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線上看-1065、交易伊始,趙家來人開天門推薦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
小說推薦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这个主角明明很强却异常谨慎
呼呼呼……
赵寅大口喘着粗气,看上去很愤怒的样子。
他的确愤怒。
原本就被惩罚,与此地守护祖地的他,内心之中就已是愤愤不平。
刚刚与金蟾对决,又是平手,谁都没有将对方奈何。
自己的计划全部失败,这种事,让他无比愤怒。
他转头,看向那被封印的金蟾。
这种愤怒,几乎让他失去理智。
他守护祖地,简直就是坐牢。
这是多年以来的压抑。
“赵寅前辈,你最好忍住。”
赵云云劝说道。
“你在教我做事!”
赵寅正在气头上,回怼赵云云。
“我不是在教前辈做事,我只是说,前辈最好忍住,如果前辈想要离开这里,最好忍住。”
赵云云可不想因为这个赵寅,害的他们一起被惩罚。
赵寅没有回应,却也是压住了心中怒火,没有发泄。
“要我说两位,这石生是一块天碑,那岂不是说我赵家已经收集到七块天碑,既然已经收集完毕,是不是此刻该告诉家主,以免出现其他乱子。”
赵强这般说道,叫赵云云与赵寅都是一愣。
“道理的确是这个道理,但有大长老在,还轮不到你我做主。”
赵云云提醒赵强。
“我明白,我明白,我就是说一说,毕竟天碑之事对我赵家来说,乃是重中之重的头等大事。”
赵强这般说,就差说大长老有私心,想修行天碑法门,从而没有告诉赵家。
他们心里都知道大长老的心思,但他们不敢说什么。
另一面。
阵法之中,一座小岛之上。
郑拓与大长老相对而坐。
“无面小友,开始吧。”
大长老已经迫不及待。
天碑古法,他仅仅学了一尊。
但这威力,已经让他贪恋已久。
若能学会七座天碑的完整天碑古塔,他或许有冲击那个境界的机会。
这天碑古法中的天纹,简直强大的让人难以想象。
不然。
他怎么会不第一时间同时赵家,而是让郑拓传他天碑古法。
“好吧。”
郑拓也是没有办法,被逼所迫,他只能在大长老面前亲自演示天碑古法。
天碑古法的演示很简单,并不复杂。
抬手凝聚出黄金天碑与紫金天碑。
两尊天碑,便是他所能领悟到的所有。
当然。
那是对他来说。
他被天碑认可,修行起天碑古法,自然轻松加愉快。
但是这大长老参悟起来,却是异常吃力。
大长老催动自己的黑金天碑。
黑金天碑散发出阵阵莫名波动。
这种波动很神奇,带着某种规律,将紫金与黄金天碑包裹,开始参悟其中玄妙。
大长老参悟两尊天碑的力量不知道需要多久。
郑拓则显得有些百无聊赖。
自己总不能就这般等着般。
他心里想着,大长老缓缓睁开双眼。
“天碑古法,果然非凡,如果想要参悟,恐怕需要花费一些时间。”
这不是废话。
郑拓心里想着。
何况。
你参悟的只是我的天碑古法,而不是真正的天碑古法。
参悟我的天碑古法都这么费劲,何谈参悟真正的天碑古法。
当然。
他的天碑古法与真正的天碑古法一样。
只不过他境界比较低,所以天碑古法修行较低,能够被大长老所修行。
而真正的天碑古法境界比较高,恐怕这大长老是没有资格修行的。
但这一切。
这位大长老并不知道。
郑拓没有告诉对方,双方契约之中,并未有关于这方面的约束。
“大长老,既然你参悟天碑古法可能需要一段时间,不如让我出去,去参悟其他天碑的古法,想来,待得我参悟完其他天碑的古法,正好能够赶上你参悟完此刻的天碑古法。”
郑拓这般说道。
他对天碑古法同样非常喜欢。
怎么说这天碑古法,也是一种非常强横的神通法门。
如果能够潜心修行,绝对是大杀器级别的手段。
对他来说,如果能够修行,自然是极好之事。
没有人会嫌弃自己的手段太多,何况是天碑古法这种级别的手段。
如果自己能够学得七七尊天碑的天碑古法,那对自己的实力,将有巨大的提升。
“无面小友,竟有如此想法?”
