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新書 線上看-第179章 爲何而戰相伴

新書
小說推薦新書新书
汉家铸钱及诸铁官,皆置吏、卒、徒,攻山取铁。
武安铁官工坊,便是魏成郡的大铁山。蓬头跣足的赭衣刑徒站满了山岗,个个灰头土脸,有的人,脖子上还戴着木钳。但身体倒是壮实,毕竟瘦弱的人,早就在铁矿里死绝了。
他们手里拿着兵器,警惕地看着矿区外的马援一行。
“拜见马校尉,小人叫黥鹿,众人推举我出来说话。”
走出矿区来与马援谈判的的铁官徒身材高大,披散着头发,脸上有烙印和黥字,自称“黥鹿”。黥鹿手里还拎着一把大铁锤作为武器,马援没让人卸,任由他带进来,看到上头还沾着暗红色的血迹。
“就是你杀了李陆?”马援打量此人,让他说说矿区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黥鹿瓮声瓮气地说道:“敢告于马校尉,铁官吏卒平日负责看守吾等千余铁官徒,近日却解了众人镣铐,给吾等吃了几顿饱饭,分发了一些简单的甲兵。”
“然后李陆面出面告诉吾等,只要击退了那些头裹黄巾的敌兵,便给汝等加餐饭,有肉吃,表现卓著者,还能让自己与家人获释,成为李氏门客!”
原来,李家也会在铁官徒中挑选力大者,选入宾客中作为打手,这就是铁官徒们唯一跳出矿坑的途经,否则多是在这干一辈子的活直至累死。
平素若是有这样的机会,铁官徒们都是争着干的,但今日略有不同,首先他们的敌人是谁?众说纷纭,有人说是李家举兵,惹来官军进攻,官军嘛,也不是好东西。
“亦有人提及,是李家和魏成大尹不对付,如今两边开战相攻,刑徒们要交战的,就是第五公的兵,这不是反叛么。吾等还听说,第五公麾下的兵,也多是刑徒、流民的苦出身,待之宽厚,吾等早就向往许久了。”
说到这,黥鹿抬起头,看着马援身后与他们一样,脸上亦有黥字的黄巾兵卒道:“既然确实不假,吾等便商量,李家肯给吾等的好处,还不如第五公待麾下兵卒的,那何不反过来杀了他,投第五公呢?”
“于是我便在李陆巡视时,直接用大锤敲碎他的头颅。”
这是个狠人啊,亲卫们都有些警惕,倒是马援大笑道:“好壮士,下手足够重,李陆脸上血肉模糊,汝等割了他头颅送来时,都差点没认出来。”
“校尉过奖,平日里凿铁矿砸砧习惯了。”
“就是这一把?让我试试多重。”
马援洒脱无畏,倒是让黥鹿十分佩服,奉上大锤让马援拎着掂量。
“矿区里还有多少铁官徒?”
黥鹿指着远处依然警惕的铁官徒兄弟们道:“让老吏清点过了,武安铁工坊,吏卒两百余人,工匠两百多人。剩下的就是干活的刑徒与奴隶,一共千余人,多是犯了罪后被送到这儿。”
“都是犯了什么罪?”马援问他。
“有的是不孝,有的是伤人、略人、盗窃,还有因为偷偷铸钱被抓的。”
“你呢?”
黥鹿眉毛一扬:“杀人!”
身后门下吏交换眼色,第五伦去年刚到魏成郡,从刑徒中挑选兵卒时,罪大恶极者也是不要的,这么多铁官徒,应该如何甄别呢?
马援眯眼看着黥鹿:“为何而杀?”
黥鹿说的倒是轻巧:“起了口角,有人侮辱我亡兄,我就跟到小巷中,割了他的喉咙。”
“大赦没赦免?”
“该死的李氏,就没告诉吾等有大赦之事。”黥鹿咬牙切齿。
看黥鹿满脸凶恶,只怕过去也是个轻侠暴徒,但马援不拘小节,知道现在胜负未定,不是讲究公平正义的时候,遂笑道:“汝等立了大功,过去的罪过,都统统勾销了!”
“想要回家的,大可卸下镣铐散去,若是愿为第五公做事的,便留下来!”
黥鹿倒是胆子大,竟跟马援讨价还价起来:“吾等大多无家可归,甚至来自外郡,这世道还能去哪?愿为第五公做事,只是也有条件。”
“什么条件?”
