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起點-Turn271.告別、迴歸與老舊設備展示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路过游戏王世界的打牌神
“有意思。”
果然,在对手制定的规则中取得胜利是最难的。
在意识到这一件事情的时候,稻草人想到了许多,比如说二号方案。
如果做出类似的选择的话,那么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自己或许应该在游戏之外,从外部进攻这个世界。
但是稻草人也很清楚,从外部进攻,要面对的是无穷无尽的机械大军,这个脆弱的世界恐怕承受不住再一次的战争。
而且,母亲是不会同意自己那么做的。
就算是明知道另一个选择是错误的,稻草人也在思考另一个方案的可行性。
然而,现实却告诉了他,无论他做出怎样的选择,只要他的目的和那两个人有关,那么,眼前的结局似乎都已经是注定的了。
“嘛,也在预料之中。”
Another的程序缠绕在稻草人的身上,企图将他的意识拉入更深层的世界之中,稻草人抬起头看向了playmaker,“看起来我输了。”
Playmaker满脸的难以置信,还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这到底是……”
“以后再见吧。”稻草人对着playmaker笑着招了招手。
对于自己的安危,他似乎根本不在意,是生是死对他而言早已没有意义,悠长的岁月带走了一些活着的实感,不过这一刻,稻草人有些期待在失去自己保护之后,这个世界的人的结局。
“为什么你要毁灭我们的世界?”终于意识到胜利者是自己,playmaker走上前来,问道,“你也应该是活在这个世界的才对。”
“你们,真的是在活着吗?像是一个人类一样?”稻草人反问道。
熱門連載小說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暴虐之蛇-Turn271.告別、迴歸與老舊設備閲讀
数据化的碎片在侵蚀着稻草人的身体,不断分解其身体和意识。
“你还没有回答我……”
“因为人类不感激救世主。”稻草人淡淡的回答道。这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却让playmaker有些心慌。
“难道King还向我们隐瞒了些什么!?”
“所有……不过之后你们会看到,毕竟谎言总有拆穿的那一天,不过是他自己揭穿的,还是你们拆穿的,只有到那一天才知道……这就算是,我的一点恶趣味吧。”
“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们父子究竟对我们隐瞒了什么!?”
Playmaker的话音未落,稻草人的身影已经从他面前消失了。
“他向我们隐瞒的是什么?”playmaker心中的不安更浓了,想到King的那几句话,还有从自己面前消失的稻草人,他有些茫然的朝艾问道。
第一次看到这么慌张的playmaker,艾也有些奇怪。
“怎么了?Playmaker大人,那家伙说的话有什么问题吗?”
“不知道,”playmaker摇了摇头,“但是我总感觉有些不大对劲……”
“错觉吧,你们人类的直觉我一向都不太明白,”艾摊了摊手,“也许那个家伙是在故弄玄虚也说不定。”
故弄玄虚……
Playmaker也希望稻草人只是在故弄玄虚,但是谁让这一次的合作,是他们与King之间的合作呢。
想到那个心机深沉的家伙,现在看来,那家伙是在利用自己和汉诺骑士拖住了在SOL公司中与他敌对的人,然后又利用了大家与稻草人为敌替他扫清障碍……
King那家伙,究竟想干什么?想从公司争权夺利,为什么要将这么多人牵扯进来?
“playmaker大人,照我看,与其想这么多,不如找他当面对峙,”艾说道,“反正他的家就在外面。”
“嗯。”playmaker点了点头,随后按下了登出的按键。
意识飞入了时空的通道中,不一会儿就回到了名为现实的自己的身体,然而在回来的那一刻,他感觉到登出的时候有一些异样。
现实与虚拟的逆转这一次并没有对游作的精神造成太多负担,本来应该有一种习惯性的来回切换的眩晕感,这一次并没有出现。
但是不一会儿,他的注意力就被面前摆满了美食和美酒的长桌所吸引了。
“这是……”
“哦——很丰盛的样子嘛!我都已经看馋了!”艾说道,“不过,突然间摆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AI有味觉吗?为什么会感到“馋”?也许是一个很值得研究的课题,然而大家却没心思吐槽。
“庆贺吧!救世主的诞生!”
就在这时,King的声音在游作身后的台阶上响起。
游作转过头来,看向了站在高台上端着高脚杯敬酒的King,“你们成功的用你们的智慧、团结和勇气,战胜了毁灭世界的魔王!这个世界得救了。”
“呵呵……”鸿上了见嘲讽的冷笑了一声,“花架子的救世主吗?我们可什么都没做,一直在背后付出劳动的可是你……”
的确,无论是规则的改变,车轮战对付稻草人,还是在最后关头,改变了胜负的规则,全部都是King在背后捣鬼。
而playmaker他们,只不过是现身拖住了稻草人一些时间。
“这个世界需要救世主!”对于鸿上了见的话,King并不以为忤,“也需要一些英雄,在关键时刻出现,给予所有人希望,并带他们走出困境,而我并不适合这么光正伟岸的形象,而你们,朝气蓬勃的年轻人,刚刚好适合……”
“适合什么?救世主花瓶吗?”花瓶一号的鸿上了见说道,“我可不认为我们在在做什么光正伟岸的事情,这里举行的所谓宴会,也有些令人作呕!更像是反派联手的会议!”
