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從姑獲鳥開始 起點-第十二章 修羅讀書

從姑獲鳥開始
小說推薦從姑獲鳥開始从姑获鸟开始
舱门被人粗暴地推开,安德烈回过头,看清来人的面目的瞬间当即拔枪开火,可数颗大号铅弹中途就被飞旋的龙子大枪磕碎。飞枪吞刃顺势穿入安德烈的胸口,把他定在了墙上。
李阎走进了舰长室。
房间很大,三面安装有大小不一旋钮的操作台,一张钉上海图的桌子,甚至有独立的浴室和浴缸。
他拿起桌上摆放的漆黑瓶子,拧开闻了闻,发现里面是类似柴油的黑色液体。
汽油?
安德烈没有流血,被枪刃破开的胸膛内里露出金属色,环节状的软管清晰可见。他似乎预感到死亡即将来临,脸色有些灰败。
李阎把瓶子放下,对重伤的安德烈使用了惊鸿一瞥。
【安德烈·波切利】
不朽级“格拉斯哥”号(Glasgow)舰长,有“铁心船长”的称号。
在十年前的特拉法尔加海战上,安德烈被一枚24磅炮弹击中,被诊断为终生残疾,战争结束后,他选择了接受死亡率极高的改造手术并成功存活,被东印度公司雇佣,来到了神秘的远东。
状态:钢铁之心(半机械改造的身体使他精力旺盛,意志过人,同时也可规避许多致命伤害。)
专精:航海术85%,军技89%
威胁度:白色
“我们猎杀过无数的异教徒,其中不乏和你一样强大的怪物。”
安德烈咬着牙勉声说。
李阎走到安德烈身前,伸手攥住插在他身上的枪杆,他只要轻轻往上一挑,就能到捣烂安德烈的胸膛。
“我想我一定有机会见识一下。”
李阎话音刚落,十几团粉红色的泥巴朝他飞了过来,没等近身,就被他周身涌起的龙吐雾托住,泥巴飞弹纷纷落在地上。
可更多的粉红泥巴击中了安德烈,并迅速把他包裹起来,没一会儿,安德烈成了一团粉红色的泥茧。
【沃森之子XXVIII型】:曾在欧罗巴风靡一时的炼金术产物,具备一定生物活性。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從姑獲鳥開始-第十二章 修羅相伴
李阎用力扳了扳枪身,居然扳不动,大枪被泥巴粘住,动弹不得。
圣沃森站在门口,嘴里叼着雪茄,双手端着一把漆黑的霰弹枪,刚才的泥巴就是从这把霰弹枪里发射出来的。他上身的白衬衫为了处理伤口剪掉了一只袖子,露出绝不算瘦弱的手臂。
“……”
李阎伸出手,先后放出白森森的龙吐雾和祸水,试图消解泥巴,但收效甚微。
“喂,东方人,我们聊聊怎么样?”
李阎这才把目光转投到圣沃森的身上,他正手攥住枪杆,冲对方点了点头:“当然可以。”
说罢,他把龙子大枪连同粉红泥茧一同朝圣沃森砸了过去!
砰!
圣沃森躲闪不及,整个人被砸飞出去,手里的霰弹枪也脱了手。没等圣沃森落地,李阎一个纵跃飞出船长室,伸手扼住了对方的喉咙。
骤然受到大力挤压的颈骨发出咯咯的皮肉声,沃森老头双脚离地,双眼泛白,徒劳地扳动李阎的虎口,突然,他嘴里喷出一大口雪茄烟团,浓烟顿时笼罩了两个人。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從姑獲鳥開始 ptt-第十二章 修羅讀書
船上也适时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
“啊啊啊啊~”
圣沃森被李阎扔飞出去,先是砸在墙上发出砰地一声,又一点点滑落到地上。
鲁奇卡连忙凑过来:“先生,您还好吧?”
圣沃森咳出好几口血沫,一把拍开鲁奇卡的手,没好气地回答:“如果换了你被别人丢臭袜子一样扔到墙上,你的感觉会好么?”
李阎神色平静地走出烟雾,圣沃森吐出的是烈性的麻醉毒气,但对他用处不大。
他翻出之前惊鸿一瞥的讯息,又阅读了一遍。
【圣·沃森】
荣获欧罗巴最高荣誉圣女王奖,赫仑船长七大船总设计师,足迹踏遍五大洲的探险家,刻薄又顽固的疯狂学者。
状态:古神诅咒,沃森改造
专精:魔动科技100%,炼金术100%,活体应用110%
威胁度:?
