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劍宗旁門》-第五百九十二章 強行單挑戰法鑒賞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剑宗旁门
苏礼左侧后颈处的头发窝窝里也钻出了一只小可爱……海棠一下跳在了面前的小圆桌上。
随后少女柔嫦也是乖巧地给她泡上了一杯花茶。
海棠却是习惯性的一些跳起,落在了柔嫦的脑袋上,两个小可爱叠在一起的感觉,一下子又有了许多喜感。
苏礼见状也是不由得露出了温馨的笑容……
于是在这霎时,他的身边便是一片春暖花开风和日丽。
只是偏偏这个时候有人煞风景……东洲正道会盟折剑,所要折的便是这剑崖的剑!
而当年主持登仙城会盟的纯阳宫玉阳子这一次依然是这东洲正道阳神之下的话事人……
只是令他心情无比复杂的是,这似乎不过是十多年的时间吧?当年那个在登仙城闯下了‘镇魔剑’之名号的剑宗俊杰,如今已经是剑崖圣子……独自面对如此多东洲同道都能够从容不迫的剑崖圣子!
“一别经年,未曾想小友竟然勇猛精进,已经如此境界。”玉阳子抱拳说道。
他的内心当真复杂,因为他在洞冥境上已经卡了近千年了,怎么能感觉不到苏礼身上弥散的那种若有若无的空间气息?
这是已经开始接触空间裂隙,开始尝试从虚空炼法的表现!
这意味着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剑崖圣子,赫然已经来到了即将进入洞冥境的边缘……当真是让人觉得千年时光都活到了狗身上。
苏礼听了微微颔首,随后发起邀请:“原来是玉阳子前辈,请来共饮一杯,柔嫦这孩子的茶艺还是很好的。”
听到自己被夸的少女柔嫦立刻开心地弯着眼睛,她的快乐总是这么简单。
玉阳子微微错愕,却是渐渐地发现到自己的声势竟然被苏礼一人的风度气势所盖压……这让他心中震惊之余也是不想落入下风,于是说道:“那便叨扰了。”
一群东洲正道就这么看着玉阳子走到苏礼的对面坐下,然后两人慢慢品茶……也没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妥,毕竟修行之人总要有些矫情的吧?
玉阳子有些机械地随着苏礼的节奏饮了一杯茶,却是终究沉不住气问:“小友,当是知道我等来此的用意?”
苏礼声音平和地答道:“明白,只是有些搞不明白你们。”
“什么?”
“我剑崖近来活动多在中洲而甚少烦扰东洲的诸位,却不知诸位此番缘何?”
苏礼的问题很直白也很真诚……剑崖教近年在东洲的活动绝对称得上是少之又少,这剑崖中都快成为一个单纯的闭关之地了,这些人又是为了什么理由找上门来?
可惜他得到的答案却是令他有些难受又懒得再多说什么了……
玉阳子说道:“暴秦欲奴役天下,剑崖则是暴秦之后的支持者……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天下任由暴秦荼毒,所以……”
“如果是这个理由的话,我就姑且认了吧。”苏礼怅然地站起身来,根本不管那错愕的玉阳子,然后对面前的众人道:“既然如此,那么就来战吧!”
剑崖教贯之如一的风格又来了……谈不拢就打,反正都是要打的。
玉阳子简直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了,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现在自己面对的是什么情况吗?
一个修士就算再天才再强大,也不可能抵得过一群人围攻……这里可是有这么多人!
但是苏礼很快就告诉他们,他还真不是毫无准备的……
只见他的背后忽然有一个十分神异的冠冕凌空飞起,随后周围的天地元气猛然间向这冠冕急剧坍缩……
下一刻,众人只觉得一阵天地变幻,他们就一同落入了一座角斗场之中……秋日角斗场!