大长老神色狐疑,感觉郑拓不对,莫不是有什么手段不成。
“大长老放心,您已经发誓,我也收到誓言,我只是想快点完成你我的交易,然后离开此地。”
郑拓说的是大实话。
虽说一尊天碑能够开启天门,天门背后有轮回碑。
但现在明显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赵家已经集齐七块天碑,回头定然会有大批强者前来。
那群人怕是不会很好说话。
所以他想快点完成交易。
至于天门背后的轮回碑,他在另想办法就是。
大长老思考片刻,最终也是点头。
他并不知道郑拓参悟轮回碑的速度极快,仅仅需要十几个呼吸就能完成。
他以为郑拓需要的时间与他一样长久。
“无面小友说的是,那就还请无面小友去参悟其他天碑。”
大长老并不怕郑拓有其他手段。
祖地他已经封印,只有传送阵能够进入祖地。
而祖地的传送阵通往赵家,无面在怎样,也不敢通过传送阵前往赵家老巢。
那老巢可是比这祖地还要固若鸡汤的地方。
郑拓见这大长老答应,便是起身,离开这阵法,回到祖地。
看着离去的郑拓,大长老刚刚温和的笑容瞬间收敛。
“这是一位传奇人物,可惜,可惜啊!”
他摇了摇头,便是闭眼,继续参悟自己的两座天碑。
郑拓顺利离开阵法之中。
这是他自己都感到意外的。
这大长老竟然真的然他出来参悟其他天碑,这不是将美食送到了自己口中。
自己若不吃,岂不是显得太不合群。
郑拓出现场中,顿时引起赵寅等人关注。
“你怎么出来了!”
赵寅询问,满是敌意。
“怎么,我出来还要向你汇报,你算什么东西。”
郑拓对赵寅十分不爽,要不是这货,事情也不至于闹成这样。
全都怪这小子,没有错,全都怪这小子。
“哼!”
赵寅不爽,欲要上前出手,针对郑拓。
郑拓见此,不比不让。
“赵寅,我很负责人的告诉你,如果你懂我一根汗毛,你家大长老绝对会把了你的皮,和你们的皮。”
郑拓不仅指赵寅,也是指向赵寅背后几人。
“无面,不要拿大长老压我,你还没有资格让大长老一只替你说话,你只不过是一个外人,难道,你真的以为,大长老会因为你而惩罚我吗?”
赵寅上前,催动灵压,试图压制郑拓。
反观郑拓。
他对此并不在意。
似乎赵寅那压力不是冲他而来一样。
“赵寅,要不,我现在去问问你家大长老如何。”
郑拓笑容依旧,“不过你家大长老正在修行,如果我这时候去打扰,说是因为你的事,我想后果是什么,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郑拓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任由赵寅走到自己面前,散发出可怕的杀意,将他笼罩。
“无面!!!”
赵寅咬牙切齿,对郑拓恨之入骨。
“叫我做什么,我就在这里,你看不到吗?”
郑拓继续刺激赵寅,让其愤怒,最好动手。
只要动手,那大长老,必然会对这群家伙有所惩罚。
“赵寅前辈,冷静,冷静啊!”
赵强劝说赵寅。
“这家伙不能动,你若动了他,咱们都要倒霉。”
赵强还是很聪明的。
对于场中局势,有自己明确的判断。
“无面,若不是有大长老保护你,我会将你撕碎,彻底撕碎!”
赵寅杀意涌动,疯狂无比,试图压制郑拓。
奈何郑拓根本没有感受到那种杀气。
赵寅的杀气与赵疯子的杀气天差地别。
这赵寅的杀气,顶多就是量大,用量大来压死人。
质量上根本没有办法与赵寅比较。
“很可惜,我就是有你们家大长老保护。”
郑拓露出笑容,这般说道后,转身,向场中那五块天碑走去。
“站住!”
赵寅不依不饶,拦住郑拓,不让其前行。
“你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你最好不要打扰,这是我最后劝你一次,好自为之,不要在找我的麻烦,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郑拓没有在给赵寅好脸色。
他第二次越过赵寅,走向那五块天碑。
“你……”
赵寅欲要出手,在度阻拦。
“赵寅前辈,差不多得了,我们可不想跟你一起倒霉。”
赵云云忍不住这般说道。
这个赵寅在赵家就是个笑话。
虽然其实力有天王境,但也改变不了其是一个笑话的事实。
“赵云云你敢这般与我说话!”
