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一十八章 比武招親三鑒賞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可是…
墨君羽仍是没将眼神放到她身上,在他的眼里始终只有比武台中央那迎风而立的绝美女子。
他无奈的笑着,眼里柔似水,连嗓音都柔的如春风拂过,“久儿,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一切都是依你。”
卧槽,不带这么宠的,赤果果的撒狗 粮,他们不服啊。
又有一女子上台了。
有了前车之鉴,这女子小心翼翼的上台后就摆出了战斗姿势。
然,凰久儿淡笑的看着她,似是好心的跟她唠嗑,“别这么紧张,你长的还不错,看着比较顺眼,我不会这么快将你踹下去的。”
众人满头黑线。
夸人就夸人,怎么还不忘内涵一波。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一十八章 比武招親三展示
这意思不就是说前面的女子长的不好看,她看不顺眼。
得罪谁都不要得罪女人,这话还真是没错啊。
记仇记到这份上也是没谁了。
凰久儿也真是冤枉,她这话还真是实话实说,绝对没有内涵的意思。
内涵人,这么有失风度的事,她怎么会去做。
但,那女子并沒有因此放松下来,反倒是更加的紧张,小腿都开始打起了哆嗦,“别,别想转移注意力,我不会相信你的。”
喜欢城主的都是她的敌人,她是不会相信敌人说的话的。
凰久儿无奈的扶额,哎!说真话都没有人相信,可真是太难了。
她眸光蓦地一沉,身子一动,已然跃至那女子旁边,“姑娘,我若真想转移你的注意力,你现在早已在台下了。”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魔君你又失憶了 線上看-第兩百一十八章 比武招親三展示
那女子听的耳畔嗓音响起,心中一惊,因为她根本就不知道凰久儿是怎么到来了。
她惊愕的转过头瞧去,却又发现旁边空空如也,仿佛这一切只是她的幻觉,只余那声音还在空中幽幽飘荡。
刚刚的声音是真真切切发生了的,不是她的幻觉,这女子得是有多高的修为才能做到风过无痕,虚幻缥缈,让人抓不到痕迹。
女子不由得从脚底升起寒意,直逼脑门。
台下的众人也都噤若寒蝉,居然又是这一招,只不过这次为什么没有将女子踢下台,难道真的是长的好看的好处?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魔君你又失憶了 愛下-第兩百一十八章 比武招親三鑒賞
但是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台上那女子在一番苦苦挣扎之后,竟然主动认输了。
她唯唯诺诺浑身不得劲,“我,我认输。”然后在众人像是被雷劈了的惊诧表情下,风一样的逃了下去。
有这逃跑的速度,怎么就没有跟她打一架的勇气了?
凰久儿甚感惋惜。
“给你们一个机会,一起上!”
此话一出,台下瞬间炸开了锅。
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啊。这可是她自己说的,没人逼她,就算她输了,也不能怪她们胜之不武。
什么矜持,什么道义,什么武德统统见鬼去吧,赢了再说。嫁给了城主,当了城主夫人,谁还敢说三道四。
一时之间,台下的女子争先恐后的往台上涌。那场面看的凰久儿瞠目结舌,暗暗的在心里骂了了好几句墨君羽那个家伙就是个妖孽,拈花惹草的本事真是一流,居然给她惹了这么多烂桃花。
她愤愤的瞪了一眼高台上看戏的墨君羽,那脸色沉沉的,真心算不的好。
墨君羽就感觉挺突然,挺无辜的,这不能怪他,要怪就怪他过分好看。
他凤目眨啊眨啊,那眼神是想当无辜的递给凰久儿。
然,凰久儿现在可没心情看他装疯卖傻。她冷冷的睇着往台上爬的女人们,一个接一个,密密麻麻。
前面的嫌后面的挤的太前了,连个转身的地方都没有,后面的又嫌前面的怎么不再往前挤挤,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凰久儿好笑的看着这群女人,真是觉得他们太太愚蠢了,这样挤在一起,连步伐都迈不开,这样子是来搞笑的吧。
不过,显然也有人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后面哥不要上来了,我们连动都动不了,上来了也是等着被团灭。”
“要不我们先下去一波,等下一轮。”
“这个方法好。”
“不行不行,你们要是打赢了,那城主不就归你们了吗?休想将我们骗下去。”
凰久儿看热闹不嫌事大,也跟着起哄,“对啊,你们要是下去了,就视为自动弃权咯。”
众人后知后觉发现他们似乎上了凰久儿的当,本以为人多力量大,靠着人多,总能将她轰下台去。而自己只要在台上小心翼翼,留到最后,就是赢家,赢了就能嫁给城主,想想都觉得爽。
但是现在的情况似乎不怎么美妙,大家你推我挤的,还真有人不小心被挤到了台下。
“啊啊啊!刚刚谁撞的我?你们是不是看我长的漂亮,才故意将我推下来的。人家姑娘都说了,长的漂亮的她不会一脚踹下来,你们就是嫉妒我。我不管,你们将我推下来,我也不能让你们安安稳稳的站在台上。”
于是,奇怪的画风出现了。
好看的玄幻小說 魔君你又失憶了 ptt-第兩百一十八章 比武招親三展示
这女子,一手抓一个,将台上的女子,一个一个的往台下扯。站在边缘的女子,没有一个躲过了她的毒手。
然而更奇怪的是,这女子在这边扯,那边却有人掉下了比武台。
原来是有心思活络的姑娘,借着这股东风开始使坏。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第兩百一十八章 比武招親三看書
虽然比武规则里沒有说胜出的只能是一人,他们也不介意跟其他人一起分享城主大人,但是,不代表他们就会喜欢。所以能少一个就是一个。
所以的所以,这群女人还没开始打,就先起了内讧。
凰久儿懒懒的打了个哈欠,真是无聊,还不如回去睡觉。
想起睡觉,凰久儿就想到了今日早晨答应墨君羽的条件之一就是,以后都必须跟他睡在一起。
她小脸一红,又气鼓鼓的瞪了墨君羽一眼。
墨君羽:…久儿今天似乎特别看他不顺眼,为什么?难道是早上的吻她不满意?嗯,晚上可以再继续,直到她满意为止。
墨夫人有些担忧,手不自觉的拧上了墨家主的胳膊,“老头子,你说这么多人一起,久儿姑娘她能打的过么?”
“夫…人,你放心,久儿姑娘自然是有把握才会这么说的。”墨家主胳膊一痛,脸上一抽,说出的语调也是一转,由开始的正常到差点叫出来,最后又转为正常,自己的夫人也不好表现出不满,只是,这滋味可真够酸爽的。
卷卷跟大虎越看越兴奋,在星儿脚边蹦来蹦去,尾巴摇来摇去,身子扭来扭去,还不停的叫来叫去。
星儿真的好想将这二逼货,给踢到炉子里再好好改造一番。
莫空大师仍是一派闲适淡然的模样,对苏子陌丢出来的话,来个耳不听为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