黥鹿道:“其一,这些甲兵,吾等要留着。”
他们好不容易得到了武装,可不会再轻易放下任人宰割。
“其二,第五公要提供吾等衣食。”
“其三,吾等干了这么多年的活,不想再往黑乎乎的矿坑里钻。”
黥鹿的条件不算过分,若一切如旧,他们反个什么劲?马援无不应允:“从即日起,汝等便都是魏成郡铁官的吏卒,你,黥鹿代任铁官长,官吏有俸禄,士卒有衣食。至于那些随李氏反叛的门客私从及家眷,则会被送来为奴,交由汝等看管役使。”
一切都反过来了,马援知道,第五伦非要干掉李家的一个原因,就是眼馋铁矿,铁官奴们倒是翻身了,可活儿总得有人来干啊。
而就在马援兵不血刃拿下铁工坊之际,亦有士卒来禀报。
“马校尉,武安城下,起烟了!”
……
李能还是不甘心失去一切,眼看敌军骄傲自大,两三千人居然还敢分三路,李能顿时乐了。
“连我都知道,眼下情形,兵当合不当分。”
刚打开城门时的混乱是暂时的,在李能亲手杀了几个乱窜的县卒后,他的亲信私从徒附们络绎而出,竟然一板一眼地排兵布阵起来。
虽然隔了几百年,但李能毕竟是李牧、李左车的后代,家传的兵法还有那么一点,而且还当过贼曹掾,平素亦用兵书约束徒附部众。
加上他和弟弟监守自盗,好的甲兵留给自家,质量一般的送去郡府凑数,故而上千徒附装备堪称精良。
出得城门后,却见前私从皆是札甲厚实,黑压压一片,身后的轻装徒卒数百人则击兵狂呼,如同饿狼,更有许多提戟仗刀的勇士,被李家养了多时,今日虎视眈眈。
而李能则在城头亲自指挥,他没敢让普通百姓出城,生怕乱了己家阵列,故出战一共两千多,前排私从徒附最为精锐,后面的县卒次之,还有不少摇旗呐喊的小豪强武装。
而城前的第五伦旧部才千余人,忽见李能出城应战,竟放弃了营地后撤。
“敌军败了,敌军败了!”
李能有所戒备,先让人在城头大呼恐敌,又让徒附私从绕过营垒。却发现万脩和猪突豨勇并未走远,没未慌乱,他们放弃营地是为了撤到开阔地列阵。
如今整顿完毕,双方便将城外即将丰收的田地当成了战场,立于半人多高的粟田中,阳光洒在他们身上。
李能深知,这也可能是马援的诱兵之计,他要做的便是在敌人援兵回来前,将这千余人吃掉!
一直坚守也不是个事,还是要出城打一场挫败敌人锐气,杀伤其有生力量,这样才能将战争拖得长些。
“咚咚咚。”
随着李能亲自击鼓,完成结阵的徒附私从喊杀着朝猪突豨勇前进,而对方竟也毫不畏惧,迎面而来,他们个个脚步坚定,没有丝毫孤军的惶恐,眼睛里甚至还有些……
“疯狂!”
……
猪突豨勇们,确实有些欣喜若狂。
秦禾将盾牌紧紧贴着自己,环首刀握于手中,还用缠刀的布条在手上打了个死结,省得脱手。
他拿锄头可比提刀熟练多了。
秦禾只是豨勇中一个普通的小卒,相貌普通,个子普通,扔在人堆里毫不起眼的那种,平素作战也尽量不往前冲,挺惜命的一个人。
都市异能小說 新書 ptt-第179章 爲何而戰讀書
秦禾还记得,自己的家乡在京尉郡茂陵旁边,那可是比常安人口还多的大城,十里八乡找不到一块闲田,更没有还能开垦的荒地。
他家已经连续六代人都是佃农,但秦禾记得,父亲曾经在炎炎烈日下,拄着锄头对自己念叨过祖先的事,叹息着地告诉他:“禾,我家几代人前,也是有地的,就是脚下这一片。”
他们的祖先是跟着汉高皇帝打天下的普通小卒,虽然比不了列侯们,但也靠着名田宅制度,得到了属于自己的几百亩土地。
但十代人分家下来,地是越继承越小,分到秦禾直系祖先头上时,就只剩下几十亩了。之后或因赌博欠债,或因婚丧借钱,亦或是被豪右下套设计,那几十亩地也日削月剥,最后一点不剩。
富者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没了土地的农夫就失去了安身立命的可能。若不想流亡,不愿为奴,就只能做佃农,给豪右种田交租,靠可怜巴巴的收成勉强养活不断出生的孩子。
哪怕是佃农,也逃不脱官府赋税的盘剥,当王莽为了攻打匈奴连续訾税时,秦禾家破产了,他被抓了壮丁顶税,投入猪突豨勇中。
很不幸,他没遇到第五司马,而是跟了汝臣司马直属的营,一路上目睹乡党丧命于道,士卒暴虐沿途,好容易到了新秦中,还被麻匪袭击丢了粮食。
这之后他才被收编进了第五营,第五伦撺掇被欺压的士卒站出来杀官吏时,秦禾缩了头,错过了当官的机会,这之后渡河击匈奴也罢,第五伦挑选人员南下也罢,他都没赶上。
混了三年,依然只是个小伍长,新秦中的好人家也嫌弃他穷,没人愿意嫁女。
直到这次跟随万脩南下,秦禾亦是稀里糊涂地跟着来,又是几千里跋涉,疲倦劳累之时,他也会看着天上的星光回想。
“我这是为何去打仗啊?”
