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y Noblewoman Lucinda | No comments

x6cag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宿主-第五百一五節 聖女計劃相伴-06a8v

宿主
小說推薦宿主
六号从外界捕获的动物进入体内会分解,这就相当于成年人的咀嚼。因为生物体内部结构及物质构成从最初就从基因层面被控制,六号更易于被其它强化型生物兵器所接受,更容易吸收,只有这样才能在短时间内成为新的营养补充。
更重要的是作为开发成功的实验体,六号具有服从开发者命令的特质。只要派至强化实验体附近,它会主动接受被吃掉的命运,永远不会抗拒。
所以六号被定义为“食物”。
都市聖騎異聞錄 眉語目笑
至于索姆森主教所说,无法明白实验手册上“引擎”之类的单词,这在天浩看来完全可以理解。基因遗传记忆决定了这个时代的人类可以看懂“古老文字”,知道单词如何发音,却仅限于书面。就像古人认识“夜”和“店”两个字,可是把这两个字组合在一起,哪怕学问再高深的古代文豪都得抓瞎,他们无法理解什么叫做夜店。
天浩努力控制着很多时候忍不住想要流露在脸上的惊讶,尽可能让自己看起来显得威严又冷静。他用手指点了点椅子扶手:“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尤其是加百列城地下,不要有半点遗漏。”
異界劍魔 糞坑石頭
索姆森主教再次以躬身行礼表明自己的服从。此时此刻,他丝毫没有所谓的职业概念与个人操守。泄密与出卖是一对双生子,只要说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
他谈到进入加百列城地下需要一种很大的,能够自动操控的金属平台。通过他的描述,天浩知道那是一台大型升降机。
主教说起地下基地有很多整齐排列的半透明卵形容器,与基座连接的部分有很多黑色软管,还有一些让人看不懂的符号。为了让描述更加清晰,索姆森主动要来了纸和笔。通过他在纸面上画出的草图,天浩判断那是一个个联排培养舱,只是因为时间久远,早已失去了作用。
“那里虽在地下,却有着令人惊叹的庞大规模。宽阔的道路可供六辆马车并行,建筑之间的隔墙厚度超过二十米,甚至更多。以前我在滨海地区担任执事的时候,负责过地下仓库的修建工程。决不能向下挖的太深,否则工人会因为无法呼吸被活活闷死。然而类似的情况在加百列城地下从未发生过。按照教皇陛下的说法,那里有着特殊的通风管……圣主在上,那根本不是人类力量所能建造,除了神迹,没有第二种解释。”
“历代教皇对于“封锁科技”这件事都有着默契。尊敬的殿下,我无意冒犯,但我还是想说,您麾下士兵正在使用的那种火枪,与我曾经在加百列城地下“异端图书馆”里看到的一些火枪研究报告几乎一模一样。无论外观还是性能都没有区别。尤其是大炮,发射后会爆炸的炮弹……我以圣主的名字起誓,类似的研究成果其实早在很多年前就有了,只是一直处于封闭状态,没有把它们实用化。”
“实验手册上有一个特殊的兵器开发项目,编号五一三九。那是把蜥蜴、猎犬、狮子或老虎之类猛兽混合杂交的做法。历代教皇陛下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也给予了大量资源,拨下大笔的研究经费。陛下认为这个实验项目与福音书里描述的某些地狱生物相吻合。比如会喷火的三头犬,还有邪恶的奇美拉……遗憾的是,这方面的研究进展不大,至今无法制造出任何活体。”
天浩觉得思维神经正在发散,仿佛坐在面前的不是一个白人圣主信徒,而是古老基地里随时可能走到工作时间尽头的“老嬷嬷”。彼此正在谈论的话题是关于未来和过去,两者之间是那么的遥远,却彼此重叠。
