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都市异能 深淵歸途 線上看-74 生者自序分享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深渊归途
陆凝抬头,对上了叶琴的目光,她确信两人理解了同样的东西,不过叶琴一贯态度冷淡,也无法让人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她用音符慢慢清除了手上的污血,也顺便给陆凝去除了血迹。
“死灵的怨气,虽然可以利用,终究不是什么好东西。”
道士们某种意义上也真是冷酷啊。
两人走了出来,燕子丹过来询问陆凝,她也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许彤已经有些不耐烦了:“我们上楼吧,对方肯定在这个旅馆里面,没错吧?”
優秀言情小說 深淵歸途討論-74 生者自序看書
“水镜被设置在了这里。”叶琴回答,“除非他们放心于自己的术式,不担心任何然找到,否则肯定会有人留守于此处。”
“那正好。”许彤冷笑,“这些人……”
“那个!”
一直沉默的颜先生忽然开口:“各位!我……我想……请你们和我一起先走一下!”
“哈?我们和颜梦是同学,而且只要找到幕后元凶就能为她报仇了,你难道不想?”许彤大声问。
“不,我只是听起来觉得你们也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不如我能做一点是一点!这个地方,我以前,很久之前来过!我知道这里的一些东西!”
“是什么珍贵信息吗?”许彤又问。
“我不知道!但是……但是请让我作出一点贡献吧!我想为我可怜的女儿至少……至少有一点……补偿……”
“不是太晚了吗?”叶琴冷冰冰地说,“如今……也好,就和你一起去看看好了。”
“喂!都到了敌人大本营了,你们还在找信息有什么用?”许彤皱着眉问。
“我这个侦探需要信息,可以吗?”叶琴一句话堵了回去,“带路吧,既然你之前来到过这个地方。”
前面的人在争吵,而陆凝在后面则悄悄让燕子丹用折扇点了一下那本书的残骸。
扇子上呈现的是铜方镇的风景,一片是宛如地狱一样的铜方镇,沉入黑夜,而另一片则是白日的铜方镇,天色阴霾。两片铜方镇分立于上下,以中央分界,完全对称。
“这个……就是水镜状态下的现状吧?”燕子丹说,“也就是说正常的天还是已经开始升起太阳的。”
“我们跟上叶琴他们吧,看样子还有什么发现。小心这里的留守人员。”陆凝点了点头,拉起燕子丹追上往旅馆一侧走廊过去的三个人。
明亮的光照耀着整条走廊,将背后那片凄惨的场景稍微遗忘一些之后,会发现这里还是个不错的旅馆,走廊打扫得非常干净,东西陈旧却不破败,完好地保留了一些旧时候的风貌。走到十号房间的时候,颜先生停下了脚,伸手按了按门把,然后看看叶琴:“这里,能打开吗?”
叶琴手指一弹,低声呢喃了一句什么,门锁发出一声轻响,咔哒一声开了。
颜先生走了进去。
“客房服务应该都会清扫吧……”许彤还是有些不愉快。
“在……在抽水马桶的水箱里面。”颜先生说道。
“看起来是你发现的?”
