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小說 摸寶天師笔趣-第465章 神祕約會鑒賞

摸寶天師
小說推薦摸寶天師摸宝天师
当天晚上。
轩宝斋的店铺内,摆开了一桌丰盛分庆功宴。
轩宝斋的三大核心沈秋、小青、炮爷、以及三爷、秦虎秦庆磊父子俩,包括晨晓彤、魏晨在内的十多个人坐满了一桌。
左小青亲自下厨,忙活了一大桌子的精美菜肴犒劳沈秋和三爷今天的取得的战绩。
“不管怎么说沈大哥今天是给我们长脸了,轩宝斋开业快一个月了,这次总算是痛痛快快的出了一口恶气!”
“那是当然!”秦庆磊好了伤疤忘了疼:“不愧是我师傅,说实话!徐家跟我们秦家明争暗斗了这么多年,秦家的人从来都没有谁敢去徐家古砸场子,就算秦家有那么多的高手在,也没哪个大师傅敢这么做!师傅您做到了!打响了燕京古玩圈子的第一炮!师傅您的水平别说徐家了,就是毛家也是可以去闯一闯的!哈哈哈哈……”
众人齐齐白了秦庆磊一眼,这小子八成又是手痒想去毛家赌场过瘾了,被众人一顿白眼,吓得躲在角落不敢吱声。
“沈师傅……”这个时候秦虎出来言语了一声:“有句话我作为过来人不得不说,忠言逆耳,还请沈师傅多多上心。”
沈秋坐在圆桌中央:“秦叔你直说,沈秋洗耳恭听。”
“网络上漫天飞舞的言论沈秋师傅你应该也有所耳闻吧?这次给徐家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徐家的人势必不会善罢甘休,以徐家的性格必定会在接下来的时间展开疯狂的报复,不管是对沈师傅你还是对轩宝斋,一定会加以百倍的找回来!”
“爸!你这话说的!徐家敢找麻烦!我们秦家也不会袖手旁观的吧!来一个打一个,来两个打一双!”
秦虎面色严肃瞪了儿子一眼继续说道:”情况怕是比我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明天《大师鉴宝》的总决赛录制上,徐家机会对你展开报复!如果徐家这次有长老出山的话,那么沈师傅你的处境就不妙了……“
秦虎大概率能判断出沈秋属于一个什么级别的宗师段位,徐家的长老至少是五品宗师的水准,对付一个沈秋还不是信手拈来。
“沈秋不用怕!”
坐在旁边的小粉丝晨晓彤拍着胸口保证到:“我让魏晨哥哥给你做保镖,另外我再让我老爸把家里的几个师傅找出来给你镇场子,保证徐家不敢对你咋么样?”
沈秋面色平静的问道:“秦叔,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我倒是有个建议,沈秋师傅你可以参考下。”秦虎点头说出了自己的意见:“这段时间沈秋师傅在燕京的古玩圈子可谓是红遍了天,甚至火到了圈子外!最近这一个月说你是最当红的明星都不为过,所谓人红是非多、枪打出头鸟,我建议沈秋师傅接下来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待上一段时间,尤其这段时间不要跟徐家硬杠,等过了这段时间风波平息了你再回来也好!”
左小青点头赞同秦虎的说法:“我也觉得秦叔说的有道理,网上的那些谣言满天飞,有的说沈大哥活不过三天、有的说沈大哥会被徐家清理,我也担心沈大哥……所以沈大哥你出去躲两天风声吧!”
沈秋沉思了片刻摇头说道:“没法走,几个原因,一个是我和柳蓉儿签订了合同,明天的总决赛录制我必须要去,否则就构成了违约,如果我违约了,结果要赔付白家数千万的违约费,以我现在的情况是承受不来的!”
“再一个目前是轩宝斋累积名望的时候,如果我现在跑出去躲风声,会被人古玩圈子里的人耻笑,这对轩宝斋的名店效应是极其不利的,至于徐家的长老,我也想见识见识他们的能耐!沈秋向来不惹事,也不怕事!”