赵寅正在气头上,见谁怼谁。
“你想让我怎样与你说话。”
赵云云此刻支棱起来。
“赵寅前辈,你有什么仇怨那是你的事,但是你不要因为如此,波及到我们,我们可不想被罚,永远困在此地。”
赵云云不爽。
赵寅这个家伙能够修行到天王境,简直比赵疯子拥有杀纹更让她无语。
因为她与赵寅是同代人。
同代人有这般差距,他怎么可能痛快。
“赵云云……”
赵寅顿时爆炸,与赵云云吵了起来。
郑拓对此并未多有关系。
他来到五尊天碑所在。
五尊天碑,其中有三尊他已经参悟完毕,获得天碑古法,剩下两块天碑他还没有参悟。
事不宜迟,这可是难得的好机会。
这天碑在赵家祖地,错过这一次机会,怕是在没有下次机会。
郑拓心里想着,来到其中一尊所在。
他之前有过经验,按照之前的经验,将神魂之力附着于天碑之上。
下一秒,他进入天碑世界之中。
天碑世界之中,郑拓看着面前的绿金天碑,非常诚恳的点了点头。
试试看吧,看自己能不能获得绿金天碑的认可。
他原地端坐,将神魂之力探向绿金天碑。
下一秒。
他进入到了一片充满植物的世界。
在这世界之中,所有的一切都是健康的绿色。
而郑拓端坐在一片草地之上,开始参悟其中奥妙。
这种参悟对郑拓来说并不陌生,这就简直之前的参悟一模一样。
只不过所参悟的东西变得格外不同。
绿金天碑对他的认可,在郑拓预料之中。
仅仅数个呼吸后,他便是醒来。
与之前一样,参悟天碑时的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
天碑之中三年,万界可能刚刚过去三个呼吸。
这种感觉很棒,郑拓心中想着。
看来这位炼制天碑的前辈,应该很懂修仙者的心里才是。
每一位修仙者,都希望自己能够快速领悟法门,甚至拿来就可以使用。
但大多数修仙问道的法门,都是需要长时间的修行,才能有所收获。
特别是越厉害的法门,修行时间越是长久。
别人不知道,郑拓觉得这完全没有必要。
如果你说实力是炼气期,气海期,为了磨炼心智,所以让法门难学,修行起来需要花费力气,他能够理解。
但是王级强者,能够成为王级强者,都是经历诸多之人。
已经吃过太多太多苦难,已经见识过太多太多不幸,已经不需要所谓的磨炼。
够了,作为王级强者来说,磨炼这种东西,真的够了。
所以。
这天碑古法,郑拓觉得创造其之人,绝对是一位了不得的费非凡之辈。
他将需要三年四年甚至几十年才能修行的法门,用几个呼吸就能完成传承。
然后。
他提高了传承的门槛。
这让传承者很容易掌控天碑法门。
快速的掌控天碑法门,很显然有利于自保,有利于自己存活下去。
如果可以,他还是很想见一见这位前辈的。
不说其他。
绿金天碑在认可他后,他获得了绿金天碑的天碑古法。
如此。
他便拥有四种天碑的天碑古法。
没有正眼,继续保持闭眼姿态。
他如此快速的参悟完成天碑古法,可不能让赵寅这群家伙知道。
如果让他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小心翼翼。
探出神魂,开始探寻第五尊天碑,继续修行天碑古法。
神魂之力探入第五尊天碑之中。
郑拓看着面前这火红的赤金天碑,感受到了一股澎湃的火焰之力。
这火焰之力非常精纯,绝对是不弱神阳天火的力量,甚至更强。
郑拓没有耽搁一分一秒。
探出神魂,进入赤金天碑之中,开始参悟赤金天碑的天碑古法。
如他所想。
赤金天碑仅仅只是稍微排斥,便是将他接纳。
吃惊天碑的天碑古法被他掌控。
至此。
他掌控了五种天碑古法。
五种天碑古法,分别是黑金天碑,紫金天碑,黄金天碑,赤金天碑,绿金天碑。
剩下的两尊天碑之中,他知道石生是白金天碑。
那最后一尊天碑。
他并不知道是什么天碑。
不管怎样,修行了五种天碑古法,对他来说,绝对是意外收获中的收获。