“是……当时是马桶坏了,我找旅馆的人来修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就取了下来,看过之后又贴了回去,距离现在也就是两三个月,肯定没有人发现……”颜先生走进卫生间,将马桶水箱的盖子掀起来,伸手在盖子上掏摸了几下,然后撕下来了一个用塑料膜包裹着的小笔记本。
“这是什么东西?”陆凝问。
“一个项目的总管写的遗言……应该是写完就自杀了,我就留了一个心眼。”
这心眼也留得不怎么样。
颜先生将小笔记本交给了叶琴,叶琴打开翻了翻,似乎里面内容还不少,每一页都有,她用了大约十几分钟才看完了笔记本的内容,然后就扔给了陆凝。
“上面写的东西……确实有一些作用。”叶琴说道。
熱門連載小說 深淵歸途 txt-74 生者自序看書
书写笔记的人名字叫江惠臣,从口吻来看一定是和道士圈子有一定的联系的,不过他没有详细提及这些问题。
他是在此之前负责一个重要项目的总管,知晓的东西也比别的人多一些。但是他并没有为八里工的计划付出生命这种想法,他是那种为了自己的私欲而维持项目的人。当他察觉到资金、客源等流向发生改变之后,便开始调查新立项的项目组,并发现了一部分端倪。
由于八里工本身的管理结构,他无法越过上面的人直接调查其它的项目组,不过这不妨碍他透过另外的渠道得知一些内中消息。八里工已经在展开更加庞大的策划案,这个方案很有野心,同时也是个吸纳资源的无底洞,即便是他掌控的项目在当时属于八里工的中坚,也一样会因为更加巨大的方案而停下。
他不接受这样的结果。
八里工的人全都是为了某些自私的欲望而汇集的,江惠臣同样如此。他很清楚这样下去不出两三个月,自己的项目就会化为养料,而被废止的项目是什么结果,他再清楚不过了。但如果试图搅黄八里工的立项,他同样知道那会是什么下场。
笔记中,他将迄今为止所得知的所有调查信息都记录了下来,而这也是他最后一次有机会写这个笔记。他没有找到机会,于是在自己的想法暴露之前,他准备再试一次,如果不成功,那就自杀,让自己的项目彻底停摆,也能对八里工造成不小的资源亏空。这并不是为了什么正义,只是纯粹出于报复的心理。
现实来看,八里工也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不过江惠臣猜对了那几个项目的情况。至于叶琴所说的关键信息,是他根据自己的经验点出的一个问题。
【无论八里工同时进行多少项目,他们的重心肯定只有一个,这是顶尖项目的一贯特点。我的项目就是和五个类似级别的项目拼出来的,原本只是排名第三的我们在运转下最终得到了八里工的主要扶持。当然,此刻我们大概都成为了被抛弃的对象。但,在我指出的四个项目之中,也一定是和我们之前一样,看似齐头并进地进展,而实际上八里工早就决定只会选择最优秀的那个倾注大量资源,只是这些新上任的总管还不知道而已。
我会试着挑起这个矛盾,但我不认为这么做能轻易成功。可无论如何,这都是个突破点,八里工选择的总管一定是最合适的那个,每个总管都会珍惜自己的项目……也许我的反应,也在他们意料之中。】
最后,他还叮嘱发现的人,如果不明白笔记里面所讲述的,就交给警察处理。江惠臣这个人的情报或许在大多数情报系统中已经被抹去了,但还是会保留在某处的。
“他们还真是搞得天怒人怨啊。”陆凝递给燕子丹让她看,并评价了一句。
“八里工不在乎这些。他们甚至没有采用让老总管去负责新项目的事,就说明总管也不过都是消耗品。”叶琴说道,“这个江惠臣的反抗肯定失败了。八里工的体量不是他能对抗的,我们……恐怕也不行。”
“嗯,我是这么认为的。不过你来的时候,应该做好后续准备了吧?比如说自己有多长时间不见音讯就让人冲过来什么的?”陆凝问道。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深淵歸途 ptt-74 生者自序看書
“当然,两天时间之内,如果我没出来,我的联系人就会直接接国家道协,最少三十名国级专家会在十二小时之内冲到铜方镇,不管八里工在策划什么,这片地方他们是绝对保不住的。”
“那我就放心了。”陆凝笑了起来。
“你放心什么?”
“啊,保密。”
在燕子丹给许彤看过笔记之后,许彤也不甚在意:“这个对我们现在有什么帮助?也就是知道下层那些总管们可能不知道真相,可真正要对付的,林元和他口中的‘我们’是绝对一条心的吧?最后还不是要打?”
“不能这么说,我们的目的只是解决我们的问题。”叶琴说道,“在细致一些,就是我们所身陷的这个接龙故事问题。如果这方面能够好好解决,我想剩下的可以再议。”
“你……那么多人的死就白死了吗?”
