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dbma9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刑警使命-第1432章郎正要親自過來推薦-8ydkx

刑警使命
小說推薦刑警使命
“叶九,能确定死者的身份了吗?”
电话是郎正亲自打过来的。
就在叶九来到水运码头之后大约二十分钟。
“基本能确定了。”
“虽然还没有经过尸检,但现场至少有三个曾经和张铁汉熟悉的人都证明,死者就是张铁汉。”
“怎么死的?”
“初步断定,是后脑部分受到钝器打击,然后溺水死亡。”
“好,你继续钉在那里,我马上动身赶过去。”
郎正随即做出了决定。
叶九却沉吟起来,低声说道:“局长,这合适吗?”
生死之主 緱某某
明明卢直那边已经说找到了龙雪华案的凶手,你郎局长却在此时此刻亲自赶来定渊,那不摆明不相信卢直和刑警支队汇报的结果了?
身为一把手,一碗水要端平啊。
“怎么,你对自己的判断没有信心?”
“有!”
这一回,叶九毫不迟疑。
洪荒意傳 天空光明
我是天庭掃把星
“那就行了,你抓紧时间破案,我马上过去。”
叶九还能说什么呢?
只能苦笑着轻轻摇头。
太虛星神 雪羽流沙
有时候,领导的无条件信任,其实也让人亚历山大啊……很快,第一次案情分析会就在定渊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大会议室举行。
张铁汉的尸体已经由法医运回局里,进行解剖。
老郭留了一队人手在文化街进行现场勘查。
其他同志,返回局里开会研究案情。
惡魔前夫,請滾開 杉杉
会议由黄伟益亲自主持,给予了叶九很高的“礼遇”,叶九的位置,就安排在他的左首,这是除了主持人之外,最为“尊崇”的座次。
萌妻太甜:總裁寵上癮
实际上,案情分析会的现场众人,唯有叶九和高远的级别与黄伟益相当。
吐槽之神
高远坐在黄伟益右首的位置。
定渊县局的局长是由县委政法委书记兼任的,正在省里开会。
要不然,发生了这么重大的案情,身为一把手,局长是一定会出席这个会议的。
叶九居之不疑。
现在也不是讲究这些的时候。
“同志们都谈谈看法吧,叶大,请你先和大家讲一讲。”
黄伟益也不玩虚的,直截了当地切入正题。
叶九点点头,开口说道:“好的,黄局。
同志们,四天前发生在雪峰金矿有限公司的强奸杀人抢劫案,大家应该都听说过了,我这里先简单介绍一下那个案子的情况……”两起案子的关联性极高,介绍“龙雪华案”也是题中应有之意。
大家都竖起了耳朵,神情高度关注。
虽然他们都听说过“龙雪华案”的基本情况,可毕竟只有叶九参与了那个案子的现场勘查,所以目前他才是“权威”,一些细节方面的东西,只有他最清楚。
隨風雕零
“……现在,张铁汉在定渊被害,基本可以证明,张铁汉已经面对面接触到了凶手,所以才被灭口。”
“法医初步判断,张铁汉死亡的时间,应该是在二十小时到二十四小时之前。
也就是昨天下午六点到十点之间。
这个死亡时间符合嫌犯作案时间的推断。
特别是天黑之后。
毕竟大白天的抛尸河中,难免会被人看到。”
“所以,我个人认为,目前的重点,是全面对文化街的黄金贩子,街痞子,以及有犯罪前科的人进行摸底排查,争取将嫌疑目标筛选出来。”
说完,叶九对着黄伟益点了点头。
黄伟益马上说道:“我完全赞同叶大的分析,张铁汉的被害,应该和龙雪华案有着很高的关联性,极有可能,是同一个或者同一批凶手干的。”
“那这就好办了,这个范围,其实已经压缩得很小了……”“老郭,你的看法呢?”
黄伟益随即点了郭大队长的名。
“赞同!”
老郭干脆利落地说道。
“文化街那边,本来就龙蛇混杂,治安情况特别复杂,聚集着一群渣滓,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清理一下。”
历来发生重大案件,就是那些沉渣,逃犯的“遭劫日”。
大规模摸底排查,很多时候可能没抓到正主,却会捞起很多漏网之鱼,顺带着将一批陈年旧案给破了。
估摸着,那帮倒霉蛋心里头也是一万头羊驼奔腾而过——特么老子躲得好好的,你小子没事杀什么人啊?
“行,那你就开始安排吧,需要多少人手,我给你调。”
黄伟益也不废话,直接就拍了板。
行事效率极高。
虽然如此,具体的排查部署,人手安排,也还是需要花费一段不短的时间。
尤其现在已经到了接近天黑的时候,等正式行动,天可能已经完全黑透了,这会极大地增加摸底排查和抓捕嫌疑目标的难度,同时也会极大地增加同志们的安全风险。
要知道,他们现在打算抓捕的,可是连伤两命,穷凶极恶的杀人凶手,当意识到自己末日即将来临之时,有极大的可能会拼死反抗。
正所谓一人拼命,万夫莫敌。
可不要在排查和抓捕时出现什么意外状况。
黑道特種兵
所以老郭的安排十分周全。
正当此时,叶九的手机忽然又响起来。
叶九双眉顿时微微一扬,起身走到门外去接电话。
“兄弟,是我啊,钱老四!”
没错,这个电话,居然是钱老四给他打过来的。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镇上。”
叶九淡定地答道,又走开几步,生怕被钱老四听到会议室里其他同志的声音。
“你那批货还打不打算出手啊?”
“当然打算出手了,这还用问?
我都说了急用钱……你回来了吗?”
这个问题,对叶九来说,挺重要的。
如果钱开心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回到文化街来和他谈生意,尽管不能完全排除作案嫌疑,但至少,他的嫌疑会降低好几个等级。
豪門劫:情有毒盅
叶九确实见过不少心理素质强悍到变态的罪犯,然而那种不怕死的家伙,总体上而言还是极少数。
叶九可不觉得,每个犯罪嫌疑人都那么“变态”。
“啊,我在外地有点事,确实没办法赶回来。
这样吧,你给我个实话,你那批货,到底有多少?
成色怎么样?”
“嘿嘿,成色你不用问,不差。
至于数量嘛,八百多。”
叶九随口胡诌。
“那行,那这样,你现在就去我店里,我安排一个信得过的伙计跟你谈,你放心,他完全可以做主……”叶九不动声色地问道:“他能马上拿出钱来吗?”
“当然!”
钱老四有点傲气地说道。
“这一点你完全不用怀疑。
只要价格合适,多少钱都不是问题,肯定是现金!”
“行,那就这么说好了,我马上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