特别五尊天碑中的最后两尊。
这两尊在这祖地之中,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能大摇大摆,在这赵家王级的监视下,将这两尊天碑的天碑古法完整修行。
掌控五尊天碑,他能够感觉到,五尊天碑的力量,远远强过三尊天碑。
如果此刻在与赵疯子对决,他相信,五尊天碑合体成五色天碑,能打的赵疯子满地找牙。
这种自信是源自天碑对自己的信赖,远源自自己的自信。
已经参悟五尊天碑,接下来的问题变得有些复杂。
他还有差两尊天碑的力量,就能修行出完整的天碑古法。
按照他对天碑古法的了解,完整的天碑古法,将比单个的天碑古法,强上一个档次。
那是真正能够镇压诸天的手段。
修行至大成,计算是真仙也能镇压。
如此介绍可能有些夸大,但这也说明当初炼制天碑之人的自信。
能够镇压真仙的天碑,细细品来,就算不能镇压真仙,镇压个半仙总归没有问题吧。
半仙是修仙界的最强存在,如果能够镇压半仙,这天碑古法,绝对是最最顶级的神通法门。
郑拓这般想着,该如何能够搞到另外两尊天碑,然后将其修行呢。
这个是一个问题。
首先是第七块自己么有见过的天碑。
这一座天碑在赵家人手中,估计只有在开启天门时,这第七块天碑才能出现。
而开启天门时。
恐怕没有时间给他来参悟其中天碑古法。
这个无法解决。
下一个便是已经知道的白金天碑。
也就是石生。
石生是白金天碑,他完全不在的该如何参悟。
等等!
或许……
郑拓知道这个方法可能有点操蛋。
但他觉得值得一试试。
想到此处,他只能缓缓起身。
他的起身,被还在吵架的赵寅几人看在眼中。
“怎么回事?这家伙难道参悟完了天碑古法吗?”
赵强不解,这般说道,言语中满是难以置信。
天碑古法他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手段。
但是能被大长老看重,且瞒着赵家不上报,这天碑古法,绝对不是小神通。
按照固定思维,越是强大的神通,参悟起来越是需要时间。
这天碑古法如此珍贵,想必参悟起来,绝对不会轻松。
“不可能的!”
赵寅望着郑拓,眼中满是不屑。
“天碑古法能被大长老看重,绝对不是一般的神通法门,既然不是一般的神通法门,怎么可能被如此简单便是参悟,要我说,这家伙的狗屎运已经到头,无法在继续参悟天碑古法。”
赵寅将自己所有的不爽,全部转嫁到了郑拓身上。
他这是没有机会,如果有机会,估计早就对郑拓大打出手。
“我看也是,这家伙的天赋虽好,但终究只是道身,参悟这件事,还是本体更加厉害才是。”
赵强点头,便是认可赵寅所言。
郑拓将几人的话语听在耳中,并未对几人有什么理会,也没有故意说什么,将几人引导入其他方向。
不说,便是最好的防守。
你们爱怎么猜测怎么猜测,与我无关。
他迈步,来到石生所在。
此刻的石生,仍旧沉浸在自己找到家的兴奋中。
小家伙对于家这个字,执着不知道多少年。
他曾无数次羡慕别人有一个家,而自己永远都是孤零零的。
“无面大哥,我知道自己是谁了,我知道自己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了,嘻嘻嘻……”
没有被世俗污染的小孩子心性,在石生的脸上展露无疑。
你很难相信,就是这个小家伙,生生干掉了赵疯子那个家伙。
一个疯子,竟然被一个孩童干掉,这还真是充满了戏剧性。
“嗯,这很好。”
郑拓露出笑容。
其中有一丝担忧。
虽然大长老发誓,答应了自己会保证石生的安危。
但他不能将石生的安慰,全部放在那誓言之上。
这不是他的风格,这也不是一个当哥哥应该有的格局。
郑拓想着,手心一动,有最纯正的杀气弥漫。
看到此处。
赵寅等人立刻警惕!
“无面,劝你打消离开此地的想法!”
