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技術前端熱推

黎明之劍
小說推薦黎明之劍黎明之剑
听到技术主管的讲解,赛琳娜沉默了几秒钟,才面无表情地答道:“……简单有效的办法。”
随后她向前走了两步,来到那台容纳“主脑”的半球形水晶装置前,透明的球壳内浸泡着仿佛巨人器官般的人工大脑,这一幕对于普通人而言多少有些精神冲击,然而对于出身永眠者的赛琳娜而言,眼前这一幕仅仅是个普通的研究对象罢了。
她的视线扫过容器内部那些固定在脑组织沟壑中的金属极点和各类导管,一旁的罗佩妮也走了过来,向她介绍着装置里的细节:“生物质管道从下方连接至容器,将来自分裂池的营养物质不断输送至各级伺服脑,有三组各自独立运行的泵维持着这些液体的循环,即便一两组泵遇上意外,这些伺服脑也不会因缺乏营养而停摆——同时每个容器底部还有独立的过滤和报警装置,一旦有毒物质进入循环系统或者某段管道里的代谢废物超标,控制中心立刻就能知道。”
“如果毒性物质超过了系统处理的极限呢?”赛琳娜头也不回地问道,“或者其他灾害导致整个‘塔’的对外联系中断……请不要认为我是在刻意刁难,毕竟现实世界中什么意外都可能出现,我在过去的七百年里已经见识过太多匪夷所思的全系统灾害了。”
“当然,你的担忧很有必要,而且我们也确实有最终极的保护方案,”罗佩妮女子爵露出一丝微笑,显得信心满满,“考虑到整套系统最精密昂贵的就是这些‘伺服脑’,整套系统的最终损伤控制便是围绕保全伺服脑为目的设计的——如果工厂内发生无法挽回的灾害,伺服脑就会立刻打碎这些容器,通过预留的逃生通道自行撤退。它们的飞行速度很快,神经触须的肌肉强度足以对付被卡住的通气格栅或者下水道口,逃命本事是很强的。”
罗佩妮的话音落下,旁边的技术主管又跟着补充了两句:“另外为了确保工厂主机能长期维持一定的逃生能力,我们每周都会安排这些伺服脑轮流离开湿件插槽去做体能训练,包括长短程飞行以及用触须举重、拉拽,另外我们还计划每半年对它们进行一次消防和毒害演习——跟工厂里的工人们一起进行训练。”
人氣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 ptt-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技術前端熱推
罗佩妮点点头:“所有工人都会接受关于伺服脑的常识培训并进行渐进式的熟悉,确保他们能按照正常的同事关系来处理和伺服脑之间的相处——陛下的提醒我们谨记在心,所有员工的心理健康是葛兰重工一直关注的事情。”
火熱連載都市小说 黎明之劍笔趣-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技術前端分享
赛琳娜:“……”
“赛琳娜女士?”注意到眼前这位节点学士的表情一瞬间有点奇怪,罗佩妮女子爵忍不住开口,“还有什么问题么?”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黎明之劍-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技術前端相伴
“……不,我只是觉得……好吧,都挺合理,”赛琳娜表情古怪地揉了揉额头,又仿佛自言自语般嘀咕了一句,“贝尔提拉搞出来的东西真是越来越奇怪了……也真亏你们这些三观正常的普通人能就这么适应她搞出来的怪东西……”
听到赛琳娜的低声咕哝,罗佩妮微笑起来:“再古怪的魔法产物也只不过是工具而已,对于初次接触魔导产物的一代人而言,轰隆作响的钢铁怪兽和漂浮在液体里的巨型大脑并没什么本质上的不同——事实上由于一些传统黑巫师给世人留下的诡谲印象,后者对大众而言恐怕反而容易想象一点。”
赛琳娜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而是抬头看向那些浸泡在容器中的伺服脑,一时间仿佛陷入了思考,直到过了几秒钟,罗佩妮女子爵的声音再次传来:“其实仍有很多人对这些伺服脑心怀困惑,主要在于大家总认为这些人工制造的大脑会和人类一样思考,尤其是看到它们‘活着的姿态’时,这种仿佛在面对一个智慧个体的感觉就尤为强烈……”
赛琳娜回过头,似笑非笑地看了这位女执政官一眼:“这些人里也包括你么?”
