自己,正在书局之中忙于印制书册的事情。
想到这里的谷大用,神情开始变得了然之余,眉宇之间更是露出了羡慕的神情。
此次高丽之事的重要性,从太子殿下之前的诸般安排之中,就可以窥见端倪,再加上皇上所言的考核之语,更是让这次的高丽之行,变得举足轻重起来。
所以当谷大用听闻到刘瑾已然去了高丽之后,心中忍不住对他开始变得越发羡慕起来。
要知道当初自己若是没有擅自逾越,私下去处理王满堂一事的话,没准他也是有机会去参加此事的。
但是即便如此,谷大用却没有丝毫后悔的意思,纵使时间可以重来,自己回到那个节点之后,还是会依然那般作为。
站立在其旁边的张仑,看着谷大用在听闻到自己的答复之后,就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站立一旁的他,稍等了片刻之后,在看到谷大用回过神来之后,开口出言邀请道:
“谷公公难得来此,去卑职屋中坐上片刻?”
谷大用听闻到张仑的邀请,微微笑了一下之后,轻轻的摇了摇头后,开口说道:
“咱家在传达完殿下的旨意之后,还得返回天津卫城之中,如今城中陈远还在搜查清点,贼子奸人依旧没有肃清完毕,咱家这般时节,还是好好侍奉在殿下身边为妙!”
张仑听到搜查清点还没有结束,忍不住露出了一个疑惑的神情,朝着谷大用望去的他,出言问询道:
“这都过去三天了吧?我记得那天刘公公他们刚刚离开,陈远就来到了这里请旨戒严,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剩余的奸人还没有找到吗?”
张仑满面疑惑,天津卫城多大他心中清楚,但是纵使这般,也不该三日的时间还没有清点完成啊!
难不成是这天津卫城之中又发生了什么变故不成。
想到这里的张仑,眉宇之间瞬间遍布担忧之色。
站于其对面的谷大用,听到张仑的问询后,顿时露出了一抹苦涩的笑容,摇了摇头开口解释道:
“女真余孽已经全部落网,现在搜查的,是另外一伙贼人,据那被抓的女真余孽招供,说这天津卫城之中,除了他们女真余孽之外,还有一伙奸臣贼子,也对太子殿下意图不轨,如今搜查就是在找这伙人。
而且因为有了太子殿下出手帮助,想来明天再有一天,这搜查也就该结束了吧!”
谷大用说完这句话语之后,下意识的轻轻叹息了一声。
不出意料的话,这次的搜查,应该和之前的搜查是相同的结果。
否则在之前的搜查中,陈远就应该查找到对方的蛛丝马迹才是。
怪只怪这些人实在是太过小心谨慎,在察觉到有了丝丝不对劲的时候,就及时作出了反应。
趁着众人的视线,还全部集中在女真族人身上的时候,这伙人就直接溜出了天津卫,消失的无影无踪。
张仑听闻到谷大用所言,神情顿时开始变得凝重紧张起来,抬头朝着谷大用望去的他,忍不住出言问询道:
“太子殿下府邸那边护卫可否足够?
不行的话,谷公公这次回去,直接在大棚园区之中调拨一些兵马回去就是!”
谷大用听闻到张仑的这般话语,摇摇头谢绝了张仑的好意,道:
“兵马就不用了,如今天津卫城之中全部戒严,大街之上除了兵马走动之外,根本看不到丝毫百姓的身影,再说殿下府邸的护卫,如今已经快达到一步一岗的地步了。
再增加太多人的话,也没有太大的用处,而且如今清查已经接近了尾声,不出意外的话,那些人应该已经逃离了天津卫,所以说这调兵一事,还是等殿下的旨意吧!
你我就不要善作决断了!”
张仑听到谷大用这般言语,虽然眉宇之间依旧是担忧之色,但是对于天津卫城中情况不了解的他,听到谷大用都这般说,也就没有再继续劝说下去,稍稍停顿了几息之后,拱了拱手对着谷大用继续说道:
“那就劳烦谷公公回去帮着转奏太子殿下一声,就说大棚园区这边甚是担忧殿下安危,殿下若是同意的话,大棚园区的一众兵马,随时可以增援天津卫城!”
谷大用听闻到张仑的话语,点了点头之后,没做言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张仑拱了拱手,开口说道。
“张公子的话语,咱家定会如实转告给殿下。
眼下殿下委派咱家来此的任务已然完成,咱家也就不在此地太多耽搁了。”
张仑听到谷大用这般说辞,自是拱手相送。
而一直站立于一旁的车夫,见到谷大用转身朝着马车这边走来后,赶紧上前服侍起来。
……
太阳东升西落。
两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陈远在将整个天津卫城全部搜寻一遍之后,依旧没有寻到丝毫歹人的下落。
要不是期间有百姓认出了画作之上的几人,陈远甚至都以为,这石报奇和阿隆古两人是在哄骗与他。
搜寻结束的陈远,手中拿着太子殿下所给予他的画像,眉头紧皱之余,心情更是怅然若失,在深深的叹了一口气之后,面色复杂的招呼手下备马,接着快马加鞭朝着朱厚照的府邸奔去。
一阵纵马扬鞭之后,陈远进入府邸,得到通传的他,进入厅堂之后,就跪倒在了朱厚照的身前,眉宇之间更是遍布愧疚之色,道:
“启禀殿下,微臣无能,这番搜寻之下,依旧未能查到对方的蛛丝马迹。
卑职在搜寻的过程之中,有百姓曾认出这画作之上的歹人,曾在他们附近出现过。
但是卑职在一番搜寻之后,并未发现相关人等,甚至就连后来寻到了他们落脚的院落,也是空无一人,根本就没有丝毫蛛丝马迹留下。
卑职怀疑,这伙歹人在当初石报奇等人北门被俘之后,就已然察觉到了不对,接着借着微臣将注意力全部放在女真余孽身上之时,钻着搜索的空子,逃离了天津卫。”
陈远跪伏于地,进入厅堂之后,一边俯首致歉,一边将自己的分析,徐徐向着朱厚照奏禀过去。
坐于椅上的朱厚照,听闻到陈远的奏报之后,尤其是当他听闻到陈远后续的分析之后,面上没有丝毫诧异的神色,仿若一切早有预料一般。
接着轻轻将手中香茗放下的他,抬头望向跪在地上的陈远,开口说道:
“起来吧,不用跪着了,这般搜寻都查不到这伙歹人的话,证明他们早就已经逃离到天津卫城之外了,也或者是对方的落脚之地,根本就不在天津卫城之中。
所以这天津卫的戒严和搜索,也就不用再继续下去了,告知手下们,解除戒严,让天津卫城恢复如初吧!”