赵云云这般说道。
她们如果让这无面跑掉,怕是会被大长老撕了。
就算此地有八阶大阵保护,传说级强者都别想轻易离开。
但这个无面号称传奇,其身上有什么特别的手段,完全无法得知。
所以。
不让其离开,便是最好的选择。
“不用紧张,我与你家大长老有约定,不会离开的,在说,你家这禁止阵法这么多,我怎么跑。”
郑拓说着,手中杀气弥漫,探向石生,将那围困石生的七阶阵法打碎,将石生放了出来。
这般一幕,看在赵寅眼中,更填一丝紧张。
这家伙好手段,抬手就破除了七阶阵法,如果让其有准备,保不齐就会跑出去。
郑拓没有理会几人的紧张。
他看着被解除围困的石生,露出笑容。
“呜呜呜……”
此刻突然有声音传来,似乎在向他呼唤。
金蟾一副很着急的模样,用眼神示意郑拓,快来救我。
郑拓见此,看了看金蟾,又看向赵寅。
“我需要金蟾姐姐帮忙,放开她。”
“不可能,你管好自己吧。”
赵寅这般回应。
郑拓则是奇怪的没有威胁赵寅。
“金蟾姐姐你也看到了,我不好用,要怪你不能怪弟弟,只能怪这家伙不通人情,故意刁难你。”
郑拓指向赵寅,让赵寅嘴角抽搐,有气在胸。
果然。
金蟾不爽,用一双金色的眼睛,死死盯着赵寅。
要不是自己被围困,她已经出手,好好教训这个手下败将。
郑拓见此,十分开心。
仇恨转移的不错,起码这赵寅想要针对自己,需要先过金蟾姐姐这一关。
至于他为何奇怪的不威胁赵寅放开金蟾。
那是因为他压根就没打算让金蟾被放开。
金蟾姐姐的实力毋庸置疑,但这人脾气太过暴躁。
没有大长老压着,分分钟与对面打起来。
回头真打起来,对自己的计划也是不利。
所以。
金蟾姐姐这种对手,等待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时,在将其放出来,才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带着石生,与赵寅等拉开距离。
“无面大哥,咱们需要打出去吗?”
石生跃跃欲试,看上去一副好战模样。
“不着急,不着急,事情还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郑拓微笑着说道。
“石生,下面可能会发生一些奇怪之事,记住,不要反抗,如果你明白,那就眨眨眼,不要说话。”
郑拓这般传音给石生。
赵寅这家伙肯定在监视他们二者。
所以有些东西,不能直接说出口。
石生眨巴眨巴眼睛,表示明白。
“石生最乖了!”
说着。
郑拓将探出一缕神魂之力,钻入石生体内。
下一秒。
郑拓出现在石生灵台之上。
石生感觉有什么东西进入自己灵台之中,这种感觉很难受。
但无面大哥告诉过自己,让自己不要反抗。
小家伙难得有一个大哥哥,此刻非常听话,如论如何难受,也是一声不吭,绝对不反抗。
石生灵台之中。
郑拓感受大了一股巨大的排斥之力。
那排斥之力山呼海啸,近乎要将他直接拍出石生的灵台。
二者这一股他近乎难以对抗的力量,来自石生的灵台中央的一尊白金天碑。
果然!
他看到那白金天碑,才算是真正确认,石生便是天碑。
而面对这种将自己排斥的力量,应该是白金天碑对自己的保护。
也就是石生对自己神魂体的保护。
因为他清楚的看到。
在白金天碑的下方,有一位与石生一模一样的小人,正在盘膝打坐。
那便是石生的神魂体。
此刻石生的神魂体正在打坐之中,远远看去,并没有苏醒的迹象。
自己要过去,恐怕有些困难啊!
郑拓心中想着,随后催动天碑古法。
顿时!
那山呼海啸般的排斥之力消失,取而代之,竟然是一股难以言语依赖,甚至有一丝丝的求救在其中。
怎么回事?
依赖波动他能理解。
可这求救波动是什么情况!
郑拓心中想着,手中龙枪在手,身披祖文战甲,一步一步,小心翼翼靠近白金天碑。
靠近的过程很顺利。
他来到白金天碑下,看到那打坐的石生,顿时心中一动。
这石生看上去与外界那个石生有着一丝丝不同。
这个石生更急成熟,且身上竟然有伤口存在。
石生的神魂体受过上马?
郑拓这般想到。
看样子,应该是受过伤,所以此刻沉睡。
“无面大哥?”
忽然有声音传来,郑拓当即吓了一条。
这灵台之中还有人?
“无面大哥……”
生意在度传来,郑拓寻声望去。
就在白金天碑的侧面,石生小脑袋瓜子探出半个,一脸笑意的望过来。
石生?
又一个石生?