为了活着而战么?最初是这样的,可这三年饱食下来,不但让秦禾身体复壮,也让他们胃口高了,有了更高的渴望。
为了做官而战么?很多袍泽削尖了脑袋往上爬,军吏确实能得到更多好处,但秦禾知道自己不是那块料。
至于自由……谁告诉你在第五营就自由?还不是得听从上吏命令,让去哪就去哪。
还是,像第七彪巡营时经常给大伙打鸡血时说的一样:“为第五公而战!”
秦禾最初对第五伦是很感激的,可同样的口号喊了三年,他们的日子也不见比三年前更好多少,这心思也渐渐淡了,甚至还有人暗暗埋怨,第五伦为何又要将众人不远千里折腾到魏地来。
直到今日,一直茫然一直稀里糊涂的秦禾,忽然听万脩提到了那两个字。
“土地!”
“属于我的……土地?”
你知道这个词,对农夫意味着什么吗?
田地就是安生立业的一切,它产出粮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祖祖辈辈都过着这样的日子,只要别懒惰,只要天公作美,有所投入必有所得。
但这年头,一个佃农想要重新获得土地,简直是痴人说梦,豪右们早就将好地分割干净,自耕农在碎裂的小片田地里苟延残喘,还要担忧自己的地随时被强取豪夺。
别说新朝不准土地买卖,就算在一些地方能买,他们也攒不够那巨款啊。
秦禾年轻时曾听邻居说,朝廷要搞什么“王田制”,说是一家男丁不足八口,而土地超过九百亩者,须将多出部分分给宗族邻里,原来没有土地者,按上述制度受田。
可等啊盼啊,等来的却是官吏嗤之以鼻,说这法令只是朝廷随口一说,已经在反对声中废除的消息。
“骗子!”白高兴一场的佃农如此唾骂新朝,咒骂王莽,比什么都不做更可恨的,是明明承诺了却办不到。
而等到秦禾入伍,到了新秦中后,除了河水沟渠边,其余多是荒芜戈壁,也无处开地去,顶多种种军队所有的公田,那和做佃农有什么区别?
他们想要的,是不租不借,真正属于自己的土地,能传给后代,一世世人安稳地刨出食物来,干累了活,就将锄头扔在一旁,往陇亩上一坐,抓起脚边的一捧黄土,自豪地指着告诉孩子。
“瞧,这是我家的土地!”
然后拍着娃儿的脸:“将来,也会是你的!”
厚实承载万物,生长万物的脏兮兮土地,就是佃农、隶臣们可望不可及的梦!
现如今,一向说到做到的第五公,将这个梦摆在了众人面前。
“只要灭了李家,属于他家的一万多亩好田,就能让猪突豨勇们分个干净!”
浑浑噩噩了三年,军队这个大熔炉也没能把他炼成一块好铁,每逢战斗总要缩头缩脑的秦禾,今日也不知怎么了,连刀都握得更紧了几分,向左右看去,袍泽们亦无不热血沸腾,对面两倍于己的敌军,也没能让众人退缩。
腰鼓敲响,猪突豨勇们迸发出了巨大的怒吼,开始在粟田中行进,向前迈进。
他们起码知道这场仗,自己是为何而战了。
“为了脚下这片,阳光照耀的土地!”
……
PS:明天继续加更。