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txt-397 把韓世忠搶了看書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重启大宋:从科技兴国开始
这是边境线上的一个地堡。
这也是宋人在边境线上的重要防御设施。
地堡与太原府城并不远。
如有游牧民族来袭击,地堡的人首先发现,他们可以凭着地堡与敌周旋,并向太原府城的守军示警。
宗舒正准备通过时,却被人拦住了。
起初只有二十余人,怀疑宗舒三十余人是辽人细作。
吴非解释说大家都是大宋人,他本人是太子殿下的属官,在东宫里当侍讲。
地堡里钻出来的士兵根本不信,看看他那个样子,特别是穿戴,一看就是蛮夷之族,还敢冒充大宋人?
特别可笑的是,这个人居然还说着雅言,摆出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还冒充是太子的手下,还是给太子讲课的人?
吴非又说介绍宗舒,就是天子门生、太子之师、当今附马,军士们个个笑得差点打跌。
“话说宗舒宗少爷,那是天神一般人物,就你们,哪个像?”一个小头目笑道。
嗯,没想到自己还这么有名气?在西北军中,普通的军士都知道自己?
天神一般的人物?不错哟。
但看看现在的打扮,三十几个的装束都不一致。
是军人?军容又不严整。
是商人?连个马车都没有,货物装哪里?
难怪这些军士会起疑心。
一些军士指着曹宗申肩上停着的大鸟窃窃私语,这些人怎么会抓到这种鸟?
这可是海冬青!辽国、金国人都很难抓到的神鸟!
只有辽国、金国的大官和贵族都有这种鸟。
跟这些军士说不清楚,宗舒让他们把领导叫过来。
此时,从其他地保堡里又过来了一些人,将大家围在当中,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没有马。
不管如何解释,这些军士就是不信,一定要让他们拿出凭证。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txt-397 把韓世忠搶了看書
宗舒说道:“你们总看过《三国演义》和《神雕英雄传》吧?”
军士们纷纷称赞起来,这是宗少爷写的书,军中早就传遍了。
这下好办了,宗舒就从开头讲了起来,谁知道被一人打断了:
“会讲宗少爷的书,有什么稀奇的?我军中,有不少人都背得下来!”
“武副尉来了,快审审他们,千万不要让他们进来。”军士们都喊了起来。
武副尉,这是北宋时期政和年间定下的武官职级,是八品武散官。
一个三十岁出头的汉子站出来,显然是那个被称为“武副尉”的人,是这里的最高领导。
吴非与此人沟通好长时间,此人就是不放他们走。
“我韩良臣负责此地巡逻,必须做到万无一失。如我所料不错,你们应该是燕人,本来与我同根同源同族,但你们归属辽国已久,入我宋境,恐有他图。还请返回!如若不然,嘿嘿。”此人提刀指向了宗舒等人。
曹宗申从怀里掏出了银子说道:“我等有急事,赶往东京。这点银钱,权当买酒喝了,还请各位行个方便,让出道来。”
韩良臣大怒:“尔等安敢如此,如此辱我边军!”
我草,这个姓韩的,还是个清廉之人?
就是脑子锈透了!看看我们这些人,怎么会是辽人或金人的奸细?
“安敢辱你?”宗舒冷笑一声:“看看你们那怂样!刚刚吴侍讲说那么多,你们不知道吗?夹山下的战斗,是我们干的!你们特么的连大宋自愿军都不知道?你们守在边境,干什么吃的?”
韩良臣沉着脸说道:“我的职责并非是打探消息。奉偏将台旨,我等在此守备,不得向北一步。”
宗舒气坏了,特么的,守在边境的这些人,不是怕死的,就是死脑筋。
生怕往北一步,就被金人或辽人给喀嚓了。
宗舒又把韩良臣给骂了一顿。
韩良臣动了气:“我等并非贪生怕死之辈,倘再辱我,吃我一刀!”
宗舒感到此人的刀,很是特别:刀尖锐利,刀背斜阔,柄下有鐏,像是特制的。
此刀与此人倒也挺配。
宗舒看了一下兵力对比,自己三十几人,对方百余人,好多还没有马,想冲出去,轻而易举。
“兄弟们,事情紧急,顾不了那么多,吹家伙,不要伤眼,听我的号令再冲过去!”
宗舒交待完,又朝韩良臣说道:“让开,如不让开,吃亏的是你们!”
“嘿嘿,你们到此,除了抢粮食,就是抢女人!让你们过去,我们如何对得起一方百姓?”韩良臣毫无惧色,毫不退让。
宗舒没法了,韩良臣就是一个死脑筋的家伙!
宗舒决定不用刀,拿出了瓷吹针。
噗噗噗,一针针吹出。
扑通扑通扑通,一个个倒下。
这些倒下的军士基本都是膝盖中针,也不造成致命的伤害,只是让他们暂时失去战斗力。
韩良臣吃了一惊,这就是传说中的瓷吹针?
这些燕人怎么会有这种神器?
眼睁睁地看着宗舒等人突了围,韩良臣连忙大叫着追赶。
从西北忽然过来一彪人马,为首一人喊道:“韩世忠,贼人在哪里?”
韩世忠?宗舒听到这个名字,不由得心中一震。
此人是韩世忠?
果然如此,难怪刚才看到他的刀很特别!
这刀,就是韩世忠专用的刀,名字叫做“金背砍山刀”,是北宋八大名刀之一。
韩世忠十八岁从军,能挽二石五斗铁弓,勇冠三军,号为“万人敌”。
曾率五十余骑袭击金军,将其击败。又单人独骑闯入数万金军营阵,斩其酋长,大败金兵。后在黄天荡用八千宋军阻击十万金兵,最后驻守楚州,金人不敢进犯。
没想到,韩世忠这个牛人,此时出现在这里。
“停下,”宗舒喊道:“伯远,回去,把那个叫韩良臣的人,给我抓住,带走!”
宗舒的话就是军令,不容置疑,只管执行。
牛皋一马当先,朝韩世忠等人又冲了回去。
韩世忠等人奇怪了,这些人不是冲出包围圈了吗?这怎么又拐回来了?
正在奇怪呢,牛皋等人又来了一通吹针,又吹倒了一批。
韩世忠的腿上又被扎了一针,拿出金前砍山刀朝牛皋砍过来。
牛皋的双锏交叉架住了砍山刀,曹一手趁机将韩世忠拽下了马。
其他军士一看,这帮人太猛了,纷纷向外圈逃跑。
曹一手将韩世忠绑了,又将其反面朝上,与马绑到一起。
“尔等,意欲何为?”韩世忠大叫道。
“韩世忠,韩将军,久违了!”宗舒说道:“我们这次折回来,不是抢粮食,不是抢女人,就是为了抢你!”
“各位好汉,求你们放过武副尉,”那名偏将拱手道:“武副尉至今尚未娶妻,不可以如此糟践于他。”
宗舒呵呵一笑道:“尚未娶妻?岂不正好!本少爷抢的就是他,抢回汴梁,直塞洞房!”
所有人包括牛皋等人也都惊呆了,宗舒,居然有分桃之癖、龙阳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