备注:无论他看上去多么古怪滑稽,千万不要小看他。
李阎一招手,龙子大枪受到感召,铮铮作响,好半天才挣脱泥茧,飞到李阎手里,包裹安德烈的泥茧自动闭合,再无缺口。
“解开他。”
李阎的枪尖对准圣沃森。
“去你妈的。”
圣沃森抬起手,手中一只精悍短小的手枪悍然开火,李阎拿大枪格挡,只听见一声剧烈的爆炸,李阎居然被震的退后几步,近万吨的大船也颤抖了一下。
龙子大枪腕口粗细的枪脊被炸烂大半,白色的天魔金正扭动着复原。
圣沃森见状忍不住吐槽:“很好,居然还能复原,如果这团金属疙瘩不以任何方式进食,质量还能恢复如初。它价值最大化的用途应该是送进炼铁厂,每天反复切割取材,设计出这种违反常识兵器的造物主应该羞愧地扎进马桶里淹死吧?”
李阎阴沉着脸走向两人,海上波澜渐壮,天空中祸水雨云再次聚拢,雷光氤氲不定,巨舰周围更是泛起各色水君异种的身影,大船剧烈地颠簸起来。
鲁奇卡抓着圣沃森的肩膀:“先生,别停,开枪啊。”
圣沃森把手枪丢开,那只短小的手枪顿时碎了一地,他耸了耸肩膀:“这是一次性用品。”
船上适时响起了尖锐的警报声,船上的动静终于惊动了别人。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從姑獲鳥開始-第十二章 修羅閲讀
安德烈的副官查理是个长着两撇小胡子,三十出头的青壮男人,警报拉起后,他第一时间率领消防兵到达甲板,并头一个和李阎打了照面,见到躺地咳血的圣沃森,地上粉红色的人型泥茧,他立即明白了状况。
“是海盗!抓住他。”
两只水兵纵队一左一右向李阎围拢,不多时,已经呈半圆形包住了他,更多的水兵也会在几分钟内陆续支援过来。
李阎像是没看到水兵的包围一样,他往前走了几步,朗声说道:“我以为你不在乎安德烈的性命,才会把船长室的位置告诉我的。先生。”
箕坐在地上的圣沃森义正言辞:“胡说八道,安德烈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怎么会出卖他?你不要血口喷人!”
一边的鲁奇卡碎碎念道:“苦瓜鹰嘴豆乱炖!”
他刚说完,就被圣沃森敲了一记后脑。
“开火!”
副官怒吼。
子弹上膛的声音响成一片,数名水兵朝李阎开枪,阴云下火光闪耀。
李阎周身包裹水雾,他硬生生吃了一轮齐射闪身闯入阵列,击飞两名水兵出去,顺手夺过一把火枪。
【叠氮化铅击发药针刺步枪(连射式)】
品质:稀有
备注:四年前,欧罗巴诸国采取了全新的枪支设计,抛弃了对枪管和士兵伤害极大的雷汞击发药,军备实力再次上了一个台阶。
李阎皱了皱眉头,欧罗巴火器的制造工艺进步幅度,比自己的想象得还要快,这把步枪的威力和性能几乎接近末日凛冬中黑星战车的主力军备水平。
这些水兵或多或少都接受过一些改造手术,虽然比不上高里鬼,阎姓妖怪们,但个人实力依旧可观,加上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在接舷战中对上寻常的红旗青壮,将会是一边倒的屠杀。
而这样的水兵,联合舰队少说也有大几千人。
管中窥豹,可见一斑。南洋群盗和东印度公司的整体技术差距更大了,且可以预见,未来欧罗巴会研发出更多新技术,东西方之间的技术差距会继续加大!
圣沃森捂着腰眼站了起来,打量李阎身上的龙吐雾,自言自语道:“看上去是水雾态,但质量和密度堪比合金,真是神奇的水样。”
副官查理走过来,恭敬的躬身:“冕下,你还好么?”
“我好得很。”圣沃森紧紧抿着嘴:“查理,你不会相信那个东方人的鬼话对吧?”
副官苦笑道:“当然不会。”
圣沃森正色道:“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想办法制服他。”
不过你恐怕看不到了……
他心里补充。
“您肯帮忙再好不过。时间我们会为您争取的。”
圣沃森拍了拍查理的肩膀:“你可真是个棒小伙子。”
查理的腰板下意识挺直了一些,无论如何,眼前站着的可是获得过圣女王奖的大学者。
圣沃森一拉身边的鲁奇卡,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摇头:“愿上帝保佑他。”
“保佑谁啊?”