“左轮?”焚魂者有些愕然的看向鸿上了见。
“我不讨厌有些坚持的人,”King说道,“就像是你的父亲鸿上圣,我事实上与我的性格正好相反,我很欣赏有坚持又有才华的人,这种人往往就意味着他们会朝着自己心目中的理想前进,假如你的理想和那些人很相似的话,你所要做的就是在背后推他们一把。”
“所以我的父亲就被你推进了火坑!?”
“我带领他们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一个属于你们的时代,并带领着这个世界走向了新的未来。”King的脸上永远都挂着冰冷的笑意。
仿佛一切都尽在掌握。
“至于说那是不是火坑,”King说道,“那要看他们在临死的时候,是否会为了曾经的贡献所后悔,如果按照这个分类,我的确将你的父亲推进了火坑。”
“已经连做做样子都不愿意了吗?”鸿上了见甩手,“还有,人类不需要什么救世主!我们也不是什么救世主!只是一帮与你做交易的黑客而已!”
“左轮!?”穗村尊急忙上前一步,挡住他,生怕他真的激怒了King。
“左轮!”游作也上前阻止道,“别忘了,我们的同伴还在他的掌握之中……”
“……”眼角抽搐了一下,鸿上了见深吸一口气,“告诉我们,莱特宁在哪,不要说你不知道,也不要拖时间!我们已经知道了整个link vrains都在你的掌握之中!”
能够从基础程序改变整个游戏的规则,无论是左轮还是playmaker都很清楚,眼前的这个人,绝对已经掌握了link vrains的一切。
“不要着急,年轻人,在那之前,我们还有比光之伊格尼斯更加重要的事情得聊聊,”King晃着酒杯说道,“不过,在那之前,我先付一些利息吧。”
“利息?”众人正在疑惑的时候,King打了个响指。
一道光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飞来,落入了焚魂者的决斗盘中。
焚魂者低下头,有些惊讶的下意识说道:“难道说……”
就是那个难道说,在焚魂者的决斗里,睁开了一双睡眼惺忪的眼睛,有些懵懂的看向四周,但是在看到焚魂者之后,迅速放大,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尊?”
“不灵梦!”
一道红色的身影从决斗盘中现身,正是沉睡了多时的不灵梦。
“不灵梦!!”艾感动得快要哭了。
“我这是怎么了?”不灵梦摸了摸脑袋,“我记得,我在和温蒂的数据进行搏斗的时候……”
说到这里,不灵梦拿出了一团绿色的光球,“温蒂的数据在这里……”
“那已经结束了!不灵梦!”穗村尊泪流满面的说道,“你刚刚苏醒了!”
“苏醒?原来如此,我失去意识了吗……”一边说着,不灵梦一边看向了四周,陌生的环境和一些陌生人让不灵梦有些微微愣神,随后警觉起来。
“这里是哪里?我们怎么会在这里?还有,我是怎么醒来的?”
“说来有些话长了,不灵梦,”穗村尊无奈的叹了口气,“这之后我再和你说明白。”
“是吗,看起来我睡着的时候发生了许多事情啊……”不灵梦抬起头,看向了站在台阶上的King,目光瞬间警惕起来,他的数据在见到开挂呢的一瞬间从他身上感受到了很多不好的东西。
“你是谁?”
“一个生意人。”King抿了一口酒,说道。
生意人?做到只手遮天的生意人吗?不管King怎么说,在众人心目中,他与那些老老实实做生意的小商贩都划不上等号。
“我付出报酬,你们付出劳动力,这很公平合理……”
“既然如此,那就赶快将下一个任务的线索交给我们吧!”鸿上了见说道。
“你似乎很急着离开?”
“我急着去救我的同伴们!而且我也不想和你这种家伙过多的纠缠!”鸿上了见的一番话说的很果断,也让不灵梦有些侧目。
“这是谁啊?”不灵梦问道,“怎么感觉那么硬气呢?”
“他你也认识,”穗村尊说道,“他就是左轮……的真身,鸿上了见。”
“左……”哈?
不灵梦的脑子宕机了一下,随后又看向站在台阶上的人,“那个又是谁?”
“那个人你也认识,”穗村尊解释道,“他就是那个SOL公司的老大,King!”
哦,是King啊……
等等!?卧槽等会儿!?SOL公司的领导人King,与专门在link vrains世界中搞破坏的汉诺骑士的领袖左轮见面了!?
那他们怎么没打起来?
不灵梦整个AI都陷入了震惊和紧张之中,是世界变化的太快,还是自己跟不上时代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