黑儒傳
堅持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研究
索姆森主教略显沙哑的声音在营帐中继续回荡。
“因为身份和保密等级的限制,很多参与研究的教士都认为实验项目最高编号只到九百九十九。可实际上,在所有实验手册上罗列的研究项目当中,编号根本没有上限。因为加百列城地下部分实在太大了。在后期,也包括现在,教廷对那个地方的探索、深入,以及利用程度都没有达到百分之百。那里有太多的门,因为种种原因被封死。有些是从最初发现的时候就那样,有些是前代教皇下令永久封锁。在加百列城地下很深的地方,经常会听到一些奇怪的声音。”
“六百三十三号,这是圣教军的实验制造项目。那是一种以复杂材料按照比例搀兑后得到的药剂。这玩意儿的效果非常好,可以从大脑到肉体全方位对服用者进行强化,而且几乎没有后遗症。唯一的限制在于服用者本身,他们必须对圣主绝对服从,达到狂信徒的标准。否则无法承受药剂对身体的改造,不是发疯发狂就是当场死亡。”
“我要特别说明一下“圣女生产计划”。这是在六号与六百三十三号基础上出现的研究项目分支。这不是实验手册上的部分,而是六十多年前在任教皇对研究教士下达的命令。六号的基础是分裂性规模话繁殖,六百三十三号可以对实验目标大脑思维产生压制性服从效果。嗯……这涉及到教廷的一些秘密,我指的是绯闻……当时的教皇,也就是奥莱斯卡尔陛下,他的出身很普通,是一个真正的平民。”
最後的特種兵 付勇軍
说到这里,索姆森主教声音忽然变得很轻,他看上去有些扭捏,更多的还是犹豫,以至于天浩必须费很大的劲儿才能听清楚。
“这是教廷内部的秘闻。”主教再次重申这一点,他说话时显得有些艰难:“殿下,请原谅,我不是故意想要隐瞒,我毕竟是圣主的信徒,我得……我……”
天浩微微颔首,淡淡地说:“这里是北方大陆,这里没有圣主,我们只相信古老的祖先,以及龙神。”
“……好吧!”索姆森苦笑着点点头:“奥莱斯卡尔陛下是从基层教士一步步晋升为教皇的典范。这本身就是对他卓越能力与优秀品格的认可。然而与所有年轻人一样,奥莱斯卡尔陛下在尚未进入圣主神圣领域,尚未得到圣洁光辉笼罩的时候,他仍是一个普通人,有过喜欢的姑娘,也有着专属于他的爱情。”
天浩不由得笑了,之前他猜到一些,也对此颇感兴趣:“接着说,我听着呢!”
索姆森略低了下头,继续道:“奥莱斯卡尔陛下与那个女人之间应该发生过亲密关系,但他们最后没能在一起。陛下登基后,经常前往撒克逊王国首都,并且在那里长住……说真的,以前的历任陛下从未有过类似的情况,他们当中大多数人自从登基后就一直居住在加百列城,至死都没有离开过。而且奥莱斯卡尔陛下前往新伦敦不是为了传教,处理各种教务也很麻烦。更糟糕的是,奥莱斯卡尔陛下热衷于国王举办的各种聚会。”
天浩从中听出了一些端倪:“也就是说,他真正喜欢的,其实是撒克逊国王身边的某个女人?”
“我们猜测应该是卡莱尔王后。”索姆森主教耸了耸肩膀:“很多人对教皇进行劝诫,甚至因此出现了很多反对的声音。奥莱斯卡尔陛下不得不离开新伦敦,回到了加百利城。“圣女生产计划”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按照陛下的要求,必须以卡莱尔王后为蓝本,制造出与她外表相同的女性。”
天浩再一次笑了:“有意思……这样做实在太明显了,那位教皇难道就不怕别人发现他的秘密吗?”
索姆森主教摇摇头:“最初进行的实验没有添加“卡莱尔王后”这个附属条件。奥莱斯卡尔陛下选择了一些年轻貌美的女子作为实验目标。五年后,得到了第一批研究成果,那是三十五个从血池中走出的女人……”
“等等!”天浩打断了他的话:“血池?这是什么意思?”