罗佩妮面无表情:“我是个法师,我只相信研究得到的数据,并不在意这种基于直觉的偏见。”
“执政官女士,即使是法师,在第一次看到这些尖端技术的时候也是会动摇的,这没什么尴尬的,”赛琳娜淡淡地笑了笑,“任何新技术总会引发这样那样的担忧,而且它们事实上也确实存在这样那样的隐患——世间没有绝对安全的技术,只有不断严谨的安全措施,以及为了得到这些安全措施而付出的试错成本。
“伺服脑是不会像人那样具备智慧的,尽管它们是陛下所规划的‘智能化时代’的重要一环,但这些脑的‘智能’和普通人所理解的并不是一个东西。它们的神经从物理结构上便无法产生复杂的思维过程,而只能处理繁重的数据计算任务,当然,它们也有一些基础的思考活动,譬如进食和……配合你们的体能训练之类,但这种思考活动更接近动物而非人类。
“说到底,大德鲁伊贝尔提拉女士根本没有为这些脑设计智慧基础,更没有给它们留下依靠繁衍来寻求基因突变的空间,所以请放心吧,它们就只是更高级的工具而已……或许可以将其视作忠诚的‘动物伙伴’?
“不过就像我刚才说的,世界上不存在绝对安全的技术——谁也不知道这些伺服脑在将来会以怎样的形式出现怎样的问题,它们大规模应用之后对社会产生的影响也难以估算,就像当初魔导技术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方式,这些伺服脑也一定会产生类似的影响和改变,而这就是像你这样的政务管理者和像我这样的技术人员必须共同面对的问题了。”
“你的说法和陛下如出一辙,”罗佩妮女子爵笑着摇了摇头,“他也是这么描述我们在发展中所面对的那些问题的。”
“我是《皇帝圣言录》的忠实读者,”赛琳娜突然挤了挤眼睛,“每一册都看过。”
随后她摆了摆手,没有让话题朝着这个方向滑落,而是抬起头用下巴指了指那正处于待机状态的“主脑”:“我已经大致了解这套系统了——现在我们是不是该按计划唤醒这位沉睡的……朋友了?”
“当然,”罗佩妮立刻回到状态,表情认真地点点头,又对身旁的管理人员吩咐道,“响铃,通知所有人进入岗位。”
片刻之后,尖锐急促的铃声在厂区内响起,早已准备就绪的工人和技术人员们纷纷来到了车间——尽管湿件主机的控制可以让生产过程的效率大大提高并减少许多岗位上的操作人数,但这套系统仍然需要人类从旁辅助和监管,再加上目前系统处于试运行状态,因此车间里还是需要一定量操作人员的。
车间深处的“湿件控制塔”中部打开了一扇窗口,罗佩妮与赛琳娜一同站在窗口前看着车间里的情况,她们看到人员各就各位,准备就绪的信号从各处传来,而在她们身后,技术主管来到主脑的控制台前,用力拉下了最中央的那根黑色拉杆。
所有容器中升腾起一连串的气泡,符文闪烁的光辉在基座和管道之间亮起,沉睡中的主脑被瞬间唤醒,这些忠诚的控制单元认真寻思了一下,于是——整个车间活了过来。
在赛琳娜的视野中,她看到那些原本静静流淌的思维河流突然变得极为活跃,连续不断的思维脉冲沿着遍布车间各处的神经索四处奔流,就像一张原本暗淡的网络被骤然点亮,伺服脑的“思考”被注入一台台整齐排列的大型机械,于是所有沉重的齿轮和连杆轰然起转——
“各执行机组运行正常!”“神经索信号正常!”“生物质管网监控正常!”“伺服脑血糖正常!”