“闭上嘴,你个小杂种。”
天上淅淅沥沥下起了祸水,比起之前冲垮舰队阵型的黑色暴雨,这次要微弱许多,但足够致命。
一滴黑雨从天而降穿透了帽檐,滴在年轻水兵的脸上,白皙的皮肉顿时发出焦烂的汽声。水兵的神色痛苦扭曲,但举枪射击的动作一丝不苟。
李阎心念一动,
李阎也不在意,端起枪杆杀入人群,大枪落到到水兵身上,顿时飞起一团血肉和合金零件的混合物。
……
圣沃森走回自己的房间,迎门一只花纹复杂的巨森蚺和他来了一个脸对脸。
“丝~”
“宝贝你今天真性感。不过我有要紧事要忙。”
圣沃森轻柔的抚摸着巨森蚺的额头,安抚了它,沃森冲身后的鲁奇卡打了个响指:“干活了,小子。”
两人走到试验台前,上面摆满了各种精致复杂的化学仪器和泡在药水里的动物标本,还有大团大团烧焦的痕迹。
“鲁奇卡,四,六,十三。”
鲁奇卡听了,拔开一只玻璃瓶,瓶口顿时冒出蔚蓝色的炼金火焰。他架起坩埚,熟练地打开标有数字的格子,倒入粉末,用巴士吸管吸出格子里的药水,小心滴在坩埚里。
“我叫你调配的是干扰激素,待会你直接撒到海水里。”
圣沃森拿出了一只上半部分做成猫头鹰形状,下半部分是针管的奇特用具,他拍了拍自己的萎缩的血管,拿酒精擦了擦,把针管注射到静脉中。
圣沃森的手臂肉眼可见的浮现出紫色的血管,他长出了一口气,才冲鲁奇卡发问:“你见过那个东方人操纵的黑色水样了吧?”
“是的,是带有诅咒的腐蚀性液体,他还能制造大片的腐蚀雨云,杀死了我们很多士兵。”
人氣都市小说 從姑獲鳥開始-第十二章 修羅讀書
“那个不是重点,他的黑水水样里蕴含一种极其暴躁的微生物,像十八九岁的小妞一样活力四射。如果交给我开发,我可以制作动力比现在强劲十倍的活体涡轮。”
“我看那个男人的样子不太像会乖乖配合您的样子,沃森先生。”
“不,鲁奇卡,你还是不明白。他需要我,我也需要他,我们都对此心知肚明,现在重要的是……”
圣沃森手上的动作一顿:“谁在上面。”
“哇哦。”
鲁奇卡毫无诚意地敷衍了一声。
圣沃森翻箱倒柜,系上一条皮质的格子腰带,换上厚重的风衣:“坩埚里是干扰激素,你把它到海里去,然后去底仓,把珍珍开出来,别忘了带上我的孩子们。”
“您要逃走?”
鲁奇卡瞪大眼睛。
“圣地亚哥的渔夫经常出海几个月,经历风吹雨打才能捕捞到足够的猎物,这是一场持久战。”
说罢,圣沃森拿出一个拳头大小,表面凹凸不平的圆形器皿,往里咕咚咕咚倒着什么,填满以后拧紧密封,安装在了步枪上头。
他推开门,快步拐过甬道,来到顶舱甲板前,大喊一声:“嘿,查理,我准备好了!”
他话音刚落,圣沃森正巧目睹副官查理被龙子大枪穿喉而过。
“我就说上帝靠不住。”
此刻甲板上已经不剩下几个水兵,天上的黑色暴雨临头,短短两分钟,水兵纵队几近溃败。
圣沃森把枪口竖起朝天空扣动扳机,只见那个圆形器皿一飞冲天,在天空中炸成一大团,黑色祸水和爆炸的粉尘彼此粘连,顿时失去了腐蚀性,落在人身上不痛不痒,这还不算,粉尘触碰黑色雨云,云彩顿时消解无形,一片晴朗。
李阎抬起头,不用忍土说话,他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的万相之力效果被部分破坏,当前区域直径一公里以内无法正常凝结雨云。”
午后一缕阳光射在圣沃森的脸上,他把枪口对准李阎:“现在是第二回合,混小子。”
“砰!”
话音刚落,还粘连查理脑浆的龙子大枪惊鸿一般,穿爆了圣沃森的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