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愛下-284、推古寺相伴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和尚进来后俯身施礼,谢小青却依然昂着头,笔直的站着,见和尚回头望向自己,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朝着林逸草草欠了下身子,然后道,“你就是和王爷?”
对于美女,林逸向来很宽容大度,他笑着道,“不错。
姑娘的胆子倒是挺大,不知道姑娘夜闯布政司衙门,意欲何为?”
“我是来找他的,跟你没关系。”
谢小青毫不犹豫的指向和尚。
和尚脸色涨红,微闭着眼睛,无奈的宣了声佛号。
林逸也有点愕然。
这姑娘也太直接了!
就不能含蓄一点吗?
怎么就没有一个姑娘该有的矜持呢?
真令人气愤的是,他居然遇不到这样的!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他连个和尚都不如。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 爭斤論兩花花帽-284、推古寺相伴
“姑娘果然直率,”
林逸看着那张毫无瑕疵的脸面,淡淡地道,“只是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姑娘做的过了,本王倒是不知道该如何处置你了。”
“王爷慈悲,请王爷饶了她,一切罪过自有小僧一力承担。”
和尚言真意切的道。
“喂,和尚,你不必求他!
要杀要剐随便他了。”
谢小青拉扯住和尚的胳膊道。
和尚替她求情,她脸上的喜色遮挡不住。
“哦,和尚你是动了凡心吗?”
林逸打趣道。
“罪过,罪过!”
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笔趣-284、推古寺熱推
和尚低着头,羞愧的都不敢睁开眼睛看向林逸。
“你首先是个人,然后才是和尚,是人都有七情六欲,很正常的事情,”
林逸笑着道,“你倒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谢小青冷哼的道,“你这人倒是挺通情理的,你不能为难他,要不然我不会放过你的。”
听见谢小青这话,和尚吓得面色苍白,赶忙呵斥道,“姑娘慎言!不可对王爷不敬!”
他跟其他人一样,不怕和王爷着恼,怕的是就是和王爷身后的洪应!
这位总管从来都是没有人情味的!
说出手就出手。
“哼。”
谢小青不满的撇过头去。
林逸叹口气道,“本王很为难啊,本王现在要是放你走了,以后谁都敢随意在本王面前上蹿下跳了。
给王爷一个放过你的理由。”
谢小青眼轱辘一转,笑着道,“喂,如果我拿消息跟你换怎么样?”
林逸道,“你可以说说看。”
谢小青道,“推古寺四大法王进了川州,这个消息怎么样?”
“推古寺?
南谷的神庙,这个我是知道的,”
林逸诧异的道,“只是四大法王是什么人?他们又为何进了川州?
这个本王就不得而知了,还望姑娘解惑。”
谢小青笑着道,“我说了就可以走了吗?”
洪应突然冷哼道,“放肆!
如何敢在王爷面前讨价还价!”
谢小青闷哼一声,嘴角再次溢出了血,但是依然强撑着没有挪动一步,犹自笑着看向林逸。
旁边的和尚赶忙拿出手绢,递了过去,然后一脸恳求的看向洪应。
“行了,来了就是客,没必要这样,”
林逸朝着洪应摆摆手后,然后对谢小青道,“本王允了,你可以说了。”
这么可爱的姑娘,他真的不忍伤害啊。
他从来就没有辣手摧花的习惯。
“推古寺四大法王是除了南谷蛮王以外功力最高者,”
谢小青吞咽了一下嗓子,强撑着吐血的冲动道,“他们这次是去找寂照庵麻烦的。”
“找寂照庵的麻烦?”
林逸皱眉。
洪应、叶秋、瞎子、文昭仪四个人联手都不是静怡的对手!
而四大法王就敢直接去寂照庵踢馆?
谢小青道,“不错,我师父说,推古寺的四大法王都是当世卓绝之人,即使是面对寂照庵也丝毫不惧。”
说着说着又看向了林逸身后的洪应,“这一次静怡和静宽都去了安康城,之所以没有和你们动手,只是因为想留存功力好与四大法王一较高下。”
林逸道,“这么说我还得谢谢这四大法王了。”
谢小青道,“你以为只有大梁国有高手吗?
这些异域高手,武功很是古怪,可不是好应付的。
想当年,平川王有寂照庵全力相助,还不是死在了南谷人的手里。”
林逸笑着道,“谢谢姑娘了。
和尚,替本王送客吧。”
“谢王爷!”
和尚赶忙带着谢小青离开了。
出了布政司衙门后,和尚扶着谢小青道,“谢姑娘,你太莽撞了。”
望着空无一人的大街,先把谢小青放在台阶上,然后从府里牵了马车出来,两人出了城,直往附近的山上去。
他知道山上有处尼姑庵。
开门的是一个牙齿掉光,走路微微颤颤的尼姑,直看到谢小青手里的一锭银子后才立马活了过来,双眼放光。
谢小青在一处素净的厢房里躺下后,直到太阳落山才悠悠转醒。
她喝了点水,吃了点东西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和尚。
和尚窘迫道,“姑娘没事我就放心了。”
谢小青道,“和尚……”
和尚道,“姑娘有事大可吩咐。”
谢小青道,“答应我,以后看到推古寺的人尽管跑,有多远跑多远。”
和尚不解道,“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谢小青叹气道,“不知道推古寺的,都以为推古寺只是一座神庙,与其说推古寺是个寺庙,不如说它是一个部落,整个推古山的人都听推古寺的号令。”
和尚道,“跟你们春山城一样?”
谢小青摇头道,“不一样,春山城有不喑武功的普通人,推古山上却一个都没有。
推古山很高很高,高的一般人无法想象。
你能想象站在高山之上无法喘气呼吸的感觉吗?
但是对推古山本地人来说,他们跟我们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只要是推古山的人,哪怕是一个孩子,你都不能掉以轻心。
推古不满万,满万不可敌。”
和尚道,“姑娘多虑了,我等与推古寺远隔千里,恐怕没有照面的机会。”
谢小青道,“南谷一直对大梁虎视眈眈,犯边不断,大梁国一旦虚弱下来,便是他们进发大梁的时候。”
“小僧明白了。”
和尚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