“按照古老实验手册上的标注,那个地方应该称之为“生产车间”。可是在教廷内部,那里被称之为血池。”主教解释。
天浩默默思考了几秒钟,抬起右手:“继续。”
“那些女人非常漂亮。”主教的语气充满了感慨:“她们有着牛奶般洁白光滑的皮肤,淡金色的头发,无论相貌还是身形都达到近乎完美的标准。我看过当时的研究记录,很多负责实验的教士第一眼看到这些女人的时候,就爱上了她们,难以自拔。”
心中早有明悟的天浩仍在微笑:“所谓圣女,其实就是你们教廷内部专用的女人?”
索姆森主教没有否认:“她们成为了一种特殊的存在。只有红衣主教以上的大人物才有资格享用她们。”
“那么卡莱尔王后呢?奥莱斯卡尔教皇有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女人?”这是天浩的问题。
“我不知道,因为没有这方面的相关记录。不过,最初的“圣女生产计划”有着很大的缺陷,那些从血池里走出来的女人虽然漂亮,却只能存活六个月。她们没有思想,就像一个个没有大脑的木偶,只会服从简单的命令。比如穿衣服和吃饭,躺下或坐下……六个月生长期满,她们会当场死亡,身体在两小时内迅速腐烂,变成粘稠的液体。”
天浩下意识想到了“细胞分解”这个词。
修仙三十六計
萌萌的幸福嫩草
索姆森的语气中流露出羡慕:“圣女计划至今仍在延续,从血池里走出来的那些女人生命周期也延长到了三年。在教廷内部,她们被当做一种特殊奖品,除了红衣主教,只有做出特殊贡献的教士才能得到。”
天浩注视着索姆森:“你好像有些嫉妒?”
“她们长得很美。”主教坦言,接下来的语气很快变得酸溜溜:“不过她们终究只是玩偶,而且因为生产过程需要消耗大量资源,每次产出的数量都不多。”
谈话一直持续到下午。
如果不是侍卫队长接连好几次走进营帐提醒天浩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天浩与索姆森之间应该还有很多需要了解的问题。
“看好他,给他最高级别的战俘待遇,必须确保他的安全。没有我的命令,严禁任何人与他接触。”
认真交代完这些事,天浩从椅子上站起来,大步越过跪在地上的索姆森主教,朝着营帐门口走去。
……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终于结束了。
惡意 東野圭吾
在另一座宽敞豪华的帐篷里,虎勇先和师锐正在等待着龙族摄政王。
看着大步走进营帐的天浩,年迈的狮王从鼻孔深处发出冷哼:“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天浩直接在属于自己的那把椅子上坐下,毫不介意地笑道:“打了胜仗,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我很忙,请理解。”
师锐抬起头,用深邃的目光打量着天浩:“你和那些白人的关系似乎很不错?你能听懂他们的语言?”
“白人是我们的仇人,不死不休。现在合作并不意味着以后也是如此。总有一天,我会把所有白人国王的脑袋砍下来,供奉在伟大的神灵面前。至于语言……”天浩不屑于解释,淡淡地说:“只要愿意花费足够的时间和精力,很多事情都可以学,甚至精通。”
虎勇先坐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与天浩接触越久,他对年轻摄政王的畏惧就越深。虽然只是短短几个月,虎勇先却却觉得这段时间从天浩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无论经验还是视野,都比以前更多更广。
護花神相 超級肥鴨
虽然天浩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部族之王,但虎勇先很清楚,这种情况很快就会得到改变。牛族已经成为历史。挟大胜后的威严与声望,摄政王有足够的理由登基,成为真正意义上的龙族之王。
狮族的确很强大,也只有师锐那个老家伙才会不断的对天浩提出质疑。虎勇先绝不对掺合进去,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与实力,安安静静当个旁观者比什么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