郑拓不解。
那白金天碑后的石生走出来,一副很开心的样子。
不过这石生在看到那打坐,没有任何表示的石生,显然是有些怕怕的。
这……
郑拓不解。
看样子,这活的石生,应该就是自己认识的石生。
二者打坐的石生,他就不知道是谁了。
“石生,他是谁?”
郑拓指向那打坐的石生。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我出现的时候他就出现了,我与他说话,他也不理我。”
石生一副委屈模样,这般说道。
“你出现的时候,他就已经出现了?”
郑拓对此很怀疑,自己所认识的石生,不会是一个神魂体吧。
这打坐的石生受伤,进入沉睡状态,然后让这神魂体石生控制肉身。
这样子,不至于让肉社你失去活性,活着被某些生物攻击。
这样想来,还真有这种可能。
但不管怎样,郑拓还是先做正事。
“石生,接下来无面大哥要给你一个任务,这个任务很有趣,答应无面大哥,一定要完成,好不好。”
对待孩子,就要用孩子的方法。
郑拓深知其中道理。
“好好好……无面大哥你说,我保证完成任务。”
石生还是很有干劲儿的。
因为长这么大,郑拓是第一个主动与他玩耍的。
“好……”
郑拓将所谓的任务,告诉了石生。
石生听的很认真,不住点头,表示明白。
最后。
“石生明白了吗?”
“嗯,石生明白了。”
石生狠狠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很好,去做吧。”
“嗯,我去了无面大哥!”
石生很听话,那小模样,让他不由想起了仙儿。
特别是二者的贪吃属性,简直如出一辙。
石生去完成郑拓叫个他的任务。
郑拓则是收拾心情,看着面前的白金天碑,若有所思。
这白金天碑如果自己参悟,不会影响石生吧。
这般想来,应该不能。
天碑这种东西,拥有自主灵性。
既然自己催动天碑古法,能够踏足此地,便是被这白金天碑所认可。
既然被认可,那参悟白金天碑的天碑古法,应该不会对石生有所伤害。
他仔细分析后,觉得没有问题。
随后。
他仍旧小心翼翼,探出神魂之力,进入白金天碑之中。
这白金天碑本质上与其他天碑一样,已经接纳郑拓,所以郑拓参悟起来会非常快。
不过。
这白金天碑明显很特别。
在参悟的过程中,郑拓总感觉有一双眼睛在暗中盯着自己。
那种感觉让他汗毛炸立,整个人非常不舒服。
在这种不舒服的感觉之中,他还是将白金天碑的天碑古法参悟完成。
至此。
七尊天碑,他已学得六尊天碑之中的天碑古法。
仅仅只剩下最后一尊天碑,他便能集齐七尊天碑古法,完成这天碑古法的最终形态。
可惜。
这第七尊天碑他见都还没有见过,更别说参悟。
多希望赵家人能够将第七尊天碑给自己送来让自己参悟啊!
郑拓做着美梦,心里这般想到。
下一秒。
他突然感觉到赵家祖地有强大波动传来。
立刻离开石生灵台,回到赵家祖地。
转头,看向波动来源。
那是赵家祖地的传送阵。
这传送阵直通赵家内部,能够利用传送阵赶来的,必然是赵家之人。
随着传送阵一阵不安的抖动,有白光喷涌而出。
随着白光的出现,其中走出数位强横人物。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這個主角明明很強卻異常謹慎-1065、交易伊始,趙家來人開天門
远远看去,这群家伙的实力,最弱也是王级强者。
而最强的那位老者,实力简直深不可测,根本无法揣度。
除此之外。
这群人中,还有一位男子,格外引人注目。
这男子身穿白袍,看上去有几分儒雅,但眉宇间却透漏着一股狠辣之色。
此人的存在,叫周围的赵家强者,皆是毕恭毕敬。
这是?
郑拓心中一动,感觉这男子有些眼熟。
随后恍然大悟。
赵家家主,赵镇天,实力未知。
靠!
什么情况!
赵家家主竟然亲自前来,这是要出大事啊!
郑拓瞬间便是想到。
这赵家难道要在此刻使用九颗天碑,召唤天门不成!
不然。
这赵家的家主赵镇天怎么会亲自前来。
且刚刚那位老者他看着有几分眼熟,细细品来,这不就是大长老。
在感受其实力。
这大长老恐怕就是本体吧。
家主前来,大长老前来,在加上这数十位王级。
整个赵家,怕是全都来了。
这种真容,必然是要开启天门的架势。
事情来的太突然,叫郑拓稍有慌张。
“你就是无面吗?”
