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言情 這隻妖怪不太冷 txt-第五百三十一章 他們懂個屁相伴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天边泛起了一抹白。
繁星依然在。
周离在车内点了一盏拾光灯,将亮度调到最暗,放在前排扶手处,仿佛烛火一样的微光洒满狭窄的空间,给车内添了一抹温暖与柔和。更棒的是这点微光并不影响他们看星星。
身边的团子揉了揉眼睛:“唔团子大人困了,想睡觉了……”
“睡吧。”周离说。
“你们呢?”团子疑惑。
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愛下-第五百三十一章 他們懂個屁分享
“我们等到星星回家,就开车出去了,去城里吃早饭。”周离的语气很幼稚。
“它们什么时候回家?”团子继续问。
“可能等它们也困了的时候。”
“那它们什么时候困呢?”
“不知道。”
“那你们吃什喵?”
“一些皇家御贡菜肴。”
“记得叫团子大人!”
“一定。”
“喵呜~”
团子走到周离身边,居然还用一只爪子先把被子掀开,这才钻进去,像个人一样。
周离则继续看星星,脸被冻得冰冷。
前边传来了槐序的声音:“以前我听人说,每个人死了都会变成一颗星星,挂在天上看着这人世间。”
“你不该信这种话才对。”
“为什么?”
“编这句话的人可能没有你岁数大。”
“妖怪死了就会变成星星,只是不挂在天上,它们挂在我的背后,已经跟了我两千年了。”槐序瞄向天上,“人会不会也这样?天上的星星有一半是你们说的星球,另一半就是人变得,它们在看着我们。”
“可能吧。”
“你说还有没有另一种可能?我们每个人抬起头看见的星星都不一样多。比方说你看见天上的星星有一万颗,我看见有一万二,我比你多出来的两千就是和我有关的所有死掉的人。因为我比你活的长,认识的死掉的人比你多,我还弄死了很多,都和我有关系。”
“你想象力不错。”
“老师说,人有两种特质最了不起,好奇心和想象力。”槐序很认真的说,“我的好奇心和想象力都很强,我很了不起。”
“可能。”
“唉你不认同我说的!”
“没有。”
“我不想跟你说了。”
槐序有点生气的,平常团子和周离说这种幼稚的话,不管再幼稚,比这还幼稚得多的都有,但周离都会陪她一直说下去,换了他就不行。
就在这时,身旁周离忽的说:“那我们来数一下吧,看到底有多少颗。”
“好啊!”
“从左边开始数起。”
“从我指的这个地方!”
“行。”
车内又安静了下来,只剩槐序数数时嘴上无意识发出的呢喃声。
周离继续安静的看着天上。
他没有数……
自然是数不清的。
因为天快亮了,天边已经出现了美丽的渐变色,方才很多细沙般的星星现在已经看不见了,很快星星会越来越少,直至只剩启明星。
“你数到多少了?”槐序头也没回的问。
“300多。”周离随口说道。
“我都数到两千多了。”
“只能说明你比我数得快,不能说明你看见的星星比我看见的多。”周离平静的说,“而且就算你看见的更多,我也愿意相信是这样,但也只能说明你的眼睛比我好,能看见更远更暗的星星。”
“叽叽歪歪……”
“天要亮了,该出去了。”
“行。”
槐序显然也知道这个行为着实幼稚,于是很干脆的放弃,只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
早晨九点。
这里才刚刚日出。
公路上多了一辆黑色的SUV,带出了些许黄土,没有熄火,却停着一动不动。
旁边的土丘上并排坐着两道人影。
大漠里不止日落才壮丽雄浑,日出也同样美丽得令人惊叹,当朝阳的第一束光从遥远的地平线上射来,打在地面上时,你能看见的是泛着湿润的沙土和结着冰霜的枯草,兴许还有些昆虫在捕捉水,它们都被朝阳染红,都在迎接这新的一天。
“这是我看过最好看的日出。”
“有什么好看的,跟个咸鸭蛋黄似的。”槐序又问,“跟昨天晚上的日落哪个好看?”
“昨天对我们来说很有意义,但今天要更重要些。比今天更重要的是明天。”周离缩了缩脖子,双手紧紧环抱于胸前,以锁住体温,他每说一个字吐出的气都白茫茫一片,牙齿打架,“所以我更喜欢刚才的日出。”
“……”槐序想了想,扭头看向他,“你好像冷成狗了。”
“是。”
超棒的都市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三十一章 他們懂個屁熱推
现在正是一天中最冷的时候,天气预报显示今天敦煌气温在-12到-1度左右,大漠里还要更冷些,而他穿得很薄,换了常人得冻僵在这里。
看完日出,周离赶忙回到车里。
“呼……”
温暖的感觉真棒。
槐序对他说道:“你先走吧,我再回去找个小妖怪,请她帮忙把我们的车辙印给收拾了。”
“温柔点。”
“晓得!”
“去吧。”
车辆驶向市区的方向。
十一点钟。
周离和槐序坐在一家点评分数很高的店内,团子蹲在他大腿上,立起来伸长脖子到处打量着店内环境,小脚踩得他痒痒的。
这会儿还很早,店内只两桌人。
周离拿着菜单看着。
对面的槐序拿着小本本的笔,抬头望着他。
“驴肉黄面,听说是这里很出名的特色小吃,不知道好不好吃,但有点贵,驴肉多的话还划得来。”周离想了想,抬头看向槐序,“我们先点两份尝尝怎么样吧,驴是左边一个马右边一个……”
“我写得来!!”槐序不耐烦的说。
“再要一个胡羊焖饼,也是特色。”
“胡,羊,焖,饼。”槐序写一个字就要念一声,小学生习惯,“还有呢?”
“榆钱炒蛋。”周离又说,“我以前学过一篇课文,好像是刘绍棠写的,就是讲榆钱儿的,那时候我就一直想,这到底是个什么味道……你说这个季节都还有榆钱吗?”
“这个以前就是穷苦人吃不起饭、当救命粮吃的。”槐序边写边说,“不过确实比什么树皮草根好吃多了。”
“再要个沙葱羊肉烤包子吧,我之前看一个美食节目,说沙葱特别好。”
“沙葱……羊肉……烤包子。”
“你吃过沙葱吗?”
“废话,我以前吃得想吐,这玩意儿到处都是,又好长,吃完了很快就又长起来了。”槐序摇了摇头,“你知道葱岭吗?”
“知道。”
“那你知道它为什么叫葱岭吗?”
“长了很多沙葱吗?”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ptt-第五百三十一章 他們懂個屁閲讀
“遍地都是。”
“我听说过这个说法。”周离顿了顿,又说,“但也有人不这么认为,说也可能是因为山崖葱翠,或者是那什么书中的舂山的谐音字。”
“谁不这么认为?”
“一些历史学家。”
“他们懂个屁!”
“倒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