强行一对一……
这才是苏礼能够侃侃而谈的依仗,也是剑崖大佬们能够放心地随他折腾的关键……秋日角斗场的存在,简直就是剑崖教的游乐场。
当然,因为此时是秋神白露的意念亲自操控这件神器,所以还有一些特别的规则……就比如,从一对一可以调整为‘五对五’、‘十对十’。
原本她是做不到的,但是先前她被剑崖弟子带着在魏国、马韩的战场兜了一圈,她身上的信仰之力就瞬间有些要爆炸……秦军的勇武,令她差点要先把自己的口水给化形出来……
于是如今的秋日角斗场,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不但是就连阳神真仙也能够圈进来按照规矩办事,两边的观众台也已经聚现化得清清楚楚。
那些‘折剑盟’的正道修士们都是一脸懵逼地发现自己怎么就坐在了这竞技场的观众席上,可以站起来走动,却是怎么也无法触及那站在角斗场中间站着的苏礼。
“这是怎么回事?”玉阳子以及那些正道修士都是惊呼不止。
苏礼刚想要解释一声,却是忽然有所察觉,猛然抬头看向这角斗场一侧上方的一个最显眼的高台上……
却见那里,一个肤色白腻,但是身形却是非常健美英武的,充满了一种力量式妩媚美感的高挑女人站在那里。
她虽然看起来穿得‘有点少’,那白花花的一大片很是扎眼,但是那英武之气还有那种仿佛洞彻世情的眼神,却是让人根本生不出一丝亵意来。
所以她就是秋神白露,四时神中最为强大的那一个。
却见这白露大神忽地往后面依靠,就有一张宝座落在她身后。
她语气浅浅又带着些慵懒地说道:“秋日角斗场的规矩你们自己体察便可得知,本次角斗为十对十模式,所以你们每次可最多选出十人来下场对战……速度快点,别让本君等得太久。”
这是应苏礼要求的……他怕真一对一,就太浪费时间了。
而且十对十模式之下,海棠就不会像上次那样直接变成一根开着小花的花藤了。
然后苏礼的身边还有谁?
拥有无辜大眼睛的少女柔嫦……
还有……
睡眼朦胧不知从哪个角落里被移过来的正睡眼朦胧的芒嫦……
苏礼见状却是无奈地将芒嫦从地上抱起来放在怀里,让她趴在自己的身上继续去睡……这孩子的状态显然比秋神白露要差得多了,整天有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昏睡中。
她也记不起自己作为冬神玄冥时的任何事情,或许有些神异,但却依然显得十分脆弱。
这便是惘神劫,若是渡不过去,则冬神不再是玄冥。而就算渡过去,照这样子来看恐怕玄冥也已经不再全是玄冥了。
对此苏礼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神灵的事情他还是不太熟悉。
倒是对面,他的对手已经出现了。
不过怎么说呢,对面的正道修士还真是有着正道的烂漫,竟然是也出现了一个人,意思是不想占便宜,想要和苏礼单挑?
这就有意思了。
“这是个倒霉蛋!”少女柔嫦心中很是不屑地吐槽。
若是正常妖宠,这个时候肯定是要跳出来为主人接下这个对手,然后赢得干干净净漂漂亮亮才能算是体现价值。
但她可是主人的宠物!
什么是宠物?
那就是乖乖呆着负责可爱与美丽就行了……
要是真的做多了显得很能干……被‘发配’的北光就是最好的榜样。
所以在少女简单的意识里面,北光也是‘宠物’啊。
难怪她总是对麒麟露出那么不加掩饰的鄙视……因为她觉得这是一只‘宠物的宠物’,还总是摆不正自己的位置。
安心的当个废物不就行了吗?偏要每次都显得自己很能,结果每次都被证明它就是个废物……真是穷折腾。
海棠叠在柔嫦的脑袋上,也决定好好地看她家郎君大发神威……虽然这种级别的战斗往常是绝对入不了她眼的,但问题这是她的郎君哎!
而且……她总是满怀期待,想看看这次苏礼是不是又会出什么幺蛾子……
苏礼的幺蛾子来了……
那对面出来的那人是化神修士,十分骄傲的模样,正要自报名号呢……结果苏礼的一根头发丝就已经直接扎了过去。
犀利的神锋意加持之下,《天裂·神锋》的杀伤力瞬间就被拉满……
这根头发在催生之下极致伸长,随后一下轰击在那猝不及防刚刚准备了一半防御的修士身上……
一刹那,发丝穿透了那人的胸腔,也是将他体内调集的法力给一下打散,并且神锋意强大也是刺伤了其神魂。
如此简单的胜利当真是让苏礼都有些意外……这些东洲正道的人啊,就不能学乖一点吗?不知道剑崖教的打招呼方式就是见面给一剑?
不过既然已经这样了,那么苏礼也就没客气,那神念加持那发丝,法力直接运转……那人身上就猛地出现了一条狱锁将之给完全封锁了起来。
随后发丝抽出……
“噗~”
一口鲜血从那人嘴里吐出……胸口的伤痕几乎看不见,但是他已经受了严重的内伤,而且一身法力都被封印住了。
苏礼对着那人招了招手,他就被凌空摄起飞到了苏礼身后的总坛大殿前广场上。
就像先前他对同门们说的那样,这些人上来找麻烦却又不好真的都给杀了,所以就乖乖地当俘虏吧!
回头怎么处理再说,反正这种不听话的人苏礼已经有了不少处理经验了……
不过如此一来,苏礼可以说是彻底将那些人给激怒了……但是这种无能狂怒真是让人看着都有些想要发笑。
再怒又如何?还不是最多只能来十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