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 電芯來也-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殘酷的實踐推薦

我的諜戰生涯
小說推薦我的諜戰生涯我的谍战生涯
白泽少说的越神秘,苏绣等人内心就越发的好奇。
没让他们等多久,白泽少所谓的第一名惊喜与礼物就已经送到。
“自己打开看看吧”白泽少笑着说道。
苏绣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将眼前的白布掀开,只是在看清下面的东西以后,却忍不住后退几步,脸色一阵苍白。
她的表情一下就让大家的注意力集中起来,内心非常的好奇,到底是什么礼物,竟然会让苏绣神色大变。
“怎么样,我说的这份礼物够惊喜吧”白泽少轻笑的看着苏绣。
苏绣脸色苍白的点点头,没有开口说话。
“这就好,他就是你今天的实验对象”白泽少说完直接掀开白布。
在白布滑落的瞬间,所有人都看到了下面的东西,竟然是午豪的尸体。
也是这一刻,大家才明白为什么苏绣会那样一副表情了。
“好了,现在开始上课”白泽少语气一变,严肃的说道。
“你们之前已经接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我之所以给你们上这堂课,是为了加深你们的映像”
“也是为了让你们明白,解剖课学好了,不仅可以让你们用最小的力气取得最大的杀伤力,一定程度上也可以救你们命”
有了之前的经历,每个人看着白泽少眼神都不由一变。
无论白泽少表现的如何残暴,如何的屠戮,但有一点不得不承认他教导的东西非常有用。
都市异能小說 我的諜戰生涯笔趣-第一千二百七十章 殘酷的實踐讀書
而这些东西的实用性非常高,是之前的那些教官根本没有教过的。
因此,在白泽少讲解的时候,每个人都非常的认真,同时不断的利用自己眼前的实验标本进行实践。
除了一个人有些走神,精力不集中。这个人就是张子义。
白泽少发现这个情况以后,并没有多说什么,继续自己的讲解。
等到差不多讲完的时候,已经过去两个小时。
“今天的授课就此结束,希望我今天讲得能够对你们起到一些作用”白泽少双手一摊随意的说道。
“教官,你以后还会给我们授课吗?”苏绣忽然问道。
“应该是不会了,我没有这么多时间,当然你们的训练记录,我肯定会看到的”白泽少略一沉吟回答道。
听着白泽少的回答,所有人在松口气的同时,也有着遗憾与失落。
情绪可谓复杂到极点。
对此,白泽少视而不见,然后在大家的注视下慢悠悠的掏出他的配枪来。
枪口指着所有人,不断的移动着。
“教官,你这是要做什么?”有学员大着胆子问道。
“你们待会就知道”白泽少笑了一下道:“忘了告诉你们,我是一个喜欢追求效率的人”
“所以,现在到了检验你们下午所学内容的时候了”
砰!
话吃没有说完,一道枪声就响了起来,张子义胸膛正面中枪,满脸不甘的倒在地上。
虽然没有死亡,但情况也不怎么乐观。
教室里面一阵慌乱,全都查看起张子义的情况来。
“总教官,你这是草菅人命”苏绣也顾不上其他,怒斥道。
“你有时间在这里和我辩解,还不如看看他的伤势”白泽少不在意的说道。
“记住你们的时间不多,只有十五分钟,如果不能处理好他的伤口,那么我不介意基地多发一份慰问信”
说着起身朝着外面走去,不过在临出门的时候,忽然停下脚步。
笑着补充道:“友情提示一下,基地的医生我已经下过命令,他们不会出手的”
“所以你们的战友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们自己了”
“如果他死了,你们也会受到处罚,至于是什么处罚,我暂时还没有想到,反正不会让你们失望”
说完施施然朝着外面走去。
而教室里面立马响起一大片的谩骂声:“这个混蛋,屠夫”
“太过分了,我要投诉他”
“这个变态”
……
类似的声音不断的在教室里面响起,心中的各种担忧恐惧全都化作谩骂。
“够了,在这里骂的再凶有什么用”苏绣看着乱糟糟的场面出声道:“刚才教官在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出声”
“现在还是先救人吧,我想没有谁会愿意体会教官的处罚吧”
苏绣的话语让教室一下变得安静下来。
随后大家快速行动起来,开始检查起张子义的情况来。
只是大家又不是医生,只是学过一些简单的急救知识,怎么救人啊。
就在这时秦阳提醒道:“大家还记得刚才教官说的一个案例吗?”
“你是说子弹穿插在第二和第三肋骨之间,会造成内脏出血,形成一种假死现象”
“但实际上只要抢救及时,处理果断,根本不会有太大问题”
“我记得教官说过最佳的抢救时机也恰好是十五分钟”苏绣猛的说道。
“没错”秦阳点点头:“至于是不是这种情况,我就不知道了”
秦阳的话语让所有人都从惊喜的状态中冷静下来。
刚才的时候,白泽少似乎是随意的开了一枪,虽然中枪部位也在肋骨那,可人命关天的大事,一旦处理不好,恐怕结果谁都承担不起。
但一直继续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最后还是张子义虚弱的说道:“赌一把,我不相信教官会无缘无故就让我死的”
“行,那就按你说的做”其他人立马开始行动起来。
噗嗤!
锋利的匕首划破皮肤,一根软管被粗暴的伸进肌体里面,血液呜呜的流了出来。
张子义的脸色越发的苍白,一方面是疼的,另一方面则是身体虚弱导致的。
时间缓缓的流逝,十五分钟过去了,众人的救治在手忙脚乱中终于完成。
同时子弹也被挑了出来。
“怎么样,你感觉怎么样?”秦阳看着快要闭上眼睛的张子义,大声的吼道。
可惜虚弱的张子义已经无力回答他们的问题。
“怎么办?看着他痛苦的等死吗?”忽然一个学员无奈又愤怒的说道。
“与其如此,不如给他一个痛快”也有学员建议道。
“谁下手”
不知道谁问的问题,一下让教室变得安静下来,自相残杀可是严重违反基地纪律的。
虽然这是帮张子义解脱,可谁知道结果会怎样。
就在这时,苏绣猛的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你干什么去?”秦阳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