“他们和我没有多少关系。我只要解决两件事,接龙和凶手。”叶琴目标很明确,“除了这两个,别的我不会关心是什么结果。”
陆凝感觉比起笔记提到的对方的破绽,反而是自己这边更容易内讧。
叶琴和许彤都是自己目的很明确的人,然而俩人的目的有着微妙的不同,如果这件事被那个狡诈的林元察觉到,恐怕这个临时形成的小队伍会立刻崩溃吧。不知道为什么,陆凝感觉林元不会选择使用武力来压制,而是会采取什么别的方法,前提是林元就是最高的发号施令者了。
继续的话……
“我们要找到旅馆的水镜,予以破坏,这就是我们现在要做的事情。之后要不要继续一起走,你自己决定。”叶琴冷淡地说了一句,转身走向旅馆的楼梯。
许彤脸上完全就是不服气,不过如今却是还是叶琴这个正统的道士是主导地位,她也只能口头表达那么几句了。
人氣都市言情 深淵歸途 txt-74 生者自序推薦
顺着略显陈旧的嘎吱嘎吱的楼梯走上了楼,二楼没有任何特殊之处,但是三楼有八支幽蓝色火焰的蜡烛正在燃烧着,这些蜡烛下的台座上已经积累了厚厚的一层烛蜡,看上去已经换过很多次蜡烛并燃烧了很久了。
能够感觉到叶琴已经绷紧了神经,她的目光往左右的走廊望过去,神态非常谨慎,连带着其余四个人也都开始小心翼翼起来。
经过一支蜡烛的时候陆凝没有感受到任何火焰燃烧的温度,反倒是一种潮湿感和冷彻感,和此前在那个虚假的八里工所感到的一模一样。
“这边。”叶琴确定了方向,左侧走廊,她开始走向深处的房间。
众人保持着比较近的距离,防止有什么突然袭击或者骤然变换的空间,水镜之外,这里有什么别的防守措施也不奇怪,不过……实际上是什么都没有。
叶琴到了最深处的一扇房间那里,原本这里应该是旅馆少数最豪华的房间之一,如今,大概成为了水镜的道场。
门被叶琴破坏,缓缓打开。里面透出了光亮,而和之前在旅馆里看到的灯光不同,这里反射出的光辉则是自然的光。有些暗淡,却是真切的阳光——白天如常地来到了这个房间里。
一股淡淡的熏香中,在房间左侧的角落里支着一个古朴的洗手架,上面是一个水盆,若不是知道这是水镜的话,恐怕没有人会察觉那个水盆的古怪。
而拦阻在几人和水盆之间最大的障碍,此刻就盘腿坐在房间中央那个能躺得下三个人的古式大床上。一个须发皆白,身上只穿了一件破破烂烂的小褂,浑身肌肉的老人坐在床上,仿佛完全不在乎周围环境的寒冷。老人一双鹰隼般的眼睛早已看到了众人,只是坐在床上,安然不动,稳如泰山。
这个老人显然就是被八里工安排在这里的守卫者,而且显然不弱。陆凝隐约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某种气势,完全没有任何犹疑,若是自己这边有任何异动,恐怕这个老人就会瞬间击杀敢于靠近水镜的人。
“这个老头子……”许彤咬紧了牙关,看上去很想冲上去,可叶琴不动,她也同样不会轻举妄动。
“Tremolo!”
依然是要叶琴出手,音符携带着一声剧震从手中轰然击出,不光是老人,她将前方包含水镜在内的大部分房屋区域内都作为了攻击目标。
“竖子敢尔!”
粉碎的音律被一枚铜片拦截在了半空中,那铜片被老人从手腕上扯下掷出,动作快如闪电。不过临时的防御只是挡住了他和水镜的方向,其余地方的家具都开始化为碎片了。
老者从床上一步跨了下来,嘴角挑起了狰狞的笑容,而就在这一瞬间,许彤已经扑了过去,同样以水镜为目标,不过手中的扭曲匕首则直指老者的胸口,那弯曲的尖部如同蛇一样咬了过去。
“歪门邪道!”老人一拳砸出,陆凝注意到他的腕部还套着铜圈,在砸出的瞬间铜圈上似乎闪烁了一下符文。
不过许彤也是瞬间收了匕首,身体猛地一退一让,没有让可怕的拳风扫中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