大长老转头,看向郑拓。
其来到此地的一瞬间,已经与道身交换信息。
所以他知道道身与郑拓交易如何。
“没有错,我便是无面。”
郑拓小心翼翼回答。
赵家人多势众,咱们还是低调一点的好。
不能想刚刚对待赵寅这群家伙一样那般嚣张。
这赵家家主在,大长老本体也在,自己若敢多说什么,恐怕会被干掉,甚至有比干掉更危险之事出现。
“天碑参悟了几尊!”
大长老很直接,这般询问。
“三尊!”
郑拓小心翼翼回答。
“不可能!”
大长老言语中满是威慑。
这大长老的本体绝对有传说级。
仅仅只是说话而已,便让他难以承受,有想要下跪的屈服之感。
“不敢撒谎,真的只炼化了三尊!”
郑拓小心翼翼的说着。
反观大长老直接对郑拓出手。
郑拓心中一动,难道要被搜魂。
他心念一动,神魂有神魂锁,当即被触动。
如果对方敢强行搜魂,神魂锁便会瞬间将他的神魂体引爆。
“哼!”
大长老显然发现神魂锁的存在。
不过他出手,并非是要搜魂,而是探查郑拓体内力量属性。
在其探查过后,微微皱眉。
“不应啊!”
大长老开口。
“你既已被天碑古法承认,参悟起来应该非常快才是,这天碑古法的修行与法门完全不同,你怎么会参悟的这么慢?”
大长老对此表示疑惑。
他本身也参悟了其中的黑金天碑,知道这天碑古法参悟起来很快。
“大长老,可能是因为我天赋不够吧。”
郑拓小心翼翼说道,不能让对方在推测下去,不然的话,恐怕会暴露自己已经参悟六尊天碑的事实。
“嗯,或许于此有关。”大长老点头。
“是这样啊!”
此刻,赵家家主,赵镇天突然开口。
“想来,从无面小友取走天碑,在到大长老前来,前后不过半日,无面小友天赋或许有限,但三块天碑参悟半日就能完成天碑古法的修行,这般说来,剩下的四块天碑,无面小友恐怕不需一日,便能完成参悟吧。”
这赵家家主聪明的很,这一点,郑拓都没有注意。
他本想说自己天赋不行,可能需要多参悟些日子,然后这般拖延时间,直到不能在拖延下去。
没成想,还不等自己说此话,这赵镇天就寻到了一个清奇的角度,告诉他不要有任何幻想。
我可以等你,但不会等级太久,只有一天时间。
“这个……”
郑拓脑筋转动。
“我之前的确是这般修行,但我刚刚尝试了一下,发现修行起来,着实有些吃力,所以……”
“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将七块天碑的古法全部参悟完毕。”
赵镇天没有给郑拓继续拖延下去的机会。
说完之后,其手心一动,带出一道天碑。
那天碑落在原本的五尊天碑边缘,形成六块天碑。
随后。
赵镇天看向石生。
还不等郑拓说话,大长老直接出手,将石生镇压。
其手中有杀光凝聚,将石生笼罩。
随后大长老一顿,抬手将石生的白金棍取来。
那白金棍缓缓与石生融合,转眼,化为一尊天碑,被仍入原本的六块天碑之中。
好家伙。
这白金棍竟然是天碑的外体,石生则是天碑的真正本体。
石生被化为天碑,郑拓面色紧绷十分。
如今此刻,石生应该没有任何生命危险才对。
不过……
回头天碑开启,恐怕石生会有危险存在。
郑拓这样想着。
“无面,记住,你只有三天时间。”
大长老说完,身影消失。
想来。
其应该是亲自去阵法之中,参悟那黄金天碑与紫金天碑的天碑古法去了。
郑拓没有多有表情。
迈步。
来到天碑中间。
望着四周,七座天碑将自己包围,他感觉到了什么是绝望。
没有人在理会他。
就算是刚刚针对他的赵寅等人,也都被安排了各种事宜,此刻无暇分身与他纠缠。
赵家人忙碌着,开始准备召唤天门。
不知道为何,郑拓对此还有一点点小期待。
据说这天门的背后便是天界,天界之中有轮回碑的存在。
他穷尽百年正在寻找的轮回碑,或许就在这三天后开启的天门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