陈远听闻到朱厚照的旨意,磕头应是的同时,却没有站起身形。
而是在稍稍沉吟了片刻之后,忽的想到一事的陈远,眼睛猛然瞪大的同时,继续拱手对着朱厚照奏报道:
“启禀殿下,微臣在查证搜寻的过程中,天津卫城之中有不少百姓,都曾看到过这画像之中的歹人,所以微臣建议,不若将这画像送于刑部,让他们张贴于天下各处,届时这帮歹人,必定无法遁形!”
陈远言辞恳切,目光灼灼的看向坐在上手的朱厚照,等待着他采纳自己的谏言。
要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这帮人只要不曾离开大明,那他们就难以隐藏行踪,除非他们能狠厉到将自己的容貌破坏。
可是一个人有这般决心,眼下这十来个人,难不成全部都有这般坚定的信念不成!只要有一人被朝廷抓到,届时顺藤摸瓜,总会将这帮歹人全部捉拿归案。
所以想到这里的陈远,神情开始变得越发期颐起来,拱手看向坐于上首的太子殿下,静静等待着他的决断。
“不用了!本宫之前已经安排了东厂,现在想必天下各处的东厂探子,已然暗暗开始查探起来了!”
呃!
这个王妃不温柔
满面兴奋的陈远,在听闻到朱厚照的这般话语之后,顿时一脸愕然。
没想到太子殿下早就已经有所布置的他,更是为自己方才的谏言,而感觉尴尬不已。
可是这般尴尬的神情,很快就被心中迅速升起的敬佩之心所替代,此刻的他,满面敬佩的看向朱厚照,拱手颂赞道:
“太子殿下英明千古,运筹帷幄之中,微臣心中佩服之至!”
朱厚照听闻到陈远的这番话语,深深呼出一口浊气之后,轻声说道:
“这伙人行事谨慎,走一步看三步,不是善茬啊!
而且截止到现在,本宫除了对方这十来个人的样貌之外,对于其他根本一无所知!
现在本宫只希望,对方没有料到本宫会有他们的画像,疏忽大意之下,被东厂或衙门寻到踪迹。
否则,等到对方察觉到本宫的手段,继而有了堤防之心后,一切就将变得越发困难起来!”
朱厚照轻言轻语,神情更是一脸凝重之色。
说实话,对方这般小心谨慎的行事风格,也是朱厚照生平罕见。
若不是此次因为女真余孽一事被察觉,对方可能会这般一直隐藏下去,继而在最为合适的时机,露出他狰狞的模样。
九 阳 帝 尊
所以,此刻的朱厚照,心中即庆幸,又疑惑。
庆幸能早点发现对方的踪迹。
而让他疑惑的,则是对方所代表的幕后势力,究竟是哪家?
会是宁王?
还是安化王?
在朱厚照所熟知的历史中。
弘治正德年间,除了这两位王爷身怀反心之外。
好像就没有其他的王爷,在意图不轨取而代之了。
但是面对这藩王一事,朱厚照也不敢儿戏,他怎么也不能如当年宋高宗一般,直接以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这宁王和安化王统统铲除吧?
如此一来的话,这两位的后患虽然是没了。
可是普天之下还有多少藩王?届时他们又如何看待自己这般举动。
一旦其间再有心怀不轨之辈的话,没准建文年间的事情,可能就又会在本朝上演。
若是朱厚照手握重兵,且兵强马壮还好,最起码他有底气应对那时的困局。
可是眼下只有一个西苑千户所堪称精锐的他,拿什么应对可能发生的巨变。
如是没有那般底气的话,平剿宁王和安化王,就无异于自寻死路。
所以也正因为有此番顾虑,朱厚照方才没有戳破宁王和安化王那丑恶的嘴脸。
而是采用这般笨拙的办法,慢慢搜寻,慢慢查找,以期趁着对方疏忽的时候,能有所收获。
可是即便如此,朱厚照对于事情接下来的发展,也没抱太大的希望。
毕竟从眼下对方这般小心行事,有点风吹草动就直接销声匿迹的举动来看。
对方谨小慎微的程度,绝对超过了自己的想象,所以此次纵使有画像相助。
但最后结果如何,依旧还是一个未知之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