“说得对!”炮爷拉着三爷说道:“咱们家不是还有三爷这把尚方宝剑么?徐家人要想上门捣乱,还是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小心三爷打断他们的狗腿!”
……
晚上沈秋接到了电视台陈导了电话,约定明天下午的四点钟在电视台结合,商议总决赛的录制流程。
再随后沈秋收到了一个特别的短信,短信居然是秦轻语发来的。
短信的内容很简单:“摩尔咖啡店,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很重要。”
很重要的事?秦轻语能有什么重要的事?
沈秋瞅了眼时间,都快晚上十二点了,不知道这个点秦轻语能有什么重要的事,这段时间也不知道为什么,睡觉做梦总是能梦到秦轻语那张不食人间烟火的绝美容颜。
其中有一次梦到秦轻语穿着丝绸罗缎在天上翩翩起舞,他在下面追着美人狂奔,想起来正是奇怪,怎么会做这样的梦?
沈秋没有过多犹豫,出门打了一辆车直奔摩尔咖啡店,到了店门口就看到一辆黑色的埃尔法商务车停在门口,秦轻语坐在里头瞥了他一眼。
“上来说话!”
“什么事?我的秦大小姐?这么晚了?”
沈秋进了车厢先是打量了里头的情况,里面的灯光调的很暗,除了秦轻语空无一人,连开车的司机都没一个。
秦轻语穿着打扮依旧惹眼,今天的她披散开了长发,车厢内散发着淡淡花香味道,貌似是秦轻语头上洗发水的味道。
她的脸上没有化妆,五官却精致小巧,清水般的眸子炯炯有神,身上依然散发着仙女下凡的神仙气质。
“你先喝一杯咖啡……”秦轻语递上来一杯咖啡:“这是我刚刚去星巴克买的!”
“可以啊秦大小姐!”沈秋接过咖啡多看了秦轻语一眼。
秦轻语给他的感觉一直都是冰冷高贵,秦庆磊也说过他姐姐是出了名的冰山女神,从来没主动送男人任何一样东西,今天倒好居然提前买了星巴克的咖啡,难道秦轻语对我有什么误会?
呼!
秦轻语拉上车门,似乎看穿了沈秋的心思:“你想多了,待会有一样东西找你上手,我一个人拿不定注意,所以就请你帮忙!东西很重要,不能有任何差池。”
“原来是看东西呀?”沈秋喝了口咖啡,故意逗女神:“那咱也不用搞得这么神秘吧,孤男寡女躲在车里面,别人看到还不知道我俩有啥事呢!”
秦轻语杏眼眨动开口反问道:“你敢跟我有什么吗?”
沈秋被问了个正着,他心里还真没这个胆子,一是他的心里还住着谢静文,再一个就是秦轻语长得太漂亮了,漂亮到你都不忍心对她有歪心思的那种,人畜无害。
“那行吧,咱说正事吧,有什么宝贝拿出来吧,时间也不早了……”
秦轻语转身从身后拿出来一只小白包包,从包包拿出来一块丝绸手帕。
沈秋一看这手帕就被吸引住了,正宗的苏绣丝绸手绢,手绢差不多正常人的手掌大小,用的是红黄两种颜色的相间制作而成,当中是手工刺绣的侍女图案,绣工精巧且没有明显的线头,尽管只是一块不起眼的手绢,但它的做工却堪称完美。
手帕在古玩圈子内,算是比较小分类的。
按理说每个朝代都有手帕的存在,但因为手帕是纤维材质的制作,会随着时间的久远而被风化、风干,现如今流传最久的手帕也只有一百年的时间,大多数都已经被风蚀的不成样子了。
沈秋只看了一眼,就能大概判断出秦轻语手上的这块手绢,绝对是近现代的一副作品,基本上跟古玩沾不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