连续不断传来的汇报声中,赛琳娜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尽管身为幽灵,她仍然如存活于世般深深吸了口气,吐出一声感叹:“终于……昔日那些黑暗的知识再一次有了正道的光。”
……
磐石要塞北部,戈尔贡河下游,庞贝地区,从南方吹来的暖风卷过了开发区边界外的大片荒地,风中夹杂着微微潮湿的泥土味道——这预兆着一场夏雨即将来临。
今年的雨水比往年丰沛,戈尔贡河的水位也一路上涨,但学者们在仔细研究之后确认了这种程度的降雨并不会引发水患,居住在圣灵平原中部地区的民众们也便安下心来,同时期盼着夏日的最后一段时光能风调雨顺,让今年能有个丰收的收尾。
一座大型工厂坐落在这座河岸城市东侧的开发区内,这座今年才投入运行的工厂有着复数的魔能方尖碑以及数座高耸的魔力逸散塔,又有笔直宽阔的道路从厂区穿过,一路延伸至戈尔贡河畔的码头,种种特征显示着这是一座生产大型魔导装置的重工厂,且此地的政务厅对它寄予厚望。
厂内装卸区,一辆重型卡车正停靠在中转台旁等待着将货物送出厂外,几名工人和技术人员在现场忙碌着,一边操纵机械搬运那些沉重的板条箱一边逐一检查着箱子里货物的情况。
在现场的操作人员中,有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显得格外醒目,除了比普通人更为健壮的身材之外,这名中年人脸上和脖子周围还可以看到明显的疤痕以及细微的结晶症状——这显示着中年人的身份:他是一名“痊愈者”,从那场晶簇灾难中幸存下来的人,也是这片土地光荣的重建者。
机械提升装置运转着,最后一个大型板条箱被稳妥地放在了重型卡车上,在确认机械装置已经停稳闭锁之后,中年人放下手中控制器,和另外两名工人一同跳上卡车,准备用锁钩将那些板条箱固定到位。
“第一批成品……总算完工了,”一名工人在中年人身旁说道,“这可是精密玩意儿……希望它们都能稳稳当当地被送到帝都的试验场。”
“话说……为什么要造这么大号的反重力单元啊?”另一名工人发出困惑的声音,“我在北边是见过龙骑兵的,还有那种运输用的‘云底’运载机,它们可用不到这么大号的反重力单元……一个单元就这么大了,真不知道用它们组成的反重力环得有多大……”
脸上带着疤痕和结晶印记的中年人看了两名工友一眼,嗓音低沉沙哑地提醒:“这不是我们该关注的事情,别随便猜测帝国的计划了。”
“嗨,山姆你这人就是太严肃了——在厂区内谈论产品又不违反什么保密协议,更何况这些零件本身也不是带密级的东西,”一名工人摆了摆手,紧接着又压低声音,“哎,你就真的不好奇么?哦对了,你是最近才从北边调过来的……可能不了解这座工厂的情况……”
被称作山姆的中年人没有理会这个喋喋不休的男人,他只是低下头,目光扫过板条箱上的标签,上面用黑白分明的字母印着货物的简略信息:
标准-III型反重力单元(熔接型),产自:庞贝特种制造中心,运往:塞西尔城。
在标签的下方,则有一行额外的标注:帝国魔能技术部,瑞贝卡部长授权,境内通行。
“固定好了。”“这边也固定好了。”
同事的声音从旁边传来,山姆随之收回了视线。
这些大型魔法单元能够用于组合成直径达到十余米的反重力环,它们代表着现代工厂在符文装置方面的加工极限,姑且不论那位被皇帝陛下赞誉为拥有“钢铁头脑”的公主殿下又用她那极其擅长和钢铁机器打交道的脑袋构思出了什么样的方案,这些圆环背后都必然指向某种能够震惊世界的伟大造物——就像昔日的魔能引擎和符文巨炮,抑或奔驰的魔能列车和威力惊人的钢铁战舰。
但这些事情和他都没多大关系。
对他而言,与其关注这些神秘的魔导零件,倒不如关注这片土地的痊愈以及这个繁盛的夏天。
山姆站在卡车上,远远眺望着庞贝北边的那片新生树林——在去年,那里还是一片被烧毁的荒地,是昔日那场晶簇战争中代表污染区分界线的地标。
尽管晶簇大军并未进攻至庞贝境内,但当初的塞西尔兵团为了防止污染蔓延,用重型燃烧器彻底焚烧了庞贝以北的大片区域,制造出了一条“净化地带”,那些被焚烧一空的土地曾经触目惊心,但就像陛下所说的那样,在焚烧过后的土地上,新芽总会更加繁茂。
如今,繁茂的景象已经显现——虽然在山姆看来那片树林在今年夏天的生长速度有点快的不正常,但那些仿佛是一夜间生长起来的树林确实赏心悦目,它们用郁郁葱葱的绿色覆盖了这片土地上最后一片曾被焚烧的焦土,也昭示着这片土地的生态正在迈向彻底痊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